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許林的速度居然可以提升到這種程度,林同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驚訝之色,這的確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畢竟在他的心裡認為,就算是許林將發動機換掉也提升不了多少速度的才是,結果出乎他意料之外。

見許林的速度居然可以提升到這種程度,林同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驚訝之色,這的確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畢竟在他的心裡認為,就算是許林將發動機換掉也提升不了多少速度的才是,結果出乎他意料之外。

2022 年 6 月 21 日 未分類 0

。 伴隨着對於未知的關注,集群意識開始了奇點計劃的第三次嘗試!

這第三次嘗試,也是迄今為止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次!

在努力了這麼久、積累了這麼久之後,集群意識也不會讓它自己這麼輕易失敗的。

就算是失敗了,也必須為下一次的勝利獲取到足夠的基礎才行!

工程完工、恆星能積累、可控核聚變反應堆啟動……

全新的、功率高上幾個數量級的引力牽引器再次在能量的灌注下緩緩啟動。

三道更為顯著的引力線在既定中心點匯合,並引起了空間的扭曲。

能量的持續灌注、功率的持續飆升,很快就超過了上兩次嘗試的最大值。

隨着交匯點的空間扭曲的持續增大,那個黑點也越發的明顯。

在引力波探測器中,那一個黑點的引力波如同那三顆恆星一樣明顯,就好像是這個行星系中升起了第四顆太陽一樣。

不過很快的,這個黑點的引力波動就超過了三顆恆星所能夠引起的引力波。

按照守恆定律,如果要讓引力的波動超過恆星,那麼所需的質量和能量也必須要超過恆星才行。

但那是在一般情況下,現在引起這個引力波的只是一個很小的點而已,可沒有恆星那麼大範圍。

而且在能量釋放上,用三顆恆星的輻射能量和自帶的可控核聚變反應爐,這些能量可是一點兒也不小的!

按照能量等級計算,此時引力牽引平台每一秒所釋放的能量都達到了六級,也就相當於每秒都有一顆千億噸的核彈在爆炸!

但就算如此,那個黑點還只是一個黑點,而不是變成連通反物質宇宙的通道。

第三次嘗試就此結束,因為能量的供應還是太少了!

這也說明了亞空間的打通有着多麼困難!星域文明是多麼的難以突破!

「也不知道其它星域文明是怎麼獲取到足以推動曲速引擎的能源的?」

就算是在上一世,那些星際聯軍的文明,也沒有超光速航行的技術,而是在亞光速上很厲害,達到了光速的百分之二十!

因此,那些文明也只能算是一個強大的星系文明,還算不上星域文明。

集群意識還沒有見到過星域文明呢,現在的一切都是它的推導而已。

沒有辦法,集群意識在失望之餘,也對於下一階段的嘗試進行了優化。

在設計下一代工作站的同時,集群意識也驗證了一點,那就是可能存在知道它會失敗的星河文明。

經過這第三次的嘗試,以及新獲取到的數據,集群意識下了一個非常大的決心!

「既然星域文明如此難以突破,那麼我就在耐點心,好好的規劃一番!」

既然短時間完不成,那麼集群意識就決定玩一波大的——它決定將那三顆恆星給包裹起來,用於給引力牽引器功能。

也就是說,集群意識準備將那三顆恆星變成三顆戴森球,然後用三顆戴森球的能量來打通亞空間!

如此龐大的計劃、如此大膽的計劃、如此耗時的計劃……真不知道集群意識它是如何想出來的!

雖然經過環恆星粒子對撞機對於戴森球的技術有了充足的驗證,但是想要一次性將三顆恆星都給包裹起來,還真有點步子邁得大了會栽跟頭的危險呢!

甚至很有可能,這一次的危機就是現階段的文明陷阱!

首先的一個困難,就是建設一個將恆星都給包裹進去的龐大構造物,所需的物質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很有可能就是將啟源星系的所有資源給消耗光了也完不成,就更不要說包裹住三顆恆星了!

為此,集群意識制定了兩步走的計劃——「戴森計劃」!

