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的嫉妒將她整個人都籠罩著。

無邊的嫉妒將她整個人都籠罩著。

2022 年 5 月 10 日 未分類 0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君緋色的身上。

……

「雲藏,你這個老不死的,本少爺活過來了,你看到了?小爺我弄死你!」

楚琉影聽到秦臻提到小墨這才鬆開她,想起來眼前種種,一個回身沖著雲藏就是一聲怒罵,接著完全控制內心的憤懣,一掌心就沖著雲藏旁邊的位置揮了上去。

卻沒想到,這一掌下去,似驚天之力,伴隨著呼嘯炫目的紅色光芒,像是烈烈燃燒的火焰,呼嘯而去。

「閃開!」

「小心!」

砰。

轟!

一掌落下,不僅眾人愣住,便是楚琉影本人都愣住了。

只見他輕輕揮出一掌的方向,本也不是沖著雲藏去的,因為他懷裡有小墨,怕傷了孩子,但楚琉影控制不住體內的灼熱,像是一種強悍的巨大的力量在他的體內等待發泄,所以他便朝著雲藏旁邊往右的方向揮了上去。

卻沒想,這一掌驚天動地。

儘管雲藏的那幾個屬下躲的很是快,但仍是被楚琉影這一掌打飛,四五個人直接飛了出去,落到地上便砸出一個深坑,吐血昏迷。

只是一掌啊。

就這麼一揮。

震動了所有人,也驚嚇了所有人。

這等修為,這內力的強悍力量,怕是沒有三百年達不到。

便是在場的四位世家家主也未必能夠做到!

楚霸天的臉都綳不住了,看向自家的兒子,就見楚琉影還在愣愣的看自己的手掌心,因為他看到了閃爍的紅色光芒,便是在瞬間,他就明白了!這是鳳凰神力。

秦臻用鳳凰神力救他,源源不斷的輸入他的體內,不僅修復了他被穿透的心臟,更是將這股強大的力量融入了他的體內。

楚琉影想明白了,那看到了這一切的眾人自然也想不明白了。

他們對楚琉影是何等的羨慕啊。

只有秦臻,好生平靜,似乎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中,沒有任何的驚詫。

楚霸天看到秦臻淡若冷靜的眸光,便知她是知曉這一切的。

這個孩子……

楚家欠了她很多,還不上。

楚霸天的目光看向秦臻眼神有些變了,他想,日後便是上天山下火海,他們楚家也要護著君丫頭,儘管君丫頭她似乎不需要。

楚琉影愣愣放下自己的手,看向秦臻,這一刻都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

而秦臻只是平靜的抬起頭,視線越過眾人,看向雲藏,「你看到了,楚琉影他活過來了,我說了我有起死回生之力,能救活你兒子,現在你相信了嗎?」 她挑釁十足,反正現在有外人,他也不敢輕易怎麼樣自己。

而且她現在也悶壞了,想要出去看看。

顧知鳶轉身說道:「金大人,有多餘的馬么?」

「有。」金玉舟防備的看著顧知鳶:「你想要做什麼?」

「閑來無事,想賽馬,有問題么?」

聽到顧知鳶的話,金玉舟笑了笑,說道:「自然沒有問題,來人給昭王妃牽馬。」

很快便有人牽著馬走了到了顧知鳶的身邊。

顧知鳶腳尖一點,跳上了馬,宗政景曜坐在馬車裡面,手中握著一本書,掃了一眼顧知鳶,慵懶地說道:「跑一圈就回來。」

回來,回來被他壓在身下?休想!

