誅仙組織的成員,帶着他們出來,開始做實驗。

誅仙組織的成員,帶着他們出來,開始做實驗。

2022 年 4 月 22 日 未分類 0

葉寒跟李無桐突然出手。

「爆頭!」葉寒說道。

李無桐一拳打過去,直接將喪屍的頭給轟碎。

只不過他第一次這麼做,即便是早已死掉的喪屍,他還是有些作嘔。

葉寒用自己的方法勸解道:「他們已經死了,你這樣做,是早點結束他們的痛苦。」

「我知道,我只是有些不適應,很快便會好的。」李無桐說道。

話雖如此,李無桐還是緩了很長時間。

後續的喪屍都是葉寒解決掉的。

只剩下科研人員一臉懵。

葉寒對他說道:「從現在開始,你要告訴我們,想要知道的事情。要不然,你的頭跟喪屍的沒有任何區別。」

「別,別殺我。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他非常害怕的回答道。

接下來葉寒問道:「你們這裏研究出了多少喪屍,多少殭屍跟葯人?」

葉寒要的是越詳細越好。

對方沒有辦法,只好詳細的講述。

他們一共煉製出來九個葯人。

因為葯人需要能夠承受得住這些藥物,而且還需要很強的適應能力。

基本上都是從退役的特種兵裏面做選擇。

如果失敗的,直接選擇變殭屍,如果殭屍變失敗了,就用來煉製喪屍。

這就是他們的流程。

當然還有根本不合格的,那就直接選擇變喪屍。

那些看上去是怪物,卻又不像是嫁接的。

其實才是最厲害的。

先是選擇最好的胚胎,然後植入動物身體內。

經過多種藥物煉製。

成千上萬的胚胎,能夠存活下來的只有一兩個。

再從這一兩個組合成的成千上萬個里,成功的只有一兩個。

也就是說,他們每次能夠煉製出一個天啟戰士,就需要犧牲好幾萬個胚胎。

手段殘忍到李無桐都不想再聽下去。

葉寒了解到了情況,直接伸手結果了他。

這種人不能留在世上。

尤其是他有成功的技術。

這種技術要是傳出去,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他們選擇煉製的葯人,都是世上比較不錯的特種兵跟雇傭兵還有殺手。

後來直接選擇做喪屍的,都是街邊的流浪漢,以及貧困國家的人民。

誅仙組織的出發點也是十惡不赦的。

跟葉寒猜測的沒有錯。

他們就是為了賣錢。

也許心中還有那麼一點點,想要對付修士的目的,可最為核心的選擇,還是賣錢。

李無桐氣憤的說道:「弄了半天就是為了錢跟權利嗎?」

「不然呢,你真以為他們是想要跟修士決一死戰?」葉寒冷笑着說道,「這群人,才不知道什麼是值得的,眼裏只有值錢的。」

「要怎麼做?殺這種人,我也可以!」李無桐說道。

「人都需要有一個適應的過程,喪屍你來殺,科研人員我來殺!」葉寒說道。

「好!」

兩人下定決心,要毀掉這個地方,摧毀整個誅仙組織。

他們要保證,一個都不放過!。今天改了好幾次稿……

寫完運氣這項考核后,我感覺再繼續寫考核,有些畫蛇添足。

這種感覺很強烈,讓我寫了又刪,非常鬱悶。

最後決定用一章帶過,現在還在改,想增加一點戲劇性……

哎,感覺腦子有點短路。

抱歉了。今天無更。

感謝寂0000和wellway兩位投月票的書友,不好意思。

明天更新后,再謝謝你們,抱歉。

《我的外掛是株仙草》卡文了,抱歉……陳悠悠瞪著眼睛,見到林澤點頭,她直接翻了個白眼,嘟囔了一句:「我要信你,我就是豬,你以為我沒腦子嗎」。

「我小學時候,語文數學也是全都考過滿分的好嗎!」。

聽著陳悠悠和張嫣嫣的話,林澤也懶得多說。

……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六百一十六章今天真是走了大運了 「我宣佈,禮成。」早先準備那麼久的精彩一瞬,景孟卻直接放棄。

因為,這世上怕是再沒有像他們那樣刻骨銘心的真愛。

「二哥,你是不是羨慕過頭了?這還沒有互換戒子呢!」康王正等著瞧好戲,結果迎面被景孟破了一頭冷水。

這和計劃不一樣啊,二哥怎麼說快進就快進呢。

景孟一愣,這一感動到是把這一點給忘記了。不過他可沒露出窘色,反而微笑着為自己完美的解決:「我宣佈在這一刻,孟慕思成為上官霆的妻子,而上官霆則是孟慕思的丈夫。為了讓我們見證你們之間那感天動地的真愛,現在請新郎新娘互換戒指,許下生生世世的承諾!」

