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老師,怎麼了?」

「陸老師,怎麼了?」

2022 年 4 月 8 日 未分類 0

「關於封晏這單的設計,除了你我、楊雪三人接手,還有人嗎?」

「沒有了,基本上只有我們三個接觸。老師設計打板樣衣,我們負責接觸封晏。」

「嗯,那沒什麼了,這兩天先不要去工作室了,你們專業課要小考,先忙學習。」

「嗯嗯,謝謝老師。」

唐柒柒沒想那麼多,回到了教室。

中午和譚晚晚吃飯的時候,遇到幾個工作室的同學,她上前打招呼,結果她們瞪了自己一眼全都離開了。

她一頭霧水,有些不解。

大家這都怎麼了。

「你得罪他們了?」晚晚疑惑的問道。

「沒有啊,我去問問。」

唐柒柒趕緊追上一個,她叫林霖,和她同一屆不同班,兩人挺聊得來的。

「林霖,我剛剛跟你打招呼,你怎麼不理我啊。」

「我不和叛徒說話!」

她生氣的說道。

「叛徒?什麼意思?」

「你還好意思說,你把陸老師的設計賣給了別人,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

此話一出,她的腦袋轟隆一片,如遭雷擊。

叛徒!

設計賣給別人!

怎麼可能?

。 上官霆聽了卻是愛憐地摸了摸她的頭:「我早就知道了。再說也不算什麼大事,找當年做釵的工匠再重做一支就是了。」

「早知道?」孟慕思猛地抬起頭,秀氣的小手用力在上官霆胸口戳啊戳的,「大壞蛋。明知道我著急,還不幫忙。」

「這可不怪我,是你沒說。」上官霆一副無辜的模樣。

孟慕思氣惱地直跺腳,可偏偏無話反駁。她沒主動坦白錯誤,憑什麼要上官霆主動來幫助她了?

「那現在你知道了?」孟慕思抬眼看她,腦門上寫著清楚的五個大字――你看著辦吧!

上官霆唇邊笑意更濃:「我會儘快打造一支,然後神不知鬼不覺放回笑春閣。」

「孺子可教也。」孟慕思得了便宜賣乖。

「滑頭。既然事情解決了,你總該給為夫一點福利吧!」上官霆突然低頭吻向孟慕思。

孟慕思咯咯地笑著躲開,卻被上官霆捧住了腦袋。眼看唇瓣就要被人侵略,孟慕思羞澀的嘟囔:「色……狼。」

「這個詞我喜歡。食色性也,外加如狼般兇猛和強壯……夫人想必是愛死了為夫。」上官霆話落,不等慕思再說什麼便再一次霸佔了她甜如蜜的唇。

許久之後――

火辣的一吻結束,孟慕思在上官霆即將把持不住的時候推開他。

「一路風塵,身上能養蟲了。還不快去沐浴更衣?」孟慕思用吐槽來遮掩害羞。

「好,我這就回房去換。然後,今晚慕兒在我房裡睡吧,為夫近來因公事繁忙懈怠今日也該勤勞耕耘一番了。」上官霆腳剛邁出門檻,忽然轉過頭來,「日後,夫人就搬到蒼皓居,與我同住吧。」

今晚,以後,都住在蒼皓居?

老天,那不是天天都要被他推倒吃豆腐,夜夜滾滾樂?

孟慕思剛降溫的臉再次紅透:「不知羞!」

哈哈,孟慕思的反應實在是太可愛了。

上官霆沉浸在幸福中,喜悅著大步離開,回房沐浴更衣。

他剛將洗過的長發盤起,冷著臉就跟誰欠了他一千萬兩黃金的雲少泫,抱著一大堆賬本和奏摺等東西走了進來。

「沐浴了?剛回來就跑到王妃房中,前後半柱香的時間……端王戰鬥力可真渣。」雲少泫因為不滿自己勞累上官霆卻去風流,各種奚落譏諷。

上官霆瞬間臉黑如墨:「原來你有聽別人牆角的習慣啊!可真是苦了你,吃不到忍冬,只好聽別人的解解饞。」

「上官霆!」雲少泫突然一掌,愣是將桌案拍成了碎片。

「吼也沒用,我不是忍冬,推倒也不能做什麼。」上官霆早就在雲少泫怒氣發作的時候躲開,不然衣服被木屑弄髒他又要去換。

雲少泫冷眼狠狠戳他:「早晚,我會殺了你。」

「我知道。不過在十年到期之前,你卻必須保護我安全,一根頭髮都不能掉。」上官霆喊小廝進來打掃,然後人坐在窗邊的太師椅上,「言歸正傳,安排一下,把青陽抓到密室去先關著。」

