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小安:「公司讓我去外地做分公司的總經理,目前母公司這裏沒有適合我的上升渠道。」

姜小安:「公司讓我去外地做分公司的總經理,目前母公司這裏沒有適合我的上升渠道。」

2022 年 4 月 8 日 未分類 0

吉小祥:「但你也不想去外地工作。」

姜小安點頭肯定道:「是的,我們的孩子都在這裏上學,他們已經有很好的朋友,這裏的氣候也最適中。

適合調理你的身體,這裏是最適合你們生活和學習的地方。

我不想和你們分開,我也不想你們跟着我去一個陌生的城市。

但是,我又不想自己一個人去,有些糾結。」

吉小祥幸福地微笑着捏了捏姜小安的手,她問道:「有沒有想過不去工作了,接下來你要做什麼?」

姜小安把腿盤了起來,又把老六擺在自己腿上,才道:「想過,我想寫小說,也在嘗試寫。

只是這一條路我剛開始摸索,不知道未來會怎樣。」

吉小祥笑了,她道:「我相信你一定行,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我也有個事情要和你商量呢。」

姜小安笑了,就知道不管他做什麼,吉小祥都會無條件支持,但是對於用稿費養家,他的信心還沒有那麼大。

聽到吉小祥也有事情要和他說,他點頭:「你說。」

吉小祥笑得很開心:「我和你說過,我考了育兒師。養了1234567個孩子,除了積攢了歲月,還積攢了一把育兒經驗。

考取這個證件,我沒想過一定能用上,因為我要一直在家為孩子們服務。

但是現在你給了我機會,我想如果你在家,那我就可以在實現家庭價值后,又可以去社會上實現社會價值了。」

姜小安有些詫異:「想出去工作了?」

吉小祥點頭,「想了,孩子們逐漸大了,需要我親力親為的地方逐漸減少。如果你能在家寫作的同時還能照顧他們一些。

那我就要出去工作了,賺得暫時追不上你,但是我們家的經濟狀況還是允許你全職在家寫作,以及我出去實踐賺點小錢的。」

外人只看到姜小安辛苦賺錢養著一大家子人,卻很少考慮到同樣優秀的吉小祥犧牲了社會性,為家庭做了更多的貢獻。

「你想出去工作,那就去吧,家裏交給我。」

姜小安抱着老六挪蹭到吉小祥身邊,探頭親了下吉小祥的額頭,下決心道:「那好,我最近找個合適的機會辭職,你也找找出去工作的機會。」

第二個是一天夜裏,吉小祥和姜小安在客廳的大書桌上並排坐着,一個在用電腦打字,一個一邊看書一邊做筆記。

用電腦打字的是姜小安,邊看書邊做筆記的是吉小祥。

沒有沙發,兩面牆壁除了書都是書,一個長長的書桌佔據了地中間,兩面各擺着五張椅子。

客廳已經不是客廳的樣子,反而書房范十足。

吉小祥寫了會筆記,抬起頭想休息下。她看向旁邊的姜小安,想起大學時一起上自習的時光。

吉小祥伸出手,摸了摸姜小安的帶胡茬的下巴。

在寫作的姜小安抬頭和吉小祥微笑對視了一眼,繼續回到他的電腦上不斷地敲擊著鍵盤。

彷彿這一摸不是時隔多年,而是天天如此,對姜小安毫無妨礙。

吉小祥也笑了笑,並沒有因為姜小安的反應而收回手臂,她仍舊一隻手摸著姜小安的鬍子茬,一隻手翻起了書頁。

二樓,孩子們的卧室門都打開着一條縫,齊刷刷的幾個腦袋都趴在樓梯扶手上看着他們的爸爸媽媽。

見爸爸和媽媽一個小互動后,又都開始了各自的學習。

老大組織弟弟妹妹們悄悄地回到各自的房間,上床睡覺。

安撫好弟弟妹妹們,老大在今天的日記後面又加了一句話:

「我有一個幸福的家,有可愛的弟弟妹妹,還有愛我們也彼此相愛的爸爸媽媽。

我希望將來我的另一半也能和我一起互幫互助,相互理解,相互鼓勵,共同上進,幸福地度過一生。」 咔!

