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大陣攻防一體,便是強行破開,也會遭受到絕強反噬,不說是靈聖,哪怕是神靈強者也得死。

朱雀大陣攻防一體,便是強行破開,也會遭受到絕強反噬,不說是靈聖,哪怕是神靈強者也得死。

2022 年 4 月 3 日 未分類 0

然而此刻的傅源,卻是笑開了花,可回頭一看,又笑不出來了。

他聖靈之體續上斷路之後,便已經掌握全部的四靈神通,只是多數神通傅源沒有來得及修鍊而已,並不代表傅源不懂。

如何解開朱雀大陣,傅源心裏還是有數的。

只需要召喚出朱雀異象,湧入生門之地,便自然可破開朱雀大陣。

但是,這樣一來,岸邊的那位靈聖強者就知道傅源掌握了朱雀神通,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到時候傅源必會遭受一頓嚴刑拷問。

傅源一時犯了難。

姚嵐在一旁仔細觀察,說道:「湖心小島里,好像並無人,這是一座空城。」

傅源笑道:「空城歸空城,但神羽皇朝在靈虛界積攢下來的金銀細軟都藏在這裏面。」

「朱雀大陣,除非是掌握朱雀神通,亦或是擁有鳳翅鎦金鎲,都可以破開陣眼。」

提起鳳翅鎦金鎲,傅源頓時靈光一閃。

看着姚嵐說道:「有主意了。」

姚嵐喜出望外,欣喜道:「快說。」

傅源故作神秘道:「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隨即,帶着姚嵐返回岸邊……

。 完顏撒改的嘗試不知多久才能宣告失敗,王安石培養的那些學生至少需要五年才能入朝為官,在此之前,他們這些舉動連暗流都稱不上。

大乾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北伐,秦構也在上面花費了諸多精力,雖然按理來說,現在大乾邊軍在主力進京為禁軍,大乾原來的禁軍又在交趾的林子裏打轉,這時候北伐,應當是萬無一失的必敗之舉。

但秦構心裏還是害怕,畢竟那些在他眼裏幾乎沒有戰鬥力的原大乾禁軍,在交趾的表現異常堅韌,殲滅之敵加起來已經超過了他們數倍,這可是沒有使用各類火藥武器的戰績。

而北伐的軍隊,在那些官員的請求下,配備了打量火蒺藜以及火炮,真要是把遼國打趴下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秦構又起了壞心思,現在大乾有三十萬大軍南征,還有十萬軍隊北伐。

儘管交趾的三十萬大軍已經儘力恢復生產,糧草什麼的基本可以自己滿足,但其他東西的供給也還是要大量民夫去運送的,更別說那十萬北伐大軍一切需要的東西都是要大乾國內運過去的。