「早就該對她出手,不然留著就是個禍患。」雲少泫火氣也立刻掐滅掉,孰輕孰重他還是掂量地出。

上官霆眼眸漸深:「早先沒抓她是因為她已經暴露,我們看著就行,總比抓了她再來新的細作要好。不過現在,差不多該收網,我打算要用她釣大魚。」

「葉月卿?蘇靜純或者太后?」雲少泫這些年在上官霆身邊看得多,思維多多少少也受到上官霆的影響。

尤其是朝廷的黑暗,爾虞我詐,他處理起來也不是當年的新手,各種老練圓滑。

「我一開始認為是太后,不過現在可以排除了。剩下的兩個還真不好說,我們只管看結果吧。」上官霆愈發期待這出精彩的好戲了。

雲少泫鬼魅一笑:「這條大魚,被你惦記上,肯定是跑不了了。對了,王妃那邊怎麼說?青陽是她的丫鬟。」

「實話實說。順便從紫衣玄士中挑選出兩個絕對忠誠的人冒充丫鬟,去照顧和保護王妃。至於青陽,強行把賣身契還給她,然後在她離開王府後動手。」上官霆安排好一切,下意識伸手揉了揉太陽穴。

這幾天基本沒睡,趕路加處理事情,有點勞累過度,疲倦了。

「孟千真那邊動作緩了下來,暫時你可以鬆口氣。」雲少泫掃了他一眼,而後識趣地退下。

鬆口氣?

怕是孟千真這是養精蓄銳,尋找時機爆發,將他和上官皇族打入萬劫不復之地。

不過總是好的情況,比這幾天忙的焦頭爛額結果只是繳獲了幾個空礦要好。

上官霆會心一笑,然後慢慢閉上眼睛,小憩片刻。

烈日的午後,忽然起了清風,頓時解了暑熱,清亮讓人覺得身心舒暢。

傍晚時分,火燒雲將整個天邊變成火焰一樣絢爛。

孟慕思提著食盒,剛走進蒼皓居,就瞧見上官霆忙碌的身影。

他還真是一刻也不閑著,永遠有忙不完的事情。

孟慕思心疼他,急忙從食盒裡拿出參湯,放到上官霆的手邊:「先別忙,歇會兒,把參湯喝了。」

「你又下廚呢?」上官霆聽到孟慕思的聲音,緊抿著的唇不由得鬆開,微微上翹。

「沒。天熱,廚娘說什麼都不讓我進廚房,怕我中暑。我就只好托忍冬去弄,沒想到忍冬的手藝這麼贊。」孟慕思說著又把毛巾取了來,遞給上官霆擦手。

上官霆擦過手,端起湯碗,低頭抿了一口:「雲少泫好福氣啊。」

「雲少泫?」忍冬煮的湯了,和雲少泫有什麼關係啊?

孟慕思一頭霧水地直撓頭。

「說起這個,慕兒有沒有想過?忍冬已經十五歲了,是不是該找個人嫁了?」上官霆玩味地勾起唇角。。

「當然了,一定要給她找個好人家。不過我還真是捨不得,古代人結婚這麼早幹嘛呢?我們那個時代,女人年滿20周歲,男人年滿22周歲,才可以結婚了。」孟慕思想起來就諸多感慨啊,生活在古代社會的男女,其實都挺悲劇的。

尤其是女人,沒有人權啊!

