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波作為總局的一把手,是不會親自跑到治安隊裡面去要人的,這既不符合規矩,也有失風度。

肖波作為總局的一把手,是不會親自跑到治安隊裡面去要人的,這既不符合規矩,也有失風度。

2022 年 4 月 20 日 未分類 0

十分鐘后,秦凡跟鐵山靠以及尹亞光三個人就被放了出來。

鄧恬滿臉欣喜激動的朝著秦凡飛奔了過去,一把撲進了秦凡的懷裡。

秦凡一邊輕輕拍著鄧恬的後背一邊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

鄧恬這才擦了擦臉上的淚水,低著頭,拉著秦凡手走到肖波的跟前說道:「肖叔叔,這個就是我男朋友,秦凡。」

「這個是我肖叔叔,是他幫忙的。」

鄧恬介紹道。

「謝謝肖叔叔。」

秦凡趕緊恭敬的說道。

肖波仔細打量了秦凡,然後點頭輕笑道:「你好。」

接著又看向鄧恬親切的笑道:「你這丫頭,兩三個月沒見怎麼大變樣了啊?現在漂亮的連肖叔叔都差點認不出來了。」

鄧恬撒嬌笑著說道:「這幾個月秦凡一直帶著我健身減肥,所以就減肥成功啦!我現在才125斤了肖叔叔。」

肖波點了點頭誇讚道:「厲害,不愧是指導員的女兒,這個毅力超乎常人啊。」

鄧恬開心的笑了笑:「肖叔叔,今天這個事謝謝你了啊,害你大老遠跑一趟挺不好意思的。」

肖波沒好氣的笑了笑:「你這丫頭,我可沒看出來你有多麼不好意思!既然人也出來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們就先回學校去吧,后溪的事情我會讓他們調查清楚的。」

「好的,肖叔叔那我們先走了。」

鄧恬說完趕緊招呼著其他的人去路邊打車回學校。

「對了,靠哥,你們住哪裡啊?」

秦凡看著鐵山靠跟他老婆問道。

「我們還沒有找到固定的落腳處,今天剛從老家過來,投靠我一個叔叔,他在這邊的工地幹活。」

鐵山靠笑了笑說道。

秦凡想了想說道:「這樣吧,靠哥,你今天仗義相助,我必須得感謝感謝你,要不然我這心裡過意不去,今晚我來安排,好不好?」

鐵山靠看著秦凡的態度很誠懇,也就乾脆的答應了。

於是秦凡讓尹亞光他們四個人先打車回宿舍,秦凡則拉著鄧恬的手攔了一輛車,朝著最近的金龍酒店開了過去。

一直把鐵山靠兩口子安頓好了,秦凡再把自己的名片給了鐵山靠。

「靠哥,嫂子,那你們兩個先早點休息,我明天再過來找你們。有什麼事情,你就打我名片上的電話。」

秦凡拉著鄧恬的手走出酒店的房門笑著說道。

「讓你破費了兄弟!」

鐵山靠憨厚的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道。

「靠哥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早點休息吧。」

拉著鄧恬出了酒店的大門之後,秦凡說道:「老婆,這裡離學校沒多遠了,要不咱倆慢慢的走回去吧。」

鄧恬點了點頭:「嗯。」

秦凡一邊走一邊不經意的問道:「今天那個肖叔叔,他是做什麼的啊?」

鄧恬臉上的笑容僵了僵,有些不自然的說道:「他是公安局的。」

秦凡笑了笑:「是個領導吧?」

鄧恬點了點頭沒有否認:「嗯。」

「很大的領導?」

秦凡繼續問道。

「對。」

鄧恬再次點頭。

「老婆,你是怎麼啦?怎麼說話一個字一個字的蹦?是不是不想跟我說話啊?」

『秦凡明知故問的裝作生氣的樣子。

「不是不是!」

鄧恬連連擺手,緊張的說道:「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大叔,我真不是故意要騙你的。」

秦凡笑了笑:「你這丫頭,之前讓周國良跟肖沛權主動過來把代理權給我,也是你在後面運作的吧?之前我就在琢磨,他們兩個無緣無故的對我這麼好,究竟是為什麼?」

秦凡停住了腳步,拉著鄧恬的手說道:「直到今晚發生了這個事,連公安局的一把手都能被你一個電話叫過來,關係還那麼親密,我也就明白了,你父親肯定不是一般人,對吧?」

鄧恬低著頭,紅著臉,咬著嘴唇輕輕的說道:「嗯。」

「最少是市長以上吧?」

秦凡接著笑道。

「嗯。」

鄧恬再次點了點頭。

「那你為什麼不跟我說呀?」

秦凡假裝生氣的看著鄧恬問道。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怕說出來你會覺得我是顯擺,又怕給你帶來沒必要的壓力!其實我不想要一個當領導的父親!從小到大就很少有時間陪我,我的事情他很少管,所以,,,,,,,」

鄧恬的聲音越來越小,漸漸地變得細不可聞。

秦凡一把摟住鄧恬,輕撫著她的秀髮,親吻著她的額頭笑道:「傻瓜,其實你父親是不是什麼大領導,對我來說都沒什麼區別,我愛的人是你!」

秦凡的話半真半假,對於鄧恬,他確實是愛著的,但是對於她的父親的背景,秦凡也很看重。但是他不可能把這個想法到處去說。

真是虛偽呀!

