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如此無理取鬧的對待,竟然還能厚著臉湊上去。只能說作為一條舔狗,他已經沒救了。

被如此無理取鬧的對待,竟然還能厚著臉湊上去。只能說作為一條舔狗,他已經沒救了。

2022 年 4 月 10 日 未分類 0

…………

比賽擂台上,雙方人員已經入場完畢,五座比賽台的比賽在裁判的宣佈下同時開始。

觀眾們最喜歡看的是什麼?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在比賽開始時所有魂師一起釋放武魂的過程無疑是最為炫麗的,那一個個魂環的出現,不同武魂所產生的不同效果,炫麗的光彩每次都會將觀眾的情緒充分調動起來。

七個四十級以上的魂宗,其中還有幾個是黑色的萬年魂環!天斗學院戰隊在比賽剛一開始,就在魂力等級,以及魂環配置上完全壓制了他們的對手。

蒼暉學院的七個人中,只有他們的隊長是一名擁有四十級以上實力的魂宗,就是那個看上去像三十多歲的傢伙。其他人不過都是三十多級而已。而且就連魂環也有一個人不是最佳搭配,三個魂環都是黃色。

蒼暉學院的七個人看上去很謹慎,在裁判宣佈釋放武魂的時候,七人就飛快的聚集在一起,他們的隊長站在最前面,擺出了一個怪異的陣型。除了隊長以外,另外六個人圍成了一個六角形,警惕的注視着天斗學院的七個人。

而天斗學院一方,寧榮榮看着對面的魂環配置,忍不住道:「這蒼暉學院也太差勁了吧?還有一個不是最佳魂環搭配的。」

此時,不止是寧榮榮就連其餘人都覺得水柔先前那麼慎重有些過於謹慎了,

眼前的蒼暉學院戰隊隊員,甚至還不如之前他們遇到的幾個相對較弱的高級魂師學院。這場戰鬥似乎根本就沒什麼懸念。

而唯一沒有放鬆警惕的,恐怕就只有水柔了。畢竟雖然她原著差不多都忘光了,但是有一點還是始終記得的。那就是這個學院絕不止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原著里還差點讓主角陰溝翻船。

在雙方隊員走出休息區的時候,水柔心中就已經完全警惕起來,因為她發現,蒼暉學院今天出場的隊員之中,有四個人都是在以前比賽中並沒有出場過的。和她之前搜集的出場名單差距很大。其中就包括了那名並不是最佳魂環搭配的隊員。

一下子換了四個人?

這意味着什麼?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蒼暉學院準備放棄這場比賽。

而另一種,就是他們在之前的比賽中大幅度的隱藏了自身的實力。

從雙方出場時蒼暉學院七名隊員身上流露出的氣息,水柔就將第一種情況抹去。那麼,就只有第二種情況了。

此時,對手七人看上去雖然十分謹慎,而且似乎有些畏懼己方似的,可水柔卻從他們的眼神中並沒有捕捉到真正的恐懼之光。甚至憑藉敏銳的感知能力,還能夠感覺到面前這些人心中的自信,以及躍躍欲試。

「集中。」

水柔低喝一聲。

雖然獨孤雁等隊員們不明白她為什麼發出這樣的命令,但還是飛快的在水柔身體周圍集中起來。

「柔姐,這些人實力那麼弱,我們直接開威力大一點的魂技不就解決了么?」獨孤雁的脾氣最直,忍不住問了出來。

水柔沒有開口,體內的魂力卻已經提升到了巔峰狀態,而她們的對手,此時也並沒有動。

五場比賽同時開始,其他的四場此時都已經展開了拚鬥,惟有在這中心主擂台上的比賽還處於僵持狀態,雙方大眼瞪小眼,誰也沒有搶先出手。

眼看着天斗戰隊並沒有直接發動進攻,蒼暉學院戰隊的隊長明顯愣了一下。水柔清晰的從他眼底深處捕捉到了一絲失望。

儘管獨孤雁等人不明白水柔為什麼不讓她們直接出擊,但是卻都沒有發出任何置疑。大家在一起配合這麼久了。對於水柔的指揮,她們是完全相信的。

至少到目前為止,水柔在團隊的指揮上從未有過大的失誤。

此時,天斗學院這邊,獨孤雁站在水柔面前,獨孤雁身體兩邊是孟依然和白沉香。水柔身邊分別是葉泠泠與朱竹清,寧榮榮押后。

「雙方隊員請開始比賽。」

裁判的聲音響起。

貴賓席上的解說也忍不住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天斗學院戰隊還不出擊呢?難道她們還會懼怕眼前這樣的對手么?蒼暉學院明顯和她們相差甚遠,隨便發上幾個魂技應該也贏了吧。」

