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哀嚎一聲,捂著自己的腦袋後退了幾步,被椅子絆倒,倒在了地上。

老男人哀嚎一聲,捂著自己的腦袋後退了幾步,被椅子絆倒,倒在了地上。

2022 年 4 月 16 日 未分類 0

盛夏緊張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現在還能不能站起來,她得抓緊時間從房間里離開才行。

盛夏從他身邊過去,摸著牆慢慢的往前走,視線死死地盯着地上的老男人,擔心他一會從地上躥起來攔住自己。

當盛夏從他身邊經過的時候,老男人忽然伸出手抓住了盛夏的手腕。盛夏沒怎麼注意,整個人還來不及喊一聲,她已經摔在了地上。

盛夏驚恐地看着他,眼神中帶着惶恐和緊張,都能感受到心在嗓子眼裏跳動的感覺。

老男人艱難的從地上坐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捂住頭上傷口的手,滿手都是鮮血。看見自己手上的鮮血之後,他猛地淬了一口,抬手給了盛夏一巴掌。

盛夏被這一巴掌打得猝不及防的,他這一巴掌的力道很大,盛夏被打得只覺得耳朵里「嗡嗡嗡」的響,嘴角滲出了鮮血。

男人口中不停的咒罵着:「賤人!你敢陰我?」

盛夏沒有說話,她本來就沒什麼力氣,現在被這一巴掌打得視線更加模糊了,都看不清眼前的情形。

男人從地上爬了起來,粗暴地拽過了盛夏的胳膊,將她整個人丟在了床上。

他的力氣很大,帶着十足的怒意,盛夏被他這麼一丟,腿碰到了床邊,撞得疼得她倒吸一口涼氣。

盛夏回頭,感受到男人在拽著自己的腳,慌亂中她隨手拿了一個枕頭狠狠地砸在了男人的頭上。

枕頭是軟的,盛夏這一下砸的沒什麼用,男人很快就站起來了。

他一邊脫衣服一邊罵罵咧咧地說:「你這個賤人,今天老子要弄死你。」

看清楚了男人的動作,盛夏很驚恐,想跑卻沒有任何辦法。

。 200.低維反擊

【——他媽的,這個低維人怎麼這樣厲害!】

地球時間線蟲洞被開啟的那一刻,許陽煦分秒不差地舉槍對著啟美這位玉盧山上的要員射擊。自槍膛衝出的溫切斯特55子彈緊貼著啟美的太陽穴掠過;子彈使啟美頭破血流之際,削去了他一縷漂亮的銀髮,也使得這位心高氣傲的時序委員會高級官員陷入臨時昏迷,造成他之後的精神防護網崩潰。

「對準腦袋開槍,又不能殺掉他,還要造成他的什麼精神崩潰——這也太難了吧?」許陽煦神經質握著護目鏡,嘟嘟囔囔,「簡直是要求我穿過百葉窗縫進行遠距離狙擊。」

「閉合因果鏈就是這麼難啊,不然你以為這些年來你靠著來自未來的經濟資訊大發橫財,都是沒有代價的嗎?」張靜瞥他一眼。「許首富,你躺在因果律上享受了這麼多年,現在是你反哺的時候了。」

「再說你槍法那麼爛,瞄準了目標開槍又沒有擊斃——聽上去,就很符合你的行為模式啊。」許遠奇適時補刀。

「你會成功的。」張靜鎮定安撫道,「實際上,因為那一槍過於神妙,發揮了你歷史最佳水準。你喜不自勝,還當場取下了傷到啟美的那顆子彈,帶回地球留作紀念。」

嗬,這麼威風哦。許陽煦咽了咽口水:「那,我又不認識這個啟美,你手上又沒有任何關於他的影像資料。萬一,千萬分之一的概率——我瞄錯人了,可怎麼辦?」

「……開槍的機會可只有一次啊。」未來的(自封)許首富憂心忡忡。「他——他要是真的那麼厲害,把我反殺了怎麼辦?我可是要當首富……」

「他穿得像是要去唱戲,你不會認錯的。」張靜打斷了許陽煦的首富夢想,「你聽我講,001號艦上的所有人,都是戎裝或者簡單便服。只有他,蟒袍加身,金光閃閃——而且,他是非常罕見的銀髮,你幾乎不可能認錯。」

聽上去真的是個很囂張的傢伙啊。許陽煦摸摸槍,惴惴不安地想。為了首富夢想,他豁出去了。

「好,我們就再把流程捋一遍。」許陽煦看看時間,舔了舔嘴唇,「成敗,在此一舉。」

*******************

啟美的噩夢,大約是從001號艦上嬰孩宇宙時空壺的開啟開始的——或者更早一點,從光裔時徽牢牢捉住他的痛腳開始。

——他媽的,這個低維人怎麼這樣厲害!

