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青葵沒曾想,從小到大一直艷羨別人有哥哥的她,有朝一日會成為別人艷羨的對象。

趙青葵沒曾想,從小到大一直艷羨別人有哥哥的她,有朝一日會成為別人艷羨的對象。

2022 年 5 月 17 日 未分類 0

在心底感慨了一句時也命也,才拍拍葛圓圓的手:「我們就是你的哥哥姐姐。」

樓下,被迫聽了一晚牆根的趙青霆越來越疑惑。

有緣人?

嫂子?

這倆丫頭都在聊些什麼。

……

今天天氣晴朗風和日麗,才12點,趙青葵就從棉紡織廠打道回府了。

沒錯,今天她終於迎來第二個休息日,小半天假期簡直是為她去黑市而準備的。

在其他組員的艷羨中,大自然組和另外三個農村小組去食堂領了飯菜一刻也不多待紛紛回家。

這些天,黃莉莉姐妹雖不招惹趙青葵,但也徹底和她劃清了界限。

趙紅梅跟她更不必說,自然是兩看相厭能躲多遠躲多遠。

所以她們的任何排班分組都是隔得遠遠的,輪休自然也一樣。

趙紅梅早就休過了,這才到趙青葵休。

不過趙青葵也無所謂,早休晚休都是休,休息不排一起她還樂得輕鬆呢。

沒有了趙紅梅的監視,行動更自由好吧。

昨天回家路上到毛蛋和毛蛋爹,他們透露黑市兩天前已恢復營業,她隨時可以過來擺攤。

這不,天助她也,昨天剛遇到毛蛋爹,今天就可以輪休了。

趙青葵興匆匆地殺回家,隨便刨幾口飯菜就帶着昨天清點好的貨物往金街巷弄深處的黑市跑。

左拐右拐來到平時毛蛋駐守的地方,那小屁孩兒今天不在,毛蛋爹說送毛蛋去上學了。

這年頭孩子能去上學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趙青葵也很為他高興。

雖然黑市的第一道關卡沒有了,但是清理隊的管制也隨着大領導的離開而松泛了許多。

所以毛蛋可以安心去當光榮的小學生,而他們只要警醒一些基本沒問題。

。 聽到這個句話,銀塵簡直是喜不勝收,整個人高興的都快要飛起來了。

她的臉上染上了一層紅暈,對著宗政景曜盈盈一拜:「多謝王爺恩德。」

說完之後,她牽著上官凌的手急匆匆的離開了。

顧知鳶迅速扶著宗政景曜到內院安置。

她笑道:「銀塵啊,總是惦記著這個事情,想要建功立業,加官進爵。」

「本王豈會不知,本王自會讓她風風光光的出門的。」宗政景曜輕輕咳了兩聲。

他躺在床上半眯起了眼睛,握住了顧知鳶的手:「你還洗漱么?這麼晚了,睡覺吧。」

模樣弱的很。

顧知鳶笑道:「王爺如今怎麼虛弱的很?」

她一邊打趣,手指卻已經按住了宗政景曜的脈搏,她嘖了一聲:「氣血瘀積,沒休息好,這段日子,下不了床了。」

宗政景曜:……

「若不是你勾引本王,本王也不會嚴重至此……」

「那好,我跟王爺分開睡,免得王爺說我勾引你。」

宗政景曜一聽,立刻抓住了顧知鳶的手:「別鬧了,之後的日子,你代替本王去上朝。」

「你不去了?」顧知鳶半躺在床邊上,靠在宗政景曜的懷中。

離得近,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藥膏的味道。

宗政景曜又咳嗽了兩聲:「本王不去了,本王一去就是去吵架的,王妃口齒伶俐,你說的話就如同本王。」

顧知鳶翻了白眼:「說白了,王爺嫌棄他們聒噪,嫌棄他們蠢,讓我去對付他們。」

「你是本王的妻,本王也是看你這段日子在府中無聊,給你找點樂子做!」宗政景曜笑了起來。

他如同天上的一抹艷陽一般,讓人睜不開眼睛。

他低頭在顧知鳶的耳邊上啃了一口:「你去么?若是不去的話,我去。」

「我去。」顧知鳶捏了一下宗政景曜:「你就在床上躺著好好養傷吧。」

「嗯。」宗政景曜又咳嗽了兩聲。

這一次咳起來十分的厲害,像是要把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咳出來一樣。

