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胡天冷冷的說道:「你還有什麼想說嗎?我要掛電話了。」

於是胡天冷冷的說道:「你還有什麼想說嗎?我要掛電話了。」

2022 年 4 月 18 日 未分類 0

「等等!」劉瑩趕緊說道。

「你還想說什麼?」胡天說道。

「那個,我馬上就到山南市了,我晚上請你吃宵夜唄。」劉瑩笑著說道。

「不需要,我沒有吃宵夜的習慣,謝謝。」胡天說道。

「你真是太不解風情了,我大老遠的過來找你,你還忍心拒絕啊?」電話的中的劉瑩很委屈的說道。

胡天心想,雖然自己確實不忍心拒絕,但是唯獨劉瑩不行。

因為這個女人的性格有點問題的,什麼事都有可能幹的出。

萬一見面后她強吻自己,那就真的尷尬了,這樣的影響實在是太壞了。 「王上,您早已察覺到了?」一位墮落者近侍開口道。

基澇並未說話,六隻手背在身後走到星艦窗前,看着外面戰火紛爭的畫面。

他想要擺脫邪影實現真正的自由,就必須借維斯塔之手除掉斯拉格。

所以,本就在他的計劃範圍內,不過令他奇怪的是,維斯塔居然一上來就幹掉了斯拉格,倒是省了他不少事。

不過基澇不知道,這一切的怒火,都是哈尼磊這個二五仔玩了一波無間道弄的。

三個各懷鬼胎的聯盟勢力,被玩家們一波節奏下來,玩壞了兩個。

邪影斯拉格含冤而死!

維斯塔在線幫玩家數錢!

只剩下基澇智商在線還在籌劃什麼!

「報告王上據防守部隊觀察,這些玩家文明的人,似乎都投靠了維斯塔,成為了邪魔族!」

「而在那群玩家文明的人員帶隊,維斯塔一路強行貫穿,撕開我們的防守陣列,正朝着我們殺來!似乎目標就是我們!」

基澇的面前投射出一位墮落者指揮官的投影報告!

「該死!怎麼朝我們來了?」基澇的部下們臉色一變。

「土衛六上的玩家部隊,投靠了維斯塔,看來姜澤是真的死了!不過維斯塔朝着我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基澇眉頭緊皺。

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如果不是玩家文明,太陽聯盟軍早被他滅了,也不至於被拖到現在,如果遭到兩面夾擊,他這波要血虧了!

「B階巔峰太過棘手!如今太陽聯盟這一戰元氣大傷,實力起碼倒退百年,留下阻擋傀儡異獸部隊,我們撤回小行星帶,等待時機!」

基澇瞥了一眼龜縮在土衛二的聯盟軍,揮了揮手,墮落者大量艦隊正有序撤離,一批一批傀儡異獸被安排在阻擋維斯塔的道路上。

在星際戰爭中,高階超能者基本以斬首、刺殺為主。

而維斯塔的目標肯定是他,因此,基澇肯定不會留下來等死。

而墮落者部隊雖多,但還是沒辦法擋住一位B階巔峰強者對自己的追殺,倒不如把麻煩扔給聯盟軍,用來消耗維斯塔的力量,自己再趁虛而入!

戰場中,原本被火力覆蓋的聯盟軍,忽然見大量墮落者戰艦紛紛撤離,由大量傀儡異獸頂上,讓他們不由疑惑,發生了什麼?墮落者大量撤退!

「繁華!基澇察覺到了什麼,已經準備跑路了!大量傀儡異獸部隊被留下斷後!」關欽看着這一幕,聯繫繁華道。

此時的玩家們正屁顛屁顛跟着維斯塔後面撿屍體,同時也幫忙清理漏掉的小怪,一臉狂熱的駕駛着一艘艘戰艦,朝着遠方的傀儡異獸群開火,瘋狂掃射!

「這基澇到是狡猾!堵得住嗎?」繁華收到關欽的消息眉頭緊皺,基澇要是跑了,遭殃的就是聯盟軍了,到時候嫂子危矣,這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要拖住維斯塔等待澤哥的歸來,就必須讓基澇與維斯塔幹起來。

「我這邊也被牽制住了,無法阻攔,如果基澇跑掉了,那接下來只能我們合力拖住維斯塔了!」關欽開口道。

「只能如此了!」繁華點頭,基澇真要跑,沒有澤哥在確實攔不住。

「璐芝閣下,維斯塔來了,你帶着聯盟軍先行撤退!這裏交給我們!」關欽與繁華通訊完開口道。

「不能讓基澇走掉,我帶着艦隊去堵住她!」胡璐芝眼睛盯着墮落者艦隊開口道,如今維斯塔撕開基澇的防禦陣線,她將有機會帶着部隊進行斬首行動!