「那麼晚?」上官霆驚訝地瞪大眼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成了家才能再無後顧之憂,成就一番大事業。」

「哈哈哈哈哈!」孟慕思伸手戳著上官霆的腦門,「多麼冠冕堂皇的借口!殊不知你們所謂的治國平天下的人,哪一個因為早娶就家庭安寧了?就真的治國平天下了?從古至今,禍起蕭牆的事多了去,滅國的更是數不勝數。再說了,能拿現在和我們那個時代比嗎?」其他幾個殿堂雖然不如血池來的珍貴,但是裏面同樣儲存着大量的寶物,大量的重寶,至寶。

「呼,看來就是在那最後一個殿堂了。」燭龍分身深吸一口氣,開始穿梭空間,前往第一個殿堂的空間附近。

站在空間壁壘的外面,燭龍分身隱隱感覺到對面有着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讓人感覺到不由的心悸。

《從吞噬星空崛起》第三百三十章赤色雷霆 而他們在知道,是一場誤會後,也全都放心了。

尤其是顧管家在知道,之前池魚的一系列做為,連貶他們去莊子上囚禁起來,都是故意讓別人誤會後,他不好意思的給池魚道了歉。

池魚也不至於這麼小氣,反而很慶幸,鎮北王府不全是漏洞,不全是像易管家那種人,不然頭疼的,還是她自己。

夜晚。

池魚不放心王府那邊,畢竟和親團都在王府。

出了事,鎮北王府也脫不了干係,而她剛回到王府,果然出事了。

顧管家一見到她,雖然著急忙慌的,但條理清晰解釋:「郡主,大事不好了,和親公主自/殘了,柳太醫、北音、您外祖父,都在一起搶救她!」

池魚心中「咯噔」了一下,當機立斷的說:「走。」

而後,池魚大步跑去聞人立夏的寢院,顧管家也吃力的跟在她身後。

不一會兒。

池魚跑了聞人立夏住著的院子,大步邁進房內,立馬就聞到了濃濃的血腥味。

池魚看到的時候,北音正在給聞人立夏包紮傷口。

而聞人立風,擔憂又焦急的守在一邊。

隨後,柳太醫和她的外祖父司天心,見她來了,一起走到她面前。

司天心輕聲說道:「魚兒,咋們出去說。」

池魚點頭:「好的外祖父。」

三人出去后。

柳太醫和司天心一人一句,將聞人立夏的傷情,告訴了池魚。

聞人立夏的自/殘,划的是手腕,而且發現得及時,只是看著恐怖,事實上止血下去后,就沒那麼嚴重了。

就是聞人立夏的情緒,非常激動。

恐怕再次醒來后,會繼續傷害自己。

池魚立馬想到解決辦法:「先給她下軟筋散,之後我有辦法解決。」

柳太醫和司天心立馬點頭贊同,雖然不知道她有什麼辦法解決,但目前來說,下軟筋散,讓聞人立夏沒有再傷害自己的力氣,確實是最好的辦法。

而後,聞人立夏醒來的時間並不長。

池魚在自己院子里,聽了下人的稟報后,就立即前往了聞人立夏住著的院子。

進門后,她就看到了躺在床上,了無生氣,充滿死意,卻無力動彈的聞人立夏。

池魚坐在她床前的綉墩上,理了理衣擺后,說:「都走到兩國交界北境了,又住在我鎮北王府,你才自殺。

你這是有多看不慣我鎮北王府,要這麼害我們?」

聞人立風立馬抱拳歉意道:「抱歉顧郡主,家妹不是故意針對鎮北王府的。」

而聞人立夏卻偏過頭來,滿眼恨意:「都是你害的我!我就是要拖你鎮北王府下地獄!」

「立夏!別這樣。」聞人立風一方面驚訝了下,「很抱歉,顧郡主。」

這麼久以來,聞人立夏從未開口過,沒想到一開口,就說了這樣瘋了一般的話,所以他變得更擔憂了。

池魚先是懵逼,怎麼是她害的了?

算了,當瘋狗咬人了!

緊接著池魚挑眉道:「不用覺得抱歉,情有可原嘛。對了,長光王世子,能不能請你出去一下?

本郡主有些女兒家的話,想跟你妹妹說。」

聞人立風猶豫了,現在聞人立夏的情況,他不敢走開,而池魚的說得『女兒家的話』,又堅持的表情,他又不好拒絕。

但到底擔憂大過不好意思,他還是問了:「不知道顧郡主,要與家妹說些什麼?」

池魚頓時不麻煩,但也知道這是一個哥哥,實在擔憂妹妹的舉動,所以還是忍了下。

「反正不會讓你妹妹再尋死了,你要不要賭一把?」

過了一會兒,聞人立風還是猶豫不決。

池魚終於不耐煩了,皺眉道:「到底要不要賭一把,怎麼一個大男人,這麼猶猶豫豫,一點不幹脆。」

「這……」聞人立風沒想到她這麼直接,這話又挺噎人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