顧知鳶狠狠皺了皺眉頭,一下子將宗政景曜扶了起來,輕輕撫摸著他的背:「怎麼咳嗽的這樣厲害?」

宗政景曜又咳了幾聲:「天氣變化吧。」

顧知鳶沉默了一下,她看到宗政景曜彎著腰拚命的咳嗽,透過他的影子好像看到了吳松楠之前的模樣一般。

顧知鳶的心中咯噔了一聲:「先皇是怎麼死的?」

「病死的。」宗政景曜回答:「肺癆,四十多歲……」

話還沒有說完,他猛地轉頭看向了顧知鳶,雙眸之中寫滿了震驚與不可思議。

「你懷疑本王得了肺癆?」宗政景曜沒發現自己的聲音拔高了幾分。

顧知鳶輕咳了一聲:「也不確定,你就算得了肺癆我也治得好,但是,我看不出來,我怕你是餘毒未清……」

宗政景曜一把抱住了顧知鳶,猛地吻住了她的唇瓣。

許久,他才鬆了手,又是一陣猛烈的咳嗽,隨後他笑了起來。

「咳咳,咳咳,本王有你在身邊是三生有幸,你放心吧,本王肯定死在你後邊,這樣你一個人活著就不會那麼孤獨了。」

「你不是說,你要跟我一起死么?」顧知鳶半垂著眼瞼,帶著幾分審視的味道。

宗政景曜用鼻尖勾了她一下:「可本王害怕,本王死了,就沒有來世了,就會忘記你,多記住你一刻,懷念你一刻好。」 當林天成抬起頭來的時候,他發現白衣仙人已經消失不見。

來無影,去無蹤,不愧是守護九幽山冥河聖水的仙人。

「看樣子只要通過那些天啟王的精英巡邏守衛,就可以幫助公主取到冥河聖水了。」

山洞內,紫衣等人已經在這裡足足呆了三個多時辰。

紫衣終於對眾人說道,「走吧!我們現在就去找林天成。」

蚩洛的心裡卻早已在偷著樂。

都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時辰了,按照正常來說,只是取水的話,一個時辰就夠。

蚩洛可以肯定,林天成這小子一定是被巡邏的守衛給抓住了,現在很有可能已經是死屍一具了。

他上前對紫衣說道,「公主,現在三個時辰都過去了,我想林兄弟一定是遇難了,如果我們現在去找他,只怕我們也會遇到危險,我們現在還是趕緊去九幽山北面的冥河聖水泉眼吧!」

若水蓄積已久的情緒終於爆發了,「分明就是你陷害天成,現在還在這裡說一些風涼話!」

蚩洛怒視若水,眼神之中竟然還流露出幾分殺意,「你這臭丫頭在胡說八道什麼?我不過是讓他去給大家取個水,我怎麼陷害他了?」

看到蚩洛那凶神惡煞的眼神,以及幾分森冷的殺意,若水確實畏懼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把冰冷的弧形彎刀架在了蚩洛的脖子上,「走,現在帶我們去水源之地。」

這是一道死令。

林天成曾多次救過大家的性命,紫衣是無論如何不可能丟下林天成一個人的。

即便林天成真的遇到危險了,那也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蚩洛知道水源之地的危險,如果真的去了那裡,很有可能會暴露行蹤。

一旦被巡邏的精英弟子給發現,那大家恐怕只有等死的份了。

他很想「抗旨」,但是,他繼續忤逆公主的意思的話,公主絕對會厭惡自己的。

不過,他們還需要自己引路,縱使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紫衣也不可能殺了他。

「反正那小子已經死了,帶你們去,最多是去看看他的屍體。」

就這樣,大家在蚩洛的帶領下,開始朝著水源之地趕去。

當林天成朝著那處隱蔽的山洞趕去的時候,他正巧在路上遇到了紫衣等人。

蚩洛頓時傻眼了,整個人魔怔了一般站在原地,「這怎麼可能,那小子竟然還活著?」

林天成不僅活著,而且身上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如果蚩洛要是知道那些巡山的精英弟子正在四處尋找他,恐怕他連哭的心思都有了。

