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按照這個勢頭,簡單愛和星晴進入新歌總榜前十也是遲早的事情。

而且按照這個勢頭,簡單愛和星晴進入新歌總榜前十也是遲早的事情。

2022 年 4 月 16 日 未分類 0

說不定這次可以直接包攬新歌總榜前三名!

因此,Jay這個晚上是徹底火了。

Jay的粉絲們現在終於相信那句「誰不是?」並不是開玩笑。

Jay真有在音樂上做到地表最強的才華。

和網絡小說不同,在生化危機電影還沒上映之前,「無與倫比」的名氣暫時還是停留在網文界的年輕人當中。

音樂就不一樣了,傳播速度更快,覆蓋面更廣。

不分男女老幼,也不需要花太多時間。

畢竟一首歌正常最多也就三四分鐘,一聽便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菜。

所以Jay的名氣在這個晚上飛速上漲,在大眾程度上而言,還要領先「無與倫比」。

正因如此,「Jay粉」才能在「無限恐怖」評論區橫著走,而「無限恐怖粉」暫且收斂姿態。

不過,雙方的粉絲都很理智,並沒有爆發什麼衝突,兩邊的真愛粉也都明白,「Jay」和「無與倫比」應該是很好的朋友,互相欣賞的那種。

所以兩邊粉絲更多的都是在互相調侃,閑得無聊而已。

畢竟對於華夏網文界而言,「無與倫比」就像是一個新生代的「神」,創作天賦就像他的名字一樣,無與倫比。

而對於華語樂壇而言,「Jay」就是裹着流星外殼的真金,正在發出耀眼的金光,讓喜歡中文歌的人都看到了好不容易出現的希望。

總之,「Jay粉」和「無與倫比粉」有一種志同道合感,相處得其樂融融。

……

翻了一下評論區后,方然關上門燈,開始無限恐怖今天的歡樂碼字時光。

劇情正處於神鬼傳奇,中州隊和印洲隊正打到一半。

方然把前面一章迅速掃過之後,雙手放到鍵盤上啪啪就寫。

一直寫到這次神鬼傳奇劇本結束。

整個神鬼傳奇的劇情相當長,這一晚上差不多又是四萬字。

零點第一次讓大家見識到了狙擊手的威力,眾人也第一次認識到團隊作戰智者(蕭宏律)和精神力者(詹嵐)的重要性。

雖說這第一次團隊作戰,最終是中州隊獲得了勝利,但鄭吒也意識到了張傑的不對勁,他似乎很強,但又不出力。

這讓鄭吒一回到主神空間,就上前質問,但是直接被張傑一句「下一部恐怖片一切都會知曉」給打發了。

方然剛好寫到這裏停筆,斷章恰到好處。

檢查了一遍錯字和語句通順之後,方然直接就把新章節傳了上去。

這時已經快12點了。

方然想了想,還是發了一個新單章說了一下和「Jay」之間的「事情」。

發完之後他就關電腦上床睡覺了。 「咦,艾斯,艾斯,快看!」

希匯海域東段,一艘正快速運行的小艇上傳來路飛的大呼小叫。

他用兩根手指笨拙地戳著一隻網絡蟲的屏幕,對剛剛過來的艾斯道:「老爺爺好像又做了大事,人族和惡魔族要開戰了!」

艾斯連忙湊過去,看清最新一條新聞的信息,神色有些驚嘆。

「惡魔雙柱,我記得他們是燈火寄宿之地里的最強者之二吧。」

「哎,很厲害嗎?」

「比爺爺還厲害。」艾斯看了他一眼,簡明扼要。

「啊。」路飛瞬間概念清晰,二指禪又敲了敲:「那麼厲害啊。這裏,還有,什麼燈火軍要徵召強者,是不是為了戰爭?艾斯,我們兩個要不要去參戰啊?」

「戰爭……可不是遊戲。我們先看一看情況,再者說,我們也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後面還有人在追我們,被他們抓住,還不知道會被怎麼安排呢……該慶幸的是老爺子很忙,沒有親自來找我們兩個。」

一提到這件事,路飛的神色頓時悻悻起來,想起最愛吃的爺爺的鐵拳:「不要,我不要被抓!」

兩個人來燈火星比菲戈早,陸陸續續也快半年時間了。

從最開始什麼都不熟悉不懂,到現在連路飛都能笨卡卡地使用網絡蟲,中間也經歷了不少事。

海賊襲擊、釣燈被海獸釣了、甚至差點被抓成釣燈奴,一路莽撞拼打過來,總算是站穩了腳跟。

結果就在前不久,他們遭遇到了最無解最頭疼的難關——由原海軍成員組成的一支釣燈團,奉菲戈命令,來抓兩個海軍『逃兵』!

其中不少人他們都認識,尤其是蠻族女孩奈卡,經常在菲戈那裏見,兩人小時候還喊過姐姐。

姐姐的拳頭,也是真的疼。

不能打,而且也打不過,兩人被發現兩次,都是想盡辦法才從奈卡手裏逃出來的,至今還沒甩開。

不過天性樂觀的路飛愁了幾秒鐘,就把這件事給暫時忘掉。

「艾斯,我餓了!」

「我也餓了,看前面,好像能看到一座島嶼了。」

「好棒!吃飯!吃飯!」

「坐穩,我加速了,路飛!」

幾分鐘后,兩人登上了一座名叫若內特的人居島嶼。

找到一家飯館大快朵頤,兄弟二人還給飯館老闆表演了個絕活。

吃着吃着,一秒入睡。

差點引起來一場騷亂,最終是被老闆『客客氣氣』請出去的。

兩人倒也習慣了。

「艾斯,我們接下來去哪?」

艾斯摸了摸兜,嘆息道:「我們又得想辦法賺錢了。」

「哎?又花光了么?」

如果問來到燈火星后什麼讓路飛印象最深刻,那一定是沒錢寸步難行,寸步難吃。

就在兄弟二人往海岸方向返回盤算著用什麼方法搞錢的時候,忽然感覺到地面隱隱震動了起來。

「咦?」

「那是什麼?」

「厲害~~~山會動?!」

「不,那是人!」

「厲害~~~長得像山的人!」

「……路飛,你往下看。」

路飛這才發現遠方那座移動的百米石山下方,正有一個腰間別着兩把刀、綠色海藻樣頭髮的男人滿頭是汗,托舉著石頭,往複跑動!

