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極為滿意內視丹田,那裏,一顆閃爍著金光的內丹,正隱隱有着碎裂的痕迹,即將丹碎成嬰。

說完極為滿意內視丹田,那裏,一顆閃爍著金光的內丹,正隱隱有着碎裂的痕迹,即將丹碎成嬰。

2022 年 5 月 7 日 未分類 0

煙雨樓中的穆煙雨在感受到這股神識的剎那,面色凝重無比,身後的穆聽蓮道:「穆老,怎麼了?」穆煙雨擺了擺手道:「沒什麼。」若是此刻有外人在,便是會聽出,穆聽蓮竟呼穆煙雨為穆老。

整個雄府此刻人心惶惶,但凡是結丹以上修士無不感受到了這股可怕的神識,但卻敢怒不敢言,畢竟對方的神識實在是強的可怕,紛紛在內心思考,自己到底有沒有招惹過什麼人。

所幸這股神識只是一閃而過,所有人都鬆了一口大氣。

煙雨樓內,方林雙眼放光,這神識他熟悉,饒是連傾城臉上都是寫滿了驚喜,拓絲臉上更是不加掩飾的狂熱。

陳陽有些不解的看向五仙教這三人,連傾城自覺失態,乾咳一聲道:「執劍長老莫憂,此神識乃是熟人,我等有救了。」

陳陽道:「什麼熟人?五仙教內高手么?」

方林接話道:「這是陳夢妍的師尊,前輩他老人家出手了。」

陳陽低下頭暗自思量「妍兒什麼時候有個這般強大的師尊?」

雄府內,陳夢妍月光下的身影宛如鬼魅,在洛神幻身的極致玄妙步伐下,離著城東郊越來越近。

寧缺感受着身後越來越近的可怕神識以及唐海那桀桀的大笑,眼中浮起一抹狠辣,決定拚死一戰先擊殺唐海,雖說他此刻境界跌落,但他有自信,一招,一招便可擊殺這無知小輩。

右手一拍儲物袋,嗡的一聲鋼槍在手,猛然一槍回馬,唐海大驚猝不及防伸手一格,當的一聲,槍尖與手臂交接處竟傳出了金鐵交擊之聲,唐海一雙手臂此刻亦化作了古銅之色,月光下泛出強悍的光芒。

唐海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之人,他是如何也想不到,前一息還宛如喪家之犬的人,此刻竟敢回首一掏,兩條手臂被鋼槍強大的膂力震得發麻,身在在空中連連退出三步方才穩住身形。

寧缺眼看一擊得手喜出望外,口中大喝:「暴雨梨花!」槍尖化作殘影,槍槍直指唐海眉心胸口。

陳海先是一怔而後張狂一笑:「原來是你,來得好!」兩條手臂青筋暴起口中吐出白氣宛如一尊滅世戰尊,雙拳舞動將自身護得密不透風,甚至偶有反擊。

戰至三合,寧缺眼中露出詫異之色,槍尖點在唐海手臂之上竟點出了點點火花,好似點在鐵板之上。反觀陳海,越打越是興奮,高昂的戰意使其雙眼通紅。

就在寧缺詫異之際,唐海口中一聲咆哮,右拳古銅之色愈發耀眼,周身之力此刻全然凝聚右拳之上,拳出無息,可這一拳卻在寧缺瞳孔中無限放大,周身都被這一拳鎖定,動彈不得。

拳頭距其面門越來越近,一尺,七寸,五寸,三寸。就在這時,寧缺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身子急急倒退,避開了這要命的一招。

二人相距不過三丈,唐海抱着手,臉上滿是不羈道:「寧老前輩好槍法。」

寧缺接連失去精血並且燃燒神魂逃遁,就算是他全盛時期也經不住這麼折騰,更何況此刻的他本就重傷未愈奪舍重修。

擦去嘴角鮮血,寧缺道:「你唐家的古銅聖拳亦名不虛傳。」

唐海的表情先前還笑嘻嘻的,此刻突然變得冰冷無比道:「得了老倌,我不笑呢你就別鬧,給你臉呢你就得要,莫說是你現在,就算是你全盛時期又能奈爺何?乖乖放下那老八秘制小漢堡,小爺看在城主府面上放你一條狗命,交了東西趕緊滾。」說完,唐海便將手攤起,靜待對方交物。

被一個小輩這般數落,寧缺這輩子沒受過這種委屈,氣急攻心之下一口逆血噴出,本打算上前拚命,卻突然眼皮一跳,一股強大到可怕的神識瞬間來臨,隨之而來的還有陳夢妍那響徹天際的大喊:「寧缺!把命留下。」