完全可以說大乾是以傾國之力在兩線開戰,這時候如果秦構學一手楊廣,在國外大打出手的同時,再在國內搞點事情出來,就算把遼國打贏了,結果想必也不會讓他太失望。

當然,他是不會再搞基建了,畢竟大乾承平日久,在把所有土地都伺候好的勞動力之外,剩下的勞動力已經多到快無處可去的地步了。

別看現在大乾有那麼多產業,甚至還出現了貨物在自己內部沒辦法消化,只能賣到外面去的奇景。

那只是單純因為大乾的窮人實在太多,消費能力十分不足,這些年廂軍的人數還是在逐步擴大,只是數量增長的速度相比之前放緩了不少。

這就是大乾境內的勞力異常充沛的明證,要是秦構搞什麼大基建,難保不會搞出來什麼產業振興。

所以他的目標是稅收,直接根據官員品級不同,發下相應的免稅額度,同時,這一打仗,刀劍盔甲,還是什麼鐵蒺藜,那可都是消耗品,用量極大。

原本這些年大乾因為新辦軌道需要用到大量的鋼鐵,大量生產下,讓鋼鐵的價錢下來的不少,也間接讓大乾北伐的成本小了不少。

這讓秦構很不滿意,所以他就派東廠太監去各類礦山嚴查,這大乾那麼多礦山,最近又冒出來那麼多鋼鐵產業,他就不信都是那些產業都是按照大乾鹽鐵官營的規矩來的。

只要查到一批商家,那鋼鐵的價錢自然就上去了。

同時,秦構還讓東廠去查各地稅收,在朝堂上,他還三令五申,說大乾現在稅收雖然比以前高,但偷稅漏稅的情況更嚴重,所以那些官員務必要想辦法確保所有人要把稅收足額交上。

最妙的是,秦構這一攬子政策還會起到絕妙的化學反應,官員有免稅額度,又要確保稅收,那必然是要和那些大商人多聯繫的。

東廠身上的任務又重了,人手不夠用,那肯定也是要多招人的,人一多,各懷心思的人自然也多了。

東廠人因為要查稅收,官員們又有免稅額度,想查清楚,就更免不了與商人和官員來往,這來往多了,肯定會有利益輸送之類的事。

並且這一邊有免稅額度,一邊又要嚴查稅收,那這稅最後會落到誰的頭上,還用多說嗎?

到時候,秦構肯定迎來一個好結果。

當秦構把自己的這一攬子政策擺到大朝會上時,立馬迎來一片反對聲,不過他也能看出去,那些官員們反對的意願並不強,畢竟這對他們可是一件大好事。

就算有官員願意站在大乾的角度考慮問題,那也寥寥無幾,所以這時候秦構就敢在他們面前堅持了。

來了一句,「朕心中自有謀划,眾卿照辦即可。」

大部分官員這時候都不會再問了,畢竟要是問了顯得自己沒本事。

但已經決意過兩年告老還鄉的寇謙卻不在乎那些,開口道;「臣愚鈍,請官家明示,不然臣難以統率中書定策。」

如果可以,寇謙就其實想今年就告老,只是為了把他的位置留給那些最合適的人選,才在那位置上強撐著

見寇謙要問到底,秦構只能繼續打馬虎眼,「寇相不必多問,只要依朕之令照辦就行了,朕不說,也自有朕的用意所在。」

秦構都把話都說到那份上了,寇謙也不能問下去。

而聽了秦構之話,剛想要不要給其他官員指明一條路的王安石也沒了那想法,細想之後,他就清楚秦構的想法並不簡單。

這次秦構的政策實行效果沒有讓秦構失望,在知縣都有免稅額度后,各地亂象層出不窮。

有官員接着這個機會收攏本金,自己開產業,自己給自己免稅,有官員收商人回扣,把自己的手裏的免稅額度賣出去,還有官員借那個機會收受賄賂,在其他方面給商人大開方便之門。

甚至有官員直接借朝廷要嚴查稅收的名義,對所屬商賈敲詐勒索,御史和東廠的人累得半死,成功讓查到的官員比以往多了整整一倍。

當然,那只是御史和東廠的人手不夠用,要是夠用,誰也不知道會揪出來多少犯官,甚至御史和東廠內部的人也有不少落網。

查各類礦山的東廠表現也很不錯,大量私開礦場的商人被捕,鋼鐵價錢也因為飛漲。

種種亂象,看得朝堂上的官員們心急如焚,他們這時候已經想明白這是秦構給他們出的考題。

要是答不上來,或者答得不好,那仕途上自然別想更進一步,可要是他們答得不錯,那自然是會備受重用的。

於是,在一段時間的亂象過後,大乾官員們都不怎麼用那免稅額度了,畢竟他們暫時不答題,以後也還有答題的機會。

可要是答錯了,等有官員知道正確答案后,他們再想抄都不好抄。

然而朝堂上的一些大員們,卻對秦構的這個舉措頗有微詞,在他們看來,秦構有些過於急躁,出的題也太難了一些。

不過他們卻不敢對秦構明言這些,要是把話說明,那豈不是在說秦構養了一幫廢物?

