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玉見狀,嚇得臉色慘白,「小姐,小姐你這是做什麼去!別衝動啊,等國公爺回來再作商量……」

小玉見狀,嚇得臉色慘白,「小姐,小姐你這是做什麼去!別衝動啊,等國公爺回來再作商量……」

2022 年 4 月 12 日 未分類 0

「等不了,他們想逼我就範,我偏不。」

沈汐禾抬手將身上礙事的大衫脫了,直接去馬廄取馬。

當日賜劍,皇上怕是覺著她不敢用。

不好意思,還真敢。 直到坐得腰酸了后,唐南綰才動了動。

看到微信半晌,想把燕景霆刪了,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但按到「刪除」時,她卻猶豫了,乾脆把手機拋到一旁。

「滴」有條信息傳進來,她連忙拿手機,以為是燕景霆給自己發信息。

看着顯示「顧連城」,她有些小小的失落。

把短訊讀完后,唐南綰換了件衣服,拿着車鑰匙就往外走,一邊對秦佳說道:「我去唐家一趟。」

是夜。

唐宅內,唐夢琳被送回,渾身佈滿傷痕,腿疼得合不攏,她癱瘓在床上,用被子包裹着身子,撲進陳晚霞懷裏。

「媽,我真的好害怕,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唐夢琳低聲抽泣著。

陳晚霞被她抱着,卻沒作聲。

「要不是唐南綰托燕景霆去找你,現在你已經死了。」唐宗財沉聲說道。

聽到唐南夢的名字,她情緒突然有些激動。

「唐南綰!就是她約我所以出的事,肯定是她精心設計的局,想毀掉我,她好理所當然的回來繼承唐家的財產。」唐夢琳說着,她眼底的恨意越發明顯。

唐南綰來到唐宅,站在她的房外,聽到她的話,她邁著大步走了進去。

看到她突然出現,唐夢琳嚇得不輕,連忙躲到陳晚霞的身後,一邊拿着枕頭朝她丟來,罵道:「你為什麼要回來?你這個賤人,滾,給我滾。」

「你說我約你?我什麼時候約了你?」唐南綰沉聲說道。

她感覺唐夢琳失蹤得太蹊蹺了,與蘇承晟見面后被燙傷送醫,接到宮媚秋的電話,去了影視城后沒回來。

「媽,救我。」唐夢琳失聲慘叫的縮著身子。

唐南綰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低頭冷視着她說:「閉嘴!」

她低聲吼了聲,唐夢琳被她嚇到,連聲音都不敢發。

「宮媚秋讓你去影視城替她找東西,隨後你就失蹤了,為什麼你還說我約的你?」唐南綰低聲說道。

「我明明看到你的身影,你就在暗處叫了我一聲,讓我去夜店。」唐夢琳說道,她突然猛然抬頭,怒喝道:「你故意站在樹下走得又快,就是為了不讓我看清你的臉,是不是?」

「我要殺了你,都是你毀了我!你這個掃把星,遇到你准沒好事。」唐夢琳張牙舞爪的撲來,想抓唐南綰的臉。

唐宗財上前,把唐南綰拉開。

陳晚霞被她誤傷,兩人也鬧了起來,唐南綰被帶出房間,兩人來到側廳內坐下,唐宗財像蒼老了好幾歲似的。

「她最近像中邪了一樣,當初就不該讓她進娛樂圈,與宮媚秋走得太近,終歸不是好事。」唐宗財說道。

唐南綰沒作聲,她若有所思的睨視着唐宗財。

「被綁架人也毀了,雖消息都被燕景霆替她壓了下來,但是多少也影響到了唐家的生意,阿綰,你願意回來幫爸爸嗎?」唐宗財問道。

「不急。」唐南綰的態度突然冷淡了許多。

唐夢琳出事,他卻只惦記着讓自己回來幫忙,這未免有些薄涼了些,雖明知道唐家的人都親情可言,就像自己小的時候被送走一樣。

但今晚收到顧連城發來的信息,說唐夢琳找到了,所以她過來是想確定一些事情,就憑唐夢琳嘴裏說的話,就猜到宮媚秋故意誤導唐夢琳。

所以唐夢琳暗處看到「自己」,然後被綁架,無疑這些事嫁禍給自己,然後挑撥關係。

「應該是有人想挑撥離間,讓我和唐夢琳相互手撕。所以你現在應該重視手上的生意有沒被別人盯上,而不是讓我回來幫忙,我懷疑有人想搞垮唐家。」唐南綰冷聲說道。

唐夢琳失蹤,就折騰得夠嗆的!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顧到這邊,那生意上肯定是要出批露。

「你說得是。」唐宗財臉色沉了沉。

為了找唐夢琳,他差似差點忘了有一份合約要簽,但合同他還沒過目,原本想讓秘書直接拿過去走流程就行,被唐南綰提醒,他意識到自己犯了個嚴重的錯誤。

「既然她人都找到了,那我走了。」唐南綰說道。

唐宗財沒再挽留,她走了后,他連忙回書房打電話,讓秘書把合約送過來。

唐南綰離開時,隱約還聽到唐夢琳撕心裂肺的叫喊。

她感覺頭有點疼,靠在車裏眯了一會,腦海亂鬨哄的。

「鈴」這時,她手機震動響起,宮媚秋的電話接了進來,唐南綰盯着屏幕上跳動的號碼,才想起來自己給宮媚秋餵了葯。

算一下時間,藥效應該過了,只是她醒來后,之前那半小時的記憶就被抹掉,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暈倒前見過自己。

