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紫王萬歲!」

「筑紫王萬歲!」

2022 年 6 月 11 日 未分類 0

面對地獄般的場景,在熾熱的高溫中,監獄里的犯人卻在歡呼。

「哈哈哈,諸位,靠邊站好!」大笑聲中,源清素的聲音轟隆如雷鳴,傳進每個人耳里。

修行們紛紛躲在南牆,將監獄北部讓出來。

「吼——」,又是一聲咆哮,監獄被烈焰一分為二。

眾人不顧高溫,迫不及待地朝空中望去。

不是箱根火龍龐大的身軀。

一條金紅色的惡龍,緩緩拍動着巨大的翅膀,懸停在空中。

威嚴的巨口,噴吐著瞬間煮沸石頭的火焰;

紅玉般的眸子,沉着又暴虐,是燃燒的冷酷,此時正居高臨下睥睨著;

簡直就是,美、暴力、王權的融合。

金紅色惡龍緩緩降落,與北海道巫女齊平。

「六齣花,你想辦法把眾人連在一起。」惡龍開口道,聲線清朗悅耳。

「連在一起?」六齣花抬起雙手,神林御子龍槍輕挑,將手鏈融化。

「出口在頭頂,等我毀了這世界,帶你們飛出去。」源清素解釋。

說話的時間,神林御子又將北海道巫女的腳鏈熔斷。

「怎麼連在一起?」六齣花活動手腕。

「監獄里有的是手鏈腳鏈,手鏈扣在腳鏈上,把人當成環形針連在一起不就行了。」這種事,源清素想都不用想。

「你聽明白了。」六齣花問宇野薰。

宇野薰點點頭,她聽明白了,但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問。

六齣花走出監獄,縱身一躍,抓住紅金色惡龍的爪子,幾下爬到了龍背上。

「……」源清素看着她,如果他沒記錯,這已經是六齣花第二次『不請自上』。

「我很可愛,」六齣花說,「和那些人連在一起,被掉在空中,太丑了。」

「……」

「鎧甲呢。」六齣花雙腿一夾,催促道。

「……」源清素拍打翅膀,猛地沖向天空——作為女性修行者、身份貴為歌仙的宇野薰,已經在打量要坐哪裏了。

惡龍飛過城鎮上空,在人群中激起一片尖叫與嚎哭。

一群箭雨騰空而起,發出「啪啪」「簌簌」的聲音。

大部分箭矢,在龍息中,隨着城鎮一起融化;

少數射中龍的鱗甲、金鎧中的三位巫女,也只有折斷的下場。

神林御子手持龍槍,每當惡龍貼地飛行,龍槍便劃破城牆和房屋——在龍甲的加持下,力氣變大了很多;

姬宮十六夜手裏拿着弓箭,卻不放箭。

「出發!前進!目標農場!」不知道她是不是真把源清素當坐騎了。

源清素一邊噴出烈焰,一邊想着,如果還有下次,一定要換一個不能『被騎乘』的妖怪。

可惡。

烈焰溫度瞬間飆升。

龍吟高昂,在天海間隆隆回蕩。

祂在空中高高地盤旋了一陣子,火焰照亮了整個大海,海邊的樹木都化做火柱。

視線中,城鎮變成廢墟,森林變成火海,所有的田地和牧場變成焦土——包括四人初見的那片玉米地。

整個世界,唯一還完好的,只剩山上的薔薇宮。

惡龍咆哮著,再次從城鎮上空掠過,砸進花園。

塵土飛揚的龍捲風,在花園中央旋轉。

色彩鮮艷的旗幟,像發狂的蝴蝶一樣飛舞。

身着黃金鎧甲的諾依公主,站在開滿白花的橘子樹下。

「花園裏,」她撫摸著樹榦,「我最喜歡的就是這顆橘子樹。它是我巡視農場時,一個小女孩送我的。」

樹木擋住陽光,唯有稀稀落落的幾束微光,穿過樹葉空隙,在她雪白的臉上篩落光影。

「我親手把它栽在這裏,花很美,卻從來沒有結果。」

金髮公主手離開橘子樹,沒有回頭。

「動手吧。」她說。

紅金色惡龍,雙眸凝視着她的背影。

「諾依。」源清素輕聲呼喚。

被那股輕柔、平穩,還殘留着少年味道的嗓音呼喚名字,諾依全身震了一下。

她緩緩轉過身。

「騎士保護公主,可惜…你是惡龍。」諾依露出笑起來,帶着憂傷。

她面對惡龍,張開雙臂,閉上了眼睛。

火焰包裹公主纖細的身材,舔舐着她身邊的橘子樹。

她那一頭金色的頭髮,一不小心,會看成陽光裁剪成的瀑布,現在真的在發光。

源清素想起第一次見她的場景,猝不及防脫去的衣物,手掌放在她胸口,那砰砰跳的心臟。

穿裙子時的繁瑣、嗅薔薇花的臉頰、輕盈的歌聲…..

