「這個方法不錯,首先邪修不會對普通百姓敢興趣!而且根據他們一貫的行事作風,不怕咱們這些名門正派跑去對付,或者還希望有人找茬!」

「這個方法不錯,首先邪修不會對普通百姓敢興趣!而且根據他們一貫的行事作風,不怕咱們這些名門正派跑去對付,或者還希望有人找茬!」

2022 年 6 月 23 日 未分類 0

「如果能設立聯絡點就好了。」

花琉璃聞言,搖搖頭道:「你忘了黑市的遭遇了?設立聯絡點,到時候就會成為邪修的攻擊目標。咱們在給百姓獎賞的時候,還可以下懸賞令,凡是殺了邪修的人,都可以來黑市領靈石或丹藥!比如殺一名魂士邪修一到五級,可以獲得五塊靈石,六到十級可以二十塊靈石……越往上咱們給的獎勵越豐盛!濟州大陸散修有不少。想來他們會願意賺這份錢。」

去捕獵妖獸來換取靈石,圍殺邪修一樣能換靈石,後者受人敬仰崇拜,雖然危險,但做什麼沒危險?只是邪修得到危險指數高一些但回報還大!

「這樣效果會更好。」

「但錢不能光神殿一家出,最好讓那些門派與家族都出一些!這是濟州大陸的事,再說神殿估計也沒那麼錢往裡面墊!」

「就聽你的。」

「那咱們現在行動?」

「好!」

花琉璃與司徒錦兩個人通過無盡路找了不少門派與家族,這些人一聽是要對付邪修,一個個恨不能舉雙手贊成,這段時間邪修搞得人心惶惶,他們就怕一覺睡過去,這輩子就醒不過來了!與其每天提心弔膽的,倒不如花點兒錢讓邪修忙起來!

忙到沒功夫對付他們這些小家族小門派。

兩個人花了半個月的時間,幾乎將知道的所有門派與家族全都轉遍了,一共得到的靈石……她還沒算。

兩個人在空間里整理靈石,外面早就掀起一股殺邪熱!

擊殺邪修的熱潮!

司徒錦將神殿暴露在邪修面前,奇怪的是,十多天過去了,邪修竟然沒採取什麼行動,就在花琉璃懷疑對方是不是醞釀大招的時候,羅管事被抬了進來……

渾身是血,腸子都流了出來!

「殿主,我們在外擊殺邪修的時候,受了埋伏,羅管事……」

花琉璃看著出氣多,吸氣少的人時,忙把人都趕了出去,留下司徒錦守在外面,防止有人偷窺!

花琉璃迷暈羅管事之後,直接帶去空間,先給他一粒護住心脈的藥丸,快速的查了他的血型,對方是B型血,好在血庫里有不少B型血的血漿!

為他輸上血之後,開始清理他露在外面的腸子……

。 刷!

一名匈奴萬夫長提著彎刀殺出陣來。

洞察之眼!

又是一名二階戰聖出戰。

彎刀劈出,勁風颳起。

龍且拍馬迎上去,長槍刺出,與彎刀撞在一起。

鏗鏘!

聲音響徹雲霄!

二人錯馬而過。

匈奴萬夫長帶著一身怒火,出刀毫不拖泥帶水,一刀快似一刀,撞擊時,掀起一陣陣刀浪。

龍且左手重劍,右手長槍,左擋右刺,二人殺得很激烈,令觀看的士兵一陣眼花。

太快了。

好多士兵看不清楚激戰的情況,眼花繚亂,只看到彎刀與長槍、重劍撞擊。

「陛下,龍且將軍的槍法不錯!技巧上並不吃虧,不過,龍且已經戰過一場,在體力上會吃虧。」

張良道。

「尚香,準備好,看到龍且有危險時,馬上出手救援。」

胡亥道。

「陛下,他們是搦戰,末將出手不好吧!」

孫尚香道。

「有什麼不好的,只要確保龍將軍安全。匈奴人能如何,不同意來進攻啊!」

胡亥道。

「遵命!」

孫尚香道。

100回合過去了。

龍且體力確實出現問題,有點不支。

刷!

