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的能力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如果他的系統可以協助他不被任何電子監控所拍攝到,這也是有可能的。萬一他有屏蔽電子監控的能力,那麼你們戴著這副眼鏡,他就算從你們面前走過,你們也不一定看得見。」項北飛說道。

「系統的能力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如果他的系統可以協助他不被任何電子監控所拍攝到,這也是有可能的。萬一他有屏蔽電子監控的能力,那麼你們戴著這副眼鏡,他就算從你們面前走過,你們也不一定看得見。」項北飛說道。

2022 年 4 月 9 日 未分類 0

陸洪訝然地看著項北飛,原本以為這小子只是一個剛剛覺醒系統的新手,連自己的系統都沒有搞明白,但沒想到項北飛會考慮到這一點。

「你繼續說說看,那你覺得應該如何尋找?」陸洪不動聲色地問道。

「很簡單。」

項北飛把眼鏡在手裡撥弄了一下,觸類旁通讓他迅速學會了這個眼鏡的所有功能,他敲了敲眼鏡,然後說道:「讓其中一個眼鏡片失效就可以。」

陸洪和陸知薇面面相覷。

「為什麼?」陸知薇不明白。

「如果他的系統是用來屏蔽電子設備,那麼我們戴著眼鏡就是睜眼瞎,那麼用肉眼來對比一下,就可以知曉了。」

2020-11-15

——

項北飛在人群里走動著,在他後面不遠處,有一個人影緊緊地跟著他。

那是一個戴著眼鏡的男子,手裡提著一個公文包,西裝革履,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上班族。

他與項北飛始終保持著五十米的距離,不近也不遠。

「汪汪!」

小黑在項北飛的肩膀上警惕地叫起來。

「有人跟著么?」

項北飛微微皺了下眉頭,在經過公交站台的時候,停住了腳步。

公交站台的人很多,項北飛靠在一個擁有【N級保險推銷系統】的青年身邊,裝作在等公交的樣子,然後目光轉向了身後。

但那個西裝男好像沒有去看項北飛,而是自顧自地從項北飛身邊走了過去,甚至都沒有看項北飛一眼。

項北飛瞅到了對方的系統界面。

【宿主:陳剛】

【R級,八面玲瓏系統】

【境界:御氣後期】

「八面玲瓏系統是什麼?」

項北飛覺得好奇,正要把對方的系統信息看個清楚的時候,但這個叫「陳剛」的西裝男已經拐過了街角消失不見。

「跟蹤我的,是這個傢伙嗎?」項北飛問道。

「汪!」小黑點頭。

項北飛正在思考自己要如何做的時候,但就在這時,拐角處有一個穿著高跟鞋的白衣女子朝這邊走了過來。

本來項北飛也不會去注意這個白衣女子,現在剛下班,街上來來往往都是男女老少。

如果不是他正好看見了白衣女子的系統界面的話——

【宿主:陳剛】

【R級,八面玲瓏】

【境界:御氣後期】

第二十八章:

剛才那個西裝男叫陳剛,怎麼這個高跟鞋女子也叫陳剛?

而且系統信息還一模一樣?

好像不太對勁。

項北飛剛剛抬起的腳,又停住了。

剛才那個西裝男和這個高跟鞋女子,是同一人嗎?

項北飛覺得十分新奇,這一次他認真打量了一下對方的系統界面。

【八面玲瓏系統:處事圓滑,遊刃有餘】

系統的介紹不多,就這一句話,不過他又看見了八面玲瓏系統的信息界面:

【你用玲瓏鏡照射路人進行偽裝,偽裝時間為半個小時,今日剩餘偽裝次數:5】

這倒是新鮮!

項北飛隱約明白了,這個【八面玲瓏系統】是一種用來偽裝的系統,看對方往日的任務界面,對方每天最多能夠偽裝成為路人八次。

「那這個系統要怎麼做任務呢?」

項北飛對這些事情感到很好奇,總不能靠著偽裝來變強吧?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了,對方是靠著與人打交道,學習別人的處事能力來變強的。

這個八面玲瓏系統到了一定的程度,甚至都可以將偽裝對象的一些特殊的能力都給學會!

——

「這小子嗅覺還真是敏銳,差點就被他發現了,不過還好,他估計以為我走遠了,絕不會想到我會偽裝成一個女子回來跟著他。」

穿著高跟鞋的陳剛高冷地走到了項北飛身邊,伸著脖子假裝往遠處張望,等著公交車。

項北飛仍然靠在公交站台上,盯著站牌沉思著,彷彿在找站點。

陳剛目光不經意地落在項北飛身上,隨即又微微蹙起眉頭。

「話說回來,頭讓我來調查這小子的天賦做什麼?他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UR級別的隱藏天才。」

陳剛心裡很疑惑,在他的印象里,如果有一個UR級別的覺醒者,九州聯盟的官方早就派人把他給保護起來了,哪裡會放任這樣一個稀世珍品的人物到處亂跑?

