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莊美女也是驚慌失措。

端莊美女也是驚慌失措。

2022 年 4 月 22 日 未分類 0

隋扛鼎看也沒看一下壯實男人的情況,彷彿剛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依然盯着吳克勁越來越頹敗的臉色,笑了笑,手指開始加力。

「請你放過他好嗎。」端莊美女大驚失色,終於拋棄了省城大小姐的矜持,露出求饒的神色。因為她知道,隋扛鼎的巨手,只要再加一把力,吳克勁就要橫死當場!

「他想弄死王鵬的時候,有沒有想着要放過他?」隋扛鼎似乎對女人比較客氣,除了吳克勁之外,第一次和他的同伴開始對話。

端莊美女急道:「他是省城吳家的公子,求你放了他吧,我們一定會感謝你的。」

隋扛鼎憨厚的笑着:「我曾經親手捏死過,非洲的三個王子和一個國王。」

他話里的意思不言而喻。王子國王,一國之尊都被捏死了,區區一個省城,一個家族的公子哥,捏死他,又算得了什麼?

端莊美女當場崩潰,痛哭失聲,和其他三個女孩一樣流下絕望的淚水。

所有人都認為,吳克勁死定了。包括王鵬他們那群人以及遠遠圍觀的顧客。

「夠了,小四。」

這個時候,又有兩個年輕男人走了進來。領頭的挺拔青年一眼就看到了隋扛鼎在幹什麼,立刻開口說道。

「吳少!」身後的秦朝看到這一幕,原本弔兒郎當的桀驁表情頓時大變,失聲驚呼。秦朝剛想說什麼,卻看到那個巨人停手了。

就是四個字,隋扛鼎立刻將吳克勁扔到了地上,然後轉過身,看着對面龍行虎步走過來的年輕人,露出今天最爽朗最憨厚最純真的笑容。

對面的年輕人,他的個頭沒有隋扛鼎高大,相貌氣質也沒有隋扛鼎的威風霸道。然而看到他的那一刻起,洪荒巨獸頓時變成了一隻乖巧溫順的小貓。

「大哥。」隋扛鼎低下頭了,彎下了腰。

這個高度,讓葉寒很方便很輕鬆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掌。

葉寒微笑道:「幹得好。」

隋扛鼎站直身子,再次咧嘴一笑。

就像一個孩子,在全校大會上被校長點名表揚了,臉上充滿了驕傲開心的表情,還有在大庭廣眾之下被關注的些許羞赧。

眾人頓時明白,為什麼這個大個子會突然出現,卻原來是葉寒叫來幫助王鵬的!

原來是自己人!

想到這裏原本感覺恐怖而震驚的詹子海一行人,望向隋扛鼎的眼神,敬若神明。。 不管玉天恆怎麼想,比賽已經開始了。

賽場之上,雲錚與雷天相對而立。

排名賽的賽場不似預選賽時那般寬闊,雲錚和雷天都能清楚的看清對方的臉色,雷天看起來像是從象甲學院走出來的,上半身精壯而健碩,坦胸露乳的樣子分外粗獷,不過膚色卻意外的白皙,此時正一臉戲謔的看着雲錚,嘴角帶着嘲弄。

比賽還沒有開始,或許裁判也聽聞了雷霆學院和史萊克學院之間的矛盾,所以並沒有着急開始比賽,而是給足了雲錚和雷天互噴的時間。

雷天自然不會浪費這段難能可貴的發揮空間,陰陽怪氣的叫道:「喲!這不是史克來的常敗將軍嗎?」

「史克來?史萊克?算了,都無所謂了!」

「對了,怎麼不見你們的花瓶?哦!在下面啊,是害怕了嗎,怎麼不敢上場啊?」

「怎麼樣,小矮子,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你站着別動,我把你打個半死,要麼你自己爬過來,我再把你打個半死?」

雷天不遺餘力的刺激著雲錚,期待着雲錚氣急敗壞的樣子,但讓他失望的是,雲錚的臉色自始至終都未曾改變一下,看向他的眸光之間,甚至帶着一絲輕蔑與不屑——雲錚的嘴角,一直微翹著,攥著嘲意的笑意,明明就和雷天站在同一個高度,但那眼神,卻那麼高高在上,彷彿俯視着一直聒噪的蟲子!

看到這一幕,場下的玉晴兒根本不為所動,她知道,雲錚是不會吃虧的。

反倒是馬紅俊眼角一抽,悻悻的扯了扯戴沐白的衣角,小聲問道:「戴老大。。。大賽打死人會不會被抓起來啊。。。」

昨天之前,在聽見雷霆學院對史萊克學院的污衊之後,馬紅俊等人心中都很憤怒,但當火燒到玉晴兒和雲錚的時候,他們對雷霆學院就只剩下憐憫了,因為他們知道,雷霆學院終究自食惡果。

但現在,馬紅俊卻已經開始為雷霆學院眾人的生命開始擔憂了。。。

比賽都已經快開始了,這雷天還要嘴臭兩句,這不是活夠了嗎!?

