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魚忍不住暗暗樂道:呵,現在居然還會故意給對方使絆子了,這任臨逸的人品啊!嘖嘖嘖……

池魚忍不住暗暗樂道:呵,現在居然還會故意給對方使絆子了,這任臨逸的人品啊!嘖嘖嘖……

2022 年 4 月 19 日 未分類 0

表面上,池魚正襟危坐,一臉嚴肅,冷聲命令:「任督軍陣前做逃兵,不僅違反軍紀,簡直就是在我們整個北國的臉面上抹黑!

傳本郡主的令,全城緝拿任臨逸!抓到后,以正法紀!這件事,就交給陳指揮使了,畢竟漠國說不定還會繼續來犯,實在抽不出人手。」

陳義典頓時一陣牙疼,又心塞不已。

他在自己心裏,已經為自己默哀了一遍,一開始他是投靠任臨逸的,現在去抓對方,這不是逼他跟任臨逸的關係決裂嗎!

池魚見他不應,頓時更加冷臉熱:「怎麼,本郡主使喚不動陳指揮使?」

隨後,她略微慵懶的靠在椅背上,邪笑道:「也對,畢竟是陛下派來的,又跟任督軍十分要好,讓你去,這不是讓你得罪了任督軍嗎?

嘖,是本郡主考慮不周。」

「不是!」

陳義典陡然「噌」的一聲站起身,一時間把眾人都嚇了一跳。

而他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向池魚抱拳解釋道:「稟顧郡主,臣只忠於陛下,並不是忠於任督軍。

更何況,陛下同時派臣與任督軍前來,本就是為了互相監督的。此次任督軍乃是犯的大錯,臣不敢包庇他。」

「好!」池魚滿意的微微一笑,隨後在腦子裏又想了一下后。

又說:「將人抓回來后,那就由你上奏陛下,畢竟是陛下派來的人,本郡主這個做臣子的,也不好真砍了陛下派來的人的腦袋不是?」

陳義典頓時又是一陣磨牙,這簡直就是把他往死里逼啊!

由他上奏皇帝,到時候連任臨逸他那個左丞相的爹,也保不住任臨逸,最後必定拿他來報仇出氣。

池魚見他那生無可戀的樣子,「良心」發現,覺得他挺可憐的。

「哎。」她嘆了一聲氣后,作勢解圍的對陳義典說:「讓你一個下屬,去檢舉你的上司確實不合適。

而且還讓你得罪了左丞相,確實不好。這樣吧,本郡主這邊跟你一起遞上奏摺,不能讓你一人,被左丞相暗恨上。」

陳義典眉眼頓時跳了下,差點欣喜得蹦躂起來。

在他心裏覺得,顧池魚本就跟左丞相有仇,她那邊上了奏摺,在左丞相心裏,必定是吸引了大部分仇恨的目光。

而他是皇帝的人,本來每個月都要將邊關之事,事無巨細的彙報上去。

這種大事,他怎麼可能不報。

所以左丞相,怪也不會完全怪他頭上。

結果驚訝的是,遞奏摺的人,恰好偶遇撞上了,皇帝派的貶了『池魚郡主之位,遷出顧姓』的傳聖旨之人。

一個露天的茶棚。

那送聖旨的天使官,聽到任督軍陣前做了逃兵,還失蹤了,頓時魂都快嚇掉了。

他腦子轉的飛快,立馬就拉住了送奏摺的士兵。

送奏摺的士兵嚇了一跳,抱緊了懷裏的奏摺,慌張道:「大人,您該不會是想搶奏摺吧?這這…這不行啊!這可是軍機要事!」

。仲蘭聽完,噗呲笑了,「你們男人看待事情就是不一樣,我就覺得周姑娘挺辛苦的,做媒婆做到她這份上,真的很累。

她並沒有忽悠阿蓮,反而是尊重阿蓮,若是不尊重,她就直接挑明了,哪還會這樣迂迴?