想到這裏,唐南綰還是接了電話。

電話那端,宮媚秋聲音很焦急的說:「南綰,我是宮媚秋!燕景霆去哪裏了,你知道嗎?」

聽到宮媚秋的聲音,唐南綰寒毛都豎了起來。雖然那葯抹掉了宮媚秋半小時的記憶,但唐南綰聽到她聲音還是不舒服。

「不知道。」唐南綰淡聲說道。

不等宮媚秋再說話,她掛了電話,抬頭看着燈火通明的唐宅一眼,開着車返回小區。

剛下車準備上樓,就看到宮媚秋披散著頭髮跑了過來,一臉慌張的說:「你一定知道他去哪了,對不對?」

「我真不知道。」唐南綰冷聲說道。

她沒料到自己掛了電話,宮媚秋會來堵自己。

「嘶。」宮媚秋動了下,好象扯到了傷口,她撐著腰站在原地,有些抱歉的笑了下,說:「我估計睡懵了在房間里摔了一跤,醒來的時候全身都痛。」

看到唐南綰的態度冷淡,她一點都不介意,好象沉浸在自己的思緒回一樣,很熱情的拉着唐南綰。

「就算你不知道燕景霆在哪,那我們好歹也是朋友,你醫術又這麼好,要不你現在也順便幫我看看?」宮媚秋突然改變了話題。

「雖然我們之前有過不愉快,但你也不至於和我這麼計較吧?」宮媚秋低聲說道。

不等她說話,直接就伸手拉着衣服,V領的衣服順着肩膀滑落,露出白皙的香肩,隱約還看到誘人的深溝。

。坐在外面辦公室的老師,聽到老王的怒吼聲,都嚇了一跳,不敢出聲,觸了對方的霉頭。

雖然他們不了解具體情況,但知道這件事情的原委,是由於中級指揮1班有22個學校搞特殊,不參加常規的軍事訓練,才讓謠言四起。

他們也八卦,曾經向1班的班主任林賢打聽過這件事情,但是對方三緘其口,不願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402章:謠言四起 第77章卓靜發瘋

花琉璃不光買了布料,還買了不少綉線,上次她買的蠶絲綉線都被大火燒沒了,問了鳳掌柜還有沒有,得知還要等上一段時日才行。

東西買完之後,花琉璃去了首飾鋪,想到自己之前給月傾城買的銀簪被花劉氏搶了去,心情一陣煩悶。可她娘也不能什麼飾品都沒有,該買的還是得買,花劉氏若是再動歪心思,別怪她不客氣。

「璃兒,這個手鐲你帶著一定好看。」花琉璃看了眼月傾城所指的鐲子,對著賣貨的夥計道:「小哥麻煩將這手鐲拿出來給我們看看!」

那守店的夥計看了眼,笑道:「幾位客官好眼光,這是店裡剛到的新款翡翠,老坑琉璃種。您看看這色澤……」

那夥計小心翼翼將手鐲拿起來放到櫃檯的毛巾上,道:「幾位小心點兒拿,這東西碎了可得賠大錢!」瞅著那夥計一臉小心翼翼的模樣,花琉璃笑了笑,牽起月傾城的手,將手鐲套了上去,道:「這樣就算奶想搶也不容易搶走,小哥這鐲子多少錢?」

月傾城慌忙抽回自己的手,企圖將手鐲摘下來,花琉璃見她如此,忙按住道:「娘,你連個像樣的首飾都沒有,我能賺錢,這東西你儘管帶!」

那夥計見母女二人的互動,開心道:「嬸子,這手鐲您帶的顯貴氣,而且這可是老坑種,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

「多少錢?」

那夥計笑了笑道:「八十八兩銀子。」

「啥?八十八兩?」月傾城手忙腳亂的要將手鐲脫下來,花琉璃一把拉住她的手道:「咱們就要這個,麻煩小哥給我們開個票據。」邊說邊從懷裡掏出一百兩銀子的銀票放到桌上,那夥計沒想到這一家穿著平平的人,竟連眼睛都不眨的買下店裡最貴的手鐲。

收了銀票,開好票據,那夥計從櫃檯里拿出一對耳環道:「這位夫人,這耳環跟你的手鐲是配套的……」

「不買了不買了!太貴了。」瞧著月傾城搖頭如撥浪鼓的樣子,花琉璃莫名覺得可愛。笑道:「多少錢?」

夥計麻利的將耳環包起來放到花琉璃手中道:「這個就送給這位夫人吧!以後幾位幾位再買的首飾,一定要來照顧小的的生意。」

「一定一定。」

月傾城小心翼翼的用袖子捂住自己手腕上的鐲子,連走路都變得格外小心,生怕將手鐲磕了碰了。

「娘,你無需如此,這些東西只是身外之物,你越小心它越容易壞。」

月傾城的手,突然摸向自己的髮髻,暗嘆,當初她若強勢些,那銀簪是不是就不會被婆母搶走?

