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陰陽從后角門離開的同時,陳大人正從前門回到府里,與定國公府沒談攏,陳大人是壓着火氣回來的。

劉陰陽從后角門離開的同時,陳大人正從前門回到府里,與定國公府沒談攏,陳大人是壓着火氣回來的。

2022 年 5 月 3 日 未分類 0

至於陳大人回到府里到了晚膳時分才發現劉陰陽帶着十姑娘跑了,大發雷霆,砸了陳夫人屋子裏一對官窯的彩瓷梅瓶。這些都與劉陰陽無幹了。

劉陰陽不敢帶秦娘子回到他原來的住處,想了想,還是覺得謹慎為上,便將人帶至他在京郊比較偏僻的地段購置的一所三進小院子。

因為這宅子地理位置偏僻,外觀又很普通,半點不惹眼,便也沒有租出去,一直就空置著。這次倒是派上用場了。

秦娘子人很勤快,一見這宅子裏也沒有其他下人,便主動承擔起所有家務來,手腳麻俐的收拾出兩間上房來,又將廚房打掃一新。

也幸好這宅子原主家搬離之時很多傢俱器皿都沒帶走,暫時也盡夠對付著過活的。

劉陰陽出去一趟,到布莊子買了幾床像樣的新被褥,叫店夥計送來后,便又出門去了。

劉陰陽覺得這件事情是該做個了斷了。他租了輛馬車前往京都中央繁華地段的最大最豪華的那家酒樓,然後上了二樓,坐在最裏面的包間里,一邊喝着茶,一邊思考着接下來的事情。

大約過了有小半個時辰,天色已經完全黑透了。

小二引著一位年約三十左右的華衣公子敲了敲劉陰陽的門。

劉陰陽叫了一聲進來。

小二推開門,躬著身子將華服公子請進了包間,隨手帶上門,垂手侍立在門旁等待召喚。

劉陰陽站起身迎接那華服公子,做了個請的手勢,請他落坐。

那華服公子將后衣擺一撩,大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臉上神色有幾分不悅,帶着幾分埋怨的口氣,說道:「聽說先生收了樞密院正使陳大人剛出生的孫女為徒了?先生可別忘了,您可是答應過家父,此生不收徒的。先生這是想食言而肥么?」

劉陰陽很是尷尬的乾笑了幾聲,這個他真是無法反駁。他的確是食言而肥了。當初他為了推辭收徒,隨口說出的借口,如今打臉了。

劉陰陽顧左右而言它,轉移話題,道:「世子,老朽今日請您來,是想向世子請辭的!當初家父答應您祖父,由在下代替家父輔佐世子十年,現如今十年之期已到,也該是老夫卸甲歸田之時了!」

那華服公子臉色更加難看起來,他想發火,但還是壓下怒意,伸出手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撫平一下情緒,才盡量平和地說道:「先生與家祖的確有十年之約。但是,我與先生十年的情誼難道還不及一個剛出生的女娃來得重要麼?如今正是我所謀大業最為緊要關頭,先生何故急急棄我如蔽履?」

劉陰陽深知這位安國公府世子的為人,絕不是好說話輕易能放手的人,想脫離與他的關係,也是頗為頭疼。

兩人沉默了好一會兒。還是劉陰陽先打破了寧靜,道:「樞密院正使陳大人府上八公子殺妻一事,世子怎麼看?」

安國公世子不咸不淡地道:「小角色而已。不過,倒是可以藉此機會來個四兩撥千斤。」

。 廖老瘋子也知道自己唱的什麼水平,因此不好意思的朝著張哭笑了一下,閉上了嘴巴。

張哭這才長舒一口氣,若是讓廖老瘋子來做這哭喪人,只怕活人都能讓他給哭走。

二人一邊聊天一邊趕路,路上倒也不算太寂寞。

看著面前空無一人的大片土地,張哭有些懷疑的問道:

「廖大哥,你確定這裡是千眼鬼帥的鬼城嗎?」

廖老瘋子嘿嘿一笑:「這千眼鬼帥本來就是逃出來的,實力嚴重受損,若是還大搖大擺的在陽間建一個鬼城,那和自取滅亡有什麼區別?」

聽了廖老瘋子的話,張哭眼前一亮,追問道:「你是說,這裡有個小領域?」

小領域是處於陰陽二界中間的夾縫,若是一些靈氣極高或者是有什麼天材地寶的小領域,則被稱之為洞天福地。

這小領域可以是先天生成的,也可以是大神通之人自行開闢的,若是不知道進入的方法,除非能夠強行破開空間壁壘,否則小領域足以成為安全的私人領域。

若這裡有一個小領域的話,千眼鬼帥將鬼城建在這裡也就不足為奇了。

廖老瘋子不知從哪掏出一個摺疊的紙人,將其展開,平放在地上,隨後嚙破自己的手指,在紙人身上隨意的塗了幾道血印子。

做完這一切之後,廖老瘋子又說了一大段嘰里咕嚕的話,張哭依稀能夠聽懂幾句,那是鬼話。

說完話沒過多久,只見之前什麼都沒有的空地突然出現了一道陰氣森森的大門,旁邊還站著一個拿著叉子的小鬼。

那小鬼看著地上流著血的屍體,滿意的點點頭,將其拖了進去,隨後示意廖老瘋子二人也跟上。

張哭沒想到這鬼城的入城費是要繳納一具屍體,好在旁邊的廖老瘋子早有準備,使了個障眼法糊弄過去了。

進了鬼城,入耳一片喧鬧之聲,這不禁讓廖老瘋子升起了危機之感。

這麼短的時間內,千眼鬼帥就能把鬼城發展到如此繁華的程度,這要是等他徹底壯大,到時候只怕又會呈現出當年的慘劇。

廖老瘋子默默地說道:「這鬼城,也該到此為止了!」

張哭贊同的點了點頭,就在街邊,他還親眼看見幾隻惡鬼在分食活人,毫無規矩和法度可言。

廖老瘋子小聲說道:

「一會兒我和千眼鬼帥開打的時候,你要想辦法混入千眼的府邸之中,那裡是整個鬼城的中心樞紐,到時候你再全力催動招魂幡,是非成敗就在此一舉了!」

張哭見廖老瘋子言辭懇切,也十分慎重的點了點頭。

交代好了計劃,廖老瘋子深吸一口氣,身體拔地而起,直飛天際。

懸於半空之中,廖老瘋子吐氣開聲,大喝道:「千眼,給我滾出那聲音如同雷震,整個鬼城都回蕩著廖老瘋子的聲音。

張哭看著如此氣勢恢宏的場面,不由得熱血沸騰,當下也是快速的行動起來,飛快的朝著千眼的府邸趕去。

「我道是誰這麼大的口氣,原來是你啊!」

—陣黑色霧氣從鬼城四面八方湧來,在空中凝聚成一個骷髏頭的形象,仔細一看,那骷髏圖案竟然是由一顆顆眼珠子組合而成。

來人正是千眼鬼帥!

廖老瘋子為了避免千眼發現張哭的蹤跡,率先動起手來,一道泛著金色光芒的大劍出現在空中,朝著千眼鬼帥狠狠地刺了過去。

那骷髏頭轟然炸裂,化作無數的眼珠四散飛起,徑直躲過了廖老瘋子的金色巨劍。

那把劍去勢不減,直接轟碎了鬼城的小半個城牆,無數的冤魂厲鬼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便湮滅於這巨劍之下。

見自己辛苦建立的鬼城受到損傷,千眼鬼帥也是動了真火氣,那巨大骷髏頭張口將廖老瘋子吞入了其中。

只見片刻之後,骷髏頭金光四射,隨後再次解體,無數眼珠倒飛而回,重新組成了骷髏頭。

不過廖老瘋子能感覺到,千眼鬼帥那些眼球,已經少了一顆。

現在廖老瘋子倒是慶幸自己沒有貿然前來誅殺千眼鬼帥,而是找了個幫手。

方才他使出了自己六七成的力,法力也消耗不少,而這僅僅只消耗了千眼鬼帥的一條性命,這麼下去,只怕廖老瘋子本事再通天,也會讓這千眼鬼帥耗得筋疲力盡。

見廖老瘋子的本事不弱,千眼鬼帥倒也起了愛才之心,誘惑道:

「你為冥府那幫人做事,能得到什麼好處,不如來我這裡,我封你個副城主,等到我將來攻佔天下,你我各分一半,豈不美哉?」

廖老瘋子臉上明顯閃過一絲嘲弄,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般,不屑的回答道:

「就憑你這三腳貓的本事,還妄圖攻佔天下,若是今天你本體親臨,我自然只有戰死的份兒,可現在,你不過是具可憐的殘軀,簡直是在痴人說夢!」

這番話顯然說到了千眼鬼帥的痛處,氣得他哇哇大叫,攻擊遠比之前凌厲了許多。

這樣一來,反而是廖老瘋子率先招架不住,被千眼鬼帥逼得連連後退,不過他還是選擇了相信自己,相信張哭,仍然死戰不退。

看著已成疲態的廖老瘋子,千眼鬼帥不由得信心大增,攻擊也是越發的快速。

突然,一陣極為詭異的力量傳遍整個鬼城,凡是接觸到這股力量的冤魂怨鬼,皆停止了一切的動作,僵硬的呆立原地。

那股力量甚至讓千眼鬼帥都愣了一下,隨即他好像是想到了什麼,驚呼出聲:

「什麼?!招魂幡!你們居然有這東西!」

當千眼鬼帥再想逃離的時候,已然來不及了,只見無數的冤魂怨鬼衝天而起,將千眼鬼帥包圍其中,展開了極為瘋狂的攻擊。

在招魂幡的控制下,冤魂怨鬼們簡直就是不要命的打法,千眼鬼帥的眼珠也在飛快的消耗著。

「不!我是你們的主人,你們不能對我這樣!」

千眼鬼帥嘶吼道,可惜已經無濟於事了。

不過片刻,那些冤魂怨鬼紛紛炸裂,產生的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千眼鬼帥轟爆,所有的眼珠都被消耗一空,再無復活的可能。

廖老瘋子朝著千眼鬼帥的府邸趕去,剛剛趕到府邸的庭院之中,只見張哭七竅流血,上半身幾乎被血淋濕。

一見到廖老瘋子,張哭露出一個凄慘疲憊的笑容,對他說道:

「幸…幸不辱命!」

說完這句話,張哭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那是她讓匠人特製的煙花,射得比箭弩還高,裡邊摻了泡過葯的針。煙花炸開射出的針有的比煙花還高,那些鷹衛在天空扎堆來,避無可避,無處可逃。

針上無毒,只能迅速麻痹對手。其實用毒更仁慈,能使鷹衛免除恐懼。

又怕針落在地面清理得不夠乾淨扎著老百姓,士兵扎到也無妨,大家日常喝的水裡有

《一簾風月掛九重》第228回 日向席位上的日差想打什麼,最後又放下手來。

還是實力低微了!

就在忍界所有人腦子一片糨糊,還沉浸在巨大的信息中。

系統冰冷的聲音又在決鬥場所有人的腦海中響起。

「請選擇正確答案!」

「注意:如果需要答案解析請用積分兌換。」

「一千積分回答正確答案,五千積分回答問題解析,一萬積分視頻播放!」

「納尼?」

語畢,正好決鬥場又是一片喧嘩,總結起來一個字坑啊!

「這又是什麼?」

三影一老婆婆都是看的有心無力,他們一個積分都沒有,不是連正確答案都知曉不了嗎?

而且詭異的是擁有積分的還特么只有五個木葉忍者。

這不是把他們拋棄了嗎?讓他們當個糊塗鬼死去?

水門思考一下,向系統提問。

「請問這兌換以後是公開的還是私人的?」

系統馬上做出回復:「私人!」

聞言波風水門苦笑一聲,這還真是糟糕透頂,誤會不是解釋不清楚了嗎?

要是可以公開畫面他們就可以兌換視頻證明自己的清白,可要是私人,這種情況下怎麼證明的清楚嘛!

正在所有人愁眉苦臉,一籌莫展之際,系統又一次出聲給他們一個解決方法。

「叮!由於忍界大多數人積分過於稀少,決鬥場之主給出一個建議,能讓你們無積分查看答案!」

話音結束,忍界的人就嗤笑一聲。

「免費的一定有古怪,你是在坑誰?當我們傻嗎?」

「我們才不會輕易上當!」

系統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在給出建議。

「叮!決鬥場主人要製作下一個超s級副本,沒有素材,需要往借人來完成,根據你們的完成度給積分,你們當工作人員也可以在完成素材的過程裡面得知一些特殊的信息,包括上面的問題。」

「這一個副本的名字叫做:佩恩之亂,包涵了五大國和曉的秘密!」

「轟隆!」

五大國忍者和曉組織所有人就像被雷電劈中一樣,呆若木雞。

這是赤裸裸的勾引啊,還是最致命的誘惑!

這是副本主人的陽謀,前面的一切都在為了這個建造副本而設計的,可這個副本值得他耗費那麼大的力氣嗎?

四個村子最高地位的人開始坐在椅子上沉思,給副本主人打工這件事到底值不值得?

結果怎麼算都是很值得的,那可是未來發生的事件啊!

而且還可以知道未來曉是怎麼毀滅木葉的,他們的村子到底有沒有被毀滅,這不是最大的收穫嗎?

曉組織成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不約而同的點頭,他們也想知道自己的未來。

反正他們是雇傭兵,給獎勵做任務不是鐵責嗎?

長門閉目淡定的說道:「就這樣,我們都同意!」

木葉忍者此刻感覺渾身不舒服,原來直接就給他們視頻看,現在要打工才給,有一種吃飯從山珍海味到普通冷盤的錯覺。

綱手和靜音訕笑著,木葉被針對和她們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靜音氣不過嘀咕一聲。

「真是的,作為一個大男人的心眼那麼……」

「靜音,小心點,這可是在他的地盤!」

綱手立馬捂住她的嘴,抬頭看向天空。

雖然兩人動作很快,但還是被柳生聽到了,眯了眯眼,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這兩個忍者女僕很調皮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