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在許林接觸到現在的女人中,怕也就屬於她最反應慢半拍了,或者說她很單純,單純到以為這個世界上就好像真的沒有壞人的存在似的,她總是可以用自己最大的善意與誠意去幫助別人,所以就算是最壞的人,遇見她估計也是不忍心下手。

老實說,在許林接觸到現在的女人中,怕也就屬於她最反應慢半拍了,或者說她很單純,單純到以為這個世界上就好像真的沒有壞人的存在似的,她總是可以用自己最大的善意與誠意去幫助別人,所以就算是最壞的人,遇見她估計也是不忍心下手。

2022 年 4 月 13 日 未分類 0

這個丫頭,讓人總是忍不住被激起一股想要狠狠的抱在懷裡不讓任何人欺負的慾望。

就在許林思考著是不是要與這丫頭髮生更進一步關係的時候,突然,突然,突然門外響起了開門的聲音!

。轟!

巨大的黑芒呼嘯而過,直接撞在了滿是晶簇的岩壁上。

黑炎肆虐。

在黑炎的煅燒下,那面岩壁直接被融化出了一個深黑色的大坑,而蛛母那隻巨大的鰲足,也在這一擊之中徹底與身體分開。

伴著一聲慘烈的嘶吼,蛛母那碩大的身軀愣是向後退了十多米。

在她右臂的位置,一道利刃切割的整齊傷口清晰可見。

沒有鮮血。

所有的血液都在溢出的那一刻被黑炎蒸成了一縷輕煙消散。

不僅如此——在她的傷口處,那黑炎依舊不停躍動著,在那肢體的斷口處……

《墮影》第二十六章·蛛母(下) 「皇帝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下賜婚聖旨,他又怎麼會不知道,有人在從中作梗呢?」

「所以,我在賞花宴上,向皇帝討要賜婚聖旨,他不但什麼都沒說,還挺高興。」

「老顏,你真的決定嫁給他了?跟著他,這條路可不好走。」

顏幽幽莞爾一笑。

「你最了解我,不是早就知道我的心意了嗎?何必還有此有一問。」

南離嘆了口氣。

「我知道,你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也知道,其實你根本不在乎皇帝的那一張賜婚聖旨。」

「你做的這些,是為了兩個孩子?」

聽南離說完。

顏幽幽看向她,兩人相視一笑。

「果然,這個世上,你最了解我。」

「逸王爺是皇子,是王爺,沒有皇帝的賜婚聖旨,即便我們舉行婚禮,我和顏容,顏玉的名字也不能進入皇室玉牒。」

「其實,那皇家的族譜於我來說可有可無。」

「但兩個孩子不行!沒有玉牒族譜,就如同沒有戶籍,沒有身份證一樣,以後兩個孩子想要認祖歸宗也不能夠了。」

「既然我決定與逸王結為夫妻,那顏容和顏玉便是世子,是郡主,我作為他們的母親,沒有任何權利來剝奪他們應該有的尊榮。」

「畢竟,這五年來,他們跟著我一次次被人叫野種,叫沒爹的野孩子。」

顏幽幽說到這些,神情出奇的平靜。

「我可以不顧自己,但我得顧忌兩個孩子,孩子們需要親爹。」

一句孩子們需要親爹,讓南離鼻子一酸。

這五年來,她的辛苦,她如何不知。

「你既然決定了,便做自己想做的就好。」

南離轉移話題,又道:

「還有,關於婦幼醫館的事兒,你和孫書商量過嗎?畢竟他在京城開設醫館這麼多年了,有些事兒,他懂的自然多些。」

顏幽幽搖頭。

「這個計劃剛剛成型,還沒來得及和他說。」

「無論是醫館的開設,還是招募女醫,都需要我親自上手,尤其是培訓女醫,我要親自教授,不是十天半月便能出徒的。」

「一旦招募女醫的告示發出,我便要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工作中,但是,你知道的,王爺身體里的劇毒還沒有清除,總是用藥物壓制,並不能讓我安下心來。」