不管怎樣,得想辦法測試一下這個叫「項北飛」的小子才行。

陳剛朝項北飛那邊擠了過去,也盯著站大安定啊惹台,飛然後說道:「這位小帥哥,能不能問一下啊,去千達廣場要怎麼坐車啊?」

項北飛說道:「坐16路就可以了。」

「哦,16路啊!」陳剛恍然大悟。

【你與項北飛交談,你學習了項北飛的口音,你的口音素材庫+1】

【當前。「繪里奈大人,您接下來的工作是當插班生考試的考官,之後的行程則是……」

新戶緋沙子正在跟薙切繪里奈彙報著接下來要做什麼,不經意瞟了一眼旁邊,然後語氣就猛然一頓。

「怎麼了,緋沙子,為什麼不說了?」

聽的好好的薙切繪里奈眉頭一皺,正要出聲詢問,接著也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290章繪里奈,我們可是流過血的交情啊!萬眾期待中,裁判吹響了比賽開始的哨聲。

剛開場,比賽雙方都想搶開局。

就像因戈爾施塔特主帥考琴斯基說的,他們並不會像外界認為的一樣退縮防守,而是會主動發起進攻。

但率先製造出威脅的仍然是拜仁慕尼黑。

顯然,德甲巨人並非浪得虛名。

比賽剛剛開場兩分鐘,

《足球之請開始你的表演》0350打臉 馬林絕殺!

白鹿巷球場,不久之後熱刺球迷是噓聲四起,這場比賽大部分熱刺球迷對場面還是非常滿意的,不過對輸給競爭對手切爾西還是感到非常失望。

有些球迷就開始忍不住了,開始噓打進絕殺球的馬林,但馬林無暇顧及這些球迷,這是他在切爾西的首粒進球!

馬林無視了熱刺球迷的噓聲,跑向場邊瘋狂慶祝著這粒進球,而切爾西球迷也跟隨他一道瘋狂了!

「馬爾科·馬林!這是他為切爾西打入的第一粒進球!就如此關鍵!」

「很多人都在說他是水貨,今年夏天切爾西壕購一批球星,其中就是馬林最受人詬病,因為相比奧斯卡,阿茲皮利奎塔,他出場機會最多,但又沒什麼表現,比起阿扎爾,邁爾,齊策,則更不用說,邁爾也都基本確立了主力位置,就只有他比較尷尬,但今天,他可以好好放鬆心態了,第一粒進球已經到來!」

最終,切爾西的將士們確保了馬林的這粒進球是一記絕殺。

比賽結束之後,熱刺球員們都累的癱坐在草坪上,博阿斯的戰術對他們消耗很大,雖然熱刺的踢法一向如此,但今天這場比賽確實太累了。

就連切爾西球員們也累得不輕,齊策在比賽結束后沒有第一時間參加慶祝,而是慢慢在場邊走了一小會兒,然後坐下稍事休息。

熱刺的踢法有點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意思,他們的瘋跑流和克洛普又有點不太一樣,克洛普是為了壓迫對手,而熱刺則是為了把空間拉開,為貝爾,列儂等人創造突破的空間,這樣才能發揮他們最大的威力。

而這樣的踢法會讓另外一方也陷入更多的跑動中去,拉開的陣型在防守上就要跑更長遠的距離,這支切爾西都有點受不了了。

不過好在,比賽拿下!

十三連勝!

這場勝利讓切爾西再度刷新隊史記錄,剛剛打破安切洛蒂治下的各項賽事十一連勝后,希丁克的切爾西邁著大步向更加耀眼的記錄進發!

賽后。

齊策的那個自由球成為了熱門話題,儘管齊策自由球出色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甚至可以說全世界都知道,在切爾西踢了十來場比賽就有兩三個自由球入賬,可從未見過這樣的自由球破門!

即使是齊策自己的職業生涯也沒有,倒是有一粒中場附近的自由球直接破門,甚至在國青隊還有角球直接破門,但在邊線附近的自由球到還真沒有。

如果是靠近大禁區的自由球也就算了,可這球不僅是距離遠,而且角度還偏。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齊策沖著埃克托叫囂自己能夠進球,然後就進了!