逼着雲錚下死手唄!?

「額。。。」聽到馬紅俊的問題,戴沐白也是為之一窒。

如果是以前,戴沐白自然可以信誓旦旦的說不會發生那種事情,雲錚的理智是不會讓他做出那麼出格的事情的。

但現在,戴沐白卻沒那麼自信了。。。

雲錚對大賽的態度,大家都看在眼裏,雲錚對其他隊伍,只有無視和戲弄,雲錚上場的時候,說是貓抓老鼠般的戲耍都有些抬舉那些隊伍里,雲錚更像是逗弄蛐蛐的頑主,勝負不重要,他只是以蛐蛐取樂罷了。

但哪個頑主又真的會在意蛐蛐的生死呢?

「應該不會吧。。。」沉吟片刻之後,戴沐白也只能硬著頭皮遲疑道。

「嘁!軟蛋!」賽場上的雷天見雲錚無動於衷,冷嘁了一聲,也失去了繼續譏諷的興緻,只是眼底發寒,指尖已經有電弧閃爍。

雲錚的態度,讓雷天有一種打在棉花上的憋屈感,而且雲錚的眼神,更是讓雷天莫名的不爽!

明明就是一個繡花枕頭而已,怎麼敢如此囂張!?

或許裁判也看出來了,雲錚完全繼續計劃彼此矛盾的意思,雷天也偃旗息鼓了,索性輕咳了一聲,高聲道:「比賽開始!」

轟——

就在裁判宣佈比賽開始的瞬間,令人驚駭的一幕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發生!

比賽的結果瞬間揭曉,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之後,半邊賽場都被冰霜籠罩,巨大的堅冰如同小山般堆砌在賽場上,徹骨的寒氣如同瘟疫般瀰漫開來,若不是那寒氣讓裁判打了個寒顫,他甚至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裁判驚駭的朝雷天的方向看去,只見雷天被玄冰封存,就連雷天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他的臉上依舊是對雲錚的不屑與惱怒。

雷天甚至連武魂都還沒來得及召喚,就已經被凍成了冰雕!

反觀雲錚,他似乎什麼都沒有做,沒有召喚武魂,沒有釋放魂技,只是單純的魂力波動。

只是這份魂力波動,屬於極致之冰!

魂宗級別的極致之冰,足以碾壓魂帝了!

注意到裁判的視線,雲錚抿嘴一笑,近乎無辜的說道:「抱歉,有些過火了!」

「咕嚕!」聽到雲錚的這句話,裁判竟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從那玄冰之上,裁判感受到了足以威脅到他的寒意,他本能的認為,這是他的錯覺,畢竟他可是堂堂魂帝,比雲錚高出了不止一個大境界,雲錚的冰霜,又豈能威脅到他?

但那份心悸,卻如此真實!

雷霆學院剩下的六個人更是驚愕的說不出話來,驚駭、憤怒、難以置信,太多的情緒在這一瞬間湧現,竟讓他們一時失言了!

「不會死了吧?」馬紅俊同樣眼角一跳,忍不住對戴沐白問道。

戴沐白獃滯的眨了眨眼,半晌方才不確定的說道:「應該不能吧。。。」

與此同時,賽場之上,雲錚看都沒看玄冰中的雷天一眼,而是亦步亦趨的走向了雷霆學院,站在賽場的邊緣,與那一雙雙驚疑而憤怒的視線對視,指著身後的雷天,不咸不淡的開口道:「他現在還活着,但也活不了多久了!」

「想救他,站出來,與我一戰!」

「勝了,他可以活;敗了,你們和他一起死!」

說着,雲錚嘴角一翹,近乎殘忍的戲謔道:「出於公平考慮,我允許你們一起上!」

此言一出,不啻於平地驚雷!

不管是雷霆學院的眾人,還是場外的裁判和主持,都沒想到,雲錚竟敢如此膽大妄為!

戴沐白和馬紅俊也是心頭一驚——他們看得出來,雲錚不是在說些,他不僅要將雷霆學院釘在恥辱架上,還要讓雷霆學院在這一代斷層!

雲錚言語之間的殺意是真實的,他真的想殺了玉天心等人!

「這不和。。。」這個時候,比賽的裁判站了出來,正欲以不合規矩制止雲錚,但還不等他把話說完,聲音便已經戛然而止。

在這一瞬間,雲錚眸光一凌,朝那裁判投去,那裁判只覺得一片冰川蒼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天靈蓋上,震得他腦海之中嗡嗡作響!

