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晨跟張曼雪傻笑道。

盧晨跟張曼雪傻笑道。

2022 年 4 月 9 日 未分類 0

「那好吧。」

張曼雪答應道。

接著,盧晨發動了引擎,然後朝著關百大商業城的方向駛去。

……

上班日逛街的人不怎麼多,周末需要排隊的各種網紅餐廳,此刻也是門可羅雀。

盧晨與張曼雪很快便來到了關百大商業城,他們找了個車位將車停好,然後走到了商業區。

商業區幾乎都是賣服裝以及鞋類的,商業區里各種高端品牌的服裝和鞋子層出不窮,但是很多經常打廣告的知名品牌,卻是入不了盧晨的法眼。

一是設計實在是難以言喻,二是那些品牌的價格與質量不成正比。

盧晨雖然是有錢,但也不至於買衣服鞋子這些東西連品質都不看。

兩人就這樣子手牽著手看著那些琳琅滿目的服裝店,當二人走到了靠近食品區的時候,一家原創品牌的服裝店吸引了盧晨的目光。

盧晨拉著張曼雪,走進了這家店,導購立馬朝著二人迎了過來。

「先生,你好,請問你需要幫助嗎?」

「我想要看看你們的女裝。」

盧晨跟那個導購員說道。

「好的先生,麻煩你跟我來。」

導購員帶著盧晨和張曼雪,來到了店裡的另一個區域,這裡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女裝,而且服裝風格涉及的年齡段也是頗為廣闊,從18歲到50歲的,都有。

張曼雪長相清純甜美,太過於成熟風不適合她,她的穿衣風格,應該是那種連衣裙配小白鞋,然後扎一個馬尾。

「曼雪,你看看,這裡的服裝,有你喜歡的嗎?」

盧晨對張曼雪說道。 「來,我翻給你看,今天這是多少號知道嗎?」

「知道,22號。」

「到下一個22號是二月初二,就出了正月了。那天,我來接你好不好?」

周裊翻著日曆數著,「28天。好,我等著你來接我。」

「嗯,肯定來接!」周想用力點頭。

周郁看著妹妹這樣哄著大哥,心裡也有觸動,「我也一起來接,我給你搬東西。」

周想看著二姐,二姐好像和印象里有點不同了,難道因為今生是接她回家,而不是前世那樣被外婆趕回家的嗎?

周裊聽到大妹的話,開心極了,「大妹也來接,好,兩個妹妹一起來接。」

周想終於哄得周裊放手,轉身對爺爺說道:「那我們就走了。」

老爺子擺擺手,「回去吧!比賽完了,從我這裡走。」

周想點頭,一家四口離開了煤建公司。

周想見爸爸不說話,便問道:「爸,我接哥哥姐姐們回家,你有沒有想法?」

周父搖頭,「沒有,就是家裡怎麼住的下。」

周想把來時路上跟媽媽說的話再對爸爸說一遍。

周父臉上表情放緩了下來,「嗯,你有辦法就好。」

周郁聽到這些,不明白的問道:「妹妹說的這些要花不少錢的,家裡哪來的錢?」

「我年前跟人去市裡倒賣年貨了,賺了點錢,還有我砌炕的圖紙被人家拿去,人家出去賺錢,回來給我提成了,放心,沒錢的話,這次怎麼敢一次把你們都接回來?」

妹妹這麼能幹了嗎?自己被比下去了怎麼辦?

