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易看向韓桂,笑道:「只是如此一來,你爹那邊會有很大的麻煩,是么?」

衛易看向韓桂,笑道:「只是如此一來,你爹那邊會有很大的麻煩,是么?」

2022 年 5 月 21 日 未分類 0

韓桂再次苦笑。

誰能想到,在大離軍界聲名鵲起的小韓帥,韓藥師的親子韓桂,會拋卻大離的所有官職,來天玄宗這邊?在大離那邊,韓桂已經是戰死之人,可誰又能想到,這位韓藥師親子抵達兩江之後,會讓衛易親自前來迎接?

「我這次來,其實也不單單是為了你,更是為了展現我天玄宗的一個態度。」

衛易緩緩道:「不管修真界內部如何,在抗擊妖族這件事上,我天玄宗當仁不讓,絕不後退一步。任何願意前往兩族戰場,為接下來的兩族戰事出一份力的人,我們都願意以誠待之。」

說到這裡,衛易又泛起一抹壞笑,道:「至於為何會選你這位小韓帥,同樣也是我天玄宗的一點私心。我們其實樂得給韓帥造成一些麻煩,若是韓帥也願意脫離大離,來我天玄宗的話,我天玄宗勢必以大禮待之。」

韓桂苦笑之色更甚。

他這位大離頂尖戰將,因為老爹的庇護,或許可以假死脫身,去兩族戰場參戰。事後哪怕大離發現,仍是會為了面子,咬死了韓桂已經戰死。至於韓藥師,作為大離名將,眼下又正是戰時,離景原也不敢拿他如何,最多是訓斥了事。

真要是免了韓藥師的軍權,那韓藥師反倒樂得如此,巴不得早點離開玉州呢!

可若是韓藥師都想離開大離,來天玄宗的話,那就截然不同了。但凡韓藥師敢露出這樣的心思,離景原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對這位大離名將下殺手。

「韓某這次來兩江,有一事想問島主。」

韓桂略微停頓了一下,隨即鄭重道:「天玄宗選擇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妖族,可有贏的把握?」

衛易搖頭,鄭重道:「幾乎沒有。」

韓桂眉頭微皺,復又問道:「那韓桂又有一問,若是事有不可為,前方防線告破,天玄宗可會主動讓出一條通道,供妖族直接進攻修真界腹地?」

衛易再次搖頭道:「不會。既然選擇了和妖族死戰,那天玄宗就再無退後的餘地。你應該也明白,若是退了,我天玄宗也就徹底散了。」

「韓桂還有最後一問。」

在大離軍中聲名鵲起的韓桂,忽然抱拳拱手,對衛易朗聲道:「若我赴前線,天玄宗可願給我一支萬人精銳戰部,供我指揮,抵禦妖族?!」

衛易再次笑道:「一支九萬人的精銳戰部,已經整編完畢。只是目前法寶裝備,還未配給,需你到了之後,按照自己的風格,主動向宗門申請調配。只要宗門拿得出來,斷然不會拒絕。」

衛易的回答,讓韓桂大為震驚。

「貴派……難道就不怕韓桂是大離的諜子?在戰事關鍵的時刻,帶領戰部給天玄宗反戈一擊?讓天玄宗一戰兵敗?」

衛易這次終於暫時收斂起笑意,道:「你麾下的戰修,皆是大離降卒。這些人原本就是大離的戰修,之前大離撤退的時候,不曾帶上他們。如何對待這些大離戰修,我們其實也很頭疼。若是混編入我天玄宗的戰部,多半會出問題。若是讓他們自行戰鬥,又不合沙場之道。由你指揮,最合適。」