所以他們的當務之急,還是儘快找到正確答案。

於是,寇謙就帶着一幫新黨官員去找王安石了。

7017k 這時候,死亡之神將一枚綻放著七彩電芒的物件遞給生命女神:「先把這個收好。」

生命女神回過頭來,一愣:「嗯?這是什麼?」

死亡之神語氣有些詫異:「這是魂骨啊,不然是什麼?」

生命女神白了他一眼:「我知道是魂骨啊,我是問……」

話到此處,生命女神看著死亡之神那像是在看傻子的眼神,突然明白了什麼。

輕輕咳嗽了一聲,生命女神將魂骨收起來,目光看向別處,嘴裡卻道:「咳,我知道這是天罰雷龍獻祭后出現的魂骨,剛剛是在想別的事情,所以沒注意。」

死亡之神看著生命女神這罕見的窘迫模樣,不禁心情大好,差點就笑出聲來,被他好不容易壓制住了。

生命女神將魂骨收起來,回頭一看,卻見到死亡之神那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樣,瞪了他一眼:「你在幹嘛?」

死亡之神登時站直了身子,眉頭緊蹙,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嚴肅一點,隨後道:「沒什麼,我在想,小七現在還不能吸收魂骨,這八大魂獸王者的魂骨,等他能夠吸收生命之心和死神之鎧后,再給他融合吧。」

生命女神不疑有他,還真以為死亡之神是在想這個事情,於是點了點頭,道:「嗯,先等他把眼前的考核解決了吧,只是這孩子體內沒有魂骨,我擔心他一下給第二武魂添加魂環,身體會支撐不住。」

死亡之神搖頭笑道:「這有什麼好擔心的,他不是有個外附魂骨嗎?而且我不是把死神之翼提前給他了么?」

生命女神卻道:「這能一樣嗎?就一個外附魂骨,就算進化到了死神之翼,但是還沒有完全達到神級啊,也就是封號斗羅的級別而已,哪裡頂得住給第二武魂添加魂環那龐大的力量,而且還都是十萬年的級別。」

死亡之神嘆了口氣,不知道該如何說服她,便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們兩個還在這裡呢,怎麼會看他出危險呢,實在不行,我們就幫他壓制十萬年魂環的能量不就行了,有什麼好擔心的。」

生命女神看著死亡之神,嬌哼一聲:「算你還有點當老師的樣子。」

死亡之神一陣無語,我怎麼就沒有當老師的樣子了?哼!

傲嬌的死亡之神見生命女神沒有繼續說話,心頭有些不安,偷偷看了一眼,卻發現生命女神早已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唐元那邊,登時讓他鬆了口氣。

剛剛我是不是哼出聲來了?

嗯,應該沒有,幸好……

擦去鬢角冷汗,死亡之神也將目光放在即將與那隻紫紋巨虎對戰的唐元身上了。

死亡·真·妻管嚴·之神!

那隻紫紋巨虎,正是九大魂獸王者之一的神威虎皇,擁有十一萬年的修為,比天罰雷龍還要強一些,不僅如此,唐元也發現了,要為他獻祭的八大魂獸之王,一個比一個強,其中那個最強的奔雷怒熊王,被時空帝翼蝶排到了最後。

唐元用「陰陽鍊氣訣」第九層「混元歸一」的境界去看,按奔雷怒熊王身上的魂力氣息推測,應該十分接近二十萬年時空帝翼蝶的氣息了。

這隻威猛的神威虎皇,擁有「皇者之威」的天賦,能夠震懾一切邪惡屬性和毒屬性的魂獸,並且能夠以強大的虎威,直接吼斷敵人的魂魄,可謂是難逢敵手。

即便是奔雷怒熊王與之對上,也要廢好一番工夫。

而且虎類魂獸,不像是狼類魂獸一樣,弱點在腰上,虎類魂獸的全身上下,根本沒有弱點,更可怕的是,虎類魂獸的腰部,可謂是強得一匹。

幾乎虎類魂獸全身的氣力,都集中在腰部,能不厲害么?