「對了,我們接你回去,你還要讀書嗎?」

「不讀了,我讀不進去,我回去待業吧!」周郁趕緊搖頭。

「那等開學時,我們去你學校談畢業證的事情。」

「好,有畢業證好找工作。」

走到岔路口,周想停下,「爸,你跟媽和二姐先回去,我要去市裡找人,辦三哥轉去五小的事情。」

「你三哥不回家嗎?」周父覺得奇怪。

周郁也看著自家妹妹。

「三哥情況特殊,現在回家不適合,我怕他掀你的酒桌子,還是把他放在縣城裡,只要不住我外婆那裡,住那兒都好。」

「行吧行吧,你現在是有主意的人了,而且也能掙錢了,你說了算。」

一聽閨女說小兒子能掀自己酒桌子,全身都不舒服了,隨便怎麼安排吧!反正自己每次來岳母家和回自家父親那裡,都是不受待見的,一年一次還能忍受。

周想往水利局走去,周郁安靜的跟著父母回家,只要不把自己趕來趕去的就好。

自己都十八歲了,該回自己的家了。回去還能叫爸媽給安排找工作,外婆可不會管這些。

周想走到院子門口,就聽到左橫和自家三哥的笑聲。

推開院門,「什麼事情這麼開心?」

周話一看到周想,立刻過來,把手裡的木頭遞到她面前,「妹妹,你看,左橫教我的,我刻的這個像不像大黃?」

周想看著眼前的木頭雕刻,沒想到左橫還有這手藝,三哥的領悟力也不錯,第一次雕刻,就有兩三分像了。

「像,你繼續跟左橫學,爭取下次雕刻的很像很像。」

周話用力點頭,「嗯呢!我要好好學,就是這個刀不行,不好用,太大了。」

周想看著地上的菜刀和木頭,奇才吧?菜刀也能雕刻?

看向左橫,左橫搖頭道:「我可用不了菜刀,我只是用嘴說,他自己雕刻的。」

周想覺得三哥非常適合雕刻,因為雕刻能進入他的世界,他世界里的人和物都可以用雕刻來表達。

「我明天去市裡的時候,看看有沒有雕刻刀賣,給你倆買回來。」

左橫眼睛噌的亮了,「真的?」

「嗯,有就買。」

「好,太好了。」

「你跟誰學的雕刻?」

左橫的眼神暗了下來,「我爸是木匠,會雕刻,從小,他就教用木頭我雕刻,雕刻刀也在那場洪水裡沒了。」

周想拍拍他的肩,「對不起。」

「沒關係,我現在好多了,不會想起來就哭了,等有了雕刻刀,我就把心中的爸爸媽媽和妹妹,都雕刻出來。」

「對,雕刻出來,放在你屋裡,等於在陪著你。」

晚上,做好飯,準備吃飯時,凌然來了。

「吃飯了沒?沒吃的話,坐下一起吃。」左橫招呼道。

凌然坐下,「吃了兩口就出來了,人太多,七大姑八大姨的,太吵,還是咱這小家安靜。」

左橫笑的都合不攏嘴,喜歡來自己這裡好啊!

四個人吃完飯,周想教哥哥學習,看著哥哥那標準的字體,嘆氣,又是被外婆逼的,誰能按照書上的印刷體寫字?難怪三哥寫字慢。

「三哥,你的字,你想怎麼寫就怎麼寫,由你決定的,外婆她是文盲,她以為印刷體才是正規的字體,你這印刷體寫出去別人會笑的,知道嗎?」

周話聞言轉臉看著妹妹,「真的可以隨便我寫嗎?」

周想點頭,「是的,只要你寫的對,字體由你決定。」

周話再也不寫印刷體了,直接用自己的草體。

周想看著三哥的草體,「三哥,平時你寫別的東西可以這樣寫,但是交作業給老師,老師就看不懂你的字了,小學生還不能寫草體。

這樣吧,你喜歡寫草體,那就買宣紙和毛筆墨汁回來,你練毛筆字用草體,寫作業的時候,換一種大家都能看的明白的字體好嗎?」

周話聞言,又換了字體,這次寫的比較快,但是明顯能認出來。

「再整齊一點就好了。」

周話這次寫慢了點,字體不再潦草。

周想點頭,「嗯,作業就用這個字體,這個速度寫。」

周話問道:「那什麼時候買紙來練毛筆字啊?」

「明天就去買,你和左橫一起去買,喜歡哪種自己選擇。」

「太好了,我可以多選幾根嗎?粗的細的都要。」

「嗯,隨你意。」說完掏出五十塊錢來,遞給他。

周話接過,想了一下,交給左橫,「你管著,我經常不知道把錢放哪兒去了。」 等村長回來以後,李方四人派出了秦銘為代表,和村裏簽定下了兩塊宅基地的購買合同,然後李方也和村裏簽訂了他自己的宅基地使用合同。