話落的瞬間,在場的所有人情緒都漲到了最高點。

就連想要搗亂的康王,也被這無比莊嚴聖潔的時刻深深吸引,一雙眼沉澱下來,和大家一起緊緊鎖定那一對璧人。

司儀小姐立刻呈上一對「完美愛人」的鑽戒。

「慕兒。」上官霆拿起女士的那一個,深情款款地為她戴上。

他什麼都沒說,可是卻把滿腔情誼和愛語都糅合在這一個動作里。甚至,他的手都有些顫抖,手心裏泛起一層的汗珠。

孟慕思看着他向她求婚時候的那顆鑽戒再次戴在手上,喜悅的淚水再也壓抑不住,順着她迷人的臉頰紛紛滾落。

「上官……」喃喃的一聲。

孟慕思抬頭看着他,眼中柔情都要化得出水來。

上官霆也看着她,目光因激動而狂野:「慕兒,不為為夫戴上戒子嗎?」

「嗯。」孟慕思愣了一下,立刻去拿戒子。

她簡直比上官霆還要緊張,拿到戒子后一度就要因為沒力氣而弄掉地上。

終於,孟慕思的小手碰到了上官霆的寬厚的大手。

而她手中的戒子也緩緩套上了上官霆的無名指,一點一點,終於戴好的瞬間孟慕思才發現自己渾身都要濕透了。

「現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景孟的聲音再次響起。

孟慕思瞬間臉紅似霞。

上官霆看着她醉人的嬌顏,明知道她害羞,明知道她對着他搖頭,可還是不受控制地一點點將頭落下。

四片滾燙的唇瓣落下的瞬間,滿場靜寂,隨後爆發的卻是排山倒海搬的歡呼聲,還有震撼天地的掌聲。

而一對璧人卻彷彿與大家隔絕了一般,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和喜悅,相擁激吻。

許久之後――

「二哥,你準備了那麼多,怎麼突然快進到最後一步了?」康王悄悄蹭到景孟身邊。

景孟勾了勾唇角:「他們要的只是一個婚禮,希望我們見證他們的幸福。其他的一切,都是多此一舉。」

心中有所觸動,或許最真的,才能最震撼對方的心靈。

康王摸了摸鼻子,沒聽懂。

「三,這就是不是你能懂的境界了。老二臨時改主意,我看你那些花花腸子也使不出來,走,跟哥喝酒去。」軍魁眼窩熱熱的,看得出來情緒很是激動。

康王也覺得沒戲可唱了:「走,不醉不歸。」

景孟和他們一起離開,其他人也識趣的紛紛離去,一轉眼婚禮現場就只剩下上官霆和孟慕思兩個人。

熱吻結束的瞬間,兩個人劇烈地喘息。

「慕兒,你終於是我的妻子了。」上官霆緊緊擁着她,心中從未有過的感到滿足和幸福。

「嗯。」孟慕思輕輕地點頭,雙手把他摟得更緊了。

兩個人再不說話,沉醉在這心和心彼此交融的美好感覺中。

十月六日,陰曆八月二十五。

一早,康王和軍魁就起了,從三樓到了一樓客廳。昨晚他們喝的無醉不歸,凌晨三點才睡。只睡了3個小時,他們卻再次起來。

因為今天,是上官霆和孟慕思離開的日子。

就連景孟也早早起來,一臉不舍地出現在客廳里:「老大,三,你們這麼早?昨晚喝的那麼醉,怎麼不多睡會兒?」

「二哥比我們喝的還多呢。」康王就連鬥嘴都無精打採的,提不起勁兒,「二哥心裏明鏡似的,還不是怕他們不辭而別。」

景孟沉默了,軍魁也是如此。

「怕是我們想到這點,上官霆也會想到。」景孟忽然嘆口氣,眼中閃動着不知名的光,「真是可惜,他是來自古代。不然我們兄弟聯手,將會創造出怎樣的景孟帝國!」

康王聽了他的話,猛地從地上跳起來:「不會吧,他們難道還會連夜走?」

「怕是早已經人去樓空。」軍魁眼睛暗淡了下來。

不舍啊,可是再不舍他們也不能挽留。身為男人,頂天立地七尺男兒,還有上官霆的責任要去承擔,就如同他們也有自己的責任。

「靠,走了都不告訴小爺一聲。我傷心了,心拔涼拔涼的。」康王忽然就像是被霜打的茄子,頹廢地跌回沙發上。

「或許他是和我們一樣不舍。不告別,就意味着沒有分開吧。」良久,景孟才幽幽開口。

而他這一句,卻狠狠激蕩著三兄弟的心。

沒有告別就意味着沒有離開,上官霆和孟慕思依舊在他們身邊。

H市,一輛蘭博基尼飛快地沖了出去。進入H市地界的一瞬,車停了下來,調轉車頭面向A市。

靜靜地聽了一分鐘,彷彿這個世界也因此而停頓了一分。

一分后,蘭博基尼再次掉頭。這一次沒有再耽擱,車子開足馬力,直衝而去。在車的後面,跟着數量貨車,甚至還有一架直升飛機。

「上官,不辭而別真的好嗎?」孟慕思心酸酸的,她最怕的就是離別。

雖然和大家認識才是短短的數日,連一月都不到。可是就是在這一月,她和他們結下了友誼。

沒有上官霆深厚,但也不淺。

「傻瓜。」上官霆伸手摸了摸孟慕思的頭,「不這樣,我們還走得了嗎?如果錯過了這一次,我們還能找到回去的辦法嗎?就算能,我們等得起,庚嵐皇朝又能等得起嗎?其他面臨被真王妃吞噬掉的小國,更等不起。」

「可是……」理智上,孟慕思完全贊成上官霆的話。

不過在情感上,她卻快要崩潰。分別啊,這不是出差一年兩年,這是永久的。回到庚嵐皇朝,這輩子他們就再不能重新回來了。

「慕兒,不告別是因為,為夫不想和他們分開。可能很遺憾,但是心裏卻總有一個希望。」上官霆唇角忽然發現一絲苦澀的笑容,「有希望才會期盼再聚首的一天。」

留下一個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希望,不是更痛苦嗎? 安欣的記憶回到了四年前的那個晚上。

在被鄭樂樂逼著退學之後,她便在外面各種遊盪,也恰恰是那個時候,她感受到生活的不容易,她從早到晚的洗盤子,卻連自己喜歡的一條裙子都買不起。

她沒日沒夜的給別人賠笑臉,沒日沒夜的工作,拿到手的錢,才那麼一點點。

她受夠這樣的日子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