戴森計劃的第一步,就是用一個單恆星行星系的恆星來做實驗,在進一步驗證戴森球技術的同時,也是為了方便計算和計劃建設的所需物資到底需要多少。

而這個作為實驗的行星系,就是位於啟源星系「頭頂」四點三光年的一個擁有和三恆星最大的一顆恆星一樣的黃白矮星。

只要驗證了在黃白矮星上能夠建成戴森球,那麼在更小的恆星上也就能建造成功。

這個編號為「啟一豐1」的行星系的區域坐標為(0.031,2.327,3.618)。

而這個行星系的編號中有個「豐」字,就代表了該行星系之內有着豐富的資源。

在目標行星系內有着豐富的資源,就可以不必讓啟源星系進行支援,只需要提供一開始的建設資源就行了。

集群意識為這個行星系取了一個名字——「啟暗星系」,代表着這個星系即將暗淡下來。

當恆星被包裹住后,行星系自然也就沒有了光照,只能暗下來!

集群意識對於啟暗星系的開發當即就提上了計劃,並開始準備建設用的物資。

又是十年之後,一個船隊從啟源星系出發趕往了四點三光年之外的啟暗星系。

該船隊將於一百零八年之後抵達,將會啟暗星系建設成一個資源產出行星系!

為了建設戴森球,集群意識對啟暗星系的資源可不會像啟源星系這麼「溫柔」,而是準備掠奪性的開採各種資源,只是為了儘早的收集到足夠的原料。

集群意識在意識網絡中設計出來了戴森球的設計圖,並將其分成了三個建設階段。

第一個階段,將會圍繞着恆星建設一個框架,這個框架的樣子像是一個縱橫交錯的鐵籠子將恆星給「囚禁」了起來一樣。

只不過為了讓這個框架更加牢固,還設計有斜撐支架,所以整體看起來到處都是三角形的格子。

集群意識先建設框架也是為了驗證材料技術的可靠性和整體設計的可行性。

不然到時候建設著就發現突然崩潰了,那個樂子可就大了。

第二個階段,就是在框架建設完成後,先將恆星中部一圈的格子先填充玩恆星能收集器。

這也是為了謹慎起見,更是為了技術的驗證——集群意識就會這樣一邊驗證一邊建造完整個戴森球。

。 京城大學。

生命科學學院,一樓大豆溫室。

安宜看著手機上的訊息,上面明晃晃的寫著:「安宜,來了之後去一樓大豆屋學習種植技術,跟著一個師姐種大豆和小麥。」

敲敲門,裡面沒人應。

實驗室的屋子是共用的,安宜推門進去了。

裡面沒人……

「師姐,大豆屋沒人,還有其他的實驗需要做嗎?」

安宜給楚楠世界發消息詢問。這一次,對方回的很快。

「嗯……你來晚了,他們可能已經種好了,你還是跟著丁當學習烘土吧,順便學習一下怎麼繁菌。」

「好。」

安宜關了手機,面無表情的去樓上找了那位名叫Alex的師兄。

二樓。

安宜很確定,她從丁當師兄的眼裡看到一種名叫無語的東西,但他並沒有多說。

「走吧,我帶你下去烘土。」

安宜跟著丁當師兄來到了一樓。

媽耶,好繁雜的操作。

把土放進烘箱,結結實實的關上門,然後打開開關,溫度和時間都是提前設置好的,一鍵操作就可以完成。

「……謝謝師兄。」

安宜看了一眼烘箱,如果現在她還感覺不到楚楠師姐的意思,那就真對不起自己的雙商了。

丁當師兄看著這個新來的師妹,有些不明白她是懂了師姐的意思,打算低頭服軟,還是……

抗爭。

實驗室這個環境,比起職場也不遑多讓,只不過夾雜了一層讀書人的偽裝,沒有那麼赤裸罷了。

「師妹,師兄沒啥追求,只求畢業。」

所以如果你也是這樣,那就服個軟吧,如果幾句討好的話就能換來幾倍工作量才能得到的東西,何樂而不為呢?