雲錚的眸光深邃而冰冷,如星空般浩瀚,亦如冰川般冷寂,還有一份讓裁判作為魂帝無法承受的孤傲與沉重!

「管好你的嘴!」下一刻,雲錚幽幽的開口,言語之間,儘是警告!

眾人甚至懷疑,若裁判還敢開口,雲錚會不會將裁判也凍成冰雕!

只是一個眼神,一句話,便讓這名裁判呆在了原地,淡淡的恐懼在他心底滋生蔓延,還真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且不論雲錚此次大賽的戰績如何,打主持嚇裁判,雲錚已經是古往今來第一人了。

雲錚甚至要踐踏大賽委員會定下的規矩!

這時候,就連台下的觀眾們都已經寂靜一片,再無半點歡呼聲,落針可聞。。。

雲錚太瘋狂了!

。 整個京都還有誰是恆華城來的呢?

顧知鳶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看來果然是沖著她。

宗政景曜眼神明滅一瞬冷聲說道:「用強。」

宗政景曜也聽得出來,這分明就是針對顧知鳶來的。

「王爺,如今煙花樓門口圍了許多百姓,您主辦這次科考,若是硬闖只怕會惹人非議。」冷風說:「到時候,在皇上面前也說不清了。」

這簡直就是一箭三雕啊!

先是抹黑了錢林墨,然後以錢林墨是恆華城這個由頭把顧知鳶拉下水,若是激怒宗政景曜出面的話,對方簡直是賺大發了!

算盤打的不錯!不過……

顧知鳶站了起來:「我去。」

她不相信錢林墨是這種人,這其中必有蹊蹺,去了之後,看到了煙花樓裡面的人,說不定才有線索。

「我陪你去。」宗政景曜也站了起來。

顧知鳶搖了搖頭將宗政景曜按在椅子上,低聲說道:「你不能去,就在府中等著,任何的事情都和你無關,你什麼都不知道。」

宗政景曜緊緊握著顧知鳶的手,眼眸之中劃過了一絲擔憂。

顧知鳶看了一眼宗政景曜,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隨後轉身出門了。

「王爺,相信王妃。」冷風淡淡提醒了一句。

「暗中保護王妃。」宗政景曜說道。

他眉頭輕輕一動,冷風一怔:「暗中……可是……」

「去做。」

「王爺,這……若是被有心人發現了您的暗羽,那……」

「去。」

「是……」冷風無奈,只能照做。

現在一盆髒水潑下來,錢林墨怕是不好保住,顧知鳶也激將被沾染,宗政景曜若是這樣送上門去,只會讓對方更加得意。

此時此刻銀塵早就在門口等待了,看到顧知鳶出來眼中染上了一絲著急:「王妃,怎麼辦?」

「準備轎子。」顧知鳶冷聲說道,大步往外面走去。

「是。」

此時,城西的煙花樓門口,錢林墨身穿著洗的發白的長袍站在門口,面對眾人的圍觀和指指點點,他表現的十分淡然,彷彿他也是看熱鬧的人其中之一一般。

一個穿著暴露,舉止輕浮,她眉眼之間盡顯嫵媚,揮著手中的扇子高聲喊道:「大家快來看看,來看看啊,這就是我們有名的大才子,恆華城出來的天才。」

「那不是錢林墨嗎!」

「聽說是個天才呢!厲害的很呢!」

「對呀,第一場就表現出眾呢!」

「可不是,還專門被皇上找見,怎麼這會兒在這裡出現?」

那女子吸了吸鼻子,假模假樣的繼續說道:「就是這個錢林墨!昨夜還跟人家卿卿我我,耳鬢廝磨,抵死糾纏的,而且還說什麼高中之中替我贖身,現在居然翻臉不認人,還不給錢,天下哪有這種道理,就算是聖上老人家來了也要給錢啊!」

她一邊說,一邊揮舞著扇子,舉手投足之間身上薄如蟬翼一般的輕紗不斷的滑落,手臂上面青紅的印記引人浮想翩翩。 沒有了車架拖累,馬跑得輕快。

陸舟是在日上三桿時候出發,在太陽落山前,陸庄城牆就出現在了視線。

上頭的壯丁早就看出是自家莊主回來了,城門大開,幾列兵迎了出來。

陸舟騎着馬兒率先入城。

恰好是到了收工的時間點,一入庄內,就感覺那股熱鬧的人煙氣息。

路旁的僕人們,仰著頭看莊主騎着高頭大馬回來。

那些從堡壘輪換的壯丁更是喜悅,只待隊伍一解散,立即結伴順着桑拿房的方向而去。

自從這洗澡方式被莊主推廣,所有人都養成了身上乾淨舒爽的習慣。

這也是陸舟的要求。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