端坐在貴賓席前排的雪夜大帝向身邊的寧風致低聲問道:「寧宗主,依你看,他們現在為什麼還不交手?雙方似乎有點過於謹慎了。彼此的實力似乎不成正比才對。」

寧風致微微一笑,道:「表象並不能代表一切。我想,一定是她們發現了什麼不對,才沒有貿然動手……」說到這裏,他臉上微笑依然,卻沒有再說下去。

一旁的白金主教薩拉斯正聚精會神的聽着,寧風致說到關鍵時刻突然停了下來,惱怒的神色從他眼底一閃而過,但本人並沒有任何錶示。

在裁判的警告和數萬觀眾的噓聲之中,中心比賽台上的雙方隊員終於動了。

首先發動的並不是天斗戰隊,而是蒼暉學院戰隊。

蒼暉學院的隊長此時似乎已經放棄了掩飾,腰背之間驟然舒展開來,腳下步伐微微一動,已經後退一米,正好進入其他六人組成的六角陣型之中。

。 看著眼前頭挨著頭,腳踩腳,人山人海的眾位師姐們,沐塵頓時感覺壓力山大。

一個兩個還好說,自己分分鐘鍾解決,要是來的多了,自己也吃不消,畢竟,猛虎抵不過群狼,雙拳難敵四手,而且,看這個數量,這波……

怕是有點懸。

「啊哈哈哈,不知各位師姐都在這裡等著師弟我是什麼意思?」

事到如今,只好發揮自己的絕技了。

裝傻充愣到底……更加準確的說,應該是和敵人打持久戰的意思吧。

「什麼意思?呵!」

「師弟啊師弟,你騙的師姐好苦啊!」

「自己對自己都做過什麼事沒有印象嗎!」

以上,是眾位師姐們的態度。

趙靈月眸中寒光涌動,嘴角勾起一抹動人心魄的微笑,可惜的是眼中毫無笑意:「師弟,今日,我們眾師姐們決定,要好好報答師弟呢!」

這句話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從趙靈月嘴中吐出,每說出一個字時,語氣中的寒意就更甚幾分。

「姐妹們!布陣!」

隨著趙靈月一聲大喝,眾多女弟子紛紛散開,在空中組成一個奇異的陣勢。

她們一個個手掐動法印,身體散發出淡淡的紅光,隨著越來越多的紅光的亮起,一道道光束從她們之間射出,將她們連接在一起,勾繪出一個絕世大陣。

大陣通體呈鮮艷的紅色,殺伐氣息濃重,一個個符文流轉,透露著神秘的味道。

「卧槽!」

「降魔誅妖陣!」

沐塵見狀也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這個陣法他見過,甚至連自家的藏書閣中都有關於這個法陣的記載。

據說,此陣誕生於一個人類勢力衰弱妖魔猖狂的時代,當時,僅憑這一個大陣,硬生生使妖魔頂尖高手盡數覆滅。

雖說眼前這個大陣比起真正的降魔誅妖陣弱上了幾百上千倍,但是其威力依舊不能忽視。

趙靈月掩嘴輕笑:「怎麼樣?師弟,有沒有感受到師姐們特意給你準備的驚喜?」

「驚是有驚,喜嗎……」沐塵拉了一個長調:「也是會有的。」

「什麼意思?」

趙靈月對於沐塵方才的話有些不解。

沐塵微微一笑,沒有說些什麼。

「休要牙尖嘴利,今日,誰也救不了你!」

趙靈月懷抱著長琴,素手放在琴弦上,正欲彈奏時,對面,沐塵從懷中拿出一個玉瓶。

上面,有著一道道法印,瓶中也蘊含著力量,不過從感知來看,這股力量不是很強。

「大陣強是強,若是師姐你們真的布成了,師弟我說不定真會頭疼幾分,會感到有些棘手。」

「但是,前提是師姐你們能夠布好大陣!」

說完,沐塵陡然捏碎手中玉瓶。

「接招吧!」

「必殺!」

「聖光爆衣術!」

噗嗤!