指揮中心的電子大門被打了開來,一個身著軍裝的年輕女性,正一臉嚴肅的快步走進來,來到這位英武女軍官身前,啪的一聲,筆挺的立正。

「報告將軍!指揮中心派出去的無人偵察機,盡數被地方毀滅,但大致情形,已經被我們全部記錄下來了。」那女子嚴肅的彙報道。

「好,我知道了,命令下去,全體備戰!」袁冰欣嚴肅的點點頭,道。

「是!」

應聲后,年輕女子便離開了,這過程完全沒看葉辰一眼,好像這裡根本沒有葉辰這號人一樣。

「好了,葉辰你也去準備把,戰場十有八九會在我雲瀾星上,所以你要做好隨時衝鋒的準備!」袁冰欣轉頭看向那正面的巨大光幕,揮手讓葉辰離開。

「是!」

葉辰也沒有多說什麼,在這裡你不需要刷什麼存在感,只要你聽取命令就行。

……

離開指揮中心,葉辰回到自己被安排好的房間內。

擦試著手中的欺天命,葉辰盯著欺天命,眼中所呈現的是一種戰意衝天之景,身上濃郁的戰意,彷彿影響到了欺天命,頓時讓它顫鳴了起來。

「呵呵~夥計,你也興奮起來了嗎?放心好了,這一次會讓你更加盡興的。」喃喃自語著,葉辰的神情也是變得越發激動了。

面臨大戰,葉辰並無緊張之意,反倒是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葉辰自己都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一個戰鬥狂!

慢慢的,葉辰的情緒,竟是和他手中的欺天命產生了共鳴,完全的契合在了一起,欺天命鳴動間,不斷的用整個刀身來震顫,契合葉辰身上形成的那種韻律。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的話,絕對會被震驚到,這可是那些常年練習刀法的武者,最最夢寐以求的境界啊!

真正完美的人刀合一、以意馭刀之境啊!

其實,這對葉辰而言,並非很難,早在之前,他就能做到天人合一,這天人合一說的就是以自身的精神境界,與外界的大環境大自然發生共鳴,這才稱得上天人合一。

而現在,葉辰的意念與刀所契合,這自然不會有多大的麻煩,很輕易的就能投入進去。

意念與欺天命之間,形成了一種紐帶,刀在手,葉辰可以隨心所欲,指哪兒斬哪兒,而刀離手,則是意念馭刀,猶如馭刀千里之外,皆可取敵人首級!

……

時間在這緊張與期待中,悄然而逝。

滴嘟滴嘟!

剎那,刺耳的警報聲響徹整個邊境要塞,瞬間,要塞內所有準備好的軍人,一個個井然有序的離開了自己的休息室,紛紛穿戴整齊,到了迎戰區。

葉辰也不例外,一個人徑直衝出了房門,直接朝著鋼鐵城牆上飛奔過去。

在那裡,你可以更好的觀察戰場上所有的情況。

葉辰快速的到了鋼鐵城牆上,抬眼望去,頓時倒吸涼氣聲響起。

噝!

你道葉辰看到了什麼?

從高空一艘巨大戰艦中,衝出了大量的黑點,全都是快速的落向地面。

砰砰砰!

落地聲可謂是傳遍整一片區域。

多!實在是太多了!

雖然還不能和星際蟲族相比,但還是讓葉辰大為震驚。

「這獸化者組織……底蘊竟是如此深厚,居然培養出了這麼多的獸化者!」葉辰不得不感慨,有如此的底蘊難怪這獸化者組織能夠做大到這個地步。

「殺!」

驀然,一道狂暴的大吼聲,驟然在這一刻響起。

轟!

下一刻,所有降落下來的獸化者,紛紛朝著鋼鐵城牆衝去,每一個獸化者都是奇形怪狀,但看著就有那麼一股兇相,嘴裡發出獸類的嘶吼聲。

獸化者大軍發動了進攻,在鋼鐵城牆上的眾多護城將士們,自然沒有一個含糊的,紛紛舉起自己的武器,向著城牆下打擊而去。

轟轟轟!

人類聯邦的防禦力量還是很強的,城牆上架設著十台等離子電弧炮,八座星火雷光炮,以及三座隕星炮。

其餘的,則都是軍人手中的粒子動能槍,高大的城牆上,可見無盡的光束在不斷的沖射,猶如身處一片光雨之中一般。

靠近鋼鐵城牆一千米範圍內,已然變成了一片修羅之地,炮火覆蓋下,那些前頭的獸化者部隊,完全沒有抵抗力。

他們引以為豪的強大體魄,在這恐怖的轟擊下,猶如一張紙一樣,脆弱不堪!