花琉璃看了眼她的動作,卻裝做沒看見!

買完東西以後,他們本打算回去……

「誒喲,流了好多血,真可憐!」

「可憐啥啊可憐?不過是被人養的外室,沒什麼值得同情。」

「流血?外室?」花琉璃循聲望去,只見一群人正守著一個倒地不起的孕婦,而孕婦旁邊站著滿身狼狽的卓靜與花舒,此時的卓靜披頭散髮宛如瘋子,身上的衣服也破損的厲害,露出大片肌膚,脖子下也是血淋淋的抓痕,而花舒面色鐵青的站在一旁,髮髻散亂,臉上還有幾道血痕!

那大肚子的女人就倒在他們身邊,抓著卓靜的腿,苦苦哀求著。

而她的身下,流了大灘的血,鮮艷刺目……

花琉璃眉頭緊皺!那大肚子女人情況很不好,對著月傾城道:「娘,我過去看看,那個孕婦……」

「你去吧,凡是儘力就好。」

花琉璃點點頭,朝著人群走去……

「我知道是我不對,可我並不想破壞你們的家庭,我已經打算要離開了,可你們怎麼還如此對我,我懷著的可是你們花家的骨血啊~」

花琉璃聽完,大概也能猜出事情的始末。

花兀立在新慶鎮養了外室,並搞大了人家的肚子,結果花舒來新慶鎮讀書,卓靜過來陪讀,然後,東窗事發~一番撕扯之下,那女人受傷,不過看卓靜與花舒兩個人的狼狽樣,這外室怕也不是什麼善茬!

身為醫者,治病救人是自己的本分,再說這外室一看就是個厲害的,救下了,將來老宅必定會熱鬧非常。

「花兀立,你個混蛋……」

在這一刻,卓靜爆發了,雙眸如噴射的火焰,恨不能將地上的女人燒死,她的理智在看到站在不遠處的月傾城時,徹底被憤怒淹沒……

「你要幹什麼?」

卓靜如被什麼東西控制了般,朝著倒在地上的孕婦走去……

在她伸出手要對孕婦不利的時候,花琉璃突然站在她面前,淡淡道:「不想因為殺人而砍頭,最好別亂動!」

卓靜看著站在她眼前的女娃娃,竟然朝著她伸出手,嘴裡喃喃道:「你們都該死,都該死!」

看著已經癲狂的卓靜,花琉璃挑眉,道:「她如果死了,你跟花舒就是殺人犯,至於花舒的前程……」

卓靜眼神瞬間清明,看了眼昏迷的女人,又看了看花琉璃,像是回過神來似的,抓住她的手道:「璃丫頭,救救她,她不能死,她死了我就成了殺人犯了!舒兒不能有個殺人犯的母親。」

看著與剛剛判若兩人的卓靜,低頭從包里將一枚人蔘切片拿出來放到孕婦口中后,將其抱起來道:「你們家在哪兒,我總不能在這裡救人吧?」

「就在前面的巷子里,我帶你去!」

花琉璃起身,跟在花舒與卓靜身後朝著巷子走去……

一些看熱鬧的不怕事兒大的人,竟也跟著一塊兒去了!

此時的卓靜與花舒哪裡還顧得上這些人看不看熱鬧,恨不能多長兩條腿快點兒回家,好讓花琉璃救治孕婦。

跟著花舒來到他們家,花琉璃對著不放心跟上來的小一道:「小一你守在屋子外,不能讓任何人進來!」

「是!」

說完真就如門神似的站在門口,虎視眈眈看著院子里的人……

月傾城與花若愚同樣站在門口,生怕有人影響女兒救人,卓靜看著月傾城光潔如玉的面頰,心中不平,眼神一掃,看到她手腕上翠綠手鐲,那成色一看就知價格不凡,壓下心中翻江倒海的妒忌,將頭生生扭向了別處!

花琉璃看著已經重度昏迷的孕婦,來不及多想,就將她帶進空間……

手術室里,花琉璃聚精會神的給產婦做著剖腹術,孩子生出來的時候,臉青紫的嚇人,摸了摸鼻息,很微弱!

這是由於孩子在母體內缺氧造成的……

。 因為,神龍城一直是類似直線衝過來的,所以西部森林城這邊只看得到正面部分,還不知道是全覆蓋的防禦裝甲。

但正面那麼嚴密的防禦裝甲,還是讓他們感到驚訝。

而能量炮更是讓這些人很無語,他們真不明白為什麼一座陸上城市有這種攻擊方式。

能量炮都是空中城市附帶的,只有升級時才可以獲得,沒辦法製造。

因此,這些都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範圍,一時之間,西部森林城控制室里的這些人的腦袋都宕機了,慌亂中完全想不出任何原因。

「後撤,後撤,拉開距離。」

西部森林城城主終於清醒了點,他不管城市內部區域圖了,直接打開控制系統,大聲命令自己的城市後撤機動。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