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經聽過邵天和這個名字!

他曾經聽過邵天和這個名字!

2022 年 5 月 9 日 未分類 0

厲舒嘯有些錯愕道:「您說的邵天和,可是當年為了躲避董天鵬而飛升上界的那個?」

翟衛林點頭道:「就是他,他飛升到曜真界之後,沒多久就突破到了太玄境。

不過因為當初走得太過匆忙,他把一件東西落在了蒼琅界。

他也試着在曜真界尋找過一些替代品,卻似乎一直不滿意。

直到幾十年前,他終於發現了蒼琅界界壁上的一處漏洞。

於是他便分出了一縷神識遁入了蒼琅界,想要把那件東西取回來。」

他說到這裏,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意道:

「邵天和還以為自己做得十分隱蔽。

可他那半吊子修為,又有什麼是能瞞得住人的。」

厲舒嘯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秘聞。

他有些驚訝道:「難道邵天和的神識已經在不逢山隱藏了幾十年?

我竟然連一點兒異樣也沒有發現!」

翟衛林點頭道:「你沒發現也正常。

邵天和雖然是取巧突破,可也畢竟是太玄境修士。

瞞過你們還是比較容易的。」

厲舒嘯聽到這裏,不由想到了前幾天在蒼琅界掀起了巨大波瀾的董天鵬。

尚未完全穩固太玄境修為的董天鵬,都能有那種毀天滅地的威勢,更何況一個積年的太玄境修士了。

雖然邵天和不是真身在此,但這反而更容易隱蔽。

厲舒嘯有些釋然的點了點頭,緊接着又問道:

「蒼琅界中有什麼東西,竟然讓太玄境的修士念念不忘?」

翟衛林道:「據說是一件頂級的天材地寶。

當年邵天和飛升之時,那件天材地寶尚未成熟,他走得又比較匆忙,所以才沒有將那東西帶上。」

在兩人說話的時候,厲舒嘯的傳訊玉忽然亮了起來。

厲舒嘯知道,這個時候傳來的消息多半跟不逢山有關。

他直接就激活了傳訊玉。

他聽了幾句話之後,臉色忽然就變了。

一旁的翟衛林忍不住問道:「出了什麼事了?」

厲舒嘯眼角跳了跳道:「就在剛剛,『絕域魔君』方牧忽然降臨不逢山,一擊就打破了不逢山的護山大陣!」

「絕域魔君?」翟衛林皺眉道,「就是你之前說,一擊殺掉了董天鵬的那個後輩?」

厲舒嘯點頭道:「就是他!

此人橫壓此界數十年,修為深不可測。

他似乎已經不弱於當年的『罪戮魔君』巫縱悔。」

「哼!」

翟衛林輕蔑一笑道:「一個後輩,竟然也想跟罪戮魔君齊名。

他恐怕還不知道,『罪戮魔君』巫縱悔,早已經飛升上界了吧!」

。 之前看到書友說拍賣功法那裡用一千四百兩銀子買兩門功法不合理,這裡確實是漏洞,西瓜之前也沒注意到疏忽了,這裡修改下,具體修改如下:

主角之前從衙門獲得的《無相拳》以及從鐵山武館獲得的《鐵山拳》雖然都是勁力級別功法,但是主角獲得的都只是兩門功法氣血境界的修鍊部分,關於勁力境界的部分和突破到勁力境界的關鍵部分則是衙門和韓鐵山都保留了一手。

而主角在拍賣會上獲得的勁力級別功法《童子功》則是包含勁力境界的全本,所以價格高。

《八極橫煉功》則是因為在氣血境能修鍊提升突破六次氣血,所以價格也偏高,武者在氣血境能提升突破的氣血次數越多越好,所以功法能在氣血境修鍊提升突破的氣血次數越多也越好,尤其是從三次氣血之後,價值更是成倍數增長。

書中具體內容西瓜會後續修改,大致的修改則是這樣,已經看過的書友就不用倒回去看你了,知道大致修改情況就行了。

。 「我們的人搜尋了秦小姐失蹤的海域,都沒有任何的蹤跡,可以確定,秦小姐至今沒有上岸,而巧的是,潛水隊的人今天傍晚,在離港口不到三百米的位置,發現了一處渦流,而渦流下方,還有通道,不知道是……」

衛何還沒有說完,便見椅子里的男人倏然起身,迫不及待地朝外走去。

「褚少,您這是做什麼去?」衛何趕緊跟上,一臉不解。

「去港口!」

褚臨沉撂下一句話,人已經走出了書房。

經過大廳里時,宋梅在打掃茶几。

他腳步微頓,喊住她,說道:「宋嫂,你照看好巍巍!」

「是,褚先生。」

宋梅彎身應道,等她抬頭,只見褚臨沉的身影已經如風般消失在了門口。

車子朝著港口疾馳而去。

路上,得知自家少爺竟然想要親自下海,衛何被驚了一跳。

一秒記住https://m.net

「褚少,海底情況複雜,您身份尊貴、這要是有個三長兩短……」

「秦舒在下面!」褚臨沉冷冷說道,深邃狹長的眸光里,是任何人都無法撼動的堅決。

衛何不好再說什麼,只得趕緊聯繫潛水隊的人員,著手布置這件事情。

他聯絡完了以後,轉頭有些為難的看著褚臨沉,說道:「褚少,我剛問過潛水隊的人,他們意思是,如果您要親自下去找人,不如等天亮?晚上正是漲潮的時候,底下又有渦流,就算是最專業的潛水員,也不敢貿然下去。」

「明天?」褚臨沉皺眉。

衛何趕緊說道:「如果秦小姐真的被卷進去了,恐怕……也不多這一時半會兒的。」

話音剛落,立即被褚臨沉狠狠瞪了一眼。

衛何:「……」

他這個烏鴉嘴,又說錯話了,好端端地咒秦小姐死,這不是故意惹褚少生氣嗎?