十多道槍影出現,朝著匈奴人撲上去,快如閃電,匈奴人感覺微微一愣!

就是這微愣,要了他的命。

噗!

一槍貫穿匈奴咽喉,留下一個血洞。

一股鮮血飈射出來。

屍體緩緩跌下馬背。

死得不能再死了。

刷刷刷!

匈奴陣中殺出五名高手,朝著龍且撲上來。

秦軍陣中,鍾離昧、季布迅速殺出戰陣,掩護龍且殺回來。

嗖嗖嗖!

孫尚香出手了。

出手就是絕殺。

24團火焰箭,朝著奔殺上來的幾名匈奴人迎上去。

嘭嘭嘭!

三名匈奴高手擋下火焰箭,另外二名可沒有那麼好運氣。

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噗噗!

擋下幾箭,還是中了一箭。

其中一名匈奴人手臂上中箭,另一名胸口中箭。

龍且抵擋幾下,在鍾離昧、季布增援下,邊戰邊往秦軍一方戰陣退走。

刷刷刷!

數十名匈奴萬夫長紛紛殺出戰陣,一定要把龍且留下來報仇雪恨。

「秦弩,準備射擊!掩護幾名將軍退回來。」

英布下令道。

嗖嗖嗖!

秦弩開火了。

數千支弩箭,朝著奔跑殺來的匈奴萬夫長迎上去。

嘭嘭嘭!

由於弩箭阻擊,讓龍且、鍾離昧、季布三人安全退回秦軍戰陣。

轟隆隆!

匈奴鐵騎進攻了。

「秦弩,三段式射擊!弓兵自由射擊。」

英佈道。

沒了龍且、鍾離昧、季布影響,秦弩馬上發揮出強悍的戰力、殺傷力。

一波箭雨落下,有數百名匈奴人倒下,其中好幾名萬夫長。

賺大了。

噗噗噗!

奔跑中的匈奴人,被弩箭射成一串串,形成人形葫蘆。

孫尚香繼續射擊。

她只瞄準萬夫長開火,威力生猛無比,每一次射擊,會讓一名匈奴萬夫長掛掉。

再牛逼的匈奴萬夫長,如何抵擋得下二十多團火焰箭射殺,而且勢大力沉。

噗!

一名匈奴萬夫長倒下。

嗖嗖嗖!

弓兵也開火了。

數萬支利箭,迎著撲上來的匈奴人殺過去。

噗噗噗!

倒下上千名匈奴人。

胡亥看著,心中爽啊!

匈奴人送菜來了。

送戰功來給秦軍士兵。

戰事突發。

幸好秦軍準備充分,沒讓匈奴鐵騎偷襲得手,讓匈奴人付出慘重代價。

一注香時間,匈奴人留下上萬具屍體。

冒頓只好吹響撤退號角。

「冒頓,什麼意思?搦戰打不過想玩野戰,朕看清楚了,你們匈奴人不可信。」

胡亥生氣道。

冒頓能說什麼呢?

理虧!

只好裝逼當縮頭烏龜。

胡亥帶著張良、尉繚、孫尚香、虞姬等人離開。留下英布等將軍主持戰事。

「陛下,匈奴人貌似不想再等候了,想要一舉攻上山來。」

張良道。

「冒頓只是試探一下,看一下秦軍布防情況,一旦試探出真實情況,會下令進攻。」

尉繚道。

胡亥點點頭。

「陛下,一個月了,可以讓穆桂英、蒙恬二支大軍出征,徹底殲滅來犯之匈奴人。」

張良道。

「韓信大軍到什麼地方了?」

胡亥道。

「已經深入北部更深草原上,最多二天可以殺到冒頓老槽。一路上,

韓信大軍消滅了數十個、上百個匈奴部落。主要是繳獲牛羊太多,加上俘虜的匈奴婦人,影響其速度。」

張良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