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小熊飛奔而出,沖向襲來的那一掌……

一瞬間,小熊飛奔而出,沖向襲來的那一掌……

2022 年 4 月 25 日 未分類 0

強大的撞擊發出震天的響動,酒樓里正打鬥的龍夢顯然沒料到逃跑之人會如此強大,不僅能震碎他拍出的那一掌,剩下的餘力還將他震得倒退三步。

青家兄妹見機,立刻欺身向前,合力拍出一掌,奪路而去。

龍夢沒有再追,他的修為並不比青家兄妹高多少,大意之下還強接神秘人一掌,情況變得很糟糕。

崔州平回到族裡足足等了一刻鐘才把小熊等回來。

此時的小熊顯得更加虛弱,連話都沒說就鑽到崔州平體內進入休眠狀態。

崔州平知道龍夢沒有追來,小熊能平安回來就已經說明了這一點。

坐在房間里,神魂稍定,崔州平取出羊皮卷。

羊皮卷只有巴掌大小,整體成長方形,兩個面有齊整的邊,另外兩面呈鋸齒狀,似乎是被人有意裁剪,上面寫著一些崔州平不懂的文字,沿著邊角還能隱約看到一排只有小半邊的字,再無其他。

難道是何家裁剪?』

只有一點很清晰,能引來玄品高手爭奪的寶物,必定不會是凡品。

收起羊皮卷,崔州平從系統空間里將《正念經》取出。

裡面講了幾則小故事,教人做事要專註,享受每一件事獨特的魅力,類似於佛家思想,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

崔州平繼續往後翻,書本忽然出現一個凹槽,凹槽的表面被一片樹葉覆蓋,拿開樹葉,崔州平的眼前一震!

又是羊皮卷!』

拿到手中反覆查看,這塊整體成正方形,同樣有兩個邊被裁剪成鋸齒狀。

崔州平若有所思,將兩塊羊皮卷放在一起,簡單拼湊之下,嚴絲合縫!

還缺了兩塊,或者是一塊?』

為何它會出現在不同的地方?

疑問不停的衝擊著大腦………

「來人!」

崔濤立刻跑了進來,「高太爺,您在家啊?」

崔州平隨和道:「我一直在家,剛剛意念感受到心悅酒樓有打鬥,你出去查探一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對方是什麼來頭。」

崔濤摸了摸腦袋,從仙界來的就是不一樣,心悅酒樓隔了幾里路高太爺都能察覺出有異常?

「怎麼,你還有問題?」崔州平淡然道。

崔濤連忙擺手,「不,沒有問題,孩兒這就去。」

。 「嘿,大老張,你看什麼呢,這個人合不合格?」

「…….」

「他說他有魔能機甲專精。」

「差不多就行了,你可以往後慢慢培訓嘛!」

「就是,就是。」

「對,要不你先試一下?」

「實在不行,先給他種根草試試,磨合不好咱們以後再說?」

「快快快,給他種根草!」

好么,這一群最低三序列的生存者,這會兒表現的就像一群流氓。

而被圍在中心位置的機甲,這會兒則像是一個…..

呃….

大概沒有七米高,長的像個蟲族女王的小姑娘。

憑良心講,高文覺得這機甲挺帥的。

雖然看著『瘦』了些,可這玩意肌肉條理清晰,外表也是大多數人喜歡的人形態,而且表層位置還生長著一層堅固、吸光的盔甲,讓人一看就覺得十分威武。

關鍵是它夠強……

「蕭兄,問一句,這位機甲難道就是…..」

「對啊,大老張就是這個莊園的主人,怎麼樣,看上去是不是威武的很?」

「呃…..」威不威武不知道,高文覺得很尷尬。

「哈哈哈哈,兄弟,我和你說啊,我第一次聽到時,表情和你差不多。」

蕭雨拍著大腿大笑不停。

怎麼說呢。

在星艦這個任務鏈里,大老張『張碩』這個五序機甲,基本上就是這塊地兒的坐地虎,論起名聲,那都是和璀璨城堡差不多的存在。

雖然實力差了幾條街。

可你架不住這玩意可以一步登天啊!

不管你自身是什麼實力,來到大都市多久了,知道你來到星艦這個任務鏈,然後得到了大老張的認可,那你就一步登天,瞬間化身一位五序偏上的鎮守使。

不光是大老張這一具生物機甲,人家還附贈一個全生物機械化的龐大莊園,手底下還有著一十二具實力達到四序的家用機甲,和每年高達千萬級別的生存點收入……

什麼是人生巔峰?