「若是你敢反,我天玄宗恰好有殺你們的理由。」

韓桂不由再次一滯,片刻之後,終於再次苦笑道:「島主這話說的,可就生分了。正常情況下,不是應該對韓桂禮賢下士,讓韓桂歸心才好?」

衛易笑著反問道:「若是我這樣做了,難道你就會如此?」

兩人對視一眼之後,具是哈哈大笑起來。

一切盡在不言中。

韓桂所代表的,不單單是他自己,更是此番無數南下的大離修者。

讓他們幫忙抵抗妖族,這可以。可若是未來天玄宗和大離起了戰端,讓他們進攻大離,這不行。

「接下來的事情,我就不插手了,後面自會有人帶先生去接手戰部。」衛易忽然又皺了皺眉頭,試探著詢問道:「先生可敢與我一起出去,對大家說點什麼?」

已經確定離開大離,前往兩族戰場前線的韓桂,再次抱拳拱手,朗聲道:「榮幸至極。」

隨即,衛易和韓桂兩人,並肩走出洞府,站在洞府外。

下一刻,一道衝天劍意,籠罩了整座淮圩城。

「回去告訴離景原。」

「若是再敢阻攔北地修者,南下兩族戰場。我衛易,會親自前往咸安城問劍!」

「到時候,離景原大可以帶上百萬戰部,試試能不能攔得住我!」

。下午三點,蘇雲渾身疲憊的撐著身子鑽出被窩,穿著衣服睡覺的就是累,下次還是裸睡的好。

灌了一口熱水,蘇雲鑽進廁所放完尿后重新鑽回被窩,這種冷天,還沒暖氣,被窩是唯一也是最好的選擇。

看著謝治民99+的消息,蘇雲扣扣鼻子,剛要回話,便見對方的語音通話打了過來。

撥通后,

《直播動物世界》323.提前的任務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我們酒店的上層,我們的客人名單上面是沒有你的吧?」經理就沒打算了。

林倩反倒很傲慢:「你們可以不認識我,我也可以沒有在頂樓訂房,但是寧總你們總認識,是不是寧總?」

林倩看向寧離,她想威脅寧離。

寧離一笑:「我不認識你,但你三番兩次的跑到樓上來敲門,裝神弄鬼的,我嚴重懷疑你們酒店的安全系統有待考證,如果這樣的話,那我可能會退房,還有剛剛那兩位,這三間其實都是我訂的,你不信可以去查,我從來了開始,這個人就在這裡搗亂,睡不好不說,還威脅我,要我給她五百萬。」

林倩咬了咬牙:「寧總,你真不怕我把你的事情說出去么?」

寧離不耐煩:「我的事情多了,你隨便吧。」

寧離繞開林倩就走。

林倩想要跟著寧離,被經理好警察攔住。

「你踢門的事情我們要追究,我們的門都是國外進口,你如果願意賠償,並且以後不再來做這種事情,我們可以不追究你其他的責任。」

「我沒有錢,踢門的事情我也……」

「經理,監控已經看過了,她確實三番兩次地騷擾這兩個房間的客人,敲不開門就踢門。」

酒店的服務人員跑來告訴經理,經理手裡有證據,也不和林倩客氣,請警察把林倩直接帶走了。

酒店就在劇組附近,劇組的人這個時間忙忙碌碌的,林倩被押上車,簡直是把導演嚇到了。

現在拍戲最怕就是劣跡藝人,簡直就是自毀的路上。

導演也不拍戲了,急忙詢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結果沒人知道。

陶桃想說,喬音不讓她說。

喬音正在上裝,今天她的團隊沒來,只好用劇組的了,要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就是托劇組的後腿了。

這不是剛好么。

化妝師和上裝師很快為喬音把裝上好,喬音從化妝室出來,朝著她要拍戲的地方走去。

別人幹什麼喬音可不管,她可是沒耽誤大家。

這大半夜的,誰耽誤了大家不要背後挨罵的。

陶桃也是佩服,喬音的心態真是好,不管發生是什麼事情,她都遊刃有餘,該做什麼。

蘇筱今晚一共兩場戲,一場是和林倩的戲,她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晚上這一場一直沒過來。

