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喝茶喝茶,我這紫藤花茶怎麼樣。。。」

「哈哈哈,喝茶喝茶,我這紫藤花茶怎麼樣。。。」

2022 年 4 月 15 日 未分類 0

和老君閑聊了一天,高明將自己在鬼滅世界找到的一些種子和礦石送給了老君,哦忘了還有青色彼岸花,高明雖然想養花,但深知自己技術不怎麼好,於是拜託老君幫忙養一下,還把鬼舞辻無慘變鬼的藥方給了老君,至於會發生什麼,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回到家中的高明開始思考起變強的方法了,畢竟玩也玩了,該增強實力了,於是高明又一次打開了嗶站,至於為什麼不去小說世界,高明表示,裏面水太深,高明把握不住。

有了念力,高明的底氣也硬了起來,決定去幾個風險比較大的世界,選擇多了自然決定的就快了,然後高明撥打王警官的對話。

「老王,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所以?」

「這幾天不在國內,手機沒信號,有事發短訊。」

「。。。就特么這點破事,你特么又凌晨給勞資打電話!信不信勞資揚了你!」 伴隨着一聲猶如殺豬般的慘叫,那混混直接在床上彈了起來,在屋子裏不斷地亂竄。

「卧槽呢嗎,你們干。。。。王爺?」

那混混本來嘴裏要蹦出來髒話,當他看到王寧的時候,頓時語氣就變低了許多。

「你認識我?」

王寧表情有些詫異,顯然他並不認識這個人。

那混混連忙對王寧鞠了個躬說道:「以前在餘二手下的時候見過您。」

「哦」

王寧不冷不熱地回答了一句,隨後用命令的語氣說道:「趴在那,不許再亂動了。」

那混混看了看紋身店老闆手裏的石頭,頓時打了退堂鼓:「我能不能。。。。。」

「嗯?」

王寧輕輕地看了他一眼,混混頓時以百米衝刺的速度直接撲在了床上。

紋身店老闆再次把石頭放在他背上磨了起來,那混混將一塊木頭咬在了嘴中才沒有因為疼痛而嚎叫。

王寧直接向著門外走去,不再理會他了。

我也跟着王寧出去了,畢竟是他帶的路,要是沒他我估計出不去。

回到房間后,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

折騰了這麼久,我也累了。

將何子夜放出來后,我拿一條浴巾鋪子地上將背包當做枕頭躺下準備睡覺。

「公子就這樣睡嗎?」

剛閉上眼就聽到了何子夜的聲音,我眯着眼看到何子夜從床上探著頭問我,我微微點了點頭。

廢話,就一張床,我不睡地板我睡哪?

「着涼了怎麼辦?」

「大熱天著個鬼的涼,睡吧。」

我將身邊向著左邊一轉,背對着何子夜入睡。

正當我快要進入夢鄉時,兩條手臂摟住了我的腰。

我頓時一激靈睡意全無

還沒等我有所動作,身後傳來了何子夜的聲音:「以後不要再做讓妾身傷心的事情了,好嗎?」

她躺在我身後說話時的熱氣全部噴在了我的後腦勺上,讓我渾身略有些顫抖。

我點了點頭,然後伸出手想要將她的手拿掉。

「子夜,你去床上睡吧,地上容易着涼。」

說完我才發現自己有點雙標了,剛剛我還說不會着涼來着,主要是何子夜擾亂了我的思維。

何子夜將頭靠在我的後背,蹭了兩下說道:「晚安,公子。」

嗯,晚安個鎚子,你這樣我今天晚上能睡着才怪呢。

不多時身後已經傳來均勻的呼吸聲,顯然是何子夜已經睡著了。

「溫徹斯特M1887霰彈槍,威力大槍身較短,便於攜帶。」

王寧掏出一桿像是獵槍的武器向我介紹道,隨後用油補包裹了起來放進了箱子裏,又拿出了幾根雷說道:「這次我帶足了雷,炸墓門不成問題。」

隨後又拿出了不同的武器向我一一展示。

「行了行了,別拿出來了,還嫌昨天被抓的不夠冤枉?」

我將那些不知名的武器統統按回了箱子裏,隨後我將我的裝備也拿出來檢查了一下。

不得不說王寧這傢伙還挺聰明,把青陽劍打上了個工藝品的標籤,這樣即便是過安檢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簡單的整理了一下以後,我們又出門買了點東西。