「好了,那合同就簽完了,205平方,每平方500塊,一共就是102500塊。方子,你上次給村裏轉帳的那個卡號還有吧,直接把錢轉那個卡上就可以了。」

「好的,我現在就轉過去。」李方拿出手機把錢轉到了村裏的賬戶上。

看事情都辦完了,李方四人就拿着合同離開了村委會回到了李方家。

在院子裏坐定,現在就變成了四人商議民宿的問題了。

楚樂看了看大家,首先發聲道:「我是這樣想的,現在和地也拿了,我們也就該動起來了。我和秦銘回魔都以後馬上就註冊一個公司,由我們四人共同持股,我和秦銘兩人一人30萬,每人佔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方子和子軒一人20W,每人佔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方子出了一塊地了,還有剛才村委付出去的錢一共是15萬,所以在出5萬就可以了。子軒呢,把你的小金庫拿出來吧,我們可是知道你的小金庫裏面有多少錢的,30萬沒有25萬肯定是有的。」

「你就惦記我這小金庫,我還想留着買車呢,現在倒好,來到這車沒了。」

「什麼叫車沒了,等民宿建好了,憑我和老大的人脈關係,還有老三的能力,你還怕沒人來嗎,到時候不就能回本了嗎,眼光放長遠點,你要車還不簡單,直接去老大車庫開一輛回來不就行了。」

「我要買的不是汽車,就我們成都那地方,開汽車連停車的地方都沒有,所以我看中的是川崎h2,結果現在啥也沒了。」羅子軒一臉生無可戀的說道。

「摩托車以後有條件了在買唄,說不定到時候有更好的摩托車了呢。要不你今天也跟着我們回去,你自己開輛車回來。」

「算了,太累了,你讓拖車直接給我拖一輛過來吧,就要三哥之前在魔都開的那一輛,反正就是就是代步用。」

「那好,我回去了就安排拖車。那行,老二,我們先走唄。」

「行,我們先走,我過兩天就安排設計師過來,到時候你們兩個接待一下。」

「好,知道了,你們倆不吃了午飯再回去嗎?」

「不了,現在才10點,開車回去到魔都差不多12點半,到時候我們倆個去我家飯店吃點,這樣老大下午還能去註冊公司。」

「好吧,那你們去吧,我也要去縣城一趟,把豬肉和兔子給人寄過去,老四,你去嗎。」

「一起去吧,等會你帶我去趟超市,我去買些日常用品,你那些我用的不怎麼習慣。」

「好吧,那就一起走吧。」

李方把野豬肉和兔子放到車上,帶着羅子軒去縣裏的快遞站寄快遞。秦銘和楚樂倆人則直接開車上高速回魔都去了。

到了快遞站以後比較麻煩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活的兔子不能郵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郵政法實施細則》第五章第三十三條第六款規定:各種活的動物是禁止寄遞或者在郵件內夾帶。

李方只能聯繫買家,對方聽到不能郵寄以後詢問可不可以殺了以後在郵寄過去,但是現在這天氣如果把兔子殺了以後在郵寄過去擔心會變質。對方一聽最後決定只要了野豬肉,就不要野兔了,李方把野兔的錢退回給了對方,然後把野豬肉給對方寄了過去。

李方和羅子軒倆人開車又去了一趟超市,不過在去超市的路上李方看見了停在路邊的挖掘機,這才想到他需要雇傭兩台挖機去把50畝地給開墾出來,還要把荒山也開墾清理出來。

李方把車停到路邊的停車位上,和羅子軒下車來到挖掘機前,挖掘機的司機正好坐在車上抽煙休息。

「師傅,這挖掘機是你的嗎?」

「不是,我只是司機,這機器是公司的。」

「那你公司在哪,我想雇幾台挖掘機去開墾土地。」

「後面那個店就是,你去裏面問問吧,我只是開挖掘機的,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行,那我過去問問。」

李方和羅子軒走進了這家叫做東華建工有限責任公司的門店,進去以後才發現這家店還不小。

剛進門就有人過來接待李方和羅子軒:「你好,請問你們要商談什麼業務?」

「我們想要雇幾台挖掘機去修整一下田地,還有山上清理一條路出來,需要怎麼僱用啊。」

「你們先到這件接待室坐一下,我去喊我們老闆過來。」接待招呼著李方和羅子軒在接待室坐下,倒上茶水以後就去喊老闆了。

沒幾分鐘,接待帶着一個看起來和李方差不多年紀的人走了進來。

「讓你們久等了,這是我們李總,你們有什麼問題直接和李總聊就可以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