直到啟美居高臨下向001號艦M1艙室的諸子闡釋完時序委員會的運作機制之前,這位九級觀察員長官在001號武裝艦上都頗為自得——他有著來自第六維度的絕對碾壓優勢,他從分支世界中新發現了嬰孩宇宙,他抓到了啟丞和啟懷的小把柄;他如果順利解決了這個分支世界的異動,班師回朝,即是下一任的神族首領。

「所以我們的維度在這個世界上,並不特殊;建立低維時間管理局的想法,也遠不是我們的原創,對嗎?」光裔時徽聽完了啟美的講述,淡淡問道。

啟美點頭:「可以這麼說。」

「這個東西……」時徽走近被啟美隔離在瑰色氣泡中的那排外骨骼戰士,好奇地用手觸了觸那說不清道不明的凝膠狀物質,「是你們拿來暫停時間用的嗎?」

「隔離時間與空間。」啟美耐著性子回答,「維晶生成的氣泡,可以暫時將我指定的區域劃分到另外的隨機維度凍結起來,對隔離其中的人來說,時間就暫時停滯了。如果站在我們的維度上看,被隔離氣泡包裹的地方,就是無意義的一片空白。」

無意義的一片空白……嗯。時徽饒有興緻地摸摸下巴。啟美卻只覺得這個低維人好笑——死到臨頭,還這麼有探索精神。

而這個好奇心旺盛的低維人原地思索一陣,轉頭再看他時,嘴角便勾起來不善的笑意。

「現在你之所以對我們這麼坦誠相告,一定也是自恃佔據了高維優勢。一旦你從我們口中搞清楚了嬰孩宇宙和這本原本屬於你們的躍遷手冊為什麼會流轉到低維世界,我們這條時間線的存在也就毫無必要了。是嗎?」時徽冷靜注視著眼前的銀髮男子,「讓低維世界知道時序委員會的存在,是你們族人的大忌。你之所以這麼放肆地告訴我們,是因為你從一開始,就不準備保留當前現實。」

啟美抿抿唇,不悅地撥弄了一下漂亮的頭髮。他喜歡聰明人,但顯然不喜歡低維世界的人敏銳到這種程度。

「——在得到你想得到的東西以後,我們這個分支就會從更過去的時間節點上被抹去,按照你們的意願重新向前發展——就像你抹去因躍遷產生的其他平行宇宙一樣,是嗎?」時徽問他,「而我們這條時間線之所以被暫時保留,也是因為我們所處的時間點比之後的所有分支點都還要早。你們為了避免節外生枝,避免各個平行宇宙繼續陷入混亂,以這一條時間線的分支為界,斬去了後續的全部時空。」

啟美輕佻盯著他,唇際翕動,不置可否。

一旁的太子斑卻咬了咬唇,心下凄惻起來——他意識到,無論眼前這一劫平安度過與否,他與時徽,都再也回不去自己的原生時間線了。

雖然一切混亂的源頭,直到湮滅前一秒都還天真等待著萬佛朝宗的那個光裔元帥亦隨著時序委員會的收割一同消失;但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有過自己母親、父親、師長、摯友,一切一切,統統在一瞬間無可挽回地湮滅了。

他不知道應不應當為這一刻感到傷心。他垂下眼睫,聽時徽繼續講述。

「你選擇在001號艦的M1艙室現身,無非是因為,我們這條時空裂變產生出分支時,同時出現在轉捩點上的那幾個人,隨著時間的奔涌,此刻又同時聚集在了這艘武裝艦上。。如果運氣足夠好的話,所謂的嬰孩宇宙和躍遷手冊,都會在這一刻集中在這裡,被你收取。你還會問出這兩樣東西在霍冬星上的來龍去脈,搞清楚為什麼低維世界會自己發生裂變,好讓你們時序委員會進行後續的現實修改工作。」