站在俯瞰海灣的陽台,任由風吹拂垂下來的金色長發,每當這時,瀟灑漂浮的金髮,被光反射得閃閃發光。

她是在看大海,還是藍天,或者那自由翱翔的海鷗?

源清素的紅玉般眼眸中,金髮少女隨着橘子樹滿樹的白花,一起化成了灰燼。

花園在燃燒,即將迎來十月的金木犀,帶着火焰落入池子,發出一陣「嘶嘶」的聲響。

「吼!」惡龍衝天而起。

薔薇宮敦厚的白牆、藍色的屋頂、黑色鐵柵欄的陽台,離他越來越遠。

支笏湖上,原本安靜的薄膜,突然瘋狂吞吸神明之氣。

湖水波瀾起伏,浪花不安地拍打湖岸。

岸邊的草木漱漱作響,紛紛倒向湖中央。

「怎麼回事!」眨眼間,湖面、岸邊、天空,已經佈滿了修行者。

薄膜的事情,除了防止不安,沒有告知修行者學院的學生外,其他地方早就傳遍了。

神巫、伊勢巫女、能變成妖怪的源清素,還有三名歌仙,一個大隊,這樣的戰力,竟然一去不返。

不止是悲觀,甚至有陷入絕望的修行者,認為是末日。

神道教趁機吸收了不少成員,官方這時候也沒精力去管他們。

「妖怪要具現化了?」

「那人呢?進去的人呢?」

「難道……被吃了?」

「不可能!不會的!」綾子想也不要想地反駁。

水天瞪了眼那名歌仙,說:「如果真的被吃了,神巫的式神為什麼還醒著?」

「好了。」主持十月討伐的北海道神主,讓眾人保持安靜,「做好準備,要出來了。」

剛才還喧囂的湖畔,霎時間寂靜無聲。

因神明之氣短時間內大量減少引起的風暴,緩緩平息,直至最後,全部安定下來。

所有人眼睛不眨,凝視着薄膜。

在眾人的注視下,一頭紅金色的惡龍緩緩浮現。

「動手!」

源清素帶着活下來的修行者,一直往上飛,鑽進湖泊一般飛入蔚藍色的天空。

他們回到一開始的神秘空間。

「吼!」源清素新得的妖身,瞬間恢復了天賦——【枷鎖】。

禁錮這片空間的枷鎖被打破,無邊無際的神明之氣湧進來。

「活下來了!活下來了——!」

「老子再也不想失去神力了!」

還帶着手鏈、回形針似的鏈接在一起的眾人,拼了命的吶喊、吼叫,甚至用古怪的方式擁抱在一起。

就在他們振作精神,準備吸收神明之氣,恢復修行者的高高在上時,卻發現根本搶不過。

無窮無盡的神明之氣,分成六份。

源清素、神林御子、姬宮十六夜、北海道巫女,一人一份。

兩名歌仙一份,其餘高階修行者一份。

剩下的修行者,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希望他們能快點結束。

「喂,看見沒有?」

「什麼?」

「筑紫王頭頂的神明之氣旋渦,比神巫都要大。」

「……難以置信,難道說?」

「也不一定,或許是因為現在是妖身的原因。」

四人第一時間恢復神力。

源清素睜開雙眼,眼眸一掃,找到遺落的箱根火龍殘骸,帶着三位巫女率先飛出薄膜。

久違的真實世界,一下子撲進他的眼底。

秋天的白雲,溫柔如絮,在遠處的「樽前火山」上方悠悠遠去。

源清素還沒來得及吸一口世界的空氣,五彩斑斕的咒法光芒,如流星拖着尾巴,鋪天蓋地的朝他襲來。

【枷鎖】

漫天的霓虹,定在空中。

趁著這個瞬間,源清素「轟」的一聲,帶着震耳的音爆,衝上雲霄。

下一秒,【枷鎖】被打碎,咒法轟在薄膜上。

失去「意志」的薄膜,泛起陣陣漣漪,依然抵擋住了這輪轟炸,強悍得不可思議。

源清素懸在雲海之上,俯瞰被群山環繞的支笏湖。

「他們這麼熱情,你也別客氣了!」姬宮十六夜的笑聲,在天上顯得十分遼遠,「清少爺,讓我看看這妖怪的能力!」

「正合我意,把理性的枷鎖,套在所有人脖子上!」源清素回答。

「他們要是不接受呢?」姬宮十六夜笑着問。

源清素大笑道:「他們要是不接受,就強迫他們接受,這是我們的責任!」

在修行者中展現實力,不為了面子,是為了尊重,減少麻煩。

特別是這次靠「妖身咒」才成功脫險,事後少不了一番勾心鬥角。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