「王爺的毒?」

南離也頓了一下。

「你不是飛鴿傳書讓你家老頭兒來了嗎?」

顏幽幽點點頭。

「估計也就這幾日了。」

其實,她家老頭兒早就應該到了,可她知道那老頭兒的脾氣脾性,最是厭惡皇室中人。

要不是她第三次飛鴿傳書,告訴他,她找到了石桂芝,那老頭兒才不會這麼快的出現。

南離也點點頭。

「也好,儘早把逸王體內的劇毒清除乾淨,你也能徹底放心了,要不然,逸王外出,一園子的人都跟著提心弔膽。」

「等逸王體內的劇毒解除了,你也能安心與他成婚,安心著手醫館的事情。」

顏幽幽點點頭,看向南離。

「南離,這段日子,謝謝你。」

南離一怔,隨即破顏一笑。

「姐妹之間,無需客氣。」

「四綠那邊有什麼消息了嗎?」

自從四綠跟著沉淮走了之後,顏幽幽還未聽到他的消息。

「四綠已經回來了?」

「回來了?」

顏幽幽驚訝。

「何時回來的?你怎麼沒有告訴我?怎麼回來的?沉淮那邊可有懷疑?」

面對著她的接連發問,南離倒也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經過。

原來,自那晚顏幽幽和她說完沉淮要利用假沉皓引出沉驍后,南離便利用秘術聯繫上了四綠,讓他馬上回來,四綠雖貪玩兒,倒也聽話。

第二日行至傍晚時,便找了個機會逃了出來,雖然這過程也免不得要打鬥一番,但好在四綠在逃跑時尋了一處懸崖,直接跳了下去,這才得以脫身。

至於沉淮那,南離看了看顏幽幽。

「沉淮的人,還在那處崖底下尋找假沉皓的屍體。」

顏幽幽扶額一笑。

「四綠這個機靈鬼,倒是為咱們省去了很多麻煩。」

南離也點頭。

「誰說不是呢?他這一跳,的確為咱們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只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會有麻煩。

顏幽幽並不知道,一個針對她的陰謀正在暗夜裡慢慢滋生,她更不知道,那個陰謀幾乎給她帶來了致命性的打擊。

與此同時,東宮。

一處偏僻院落的屋內,一張大床上,帷幔垂下,兩道身影交頸纏綿,床上女子圍著面紗,只露出一雙盈盈秋水又滿是傷情的眼睛。

身上,一男人伏動,卻情意綿綿的呼喊著另一個名字。

「幽兒,幽兒,你為何要幫他對付本宮。」

說著,情意綿綿的語氣忽然變成了冷酷森然,一雙大手扼住女人纖細的脖子。

女人掙扎著,男人瘋狂著。

屋外,暗處,一臉覆猩紅獠牙面具的血煞毫無表情,毫無波動的聽著屋內的動靜。

直到風雨停歇,男人從屋內走了出來。

赫然正是當朝太子,什方浦澤。

「主子。」

血煞現了身,把一支拇指大小的竹筒雙手遞了上去。

太子接過竹筒,借著燈籠的光亮,打開竹筒里的信條一看,臉色驟變,額上青筋暴起。

「桑翎,老匹夫。」

太子咒罵一聲,邊罵,邊往外走去。

「給輕公子傳信,既然桑翎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給本宮撬開桑瑞的嘴,神農琴,本宮志在必得,桑氏一族也必須要掌握在本宮的手裡。」