這就是了。

也就是因為這個,大老張的這個園子,不但是低序列的生存者都喜歡,在一些四序、五序、甚至六序的大佬眼中,也是份不錯的寶藏。

畢竟只要運氣好,這玩意就等於一份天降之財。

可好是好。

大老張卻不是那麼容易認主的。

三百年來,抵達星艦這邊的倖存者數以萬計,可這傢伙卻只認了四次主。

嗯。

最長的一次,是一名三序的武道家,一人一機甲在一起度過了三十二年,一直到武道家戰死在迷亂星野,大老張才又回到星艦區,繼續以鎮守使的身份尋找下一任主人。

最短的一次則是上一任,一個連一序列都沒有的新人,來到星艦區只是他的第二次任務,然後就被大老張認可……結果第三次任務時,好死不死的被大都市扔進了無底深淵,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反正大老張回來時,機甲的外皮上已經糊了厚厚一層黑色的血漿,待到把血漿沖洗乾淨,機甲上一道又一道的裂口,訴說了它究竟遭遇了多麼嚴重的戰鬥。

「這東西…..」

聽了大老張的故事,高文想要說點什麼,結果卻先一步被……說不出話的某人,摸了摸自己拉鏈樣式的嘴,一臉愣逼。

高文:「???」

「噓!小聲點,我和你說,在星艦這邊,你最好把大老張當成一個人,這是我們的兄弟!」

這般說著,不知職業是法系還是道系的蕭雨擠了擠眼睛。

下一秒。

他直接被一條觸手樣式的『電纜』拴住腳,『啊啊啊』的被拉到半空中揮舞不停。

「啊啊啊啊,大老張我錯了,放過我,放過我啊…..」

「……」

「我就隨口一說,這不是糾正新人嘛,就這一次啊啊啊…..」

機甲斜了他一眼,那翠綠色墨鏡樣式的『眼睛』上有數據流閃動,似乎是在『回憶』這個地方之前發生了什麼。

就這樣。

幾秒后,蕭雨啪唧一聲掉在地上。

而機甲則是轉過身,直接離開。

等它走了。

蕭雨拍拍屁股站起身,有些疑惑的看著高文道:

「不對啊,為什麼它不抓你,好端端的抓我幹嘛?」

高文:「……」

「對了兄弟,還沒問,你幾序?」

「呃…..」

「不會不到四序吧?」

「……」

「三序?」

「……」

「第二序列?」

「差不多吧。」

「卧槽,怪不得大老張不搭理你,一序列上,兄弟你這是要上天啊!」

也不知蕭雨是從哪兒弄出來個鏡片似的玩應沖著高文掃了一下,緊接著就開始大呼小叫,那模樣就跟發現了新大陸似的。

高文無語。

這次任務里有沒有正常人,還是說在大都市裡,序列越高人越逗比?

「哇哇哇哇,兄弟牛逼啊,一序就住大別野,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

……

世界往往就是這麼好笑。

別看這群人看上去懶散愛玩鬧,可當夜幕降臨,真正遇到危險時,這些玩鬧不休的傢伙,則向高文展示了高序列級彆強者的實力。

「嘔吼!乾死它,快快快,別讓它跑了!」

有擒龍巨手向高空虛握。

長達二十多米的臂膀是由一條條紅藍兩色的經絡組成,看上去虛幻且真實,但威力卻是極為強悍。

至少那隻來犯的黑色尖頭機甲,被這手臂握住后,就再沒能掙脫。

啪唧。

黑色尖頭機甲被捏的爆開了。

施法的女子見狀,不滿的冷哼一聲。

「還以為是雜兵,怎麼是個奴隸。」

說著話,這姑娘手上魔棒一揮,紅藍大手直接消散再半空中。

至於那具黑色的尖頭機甲?

摔在地上后,就被後面跟著的掃地機器人給收起來了。

呆在隊伍的後面。

高武靠在蕭雨那隻金紅二色皮質的巨龍身上,一臉的生無可戀。

怎麼說呢。

他有點想不明白,大都市吧他弄這鬼地方來,是幹嘛的。

要任務沒任務,要收穫沒收穫。

連敵人都沒有!

好不容易蹦出來個黑皮機甲,還不等落地,就先被別墅里一群牛人給收拾了,連個渣渣都沒給高文剩下!

這弄的。

就好像是隨便把他找個地方仍一下,免得高文閑著。

敷衍的很。

過了一會。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