「墮落者的艦隊,實力不容小覷!」關欽遲疑道。

「你頂住壓力,我先過去」胡璐芝說完便帶着聯盟軍進入躍遷狀態,頓時消失不見。

嗡嗡

船艙輕微震動,基澇所在的艦隊在太陽系內不斷變換位置。

而還有一隻部隊緊跟其後。

虛空漣漪閃動,數艘萬米母艦,也跟着出現在了遠處!

赫然是胡璐芝的座駕。

基澇擺脫不了,不得不退出了躍遷模式。

雙方直接碰面。

場面頓時劍弩拔張!

「胡女王,我們又見面了!何必緊追不捨!」

主艦投射出基澇的全息身影,身材修長而挺拔,屹立在宇宙中,面帶微笑。

「我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部隊聽令,全功率運行護盾,攻擊!」

胡璐芝的全息身影出現在宇宙中,她神色冷峻,一襲白色鎧甲,風姿颯爽!

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基澇,胡璐芝就想起葫蘆文明在太陽系的千年佈置,一朝毀於一旦,連自己的老巢(土衛六)都被打崩了,族老更是死了大半,元氣大傷,這讓她憤怒到了極致,根本不想多說話,而是直接下令開火。

下一刻,橢圓形的紫色能量護盾,籠罩了整艘母艦,同時一發發光炮激射而出!

咚咚咚——

舷窗外,墮落者艦隊也紛紛開啟乙太電磁護盾擋住攻勢,二話不說便集火母艦,一發發光炮在其護盾上爆炸,令胡璐芝的母艦內部震動不止。

就在這時,驟變突生!

宇宙中傳來一道光炮,朝着胡璐芝的座駕開火,她的視野頓時變成白茫茫一片,洶湧的灼熱感襲來。

「警報警報,檢測到高能反應,請提前躲避!」

胡璐芝臉色微變,帶着麾下艦隊趕忙躲避。

順着光炮看去,赫然是一個個巨大如戰艦的魔眼憑空出現,橫空而立,密密麻麻,讓人頭皮發麻,它們照射出光柱,相互竄連,發出陣陣銀光。

下一刻,突然亮起無數個紫色光點,緊接着無數道高能粒子炮瞬息間靠近聯盟軍,擦著一艘艘飛船的護盾消失在遠方,少數沒來得及躲避的飛船被擊中,化作漫天的光屑,變成毫無意義的殘骸!

「這麼大的魔眼?是魔眼王超能科技,糟糕!」

雙方碰面,基澇優勢盡顯,胡璐芝臉色難看,基澇留下了那麼多部隊阻擋維斯塔,與玩家部隊,居然還藏着一支超能科技部隊!

「你還是老老實實對付維斯塔吧,你擋不住我!」基澇冷笑,留下部分魔眼部隊,消失在胡璐芝的視野中。

「該死!」胡璐芝臉色難看。

一番戰鬥過後。

燃燒的弧光組織炸裂,星空宇宙中都是魔眼殘骸,碎片漂浮。

胡璐芝陰沉着臉,清點着自己的傷亡。

「我們只損失了15艘戰艦,沒有C階戰力傷亡,情況還好。」

胡璐芝舒了一口氣。

「基澇撤回小行星帶,怕是維斯塔不好拖住了!但願玩家們能解決他吧!」

土星外正面戰場。

噗嗤——

一道灰白流光席捲而過,一隻C+巔峰的傀儡異獸重重倒下,而後瞬間化作齏粉,死得不能再死了!

「斯拉格的宿主不在正面戰場,算他走運!」維斯塔眼中閃過冷光。

然而,此刻玩家們卻是嚷嚷了起來。

「我擦,哈尼磊這貨仗着實力拿了這麼多人頭,同樣是邪魔族,差距這麼大,玩個屁啊!」

「就是就是!踏馬是轉生的是假邪魔族吧,說好的吱兒都沒有!還醜死了!」

「這遊戲真的有毒!勞資不當這邪魔了!轉回光能都能多撿幾個怪!」

起因是哈尼磊仗着實力大殺特殺,滅了將近三成的傀儡異獸,撈了一大筆,讓玩家們嚷嚷着轉化邪魔族不公平。

在維斯塔眼中,弱肉強食很正常,但在玩家眼中,那就是不平衡!

除非自己也能那樣才行。

人之常情!