在這神識的威壓下,寧缺嚇破了膽兒,反手將老八秘制小漢堡拋出,轉身飛也似的逃,被這神識一壓,唐海也是一怔,卻下意識的伸手去接老八秘制小漢堡。

月光下,陳夢妍的黑袍沙沙作響,伴隨着那恐怖的威壓,宛如夜空奪命的死神,看到小漢堡被拋出了卻也無暇顧及,此刻當務之急便是擊殺寧缺,趁你病要你命。

寧缺此刻是肝膽俱裂,發了瘋似的不停丟出各類法寶飛劍,可在這宛如天威般的威壓下,寧缺早已被嚇破了膽哪裏還發揮得出半分威力,俱被陳夢妍一一避開。

識海內的龍鱗那是笑開了花,不斷的將寧缺所扔之物收入囊中,雖說這威壓滲人,但陳夢妍真正的實力僅僅才凝氣六層而已,且龍鱗神識只取震懾作用,並無半點實質性的傷害。

而寧缺怎麼說也是實打實的結丹中期修士,饒是現在修為跌落,卻也不是陳夢妍拍馬就能追得上的。

陳夢妍內心焦急,雙指一點腳下秋柔,陡然速度暴漲,寧缺在感受身後突如其來的破風聲后,張開口咬破舌尖噴出一大口鮮血,速度陡然暴增,剎那間便衝出七丈有餘。

陳夢妍大驚,沒想到這寧缺的求生欲這麼強,不惜耗費生元來保命,明知對方此刻正是最虛弱之時,但就是追不上只能無能雲動,一拳接一拳的揮出。

可寧缺呢,卻極為狡猾,每次雲動將中之時,都會展開秘法身子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險之又險的避開。

追擊不下百里,陳夢妍不免氣躁竟直接爆粗:「凸(艹皿艹)!這老東西為什麼還不死?」

識海內的李雲書內心那個爽啊暗道:「讓你當初戲耍我,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陳夢妍銀牙一咬:「你拚命,我也拚命!」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於秋柔直上,秋柔在吸收到真主之血厚,整個劍身發出耀眼的紅芒,速度猛然暴增。

識海內的李雲書怪叫道:「你瘋了,你是個瘋婆子,追人不上一百步,你都追了一百多里了還不放過他,甚至不惜耗費生元來追擊,你就不怕一個不穩修為跌落嗎?」

龍鱗慵懶的靠在王座之上貝齒輕起:「怕什麼,有我呢?」說完滿意的掂量着手中儲物袋,這裏邊那可都是寧缺的寶貝啊,原來在情急之下,寧缺竟直接將腰間儲物袋向著陳夢妍砸來,陳夢妍歪頭一避,卻被龍鱗給收進了識海。

配合上洛神幻身之下,二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十丈,七丈,三丈,兩丈,一丈。

就在這時,陳夢妍眼中殺機爆閃,渾身修為全部抽空,一式驚天雲動轟的打出,直指寧缺后心,在雲動爆炸般的傷害下,陳夢妍衣袖寸寸爆裂化為飛灰,露出光滑的手臂。

雲動入體,頃刻間便在寧缺體內肆虐,攪得他五臟六腑震顫,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夾雜着內臟碎塊的黑血,大半個身子消失,卻藉助雲動之力嗡的一聲鑽入了森林之中。