「你不出來?」顧知鳶回頭看了一眼宗政景曜,笑著問道。

宗政景曜搖了搖頭:「不,本王不感興趣。」

瞧著他的模樣,顧知鳶輕笑了一聲:「那你就在裡面待著吧,銀塵走。」

緊接著,顧知鳶和銀塵直接沖了出去,在遼闊的草原上,撒丫子的跑了起來。

有人低聲問金玉舟:「大人要跟上去么?」

「不用。」金玉舟的眼神閃爍了一下:「這麼大的隊伍,很難跟上去,昭王還在這裡,她會回來的。」

「是。」

顧知鳶一路狂奔出去。

這裡離第一座城池的位置很近。

顧知鳶早就心理準備了,但,但看到所為的城池的時候,還是愣住了。

巨大的帳篷密密麻麻的彙集在了一起。

在草原上像是一大群白蘑菇一樣,一個接著一個。

白蘑菇駐紮的還是很整齊,留出了街道一樣的通道,看來,這就是大道了。

這裡的人都穿著動物皮毛做成的衣服,絲綢這類的只有貴族才能穿,普通人就是麻布。大家看起來都很忙碌,來來回回。

這個城市看起來真的很窮,落後,和皇城的生活相比,這裡更接近原始的感覺。

很多人直接將布鋪在地上,放上有些東西,就算是擺攤兒了,也有中原的人拿著白米啊,布匹什麼的,便宜的東西,來換取這裡的皮草。

顧知鳶走了一圈,終於找到了一個寫著雲樓的旗幟,旗幟下面是個很大的帳篷。

顧知鳶抱著手無語地看著帳篷:「這叫雲樓?這不如叫雲帳篷。」

她的失望比較明顯,毫不掩飾。

「哈哈。」聽到顧知鳶的話,銀塵笑了起來;「王妃我進去買你喜歡吃的,你在外面等著。」

「好。」顧知鳶點了點頭,沒進去。

這裡到處都充斥著馬糞與羊屎的味道,偶爾還有人追著牛羊跑出來,引起一片混亂。幾個人因為一些踩踏的事情,開始推搡,甚至直接動手,周圍的人也慢慢參與進去。

混亂之中,顧知鳶也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而且不止一個。

從自己進入這裡開始,這幾雙眼睛就一直在自己的身上沒有移開過。

他們沒有動,顧知鳶也一直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敵不動,我不動。

顧知鳶耐心的等待銀塵,很快銀塵從雲樓走了出來,拿著一個油紙包著的東西。

顧知鳶故意瞪大了眼睛,一臉驚訝地說道:「你別告訴我,這是糕點。」 我一臉欣喜,想不到這大黑個這麼猛,竟然以一己之力壓制住了魔胎,可這股興奮勁還沒過去,卻見龍一面色潮紅,忽然張大嘴,「哇」地噴出一口血。

佛像金身散去,龍一慘叫一聲倒地,臉色蒼白,毫無血色。

他無力地吐氣說,「小哥,我儘力了……」

慘笑聲中,龍一閉上眼睛昏死過去。

此時降魔杵中已經不再散發金光,魔胎再次恢復了自由,它渾身掛著粘稠的黑斑血塊,赤腳飛臨起來,渾身迷霧朦朧,用那雙血糊糊的眼睛怒視著龍一,張開細密的牙床,在空中一蹬小腿,正要朝龍一後腦撲過去。

空中還吊著一截血淋淋的「腸子」,那是魔胎未被減掉的臍帶,血腸拽地而走,露出一片血色印記,龍一無力再反抗,他意識恍惚,根本意識不到危險正在靠近。

那一刻,我胸口湧出了一股難言的悲憤,不知道從哪裡迸發出來的勇氣,促使我毫不猶豫地沖向龍一,用身體擋在他面前。

我張開雙手,目眥欲裂地厲喊道,「畜生,要吃你就吃我吧!」

魔胎的身形極快,幾乎蹦成一條筆直的黑線,那細密猙獰的牙床已經近在咫尺,我聞到從它嘴中散發出來的怪異屍臭,魔胎大嘴張開,一口啃向我的脖子。

我絲毫沒躲,瞪著雙眼怒視魔胎。

人死鳥朝上,拼到這一步,我和龍一都儘力了。

魔胎細密的牙床啃在我脖子上,我感受到了鋸齒中瀰漫的陰寒,以及一絲撕裂般的痛楚,我想,反正要死了,就算死,我也得在它身上撕下一片肉!

當我張嘴咬過去的時候,耳邊卻再度響起了炸雷一樣的悶哼聲,「哼!」

魔胎明明啃中了我,我甚至感應到了皮膚被獐牙刺穿的刺痛感,然而下一秒,這狗崽子卻好似啃在了烙鐵上一樣,凄厲地慘嚎,鬆開嘴蹦上了房梁。

我麻木地抬頭,視線跟隨魔胎移動。

只見這怪物嘴裡的滿排利齒消失不見,口腔中瀰漫著大股黑氣,彷彿吞了一口強硫酸。

「這是什麼情況?」我懵了,難道是我忽然間打通了任督二脈,有先天罡氣護體?