衛何識趣地閉上嘴巴。

銀色的月光灑在海面,夜色下的海洋是黑色的,神秘危險,浪潮湧動。

褚臨沉抵達現場之後,被現場指揮尋找秦舒的負責人攔了下來。

「褚少,現在真的不能下去!太危險了!」

潛水隊員一個接一個的上岸,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疲憊之色。

甚至還有人是帶著傷上來的。

衛何見狀,更不敢讓褚臨沉下海。

在眾人的合力勸阻之下,褚臨沉氣得咬牙切齒。

「你們想造反不是?!」

「褚少,兄弟們都是為了您的安危著想,請您天亮之後再行動!」

衛何硬著頭皮說道,最後竟然噗通一聲跪在了褚臨沉面前。

其他人見狀,也是一個個跪了下來。

褚臨沉緊攥著拳頭,雙目怒意翻湧。

但最終,他緊珉著唇,一言不發地轉身而去。

衛何等人鬆了口氣。

褚臨沉卻並沒有離開,而是登上了他的私人遊艇。

站在遊艇上,他渾身挺得筆直,在寒冷的海風中,佁然不動,雙眸定定地望著腳下深黑色的無盡大海。

這一站,竟是整整一晚。

當遠處的海平面露出第一絲曙光,褚臨沉活動了一下僵硬的關節。

他沉冷的嗓音驚醒了遊艇上將睡未睡的衛何等人:

「等不了了,立刻準備下海找人!」 「咯噔!」

楚非梵知道這聖緣莊主絕非常人,卻沒想到她竟知紫微星主的事情,這到讓他對其身份更加的好奇。

「小賤,幫我傳送她所有的身份信息!」

「滴,系統這正在正和信息,請宿主安心等待!」

「滴,系統已將信息傳送到宿主腦海中,宿主隨時可以查看!」

「姓名:陶凝!」

「年齡:十八歲!」

「原身份:太微星玄女!」

「當前身份:聖緣庄,莊主!」

「修為:武皇境中品!」

「神兵:長生劍!」

「來自:中州!」

「所屬勢力:紫薇星宮!」

「系統提示:此女以後將是會成為宿主最需要之人,希望宿主可將其留在自己身邊。」

將聖緣莊主的信息看完,加上小賤的提示音,楚非梵徹底被眼前陶凝的身份震撼。

「太微星玄女,來自紫微星宮?」

「天有紫微宮,是上帝之所居也,難道者陶凝是來自天上的仙女不成?」

楚非梵自己都覺得自己的猜想荒唐,他雖不知紫微星宮在哪裡,但單單聽她的身份和來自的地方就感覺其背後勢力已經非常龐大。

「楚帝,戰爭大陸浩瀚無邊,萬域中楚國之地只是滄海一粟。好好活下去,或許不久的將來我們還可以再見,到時希望本莊主可以幫助到楚帝。」

說罷。

陶凝的身影凌空而起,宛若向月宮掠去一樣,飄然若仙,浩渺的夜空中她勝雪的白衣在微風中飄決,整個人完全如謫落的九天仙女一樣。

楚非梵看著她身影消失在虛空中,回想著她剛才最後所說的話,整個人感覺莫名其妙。

先是無憂公子的出現,現在又是陶凝的出現,他們的背後都好像暗藏著無比強大的勢力,可他們卻都是因為紫微星主而來。不知不覺中,楚非梵感覺自己好像進入到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中。

他,非常好奇這紫微星主身份的背後,到底還隱藏著什麼秘密。

夜空下,楚非梵陷入沉思中,皎潔的月光灑落在他的身影上,孤峰之巔,蒼穹之下,他一人獨立,睥睨天下。

……….

午夜剛過,天空忽然陰暗下來,接著狂風呼嘯,雷電轟鳴,大雨傾盆而下。夜空中雷雨交加,雨水不斷鞭撻著大地,狂風嘶吼聲拍打著窗戶。

楚非梵躺在木塌上,聽著窗外傳來的咆哮聲,神情古井無波,眼眸微眯。

夏日的暴風雨來的快,去的也快,拂曉到來,白茫茫的霧氣籠罩著聖緣庄,楚非梵推開窗戶,空氣中瀰漫著泥土的芳香迎面撲來。

「咯吱!」

一道清脆的聲響傳來,楚非梵凝神,眺望而去,發現借宿在莊子中的各路人馬都開始陸陸續續離開了。

「是時候離開了!」

楚非梵回身,闊步上前將木桌上的湛盧劍握在手中,起身推開房門向外面走去。

「公子,燕雲十八騎已經集結完畢,我們是不是馬上出發?」

「子龍,你昨夜是不是有一夜未眠?」

「沒有,子龍和雄信替換了,這不他們兩人還沒有醒來?」

話音剛落。

單雄信,羅世信二人推門從房間中走了出來,兩人睡眼惺忪,明顯是沒有休息好的樣子。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