「而這也印證了我的一個想法——你們並不知道這些東西來自哪裡,又如何被我們發現和使用。你們雖然佔據高維優勢,但也和我們面對自己的嬰孩宇宙一樣,在俯瞰低維世界無窮無盡的時空時,亦如大海撈針,無從找起。所以,所有線索齊聚一室的M1號艙,就是你最優、也是唯一的選擇。」

到此為止,時徽講出的每一個字,都符合啟美的認知。但是,啟美並不喜歡這段對話的形勢走向,他隱隱約約感覺不妙。而他心煩意亂之際,亦絲毫沒有注意到,時徽在講述中兀自踱步,已經靠得離他越來越近了。

「可是你們想知道的答案,已經被你們自己收割掉了。」

隨著時徽不卑不亢給出答案,啟美眉心一跳——他媽的!!!

「第一次出現時空躍遷的那條時間線,已經在混亂中被你們抹去。你們阻止了各時空更一進步崩塌的同時,也親手抹去了存在過的真相,使得你現在除了讓我們親口講出來,再也無法追溯混亂的源頭了。」時徽淡然聳肩,「如果我們不講,你們大概要花上一輩子時間坐在自己的低維宇宙前面觀察這個世界,自己找出答案。」

太子斑和霍冬謙同時看時徽一眼,知道他在虛張聲勢——被抹去的源時間線上,並不存在關於嬰孩宇宙或是躍遷手冊前世今生的所謂「答案」;不過時徽的另一半要挾並沒有說錯,低維宇宙如大海一般浩瀚,六維人若要從已經生成的時空中找到某一個細枝末節,大約需要花費很久的心力和時間。

而時徽的虛張聲勢顯然非常有效,啟美疑神疑鬼,臉色已經開始不對勁。「哈,你是想用這個來威脅我嗎?」他缺乏氣勢地一笑,「你倒不用替我操心,我們的時間,可是比你多太多了。」

「你剛剛講過,除了我們身處的M1號艙室,整艘001號武裝艦都在你們製造的這個隔離氣泡之中。」時徽便不理他,兀自在艙內踱步。他此時反客為主,緩緩走近啟美身畔,目光略帶侵略性,不善注視著對方。

啟美心頭無名火起——被人這樣氣勢滿滿地注視,讓他彷彿又看到了自己那怎麼也馴服不了的弟弟。

時徽一直保持語言輸出,攪得啟美心煩意亂;他逼近的動作輕緩有力,待啟美意識到不對勁時,為時已晚。靠得距離啟美足夠近時,時徽猛然揮臂,單手擒住啟美脖子,大力拖曳,將他按在在M1號艙壁上。時徽五指深深掐入他頸項,目光凌厲。

「——而如果站在時序委員會的維度上看,被隔離氣泡包裹的地方,就是無意義的一片空白。」時徽牢牢卡住啟美咽喉,看對方呼吸急促,臉色漲得通紅,「我們現在處在001號艦的隔離中洞之中,所以你的同伴們站在第六維度上,並看不到此刻001號艦上發生的一切,也無法和你取得聯繫——這就叫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對嗎?」

貼身肉搏之下,抵禦低維能量攻擊的力場盾毫無施展餘地。從來養尊處優、格鬥技巧約等於零的九級觀察員啟美,在來自高維的自傲心態影響下,似乎喪失了孤身處於一幫職業軍人環繞中的憂患意識。

「我厲害歸厲害,也架不住這麼多人衝上來突襲我」——這可是短短几分鐘前,啟美自曝其短的說法。

情勢陡轉,太子斑和卓迎山趁勢一擁而上,乾淨利落,迅速將啟美來了個五花大綁。

啟美危矣。

※※※※※※※※※※※※※※※※※※※※

祝各位讀者中秋快樂!