……

對面高空中,那艘巨大戰艦內。

七位身上散發詭異氣息的身影,一同望著眼前的光幕,看著其上所呈現的畫面,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

彷彿是亘古不變的頑石,冰冷而又冷漠,看著自己一方的手下,被無情的屠戮,連一絲怒意都沒有,好像死的不是他們手下,而是一群豬狗。

看著光幕中的畫面,七人中站在中間的一人,突然言道:「果然是一群半成品,連這樣的攻擊都擋不住,看來組織內實驗室的力度不夠啊!」

語氣重不帶絲毫情感,猶如一隻冰冷的機器。

「嗯,這些半成品自是不能和我等比較,即使是被打入人類聯邦內部的陳斌,也要比這些半成品強大太多了!」另外一人也如此說道。

「可惜,大人也不過是接著這一次機會,清理掉組織中的一些次品罷了,只要能在這此戰鬥中活下來的,才能夠得到更多的資源!」又一人輕搖著頭,說道。

「好了,只要清理掉這些,大人自然會對生存下來的傢伙們給予一定的資源傾斜。」首先開口的人說了一聲,又道:「現在就讓我們看看,這人類的鋼鐵城池,能不能擋得了我們的攻擊吧!」

「開啟戰艦火力系統!」

下一刻,巨大的戰艦的艦身兩側,以及戰艦正面的數門光束大炮,陡然發生了變化。一個個黝黑的洞口,豁然從艦身內浮現,緊接著便是全部鎖定了一個方向。

「攻擊!」

轟!

剎那,戰艦上強大的火力,直接向著鋼鐵城牆覆蓋而去,勢要破掉對面的防禦。

指揮中心,袁冰欣見到對方的動作后,頓時毫不猶豫的下達命令。

「開啟護城法陣!」

命令下達的瞬間,整個鋼鐵城牆上陡然光芒大作,一條條光紋瞬間遍布整個牆體,形成一個玄奧的陣紋。

轟轟轟!

強大的轟鳴,直接轟在了城牆上,大片的火光和煙塵在這一刻炸響。

煙塵過後,鋼鐵城牆並無絲毫破損,隨著這一波的攻擊落下,葉辰和眾多將士終於是得到了衝鋒的命令。

早已按耐不住的葉辰,瞬間是向著戰場上衝去。

戰火肆虐的戰場上,無疑是危險的,每一次的爆炸,都會帶走數十條生命,葉辰身負欺天命,身形靈巧的在戰場上遊走。

遇到爆炸波太強的地方,葉辰總能第一時間避開來。

轟!

葉辰躍起,一刀豁然朝下劈去,爆裂的轟鳴驟起。

卻是葉辰正面上碰到了一個獸化者,一爪朝葉辰的腦袋極速掃來,惡風迎面,葉辰只得如此。

「切!如此還想要我的命!」一絲不屑浮現於臉上,瞥了一眼被他劈成兩半的屍體,言道。

隨後身形不停,又向著前方衝去。

。 「變的有手段,工於心計,變的貪婪無比,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可以不擇手段。」

「為了錢,你們可以遊走於各個男人之間,用自己的身體取悅那些男人,得到你們自己想要的。」

「但你們想過沒有,你的父母把你生在這個世界上,把你養大成人,送你去讀書讓你踏入社會,是為了讓你爭一口氣,不是讓你用自己的身體去取悅男人。」

「如果他們知道,該有多傷心?」陳宇盯著她道:「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我也不多說什麼,但是你自己好自為之,不是每次你都會這麼幸運的。」

許思盈蜷縮在被窩裡,看著陳宇推門而出,她眼淚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

離開酒店,看看時間,恰好十二點,這個時間是子時。

陳宇思索了一下,開著車向郊區駛去。

一片陵園前,陳宇下了車。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手幾個道印變換,最後在自己的雙眼處一抹。

他的雙瞳一閃,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黑白的世界。

只見在夜空中,無數道黑氣在周邊盤旋飛舞,這些黑氣時不時的在半空中做一個怪臉,十分恐怖。

既然答應幫劉成業找到他的女兒,那陳宇就得用些非常規的手法。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