都是我可能用到的施法材料,像硃砂、雞血、黃紙、貢香等,還有些食物和淡水。

一切準備就緒后,我們叫了輛車由王寧指路向著西北方向一路開去。

十分鐘后,C市陰溝山。

「你們確定在這下?」

司機師傅聽到王寧要停車,有些疑惑地問。

我將行李拿了下來,看了看司機師傅的表情,發現有點不對勁。

司機師傅看了看遠方隨後面帶着幾分害怕說道:「一看你們就是外地來的,這個山很邪乎的,經常聽到有非人的叫聲,你們如果是來旅遊的話,我建議你們還是別往裏邊走。」

我擺了擺手說道:「沒事的師傅,我們就在周邊轉轉,您不用擔心。」

司機師傅看了看我嘆了一口氣,隨後掉了個頭開走。

邪乎?我的本職工作就是驅鬼鎮邪,不過現在是兼職倒斗。

王寧從箱子裏摸出了一個羅盤,自顧自己低着頭看了起來。

「卧槽?你還挺專業,你會看羅盤?」

聽到我的問話,王寧搖了搖頭說道:「不會,不過只要羅盤轉了,就說明離墓室不遠了。」

看來是我高估他了,不過想想也很正常,他就一倒斗的,要是再懂風水秘術,那豈不是就要逆天了。

何子夜現在好像已經不是那麼生我的氣了,至少不避着我了。

王寧帶着我們在陰溝山繞了好幾圈,最後蹲在地上開始思索。

我點了一根軟中對他說道:「你不是來過嗎,怎麼還沒找到地方?」

「忘了怎麼走了。」

王寧依舊是那副死人臉,看着地圖說出了這句話。

還以為他多靠譜,沒想到連去的路線都忘了。

王寧又看了一會,選定了一條路線叫我們跟上。

剛走了一段距離,羅盤的指針就開始不斷地震動。

王寧拍了拍羅盤還以為壞掉了,因為他只見過羅盤指針轉,還沒見過會震。

羅盤這個東西其實我所了解的也不算太多,因為羅盤屬於風水堪輿門的法器,與道家法器不同。

羅盤指針轉動說明周圍有氣的流動,無論陰氣陽氣還是山河氣都能感受到。

不過羅盤對於山河氣的感知最為靈敏,可能是因為風水堪輿這一門專修山河脈氣的緣故。

靠着羅盤去找墓室還是有一定依據的

因為想要在山上建造墓室,就必須在氣上打出一個齾口,不然流動的山河氣會把整個墓室都搞塌。

一旦有了這個齾口以後,山河氣就會不斷的從這泄露出去。

正常的山河氣存在於山脈里,羅盤基本感知不到,但當山河氣外泄的時候羅盤就很容易能夠感知到。

但羅盤指針亂顫就說明周圍出現了多種「氣」,擾亂了羅盤的感應。

王寧索性不去管羅盤,接着向前走去。

待到我們走到一個分叉路口的時候,卻看到有一個人背對着我們站在路口。

這人身材高大,足有兩米多高,穿着一身白衣。

聽到我們的腳步后,他轉過了頭。

看到他的面孔后,王寧從身後摸出了手槍,卻被我伸手攔下。

在王寧疑惑地目光中,我開口泐睢文說道:「我們要過路。」 知乎上有個問題:離開互聯網和手機你能活幾天?

楊琛可以明確回答這個問題:謝邀,人在98,剛上高中,至今已14年,合5000餘天。

……

已經進了九月,京城的天還是悶熱。

夕陽還未落下,楊琛穿著171中學的校服,斜挎著書包,走進一條巷子里。

衚衕口兩個下棋的大爺打著招呼:「阿琛回來了?」

「回來了。又下棋呢?」

楊琛笑著應聲,走到兩人身邊,瞄了兩眼棋盤,「呦,王大爺這是又要贏了啊!掛角馬,炮五平六,馬後炮,絕殺!」

王大爺聞言拿著扇子一拍腦門:「還真是嘿!」

「不行不行!這把不算!琛小子話忒多,懂不懂觀棋不語啊!」

對面的老張頭說著一抬頭,楊琛早就溜了,笑罵道:「這臭小子溜得倒快!」

……

衚衕里的小男孩正趴著打麵包,所謂的麵包就是用紙疊出來的四方板正的玩意兒,打翻了面兒就算贏了。

小女孩兒則一邊唱著「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的小調,一邊跳著皮筋……

楊琛走進一小四合院里,院門口是兩棵銀杏樹,迎面砌著一照壁,院子里種了幾棵桔子樹,已經結了果,鮮艷的青色只是看著就已經酸倒了牙。

「媽,我回來了!」

楊琛進了屋子,把書包甩到沙發上,四仰八叉葛優癱,長長舒了口氣。

林菲手裡拿了半拉桔子走過來,遞到楊琛嘴邊,「妹妹呢?」

「誰知道那瘋丫頭跑哪兒野去了。」楊琛撇過頭,「我才不吃,酸死了。」

坐起身一把揪住跟著林菲進來的小博美的脖頸子,逗弄起來。

「你個死孩子怎麼說話呢?」林菲把桔子強塞進楊琛嘴裡,「當哥哥的也不說讓著點兒妹妹,惹得她每天都要告你的狀。」

楊琛咬了口桔子,瞬間就後悔了,連忙吐進垃圾桶:「桔子都沒熟,你摘它幹嘛?」

「嘗嘗嘛,萬一熟了呢。反正給你吃了,又沒浪費!」

楊琛翻了個白眼,問道:「老楊呢?」

林菲輕扇了下楊琛的腦袋,「臭小子沒大沒小。」

「媽!媽!我回來了!」

人沒到,聲先聞。

「太酷了!媽,我哥回來沒有?」楊璐在院子里大聲地喊。

「媽,我說這是個瘋丫頭你還不信?」楊琛無奈地攤手。

小博美趁機逃出魔掌,「汪汪」叫著奔著楊璐跑去。

「走,出去看看。」林菲把楊琛從沙發上拽起來,雙手推著他的肩膀,「給你個驚喜。」

「驚喜?」楊琛一臉疑惑。

院子里,一輛亮銀珍珠白,通體泛著金屬光澤的摩托車映入眼帘。

「哥,快來看,咱家買車了!酷不酷?」

「琛琛,過來看看,這車怎麼樣?」楊林取下頭盔,一臉的志得意滿。

「哈雷的?」楊琛走過去摸了摸,不得不承認,這輛哈雷883確實顏值爆表。

「多少錢買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