賽后,一大票記者都圍住了埃克托,其實記者們大部分都不知道齊策到底喊了啥,因為場上當時的情況比較混亂,大部分記者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邁爾和埃克托的衝突上面,齊策突然上去喊了幾句話,起碼距離很遠的記者們不知道喊的是啥。

埃克托自然是不想提起此事,而切爾西方面對這件事也沒有太多回應,不過,有唇語專家在觀看了現場視頻之後,表示齊策對埃克托喊的是「感謝你給我們一個進球!」

不過,這並不是賽后新聞發布會馬上傳出來的,賽后新聞發布會,希丁克帶著特里參加,兩人都對此事沒有說太多,只是表示最後時刻絕殺熱刺感到非常高興,然後吹捧了齊策一番,對於記者的窮追猛打,特里表示齊策說的不過是一些維護隊友的話而已。

球迷們對這件事情很感興趣。

畢竟現場倒是也有一部分熱刺球迷聽清楚了齊策的言論,而熱刺球迷的評價則是:簡直不敢相信他們聽到的內容。

而綜合起來討論,也有不少人相信了齊策確實說過類似此球必進的話。

第二天。

馬上就有不少記者針對此事對齊策展開採訪,對此,齊策也並不避諱他當時說的話,畢竟很多人都聽到了。

「很簡單,當時我的腳感非常好,而對手給了我一個位置不錯的自由球,所以我告訴他,我能打進這粒進球,更何況他當時傷了我的隊友。」

「但是很顯然,這並不是一個什麼很好的位置!」

「也許你去踢一下球就知道了,在你感覺不錯的時候,你覺得這球能夠打進,那麼通常就可以打進。」

「我不這麼認為。」

齊策笑了笑:「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才是金球先生,我總是會去做一些你們認為做不到的事情。」

「齊先生,你剛才說埃克托傷了你的隊友,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聯嗎?」也有記者好奇的問道。

「當然有,這是一個再也明顯不過的犯規,我們會獲得一個自由球機會,如果沒有那個自由球,那麼比賽會繼續,也許就不是個機會了。」

齊策的回應並沒有讓所有人都滿意,不過齊策自己很滿意。

面對記者插科打諢,可是跟著職業生涯第一個老師派恩斯學來的技巧,看著這些記者似懂非懂還想繼續知道些啥,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問的一張張面孔,齊策感覺內心無比舒適:「好了,朋友們,我知道你們想問什麼,事實上是,我說了,我做了,並且做到了,這很完美,能夠打進進球並且幫助球隊戰勝熱刺,對我來說這就夠了,接下來我該去訓練了,感謝各位的到來,謝謝。」

沒什麼可以寫的記者們只好在報紙上把這個故事編成了齊策為隊友「報仇」,直接用進球來雪恨的精彩劇情,而一些報紙也妖魔化了雙方的對話,他們把埃克托描繪成了一個大魔王,而齊策就是那個討伐魔王的勇者。

所謂勝者為王,齊策在大部分媒體口中變成了正義的夥伴,不過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埃克托在比賽中暴力飛踢也確實不怎麼值得讚揚就是了。

……

這場比賽之後,切爾西將迎來歐冠小組賽第三輪的比賽,對手是馬拉加,要奔赴西班牙南部海岸城市,位於安達盧西亞的馬拉加。

馬拉加是不折不扣的歐冠新軍,上賽季在卡達富商入主之後,引入數名強援的馬拉加最終排名西甲聯賽第四,成功躋身本賽季歐冠,不過由於過去幾個賽季歐戰積分的匱乏,他們只能以第四號種子進入歐冠三十二強。

從而也落入了這個困難的小組,切爾西,巴黎聖日耳曼,聖彼得堡澤尼特,這幾支球隊沒一個是好惹的。

不過,此前面對巴黎聖日耳曼和聖彼得堡澤尼特,馬拉加的戰績令人意外,他們沒有贏過一場,但同樣的,也沒有輸過一場,面對這兩支土豪,馬拉加的戰績是兩連平。

這已經算非常不錯了,要知道,巴黎聖日耳曼不論從陣容還是資金,都是遠勝於馬拉加,聖彼得堡澤尼特可能差不太多,但紙面實力是比本賽季賣出不少球星的馬拉加要強的,切爾西更不用說,已經躋身英超最強豪門的切爾西和馬拉加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不過,隊內的幾名西班牙球員倒是對此行很期待——他們終於可以回到西班牙享受一下西班牙的陽光了。

倫敦的天氣確實很不友好,經常下雨,這對習慣了四季如春,陽光沙灘的西班牙人來說是很難適應,有機會回西班牙呆兩天,對這些西班牙人來說是一種恩惠。

在倫敦,齊策也終於感受到英超對一些大牌球星吸引力並不是那麼強的原因了,其實天氣也是一種很重要的原因,難得的休息日一看外面陰沉沉的天空瀝瀝下著小雨,想出去玩玩的心情也消失大半,就這點來說,齊策還不如生活在鹿特丹或者多特蒙德更舒適。

而處於安達盧西亞,西班牙南部的海邊城市馬拉加,齊策也有機會去看看西班牙沙灘風情了。 盛夏樂呵呵地笑了起來,及時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說:「趕緊去吧,一會晚了。」

言景祗答應了一聲,交代了幾句之後就離開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