百事通和蠻烈,蠻震兩兄弟都忍不住激動地對林天成招手,「大哥!」

若水的眼眶微微有些發紅,眼角有一些濕潤,她小跑到了林天成的面前,「你怎麼去了那麼久,我們大家都以為你……」

林天成伸手擦了擦若水眼角的濕潤,「傻丫頭,怎麼還哭了?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若水臉頰微微一紅,直接將頭扭了過去。

「我,我只是眼睛進了沙子罷了,你可別誤會。」

百事通人小鬼大,似乎一眼就猜出了若水師姐的心思,踮起腳尖撞了一下林天成的肩膀,小聲的說道,「大哥,看來師姐似乎對你有意思……」

看道林天成沒事,紫衣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可察覺的弧度,「既然沒事了,那就把水分給大家喝了,我們好繼續趕路。」

蚩洛一臉關切地對林天成詢問道,「林兄弟,難道這一路上你沒有遇到巡山的弟子?」

林天成笑著說道,「當然有了?」

「那你是怎麼逃脫的?」

以林天成只有渡劫期中期境界的實力,想要應對那些精英弟子是非常困難的。

按理來說,林天成根本不可能還活著回來。

林天成繼續笑著說道,「我就是這麼走回來的呀!他們不僅親自幫我打水,還告訴了我一個秘密。」

蚩洛知道林天成這小子是在胡說八道,故意戲耍自己,於是也沒了興緻,繼續詢問下去。

「臭小子,竟然這樣都沒有死,看來我還得想其他辦法了!」

百事通連忙對林天成詢問道,「大哥,什麼秘密?」

正在趕路的紫衣也停下了腳步,注視著林天成。

「我已經打聽到冥河聖水的泉眼已經不在九幽山的北面,而在九幽山的東北一隅,我們現在應該朝東北方向去。」

話音未落,蚩洛當即冷笑道,「真是胡說八道,我幽冥族傳承了千年的冥河聖水怎麼會說移位就移位。」

百事通的臉上也露出了懷疑的神色,「是啊!大哥,我雖然沒有去過冥河聖水泉眼,但是我父親從小就告訴我,冥河聖水在九幽山的北面,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東北一隅呢?」

林天成搖了搖頭,「至於為什麼,我也說不上來,但是這是我親耳從他們那裡打聽到的。要想要找到冥河聖水,你們務必要相信我。」

林天成還有一個非常擔心的事情。

他已經告訴那些巡邏弟子有一個叫蚩洛的幽冥魔奪走了冥魔時的聖令,而且想要奪取冥河聖水。

這樣一來,他們必定會加派人手守衛在北面進入九幽山的入口。

如果這些人真的去了北面,那絕對是會遇到危險的。

蚩洛毫不客氣地對林天成質問道,「既然你說這件事情是那些巡邏的弟子告訴你的,那你告訴我們,他們為何會將這件事情告訴你,而沒有把你這個人類小子給抓走。」

九幽山乃是幽冥界的聖山,別說是人族了,就是普通的幽冥魔也不敢私自進入到九幽山。

林天成竟然還口口聲聲說那些巡邏弟子親口告訴他的,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林天成當然不能告訴大家,自己利用美圖秀秀ps成了冥魔使的模樣才從他們的口中打聽到消息。

「至於我是如何打聽到消息的,我無法向你們解釋,但是你們一定要相信我。」

「噢!」蚩洛忽然提高了語調,好似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一定是你小子故意想把我們引開,然後你一個人去北面,你想要奪取我們幽冥界的冥河聖水,原來你是在利用我們大家。低賤的種族,竟然想要覬覦我們幽冥界的冥河聖水,還真是膽子不小啊!」

蚩洛感覺自己的這波分析非常有道理,彷彿一下子就抓到了林天成的把柄。

他終於戳穿了林天成醜陋的面具。

如此一來,公主絕對不會再相信他。

少主恐怕也不會再認林天成做大哥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