秦凡感覺自己的臉上有些火辣辣的,可能是因為羞愧,也是因為劉老三的拳頭造成的傷口。

「我相信你,大叔!我就知道我不會看錯人的。」

鄧恬閉著眼睛,滿臉幸福的依偎在秦凡的懷裡。

夜色很美,校園的大路上鋪滿了火紅色的楓葉。

秦凡抬了抬頭,天上的月亮像一艘亮晶晶的小船,又像是一隻富麗的天鵝,在星河中遊盪。

秦凡喜歡冬天,因為冬天可以讓兩個相愛的人緊緊擁抱在一起,互相取暖,有一種相依為命的幸福感。

就像他跟鄧恬現在這樣。

時光,如果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那該多好!

秦凡的心裡感嘆道。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的閱讀地址:https:///165925/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最新章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全文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txt下載、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免費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

星落鯢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炮灰安若一世、重生之帶着空間混末世、穿書女配花錢買命、(女尊)帝國第一造物主、替嫁新夫撲倒記、人妖之間、情難自禁、楊老太在六十年代科技興國、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

。 他看了秦舒一眼,繼續將盒子打開。

只是觸及裡面的東西時,愣了一下,驚疑地看向秦舒:「秦小姐,這……」

秦舒沒有理會保鏢,她全程盯著這個盒子,在蓋子打開的一瞬間,便看到了裡面血淋淋的一幕。

她眼前陣陣發黑,險些直接暈過去。

幸好,被保鏢及時扶住。

「秦小姐,這難道是……」保鏢從那隻手的大小來看,貿然猜測:「是小少爺的……手。」

秦舒沒有說話,抬手捂住嘴,不敢多看一眼地挪開了目光。

聯想到剛才那條信息,一瞬間,她只覺得心臟被狠狠地揪緊,痛得她喘不過氣來。

可是,她心裡又存了一絲僥倖。

萬一,韓夢是騙她的呢?

秦舒拿掉捂住嘴的手,急促地喘息了好幾下,極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鼓起勇氣,重新將目光落回去。

首發網址et

盒子里,靜靜躺著一隻斷掌,那手上全是血,看不出原本的顏色,只是短短肉肉的,大小也和巍巍的一致。

更重要的是,那隻手的大拇指靠近手腕處,有一小痣。

這不就是巍巍身上的標記嗎!

確定了這隻斷手的身份,秦舒心裡再度狠狠地痛了痛。

噗通一聲,她竟然難以支撐地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保鏢被嚇得不輕,立即將情況彙報給褚臨沉。

「韓夢……」

昏睡中,秦舒依然念著韓夢的名字,從未如此恨過一個人。

她竟然對巍巍做出這種事情,簡直是喪心病狂!

不僅如此,她還說要一點點把巍巍還回來。

一點點……

秦舒唰地睜開眼睛,眼中翻湧著滔天的恨意。

只是看著頭頂上方灰色的天花板和暖黃燈光時,她怔了怔,恍然如夢。

難道是噩夢嗎?

「你醒了。」

身旁傳來低沉熟悉的嗓音。

秦舒微微轉頭,就看到褚臨沉眉頭緊鎖地看著自己。

他深邃的眸子里,毫不掩飾對她的擔憂。

秦舒怔了怔,無心探究他對她的關懷,立即抓住了他的手,問道:「你不是去救巍巍了嗎?怎麼會在這裡?」

「我收到保鏢的消息,立即趕了回來。」

秦舒心裡一沉,突然無力地鬆開了他,喃喃道:「原來,不是夢……」

她驟然將被子拉起,蓋住了自己的臉,淚水忍不住洶湧地流出來。

她的寶貝兒子在韓夢手裡遭受著生不如死的折磨。

而她無能為力!

秦舒沉浸在悲痛中,用來遮擋的被子突然被扯掉。

褚臨沉第一次見她痛哭的模樣,微怔了怔。

在她不滿的瞪視下,他有些惆悵地說道:「那不是巍巍的手。」

秦舒此時淚眼婆娑,看不清楚他的臉,卻聽到了他的話。

她下意識地搖頭,「不可能,我認得出來,那上面有一顆痣,跟巍巍的一樣!」

「這是韓夢的陰謀,她是故意嚇唬你的。」

褚臨沉說著,伸手幫她擦了擦眼淚,定定地看著她,說道:「相信我。」 「當年,我有喜歡的男子,但是,我的父親為了家族生意,不顧我的反抗,硬生生拆散了我們,顏修洪也不顧我的反對,把我關進了那暗無天日的后宅,你可知我是顏修洪的第多少位妾侍。」

「第七個,不算當時你的母親和現如今的那位當家主母,整個顏府後院,有名有份的妻、妾就有九位。」

林沛柔凄涼一笑。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