「我也是呀,沒什麼大追求,只求畢業。」

安宜笑了笑,正打算出門的時候,收到了一個微信。

廖呈老師:「安宜,你去找陳儀學一下VIGS。那是咱們實驗室的基礎技術。」

「收到。」

安宜回了微信,直接去找楚楠。

她正在二樓的綜合實驗室做實驗。守在離心機前,身旁是另一個女孩。

「師姐,這樣做對嗎?我的手不僅沒有師姐的手好看,還沒有師姐做得快,師姐你是直博嗎?是不是特別難……」

楚楠的心情似乎很好,臉上帶著笑意。

「你做的也很好,第一次做成這樣已經不錯了,很有做科研的天分,我們科研人,注重的就是嚴謹,尤其是基礎實驗,必須要嚴格把控每一步,一點都不能出錯。」

「是,師姐說得對。」

那女生立馬應和道。

安宜走上前,在開口之前平穩了自己的呼吸。

「楚楠師姐,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楚楠瞥了她一眼,說道:「那就和我們一起提質粒吧。」

安宜點頭,乖巧的在另一個女生那邊,看著她的操作,挑挑眉,掃了一眼離心機上設置好的轉速和時間,又看到垃圾桶里有白色絮狀物。

她大概知道到哪一步了,即便如此,也沒有直接操作,而是詢問道:「師姐,這些都要把收集管的液體倒進垃圾桶嗎?」

她們要提的質粒,已經在收集管的微膜上了,裡面的液體也沒了作用。

楚楠聽到安宜說話,眉頭皺了皺,似乎有些不開心。

「你會不會做實驗,剛來實驗室什麼都不問就胡鬧,這是我的樣品,你知道有多重要嗎?萬一把東西弄錯了坑的人是我,你不適合做實驗!!!」

楚楠說完,就等著安宜的道歉,這個師妹她不喜歡。

臉長的太仙,一副綠茶婊的樣子,實驗室的人都是很淳樸的人,她才來幾天就把大多人都忽悠了。

長得好看又怎麼樣?能當飯吃嗎?還不是要喊她一聲師姐?

楚楠的身高很高,此刻居高臨下的看中安宜,內心升起一股自豪感。

她是博士,眼前這個沒腦子的,認不出人分不出大小王的死丫頭,還不是要乖乖低頭?

楚楠等著她道歉。

就算她有些驕傲又怎麼樣,這樣的人她見得多了,只要不是傻子,經歷一番心裡路程就會服軟了,畢竟有些笨,都不如這個本科生,甜甜的喊師姐,乖乖的聽指教,這才是實驗室的生存法則。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

安宜什麼也沒說。放下了手裡的東西,一言不發的離開了綜合實驗室。

楚楠愣了一下,提高音量,和一旁的師妹說。

「你們現在這些孩子是真的有個性,就說了一句話,問問她會不會做實驗,摔了東西扭頭就走了,大家都是一個實驗室的,我還比她虛長几歲,至於這麼有個性嗎?」

添油加醋的把事情推給安宜,很快就有人來哄她了。

「師姐別生氣了,小師妹也許就是性子耿直一點,回頭讓她給你道個歉,你們都是廖老師的學生,同門師兄弟,沒必要鬧的死去活來的。」

「是呀師姐,還要做實驗的,別生氣了。」

……

安宜從綜合實驗室出來,一部分是因為生氣,一部分是因為有事。

楚楠世界她是不想跟了,實驗室的套路雖然多,最重要的還是要學會做實驗,她可以去別的地方做。

這裡偶爾回來一趟就行。

從生命院出來,安宜朝著財務科走去。

去年生命科學學院出了一場事故,她幫了一些忙,還有一些細枝末節的東西沒弄完。

財務科的人不知道是怎麼知道她來了這裡,前幾天就要和她約時間,她最近忙著整理賬單,差點忘了這件事。

人還沒到財務室。就收到了駱秋霽同學的微信。

「同學,我們這周還沒有約會呢,制定的規矩要遵守。」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