一道道光束從瓶中射出,凡事被照射到身上的女弟子,衣服奇異的開始快速消融。

放心,衣服並不會全部消融,它只會讓曳地長裙變成短裙之類的而已,不該露的地方還是沒有露的。

沒錯,這一招正是眾多番劇中男主所必備的技能之一。

此招在手,管你是實力再怎麼強大,只要你還有羞恥心,此招一出,必勝無疑。

「呀!!!」

一個個尖叫聲。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衣服呢?」

「哎呀!討厭,這還讓人家如何戰鬥!」

「下流無恥!」

由於衣服消融的緣故,眾多女弟子們只好放棄布置大陣,趕緊找到一套衣服急忙套在身上。

「卑鄙!無恥!」

一聲怒喝傳入沐塵的耳朵,低頭望去,趙靈月正牙齒緊咬,滿臉羞紅的怒視自己。

沐塵無奈攤開手:「趙師姐,師弟我也沒什麼辦法,你們那邊辣么多人,師弟我也打不過,迫不得已,只好出此下策了。」

「再說了,師姐……」

沐塵右手磨挲下巴,露出不知名的笑容。

「你的身材也不錯呀!」

「!!!」

慌忙低頭,發現自己衣服並沒有消融,趙靈月頓時知道自己被耍了。

「你這個登徒子!!!」

沐塵也沒有反駁趙靈月的話,聳了聳肩:「那,要是師姐沒事的話,師弟我就走了。」

話音剛落,沐塵身影閃爍幾下便就消失在趙靈月視野中。

「沐塵!」

「我要殺了你!!!」

一聲聲充滿怒氣的吼聲響徹天地。

「哎呀呀,沒想到趙師姐對我這麼好,千里迢迢的給我送來那麼一大波福利,幸好我心臟夠強大,要不然,就憑剛才那幅場景,差點能讓人心肌梗。」

青竹峰內部,走在山間小道沐塵自言自語道。

此後,沐塵人氣在九玄宗眾多女弟子中飆升,被列為「必殺名單之首」,甚至還出現了懸賞任務,不過就是沒人敢接便是了。

眾人對此只是一笑了之。

廢話,人家可是連劉宇在其手中都撐不過一招的存在,要是憑著他們這些小胳膊小腿,上去頂多湊一個人頭數。

能打贏他的,或許只有上幾屆天賦妖孽的師兄師姐們了,不過他們平日里神出鬼沒,不容易找到,再說了,就算找到,人家也不會接這個任務。

畢竟,誰也不會傻到殘害同門來賺取點數。

所以,對於這件事,可以說是無人問津,最後任務還是被宗門強行撤銷了。

……

藏(zang)海脈,明玉峰。

「師妹,今日你找師兄過來所為何事?」

一位相貌英俊的青年大步跨進一間密室內,看著眼前外表十四五左右的勁裝少女,少女梳著一個單馬尾,透露出青春活力。

望著少女,青年也是頗有感慨,要知道,這位師妹在前不久可是十一二歲的模樣,這才過了多久,就變成這副模樣,都說女大十八變,可你這變的也太快了吧!

說真的,青年嚴重懷疑,他這位師妹是不是打了什麼生長素,要不然,怎麼可能會長的這麼快,很明顯不符合科學的好嗎?

額……

在這裡,講科學的話,好像不管……

用。

勁裝少女轉過身,看著對面自己的師兄,揚起一個笑容。

英俊青年渾身下意識打了一個寒顫。

以他這段時間內對自己這位師妹的了解,對方露出這般表情。

不用多說,這是要搞事情的節奏啊!

。 「通過幾家海外金融公司幾百個賬戶,做空金額總計一千二百多萬,開20倍槓桿,預計收益在1.25億美元左右。」安迪笑著介紹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