陳夢妍此刻亦神色萎靡,她真的儘力了,身子飄落,眼睜睜看着寧缺離去。

就在這時,陳夢妍藉助著龍鱗的神識看到了森林內的物事,僅隨意一掃,陳夢妍倒吸一口涼氣,林內凶獸密密麻麻竟不下數百,且其中一道暴虐的元嬰氣息似有若無的散出。

陳夢妍突然想到了什麼,雙眼放光道:「林內只有凶獸,卻並無半點修士氣息,我們,我們。」

龍鱗道:「我們出得去了。」

李雲書一拍額頭:「難怪這寧缺要往這個方向逃遁,原來他是想出城。」

經過剛才的追擊,陳夢妍感覺渾身的力氣都好似被抽幹了一般,強撐著身體轉身向城內走去口中念叨:「不行,得把這個消息帶回去,計劃一下出城事宜。」

李雲書道:「你們師徒二人瘋了,這裏面全是凶獸,你們進去送死嗎?」

陳夢妍道:「住嘴,我自然有辦法。」

辦法便是陳夢妍想起了她爹當年送了她娘一枚避獸珠。

陳夢妍向龍鱗問道:「龍姨還在嗎?」龍鱗道:「在。」

「在就好。」說完陳夢妍便拖着沉重的身軀向著雄府內走去。

龍鱗道:「你是不是忘了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

「你的小漢堡和幽魂鐵。」趙元蘊叫她綿軟的小手握著著手,拽著往前走,渾身微微一僵,耳尖悄悄紅了,面上卻還是無動於衷的模樣。

薛染香生怕他跑了,急匆匆的拽著他穿過廚房,到了後頭圍牆跟腳處,站住了腳。

趙元蘊舉目四望,淡聲問:「令妹在何處?」

「先別管我妹妹。」薛染香回頭,杏眸泛出狡黠的光,朝他

《小神仙,請留步》第131回變了 江離再次撲向了周鶴鳴,周鶴鳴只能再次應戰。江離的攻擊更加兇猛,周鶴鳴漸漸有些招架不住了……

突然,結界被猛地從外部劇烈衝擊,慢慢開裂,形成了一個縫隙,最後慢慢龜裂粉碎。

江離和周鶴鳴驚訝地一起轉頭看去,卻是頭戴頭盔,身穿鎧甲的崔麗出現在屋內,剛才是她發出的電能擊碎了江離的結界。

江離看著崔麗:「來的正好,一起拿下,還省的我再到處找了!」

江離騰空而起,猛撲向崔麗。崔麗剛剛釋放出強大電能打碎結界,體力和電能處於低谷,面對江離的進攻,只能儘力閃躲,但還是沒能完全躲開,被超能打得直飛出去,重重地撞在牆壁上摔落,嘴裡噴出鮮血。

周鶴鳴看到崔麗受傷,激動地發出超能,將江離逼退,衝到崔麗的身邊準備救護。

江離卻不肯放過,繼續向周鶴鳴發動進攻,周鶴鳴一時也是險象環生……

就在江離又是一記超能發出的時候,一道亮光突然出現,擋在了周鶴鳴的面前,形成一道光盾,輕描淡寫的擋住了江離的進攻。

江離和周鶴鳴詫異地轉頭看去,一個蒙面的神秘人站在一邊,冷冷地看著江離。

江離冷笑一聲:「又有新的幫手?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江離發動超能,向著神秘人發動攻擊,神秘人輕描淡寫地雙手擺動,在身前形成光盾,將江離的進攻全部擋住。

江離看著神秘人瞪大了眼睛,神秘人猛地一擺雙手,一股強大的氣浪飛向江離,將江離震得退後幾步才勉強站住。

江離有些惶恐地看著面前的神秘人,緊張地:「你到底是什麼人?」

神秘人發出了詭異的機械聲音:「吉特沒跟你提過我們嗎?難道過去了數萬年,他已經忘記我們的存在了?」

江離愣住,害怕地:「你是從其他星球回來的雲族人!?」

神秘人不再搭理江離,轉對周鶴鳴:「帶上他,跟我走。」

周鶴鳴看著對方,輕輕點頭,攔腰將崔麗抱起,跟著神秘人一起向外走。

江離著急地看著周鶴鳴,想要阻攔,神秘人釋放超能,在江離面前炸開,迫使江離後退,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神秘人帶著周鶴鳴和崔麗離開……