她是在給阿蓮機會,認清自己感情的機會,若是最後她不喜姜先生,大家臉面也不會太難看。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978章不學廚藝了?「阮女士,你這樣吃肉,實在不成體統。」誰知道那個大金牙轉過身來,看到阮星晚拿著刀子大口大口地吃著肉,竟然蹙緊了眉心,制住了阮星晚的動作。

阮星晚也擰緊了眉心,道:「吃肉就是要大口吃,這有什麼體統不體統的。」

她覺得自己現在餓得可以吃下一頭牛。

阮星晚說著,看了看那個男人,忽然有些好奇道:「對了,你牙齒挺白的啊,為什麼他們叫你大金牙?」

大金牙微微一笑,竟然呲出了一顆牙給阮星晚看,道:「有一個牙齒以前磕掉了……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三百三十六章強迫症的大金牙突然放晴了三天,如今街頭巷尾湊在一起聊天的百姓們,也都活躍了起來,說得最多的話,就是做好了準備要看屯糧人們的笑話。

糧食價格那麼高,他們還要屯糧,呵呵,傻了吧。

齊鳴山下有留守的百姓,一邊說著人家屯糧食的杞人憂天,一邊又罵著那些去修城牆的人家腦子壞了。

遇上這樣的人,景琦瑜和邢炙就是磨破了嘴皮子,也是勸說不動。

最終,只能無功而返。

不過,臨行前,景琦瑜還是對一位過著灰色大襖子的人道:「若是您晚上聽見了什麼聲音,察覺到有危險,最好找個能撐得住

《暴富秘籍:我養的男主開掛了》第一百四十一章雪崩! 劉大能他們已經上手炒菜。

廚房裡忙的熱火朝天。

中午是大米飯,外加四個炒菜,兩葷兩素。

一個酸辣土豆絲,一個辣炒蘿蔔絲。

再加上一個胡蘿蔔木耳炒肉片兒,還有一個豆腐炒肉。

江小小一邊削土豆皮,一邊抬眼打量劉大能,他們幾個炒菜的廚師,看起來像模像樣。

聞味道來說的話,劉大能算是一個一流的廚子。

怪不得對方挺有脾氣,人家還算真有本事。

大鍋菜基本要出鍋,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敲了敲窗子。

劉大能一看來人,急忙把手裡的鐵鍬扔給了徒弟。

手在圍裙上擦了擦,把大食堂的門兒打開。

「吳主任,您怎麼來了?您大架光臨,讓我們一食堂蓬蓽生輝。」

難得看到劉大能居然點頭哈腰,滿臉諂媚的模樣,讓江小小有點兒詫異,看來這位吳主任應該是在縣裡的地位不低。

起碼肯定比王主任高,不然的話,劉大能敢得罪自己的頂頭上司,卻不敢得罪這位。

「劉師傅,哪兒算得上什麼大駕呀?我不過是有點兒事兒,想來你們食堂訂個飯。」

吳主任笑了一笑。

很享受這種被別人捧在高位的感覺。

「吳主任,您是訂幾桌,想要什麼檔次的?」

劉大能一聽,急忙陪著笑臉,這位劉主任是縣裡人事局的。

統通管所有人的飯碗。

「是這樣,我兒子結婚,我這個兒媳婦兒娘家是廣市的,我這親家可是廣市那邊的……這個!」

直接豎起了個大拇指。

劉大能一聽這話,不由得更是敬畏,廣市他們當然知道,那和他們這個大北方完全是兩碼事。

他們這是窮山惡水,人家那裡算是溫暖如春,聽說那地方的人愛吃魚蝦。

「這一次我親家是帶著人過來的,而且你明白身份挺高的。到時候我會把縣裡的領導也請過來。想訂上五桌酒席,不過這酒席你可得做好了。

到時候不光是縣裡的領導,再加上我親家,到時候可要靠你們一食堂給我這臉上增光。」

吳主任的一番話,直接讓劉大能眉開眼笑,自己乾的就是廚子。

萬一能得到上面領導的賞識,自己說不準,還真能頂了王主任。

「吳主任,您放心!咱縣城裡面,我劉大能敢拍著胸脯講,廚藝方面我要敢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做飯上面我絕對敢保證一定讓各位領導吃好喝好吃的,滿意吃的開心!」