於是紛紛道維斯塔面前說也要哈尼磊那樣的實力。

可維斯塔的實力灌注,是需要消耗本源邪能的,

這麼多玩家,維斯塔當然不可能都給,於是就出現了畫大餅這一幕,但玩家們根本不吃這一套,畢竟維斯塔是BOSS。

而邪魔族的效果也只是本次生命有效,死一次就沒有了。

因為用的是邪能,需要光能+幽能的核爆金身自然也沒用了。

關鍵外觀還很醜,跟個喪屍吸血鬼的,這引起很多玩家不滿,有些玩家紛紛開始自爆。

一下子人就少了一半。

維斯塔:???

偷香 在清風四人進入樂斗場不久后,有兩個人也先後來到了這裏。

第一個便是林若凡。

也不知道這小子在哪裏得到的消息,竟然知道今天清風要在樂斗場和人決鬥,因此便也來到這裏準備看看那把磁能光劍在清風手中會被發揮到何種程度。

第二個人,也就是在三寶會場清風察覺到被監視的那人,而這個人正是從邊地赤晶礦場一路追蹤而來的五毒散人!

辛辛苦苦培養的七彩蠶王被五毒散人引入清風的體內,造就出了世上第一個後天毒靈體!

因此無論怎樣,五毒散人都不會放過清風,勢必要殺之取出七彩蠶王然後幫助自己成就後天毒靈體。然而在邊地時有鐵碭游馬出面嚇跑了他,隨後在回到聖劍王城期間,也一直有蕭家的段平段副將帶人一路跟隨,至使五毒散人根本沒有機會下手,只能一路隱藏身形悄然跟隨。

卻不想在到達聖劍王城之後,一個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還是出現了,那就是清風進入了蕭家,還成了蕭三少爺蕭逸的隨侍。

蕭家,那可是聖劍王朝五大家族之一,是站在聖劍王朝頂端的一大巨頭!這樣的龐然大物,就是給五毒散人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輕易去招惹。

最重要的是,後天毒靈體的秘密絕對不能讓外人知曉!

可以斷定,若是後天毒靈體的秘密一旦被蕭家掌握,那就絕不可能有他五毒散人什麼份兒了。

而且還有一點他也可以基本斷定,那就是若清風明白了自己已經成就了後天毒靈體,也一定會三緘其口,即使對蕭家乃至自己的主子蕭逸,也一定不會透漏半分。

因此,在清風還沒有暴露後天毒靈體之前,他必須想辦法抓住清風然後取出七彩蠶王!

其實,在清風、蕭逸和安子三人外出之時,他便有機會下手。但如此一來一定會惹怒蕭逸這位蕭家三少爺,然後引來蕭家的追殺。

於是,在不得罪蕭家又悄無聲息的前提下,該如何行動卻是讓五毒散人傷透了腦筋。

今日暗中跟來樂斗場,一個是想親眼看看後天毒靈體被清風開發到了何種地步;另一個也是看看清風會不會落單,好出手拿人。

此時,清風已經被人帶領着進入了中央的決鬥場中,腦海中迴響着剛才在包間內蕭婉婷對還毒珠的介紹。

被公冶蘭從無雙閣借走的還毒珠,其實也就是普通避毒珠的升級版,除了能夠避毒和解毒之外就再無其他作用。

然此還毒珠卻被號稱為無毒不避、無毒不解!

之前無雙閣為古文進解毒時,最後還是拿出還毒珠后才能救下他的一條小命。

由此可見,這還毒珠真的能對自己體內七彩蠶王的毒有着很有效的避毒之效啊!

心裏想着,清風也已來到了場中,對面不遠處也正站着此次的對手,也就是三天前見過一面的那個瘦高陰鷙男子,熊肆!

首先,清風下意識的就看向熊肆的嘴巴。

因為據蕭婉婷所言,還毒珠僅有小拇指肚般大小,只要將其含進嘴中便能達到絕對的避毒、解毒之效。

「絕對嗎?」

清風淡然一笑,他並不認為這世上有什麼事是絕對存在的,充其量也就是這還毒珠在避毒解毒方面至今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困難罷了。

不過,當日以所謂的「毒功」對付古文進,那隻不過是初步控制了七彩蠶王之後的小試牛刀而已。如今一二神功的修鍊已經進入凝器境,加上這段時間對後天毒靈體的更多切身體會,若是再以「毒功」與人戰鬥,那此時的毒性也絕非當日可比。

當然,究竟還毒珠還能不能避過解掉七彩蠶王的毒性,也要隨後試過以後才知道。

「小子,今天你爺爺我會將你的鮮血灑遍這個場地的每一個角落!」

陰冷的聲音傳入耳中,然後就看到對面的熊肆祭出了一柄手臂長短的鋸齒短刃,然後伸出猩紅的舌頭在上面舔了一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