路飛的眼神頓時閃亮起來。

艾斯都來不及攔,路飛就嗖得一下沒了蹤影,蹲在了那石頭上。

他只能面色一緊,快速跟隨過去,同時目光在扛山的人的臉上打轉……怎麼好像,見過他?

扛山的索隆在路飛蹲在石頭的上的一瞬間就停止了跑動,不過依舊保持着托舉,蹙眉抬起頭來。

「你在幹什麼啊?」路飛問。

「修行。」索隆答:「你們是誰,我在島上沒有見過你們。」

「修行?厲害!我啊,我是路飛,蒙奇·d·路飛!」路飛答。

「……d?蒙奇?」索隆一下子愣住:「卡普中將是……」

「哎?!你認識爺爺?!」路飛笑容瞬間消失,大驚失色。

「怪不得眼熟,你曾經去過海軍本部吧,好像是……劍聖鷹眼米霍克的弟子?真巧,竟然會在燈火星里遇到。」艾斯想起來道。

「海軍本部?你們是海軍?你們真的是青海人?」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索隆將石山放在地上,和兩兄弟交流起來。

「脫離海軍來冒險……」很快索隆心中無語:「我還以為你們是跟隨菲戈大人下來執行任務的。」

「你呢?你是為什麼來的?」

索隆回想自己進來的經歷,眼神有個小躲閃:「我啊,我當然是主動進來的。來挑戰燈火星的強大劍士們,修行鍛煉。」

艾斯感覺到他有隱瞞:「你是自己來的?我記得那時和你一起還有一個女劍士很厲害……」

「哦,她沒來。」

「那你和你師父打過招呼吧,菲戈大人知不知道你進來了?你有沒有和凱普里的海軍聯絡過?」

應該……能猜到吧。

凱普里的海軍?凱普里的海軍我也想聯繫啊。可是這片海很有問題,島的方位好像總在變,我想去凱普里,總是莫名其妙地在打轉。

好吧,索隆知道是自己的方位感出了問題,是自己迷路了。

嗯,這兩個人……

他們是脫離海軍溜進來的,用什麼辦法才能讓他們帶自己去凱普里王都聯絡上那些海軍呢?

「吶,索隆,跟我和艾斯一起冒險吧!」這時路飛忽然邀請道。

艾斯一怔,看看索隆,想到他的出身以及先前負山的實力,心裏點頭,認可了路飛的邀請。

最好的賺錢方式是組建一個釣燈團,他們缺值得信任的同伴。

索隆則有些遲疑,假裝加入他們想辦法讓他們帶自己去凱普里的話……有點違背他劍士的意志。

那還是簡明扼要一點吧。

但就在他準備說出想法之時,忽然看到眼前的兩兄弟臉色一變。

「他們又追來了?!」

「糟糕,糟糕,快跑!」

「……有人在追殺你們?」

索隆手扶住刀柄,準備拔刀相助,卻被艾斯一拉:「不行,他們人多,我們不是對手,快走!」

心網捕捉了一下,索隆的神色也微凝重,跟着兩兄弟急急調轉方向,向海岸線狂奔。

這次發現得早,在被追上前,三人就乘坐快艇遠離了這座島,一個個追兵停在海岸邊望着他們,沒有用御空來追,也沒有下水。

路飛見狀呼的一聲鬆了口氣,癱在船上,慶幸道:「好險好險!為什麼總會被他們找到啊!」

索隆則凝望海岸問:「他們是誰?黑釣燈團還是海賊?追你們多久了,你們沒有向海軍求助嗎?」

「海軍?」艾斯哈哈一笑。

「他們就是海軍啊。」

「……?」

索隆慢慢變成了豆豆眼。

7017k 不愧是劉湘最體恤的屬下,潘文華這個決定,周小山一點也不意外。

何況當初劉湘起家的時候,幾次內戰陷入了僵局,都是唐式遵兩兄弟不顧生死,合縱連橫,拉攏小軍閥幫忙才破的局。

劉湘走到今天,唐式遵是有大功勞的,而且人家千里出川抗戰,這還一仗沒打呢?

歷史上,劉湘死以後,潘文華是遵從劉湘的遺願,把他安葬在武侯祠,也就是劉備墓的外面,不僅是認祖歸宗,也是因為劉湘爭霸四川,治理四川一直在學劉備,禮賢下士,仁義待人。

建國后,潘文華病故,也遺囑把自己葬在劉湘身邊,頗有些家臣的味道。

劉總司令又不是後世穿越的,他要知道二十三集團軍在抗日戰場上一系列騷操作,也不知道棺材板可以壓得住不?

周小山不看好潘文華去找唐式遵溝通,剛得了范紹增原來的四個旅,有些得了便宜賣乖的味道,怕溝通不會那麼順暢,還不如嘴皮子很溜的馮天魁去?

既然劉湘不願意拿下唐式遵,也只能將就去打,如果能摒棄往日恩怨,這也算是川軍之幸。

「小山,這仗,我們怎麼打?」

原本潘文華是有些想法的,想搶先一步到達,依託有利地形,狠狠的阻擊鬼子。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