一轉眼也已經是文章連載以來的第二個中秋節了,感謝大家一路的陪伴~

。 一行人在H市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沈初身上的那一套牛仔褲恤衫已經換掉了。

她換了一條果綠色的長裙,傅言看到她從房間裏面走出來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錯覺,沈初還是那個沈初。

但也只是一瞬間,他知道,沈初什麼都不記得了,他們一切,又得從頭開始了。

今天十點的飛機飛回臨城,H市離臨城並不遠,一個小時左右的航程。

下了飛機之後,付文佩和楊同光早就安排好車。

回到市中心,已經將近十二點,楊同光安排了酒店吃午飯。

沈初失憶后,萬象更多的事情需要沈錦生去忙了。

所以商議過後,沈錦生和梁淑敏直飛回南城,沈初和傅言陳瀟三人回臨城。

吃了午飯,陳瀟識趣地去「上洗手間」。

包廂裏面剩下沈初和傅言,傅言看向沈初:「你想回公寓,還是別墅?」

沈初挑了挑眉:「我失憶前住哪裏?」

「公寓。」

「哦,那就回公寓。」

「好。」

傅言應了一聲,兩人起身出包廂。

陳瀟早就在車上等着他們了,跟付文佩說着自己手被螃蟹鉗了的事情。

沈初從電梯出來,迎面就碰上了薄暮年。

沈初回來的消息,薄暮年自然是知道的。

一身果綠色長裙的沈初從電梯裏面出來,薄暮年看過去,黑眸動了動:「沈初。」

他徑直走了過去,林朝陽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開口,轉身自己安撫著合作方:「李總,不好意思,薄總碰上了朋友,打個招呼,我們先進包廂?」

李總認出來是沈初:「那不是沈大小姐嗎?她不是出事了嗎?」

「沒有,都是謠言。」

那李總看着完好的沈初,倒也沒說什麼。

自從沈初失蹤的消息傳出來之後,覬覦沈家財產的人越發的多了。

有些人甚至想讓自己女兒懷上沈錦生的孩子,不過奈何沈錦生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他們也只是空有想法,難以實現。

沈初看着走過來的薄暮年,換上了西裝的薄暮年多了幾分凌厲,她挑了一下眉:「好巧。」

「晚上有空嗎?」

薄暮年這一次開門見山:「你有個東西落我這兒了,離婚的時候你沒帶走,不過我覺得,對你而言應該很重要的。」

沈初什麼都不記得了,看着薄暮年生不出喜歡,自然也沒有厭惡:「晚上沒空,不過你可以把東西送到我的公寓。」

她倒是想看看,她落了什麼東西在薄暮年那兒。

薄暮年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了,可沈初這個回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有些欣喜:「好,我晚上給你送過去。」

「謝謝。」

她說着,直接抬腿走了,彷彿只是讓他幫忙送個東西。

薄暮年並不在意,他看了一眼沈初身旁的傅言,黑眸微微沉了沉。

看着兩人走遠,薄暮年這才收回視線,轉身進了電梯。

沈初失憶了,可他手上卻有的她自己親手記錄着的記憶!

他就不信,這一次,自己還能輸!

。 孩子起名了。

名字是沈城起的,絞盡腦汁,翻了不知道多少本古文、字典,感覺比奧特曼難多了。

哥哥叫沈霄,妹妹叫沈舒羽。

舒吾凌霄羽,奮此千里足。展開凌空高飛的翅膀,奮力馳騁千里馬的四足。

相當有氣勢,得到了一家人的一致通過。

沈明剛有些遺憾,本來他想給自己的孫子孫女起名字的,準備了二十多個了,頭髮都禿了不少,沒想到一個派上用場的都沒有。

沈家生孩子,不管從什麼角度來說都是一件大事。

剛出生的時候,人家忙忙碌碌的,眾人也就識趣的沒有上去討人嫌,而現在,人家名字都起好了,正是大家表現的時候。

關係最好的,比如說譚青這樣的,來了一趟,順路認了個乾兒子和乾女兒。

次一級的,打電話恭喜沈城。

再次一級的,在通訊軟體上發信息。

最次的,沒有沈城的聯繫方式,只能在網上發一個動態了。

······

這段日子,沈城白天在劇組拍戲,一下班就迫不及待的往家裡跑,雜事什麼的都丟給張利等人。

他不知道的是,幾個副導演竟然有了自己的想法。

「各就各位,打起精神來。」

張利坐在平時沈城坐的位置上,原本應該各回各家各找各媽的劇組成員竟然一個都沒走,全都站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老張,這要是讓沈導知道了···」

「放心吧老徐,我張利辦事,天衣無縫。」

「那行,我讓他們把道具什麼的都準備好。」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