周鶴鳴抱著崔麗,跟隨神秘人來到隱蔽處,神秘人停下了腳步。

周鶴鳴著急地看著昏迷狀態的崔麗,向神秘人哀求著:「求求你,先救救我的妻子吧!」

神秘人停下腳步,揚手扔出一個小藥瓶,周鶴鳴趕忙伸手接住。

神秘人吩咐著:「吃一粒,12小時之後再吃一粒就沒事了。」

周鶴鳴顧不上道謝,趕忙打開藥瓶,倒出一粒藥丸,掰開崔麗的嘴餵了下去。

神秘人看著周鶴鳴喂崔麗吃完葯,冷冷地:「暫時死不了,先把她放下吧。」

周鶴鳴依言將崔麗放下,起身向神秘人道謝:「多謝出手援救,還沒請教你……」

神秘人不等周鶴鳴說完,卻突然出手,向著周鶴鳴發動了進攻。

周鶴鳴淬不及防,慌忙躲閃,勉強地招架著,結果沒幾下,就被神秘人一腳踢倒。

神秘人看著周鶴鳴,輕輕搖頭:「起來,用超能打我!」

周鶴鳴看到神秘人輕蔑的樣子,起身:「你對我有救命之恩,我無法向你動手……」

神秘人不等周鶴鳴說完,發出超能向周鶴鳴發動攻擊:「就你這幾下子,給我提鞋都不配,動手又能如何?!」

周鶴鳴躲過對方的攻擊,微有些動氣,鼓起全身超能,向著神秘人發動攻擊,結果還是沒幾下,就被對方打倒在地。

神秘人輕輕搖頭:「想不到,幾百年過去,雲羽的後人竟然如此不濟,你恐怕是連你父親一半的能力都沒有。」

周鶴鳴又驚又喜地:「你,你見過我父親?你到底是誰?」

神秘人不回答周鶴鳴的問題,反問著:「你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是雲族人了?」

周鶴鳴看著對方輕輕點頭:「是。」

神秘人嘆息:「可惜,你的超能實在太過差勁,以你這樣的能力,還想對付吉特?恐怕是遇到南笙也不是對手,還談什麼阻止超能交易所的交易。」

周鶴鳴看著對方,忽然醒悟,單膝跪地:「求前輩指點,我到底該如何提高自己,才能戰勝吉特和南笙,剷除超能交易所?!」

神秘人直接地:「以你的一己之力,就是再修鍊幾十年,也不是他們的對手,除非……」

周鶴鳴急切地:「除非什麼?」

神秘人提示:「除非你能找到你失散的弟弟,兄弟聯手,才有一線戰勝吉特的可能。」

周鶴鳴感激地:「多謝前輩指點。前輩你難道真的如你所說,是從其他星球回來的雲族人?」

神秘人提示著:「我是誰並不重要,你多留意江離的身世,從他身上,也許可以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周鶴鳴微微一愣:「江離的身世?」

神秘人不再多說,迅速轉身向著遠處飛身而去,快速地消失在夜色中……

周鶴鳴充滿疑惑地看著遠去的神秘人:「他到底是誰,他讓我留意江離的身世,又有什麼用意?」

倒在地上的崔麗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慢慢醒來。

周鶴鳴趕忙上前攙扶,將崔麗扶起,背著她快速離開……

趙磊研究室房間。

崔麗躺在床上,周鶴鳴和趙磊守候在床邊,此時的崔麗已經慢慢清醒。

周鶴鳴關切地看著崔麗:「崔麗,你可醒了,感覺怎麼樣?」

崔麗忍痛地:「我沒什麼事,你沒受傷吧?江離有沒有傷到你?!」

周鶴鳴搖頭:「我沒事。(心疼地)崔麗,你怎麼那麼傻呀,江離今天明顯是故意設下圈套引我過去,而且他的超能也明顯的提高了很多,你幹嘛不惜使出全部電能去攻擊他的結界。你知道嗎,就算他後來沒有打傷你,就你攻擊他結界那一下,就有可能遭到反彈受傷的。」

崔麗認真地:「可如果我不出手,你就會被江離困在結界里打傷的。」

周鶴鳴著急地:「就算江離的超能提高,想打倒我也絕非易事,我當時退讓躲避,只是怕傷到旁邊的胡小美,所以才有所顧忌。論實力,江離不是我的對手,我是故意示弱,想引他到外邊再打倒他的,你這樣一來,反而打亂了我的計劃……」

崔麗看著周鶴鳴道歉:「對不起,我當時真的是太擔心了,我不知道你有戰術。」

趙磊也打著圓場:「是啊,鶴鳴,崔麗也是好心想幫你,你就別……」

周鶴鳴著急地:「別什麼呀,她這麼一搞,自己受傷了不說,還迫使我必須趕緊救她回來,失去了打倒江離的機會。現在江離已經徹底懷疑到我的頭上,他回去以後,肯定會和南笙一起,向我們發動報復行動,我們以後在怎麼行動?!崔麗,你這樣做是在是太傻,太冒險了。你這樣不是幫我,是給我添亂,你懂嗎?」

崔麗看著周鶴鳴急切的樣子,忍著將要流出的淚水,低著頭:「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給你添亂,過後我再也不會了。」

一旁的趙磊看著周鶴鳴和崔麗,終於按捺不住:「鶴鳴,你這麼說話,就太傷人了。你別忘了,崔麗是你的妻子,她是因為愛你,才不惜一切代價去救你,你懂嗎?」

崔麗見趙磊指責周鶴鳴,反而心疼了,趕忙慌張地向他擺手,示意著:「哎呀,趙磊,鶴鳴說我兩句,也是怕以後大家有危險,你別亂插嘴了,我沒事的……」

趙磊急了:「崔麗,你到底還要忍讓到什麼時候,他現在已經開始保護別的女人,開始為了別的女人訓斥你了,你還要維護他?!」

趙磊轉對周鶴鳴:「你別忘了,你不是地球人,崔麗也只是個普通人,她沒有你們所謂的使命和責任。她之所以不顧一切地跟著你對付超能交易所,甚至拚命的保護你,都是因為你們之間的感情。你不應該再無端指責她!」

周鶴鳴被趙磊這樣一說,也意識到自己的態度的確有問題,轉頭看著崔麗,露出了歉疚的神情。

超能交易所客廳,江離失魂落魄地走進,卻發現客廳里亮著微弱的燈光,南笙坐在沙發上,冷冷地看著他。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