「是。」

血煞跟上,一同出了那偏僻的院落。

卻無人知道,此時屋內大床上,那女子如同破敗的娃娃一般,緩慢起身,披著外衫,坐在銅鏡前。

看著銅鏡里倒映出的那張自進入東宮后從未被摘下過的面紗,和那雙令太子痴迷的眼睛。

「太子,我叫雪兒!我叫雪兒啊。」

白雪兒撫摸著脖子上的青紫掐痕,呢喃自語,眼中早已沒有當日進入東宮時,那雀躍,歡快和對未來的嚮往。

從前,她從未見過太子,但在丞相府那晚,她第一眼,就被太子深深吸引了。

。 「夏總,我…」一名女子從化妝室走了出來,她聲音沙啞,手裡不停地比劃著,想說話又說不出來。

她就是當紅明星陸如雪,上次給天雲代言新葯時被混混堵著,後來被陳宇救了。

「陸小姐不用慌,我來看看。」陳宇微微一笑,走上前。

「是你?」陸如雪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上次因為走得太匆忙,所以沒有當面謝謝陳宇,沒想到這一次才來豐陵就遇到陳宇了。

「嗓子干疼?失聲?」陳宇看了一眼。

陸如雪點點頭,她說話困難,而且喉嚨十分疼痛,今天的演唱會怕是開不成了。

但是失信於粉絲,那對她以後真的會有影響的。

「沒關係,我給你一杯水,喝了就沒事了。」陳宇轉身倒了一杯水,然後以隱秘的動作化了符水,端到陸如雪的身邊。

陸如雪有些詫異,雖然她還沒有去看醫生,但是她也不認為這杯水喝下去以後自己的喉嚨就馬上會好。

「陳宇是我兄弟,按他說的做吧,他說沒事就沒事。」夏天微微一笑。

陸如雪猶豫了一下,她接過陳宇的水,一口氣喝了下去。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陳宇的這杯水一下肚,她的喉嚨馬上就清涼無比,幾秒鐘以後,喉嚨的灼痛感就消失了,她驚喜的開口:「我喉嚨不疼了?」

「好了,陳宇真有你的,哈哈。」夏天哈哈大笑。

「我喉嚨沒事了,真的好了,能說話了?」陸如雪又驚又喜:「陳總真的太謝謝你了,上次在酒店我被小混混堵都是你救下的,這次又是你幫了我。」

「小事一樁。」陳宇微微一笑:「你還是我們天雲新葯代言人,我幫你是應該的。」

「對了陳宇,我平時很注意的,畢竟唱歌出身的,為什麼這次會突然喉嚨發痛失聲呢?」陸如雪問。

「沒什麼大事,實火,趕緊進去準備吧,演唱會馬上就要開始了。」陳宇微微一笑道。

「好的,謝謝你啊,回頭我請你吃飯。」陸如雪連連道謝,衝進裡面準備去了。

「彥紅,陸小姐吃的東西除了你之外有沒有其他人接觸過?」陳宇扭頭問。

「沒有啊,她很自律,吃的比較少,而且她開演唱會的時間較久,她怕上廁所,幾乎不吃東西,連水都很少喝。」穆彥紅微微一愣:「怎麼了陳大哥?」

「是啊陳宇,出什麼事了?」夏天也在一邊問。

「這是被人下毒了,之前圈子裡面有位很火的歌手,剛出道的時候被下這種毒,後來嗓子毀了,再也沒辦法唱歌了,她中的毒,和那位歌手中的毒是一樣的。」陳宇答道。

「有這樣的事情?」夏天吃了一驚,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有誰會和她過不去?」

「未必是和她過不去。」陳宇搖搖頭道:也許是你競爭對手搞的,你辦的這次演唱會賣票都賣了上億,競爭對手不會眼紅?

「我知道了。」夏天神色凝重:「我馬上叫人來,安保措施升級,不管怎麼說,先把演唱會進行完了再去高校。」

「好,一定要小心點,陸小姐身邊再多派幾個人,這種事情真的不好說的。」陳宇道:「我去會場里轉轉,看有沒有什麼可疑人。」

演唱會已經開始了,陸如雪的人氣雖然不如前兩年旺,但她是實力派的明星,所以號召力是極強的,她不管是電影還是演唱會票都賣得極快。

這一次的演唱會門票被黃牛炒到兩萬一張,但還是供不應求。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