蘇筱等的不耐煩,結果看到有人被抓了。

倒是喬音來拍戲了。

蘇筱此時也已經上裝,他看了下時間叫人去請導演。

導演回來就給予秋打了個電話。

「於總監,我實在是沒辦法用那個……那個林倩了,她剛剛踹酒店的門,被警察帶走了,我等著她走戲,她卻做這種事去了。

人我不能用了,你也不用解釋,我要吃飯,我不能開這個玩笑。」

於秋睡得迷迷睡得迷迷糊糊:「林倩雖然是我們公司的藝人,但她去你們劇組不是我的意思,我現在還懷疑是你們誰帶她進組。」

導演的臉瞬間黑了,這明白是有人走後門了,人家於總監那邊還不高興呢。

「我知道了。」

導演掛了電話,看了一眼他身邊的這些人。

他著急走戲,沒工夫去找他們算賬。

「喬音和蘇老師呢?」

「已經到位了,都等了半天了。」

有人在一旁告訴導演。

導演看了一眼,來不及說什麼,立刻走戲。

喬音和蘇筱這場戲是一場長大后久別重逢,一眼認出對方,卻相見不敢認的戲份。

喬音的戲走得很順,導演都很意外,這可是新人,一套就過了。

喬音下來看了看時間,急忙拉著陶桃:「快點回去睡覺,困死我了。」

陶桃很尷尬,跟導演們解釋:「林倩敲詐音音,一夜不讓我們睡覺,音音太困了!」

陶桃無心提起林倩,但卻提醒了導演。

導演的臉更黑了:「你們先回去,我一定解決這件事。」

導演擔心喬音的性格火爆,一不留聲要求解約,人家總是被打擾的話,也說不過去。

林倩在警局也不安分,一直強調喬音和寧離的事情,警察都聽不下去了。

「就算他們有什麼,跟你有什麼關係,那個還是你姐姐,你口口聲聲說是你姐姐,但你做出的事情像是仇人,你咬住了她不放,不就是為了錢?勒索是要坐牢的,她沒告你就該慶幸,你還再三的強調這個?」

警察都好笑。

林倩不肯認罪,但也沒錢賠門。

經理不依不饒的,可以不給錢,那就在警察局拘留半個月,他也沒別的要求。

警察也要為人民服務,這個要求也很正常。

結果林倩稀里糊塗地就被關在警察局了。

林倩不服氣,在裡面叫囂。

警察對她這種人嗤之以鼻,乾脆不管她。

林倩的手機被沒收,結果聯繫不上外面,想勒索也勒索不了。

喬音總算可以睡個好覺了,經理忙完了送了喬音一瓶紅酒,以表示歉意。

酒不酒的喬音無所謂,把林倩送到警察局那裡,就可以清凈了。

但陶桃對那瓶酒的價錢產生了懷疑,查了一下陶桃說:「音音,那瓶酒好像很貴,要幾萬塊,經理會那麼捨得么?」

喬音拿來紅酒看了一下:「真的,六萬八。」

陶桃瞪圓眼睛:「這麼貴?」

喬音想到陶桃和寧離在一起,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把紅酒給她:「你去把他找個人賣了,錢我們一人一半。」

陶桃盯著喬音,兩眼放光:「給我一半?」

「少六萬不要賣,不好分。」喬音故意說:「我覺得寧總可能會買。」

陶桃有點緊張:「可我去找他……」

「你就說我讓你去的,要他給六萬就行,他要不要,我們在物色其他的人。」

陶桃覺得有道理,跟錢比起來,尊嚴分文不值。

為了三萬塊,抱著紅酒去了隔壁。

敲了敲門,陶桃在門口等。

寧離在裡面洗澡,聽見敲門還以為林倩回來了,開了門想說你找死,看到陶桃抱著一瓶紅酒站在門口,寧離讓開了一些。

陶桃抱著紅酒進了門,轉身看向纏著浴巾的寧離,有點小鹿亂撞呢!

「送給我的?」

寧離看了一眼紅酒,她不會以為他愛喝酒?

「不是,是拿來賣的!」

陶桃鼓起勇氣,橫豎都是要說,早點說早點解脫。

。 一頭狼馱著一個人在沙漠中奔跑。

零下三十二度。

凍成兩條狗

兩人花了十分鐘跑到蛇窟之外。

看了兩眼。

然後垂頭喪氣的又回去了。

就很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