這念頭連我自己都感到可笑,我往前走了一步,魔胎彷彿在畏懼著什麼,忽然發出一道尖銳的厲嘯,衝破屋頂上的爛瓦,如流線般躥出房梁。

「不要跑!「我內心被巨大的憤怒佔據,完全忘記了什麼叫恐懼,立刻撒開腿跑出院子,撞開大門的一瞬,我看見一道筆直的流光,直射向我家老宅院的方向。

魔胎出世,怎麼會跑向我家?

我心中一萬個不解,下意識追了上去。

魔胎速度很快,一股黑色迷霧在空中劃過,「咻」一聲躥到了百米開外,我壓根跟不上它的速度,可看它逃離的方向,分明就是我從小長大的老宅院。

莫非我家有什麼東西,對它形成了吸引力不成?

懷著滿滿的疑惑,我本能地邁開雙腿,瘋狂追逐了上去,幾分鐘后,我跑到了老宅院門口,大門仍舊緊閉著,兩把生鏽的鐵鎖橫在面前,我撿起一塊石頭,奮力地砸在門鎖上。

「咔嚓!」

生鏽的鐵鎖立時斷裂,墜落在地,我手上發力,猛然推開了大門。

熟悉的院落,再次呈現在了眼前。

這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一草一木,都分外的熟悉,我在院門前轉了兩圈,沒有發現魔胎的蹤跡,又硬著頭皮走向裡屋。

推開正堂前的屋子,一股糜爛的酸腐氣息撲面而來,我下意識捂住口鼻,視線在房間中來回掃視,一片漆黑,如同視線被黑布阻隔,我什麼也看不見。

或許魔胎就藏在黑暗中某個角落,正用那雙陰沉的眼睛關注著我。

我壯膽大吼,「來呀,你不是很厲害嗎?躲進我家算什麼本事,出來,出來……」

吼聲在房間里回蕩,視線中,仍舊是一片漆黑。

我摸出手機,調亮了屏幕上的光線。

慘淡光照下,桌椅板凳呈現在眼前,和五年前幾乎一模一樣,只是多了一層厚重的灰塵。

這院子,至少好幾年沒人住過了。

我感到迷茫。

這五年,我雖一直在外地生活,卻從未斷了和家裡的聯繫。

記得兩個月前,我還跟老媽通過電話,老媽叮囑我,讓我安心在外面掙錢,不要擔心家裡,家裡的一切都有她操持,不需要我擔心。

我當時以為,老媽是想讓我在工地上多掙點錢,寄回家給老爹看病,所以才狠心,不讓我回家。

哪有老媽不想兒子的道理?

可現在看來,卻不像。

這屋至少閑置了好幾年,可每次跟我通電話的時候,老媽卻口口聲聲說,她跟老爹一直生活在老家,如果這裡真的有人生活,怎麼會破敗成這樣?

難道這五年來,老媽一直在對我撒謊?

我甚至浮現出一個十分荒誕的念頭,很可能這五年以來,一直跟我保持通訊,口口聲聲叫我兒子的「老媽」,是另一個女人假扮的。

否則,她何至於忍心欺騙自己的親兒子?

印象中,我老媽是個很慈祥的女人,她從不說慌話,特別疼我,18歲以前我從未離開過她身邊,在她的悉心照顧下度過了一個完美的童年。

可18歲之後,一腳踏出家門,我便再也沒見過她,每次通話,也是寥寥數語,對我的態度也好像降溫了,好幾次寒暑假我都想回來,可老媽,總找各種各樣的借口搪塞我,讓我留在外地。

我想不出一個合理的理由,會讓她不想看見我。

回想這五年來,老媽對我的各種冷淡,心中刺痛感油然而生,她是不是不想要這個兒子了?

可是,如果她真的不關心我,為何死後還要託夢給我,說是看我最後一眼?

腦海中閃過無數的記憶片段,我腦仁脹痛,好似針扎一樣難受,不知不覺抱住了腦門蹲下去。

「唉……」

這時,背後傳來一聲輕嘆,很輕。

「是誰!」我綳直了後背,快速舉高手機,掃過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彭祖的話讓錢萌萌感到絕望,她見識過秋思雨的恐怖,根本打不過,跟找死沒有任何分別。

「你不走我走。」錢萌萌趁亂急忙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