吳主任一聽這話,點點頭。

「那行,我就跟你說了這個禮拜天。禮拜六的時候,我會派人送點兒東西過來。咱們大食堂新鮮的魚蝦肯定沒有這些東西,到時候會有人直接送過來。

你們做就行,記得給我漲面子。」

吳主任聽到這話,放心的走了,劉大能扭身得意的哼著小曲兒回了食堂。

「大家都聽好了,今天星期五,星期天咱們有五桌酒席。到時候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好好的做菜。那可是吳主任兒子的結婚,這事情咱們可得一定得精細的把這酒席做好。

也讓他們外面的人看看咱們一食堂的廚子,那絕對是拿得起。」

那些徒子徒孫立刻恭維起來,畢竟在縣城裡,除了劉大能,誰也挑不起這個大梁。

沒人關注角落裡正在跟蘿蔔和土豆奮鬥的兩個人。

江小小也沒多說什麼,自己本來到這裡就是工作的。

劉大能是食堂的科長,安排自己幹什麼,她就得幹什麼。

這就是新人的待遇,不代表背後有王主任,就可以為所欲為。

趙茹拿著抹布,擦著桌子,抱著一摞的碗筷直接進了廚房,她也是服務員里的新人,洗碗的活兒她是跑不了。

哼哧哼哧抱著那一大盆的碗筷,來到水池那裡,卻一眼看到坐在牆角那裡削土豆皮的江小小,不由的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雖然自己今天累得要死,而且受到服務員的排擠,沒人給她好臉色。

那個叫做張大姐的,是服務員裡面的小頭頭。

叫張組長。

每一次看到自己,那就是各種不順眼。

害得她從早上到現在,腳都沒有停過。

誰要是以後跟自己說食堂的活兒輕省,她非得給他個大嘴巴不可。

這叫輕省嗎?

剛才還心裡一肚子的抱怨,覺得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

可是這會兒看到江小小這副樣子,忽然心裡就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哼!

江小小也有這一天,終於被別人在食堂里穿小鞋,收拾起來,忽然之間,趙茹就覺得和江小小相比自己受這點兒罪,怕什麼?

得意地在那裡哼起了《賣報歌》。

江小小望了一眼趙茹,這姑娘最擅長的就是偽裝,現在也不裝了。

以前還裝點兒白蓮花,現在直接跟自己真刀真槍的干。

不由得苦笑,看起來她可真把趙茹給逼急了。

其實想一想上輩子趙茹能過的順風順水,那是真的託了顧傑的福氣,大概顧傑上被子被趙茹算計之後。

為了孩子是真心實意的照顧趙茹和孩子,才會讓趙茹享了那麼多福。

可是這一輩子,因為她的出現,扇動了一下小翅膀,把人家女主角直接給扇跑了。

孩子也給扇沒了。

沒人庇護的趙茹也被自己給扇的徹底扔下了自己的假面目,走上了一條和上輩子完全不同的路。

本來應該是一個有氣質,端莊,賢淑的知識女青年,硬是被她逼的都走潑婦罵街的那個路數。

哎!

看起來自己是真有當反派的潛質。

可是還是隱隱的心疼顧傑,上輩子這個男人得被趙茹害得有多慘。

兩個女人各懷心思。

趙茹得意洋洋地收拾完碗筷,轉身走了,江小小今天一天一直在後廚,根本都沒時間回宿舍休息。

她哼著歌兒回到了宿舍,躺在自己的床上。

看到江小小鋪的平整的床單,不由得心生惡念。

真想上去踩兩腳,可是想了一想,江小小收拾羅士信的時候,毫不留情的下手樣子,自己這小胳膊小腿哪能跟羅士信比?

想了想還是老老實實的躺回自己的床上。

看到江小小今天被欺負的樣子,不由得就覺得胸口的那股玉鬱氣終於散了出來。

。承順帝已經很久沒見到玉姝了。

倒不是他有多想念這個長女,只是玉姝的份量在他心裏極重,不管是公事還是私事,一直以來都是皇室主心骨的存在。

所以突然長時間不見,心中總有些不踏實。

如今見她安全回來,這心口的大石也立刻落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