若是唐元盯著腰部去打,肯定要吃一個大虧。

這一下,唐元有的打了。

神威虎皇不像天罰雷龍那樣,還和唐元透個底,直接發出一聲響徹天際的虎嘯,強勁有力的後腿便猛然一蹬,龐大的身軀向唐元撲來。

濺起的飛石,幾乎將後面的幾棵參天樹給擊倒了。

這一下「虎撲」,可不是隨隨便便的攻擊,虎類魂獸之中,「虎撲」這個攻擊,雖然不屬於魂獸的魂技,但是也是虎類魂獸的天賦攻擊,具有強大的壓製作用,能夠封死對手的逃脫之路,以及扼斷對手的應對攻勢。

對於這一上來就是猛烈的攻擊,唐元顯然並不擔心,拼力量,他在神威虎皇面前,就是個小菜,即便是他經過了天罰雷龍的魂技煉體,依舊和十萬年級別的魂獸有著天塹般的鴻溝。

就算神威虎皇如今的實力壓制到了和他一般的層次,身體的力量卻還是比他強大。

但是速度嘛……

不好意思,「無常追魂步」第八層的境界,讓唐元擁有了和敏攻系封號斗羅相當的速度。

「嗖」地一聲,唐元直接從神威虎皇的眼前消失不見,這一瞬間,神威虎皇也已經撲至唐元前一刻所站立之地,扭過頭來,目光凌厲地看著身後的唐元。

唐元的精神世界之中,劍心顫鳴,發出「錚錚」之音,化作雙眼中無盡戰意的精芒,唐元猛一抬頭,直接對上了神威虎皇的目光。

雙方的戰意高昂,一聲虎嘯,一聲高喝,兩道身影,再次相向向前衝去,一時間風雲涌動,日月倒轉,強大的魂力震蕩席捲開來,將幽冥嶺化作整個令人壓抑膽寒的戰場。

……

在不斷地戰鬥中,唐元漸漸將八十二級的實力穩固下來,不僅魂力變得更加凝視,而且「陰陽鍊氣訣」、「判官奪命劍」、「無常追魂步」,甚至是「亂披風之舞」,都越發地爐火純青。

生命領域、死亡領域、劍之領域這三大領域的運用,也越來越純熟。

雖然他的魂力並沒有提升,但是實力卻是在每一次攻擊、防守、受傷的過程中突飛猛進,整個人的渾身氣勢,也在不斷攀升。

神威虎皇與唐元戰到最後,雙方都彷彿達到了極限,但是令神威虎皇驚懼的是,唐元的氣勢卻沒有絲毫地回落,反而越來越強。

反觀他自己,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唐元的手段層出不窮,他若不是憑藉著自己十萬年級別的魂獸之身,估計早就落敗了。

他卻沒有想到,唐元體內的生命之力,可是唐元的一大底牌,在唐元不斷突破自身極限的過程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雙方打了三天三夜,神威虎皇終於堅持不住,力竭倒下。

唐元見此,長長地出了口氣,即便他有生命之力的恢復,也感到十分疲憊,精神力也消耗極大。 譚母趕緊抱住女兒,緊張詢問。

「這是怎麼了?誰欺負你了,怎麼傷心成這樣?」

譚晚晚心裏有很多委屈,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總不能告訴媽媽,她禽獸不如,對一個小孩子下手了吧。

她甚至都控制不住自己,變得越來越禽獸了,真的好罪惡好自責。

現在她和唐幸做朋友的資格都沒有,她以後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了。

「沒、沒什麼,沒人欺負我,就是女兒……女兒看了一個感人電影。」

譚母半信半疑。

「真的是這樣?」

「嗯……」

「你這孩子,一驚一乍的,把我嚇壞了。對了,唐幸怎麼匆匆走了,還沒留下來吃午飯呢。你怎麼不攔著點?」

「媽,他以後都不會來我家了,你不用做那麼多菜了。」

她失魂落魄的說道,然後沮喪的上樓。

唐幸回到封家,何世勛看到他都眼睛發亮,想上前詢問進展的,只可惜唐幸根本不理會,直接砰地一聲,把他關在了門外。

他害怕的摸了摸鼻子,他的高挺鼻樑差點就要斷了!

「唐幸哥,你怎麼了?計劃不成功嗎?」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