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系統的提示,蕭越一副並不在意的表情,依舊是習慣性選擇匿名,對於華夏區而言,突然有人殺入修為榜,自然在各個新手村之間引起了轟動。

看到系統的提示,蕭越一副並不在意的表情,依舊是習慣性選擇匿名,對於華夏區而言,突然有人殺入修為榜,自然在各個新手村之間引起了轟動。

2022 年 4 月 2 日 未分類 0

目前哪怕排名戰力榜上的玩家,修為不過是堪堪達到凡胎十重,突然間有人一騎殺出達到了聚氣境,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畢竟頂尖玩家都自視甚高,從不認為自己比別人差。

蕭越不知道他進入修為榜在玩家間引起的轟動,此時正靜靜感受着突破到聚氣境所產生的不同變化。

肉身力量方面有所提升,但沒有想像中的明顯,最多相當於凡胎境提升三重增長的力量,真正發生改變的是真氣。

由凡胎進入聚氣,體內真氣總量爆漲了好幾倍,真氣更是如江海洶湧一般,時刻在體內澎湃激蕩,彷彿一個念頭便能爆發出強大至極的力量。

一瞬間,蕭越福至心靈的運轉真氣聚於指尖曲指一彈。

咻。

耳中傳來尖銳的利嘯聲,真氣凝聚成一道無形氣勁,如利矢破空般矢掠而出,然後陡然消散開來。

「一米。」

細細感受着真氣破體而出的距離,蕭越喃喃自語,聚氣一重居然能由真氣凝聚,一米範圍之內威力極為的驚人。

「再試試。」

這一次蕭越對準身旁的礦洞牆壁,再次曲指彈出。

啪。

堅硬的岩石牆壁像是被子彈擊中,出現一道拳頭大小的洞口。

「嘶,好強的攻擊力。」

有了真正的參照物,蕭越才明白聚氣境的可怕之處,這曲指一彈造成的破壞力也許對同階修為的怪物沒用,但即便是凡胎十重的怪物都能一指彈殺,這就有些驚悚了。

「看來聚氣境果然與凡胎境有了天壤之別的變化,隨着修為不斷提升,真氣造成的破壞力肯定會更強,要是現實中也達到這個境界的話……」蕭越的眼睛愈發晶亮了,

可以說,修為到了聚氣境才算是真正的武者,開始初步體現出武者的強大之處。

蕭越一臉興奮,之後他留在原地不停嘗試聚氣境帶來的變化,直到完全掌握才罷手。

「找幾隻怪物試試我現在的實力。」眼中精光一閃,蕭越邁步向深處走去。

很快一頭礦洞屍將出現在視線當中,它拖着生鏽的鐵鏈緩慢移動着,地面發出沉悶的聲響。

「就你了。」

風之靈動施展,蕭越化成一道難以捕捉的殘影掠出,真氣質量的增強,使的速度快了幾倍,真氣卻沒有多消耗一絲,不等接近怪物便由真氣包裹着拳頭轟了上去。

礦洞屍將沒有反應就被一拳擊中,龐大的身軀飛起,砰得一聲撞上了牆壁,似乎整個礦洞都震動了一下,塊塊碎石由洞頂震落下來。

「好強。」

蕭越心中驚喜,若是換成凡胎境,哪怕使用武技,否則單純的一拳他也不可能造成這般強大的攻擊,一拳擊出他的身形如風般靠近過去,不等怪物從牆壁上滑落,雙指並在一起用力向前刺去,指尖處吞吐著真氣凝成指芒,給人極為鋒銳的感覺。

噗。

一指,蕭越只是稍稍感受到一絲阻力,指鋒處的氣芒深深刺穿了怪物的眉心,帶動雙指戳進它的大腦。

「給我死。」

蕭越神情冷厲,真氣在怪物大腦中猛的爆開。痛苦咆哮的礦洞屍將全身一僵,瞬間失去掙扎的力氣,隨着收回的雙指緩緩倒在了地上,額頭眉處留下一道不規則的破口,墨綠色血液汩汩溢出。

啪。

一堆物品爆掉落在怪物周圍,入眼處黃澄澄的一片。

蕭越撇撇嘴,起源對遊戲幣的爆怪依舊是這麼吝嗇,似乎除了BOSS之外,只要是普通怪物,哪怕聚氣境爆出來的都是銅幣。

隨手一撈將東西收起,手上多了一件奇怪的裝備,看起來像是一隻銀色面具,造型是一隻生有兩角的詭異惡獸。

名稱:修羅面具。

品階:凡器。

備註:能夠遮掩玩家的面容,看起來更酷一些,除此之外沒什麼用。

「好東西啊。」

蕭越眼睛一亮,對於凡器裝備帶來的屬性,他根本不看重,哪怕將他身上所有的裝備都扒下來,如今他的實力都下降不了多少,他看中的是面具遮擋面容這一作用。

下午吃飯時發生的一幕在他心裏始終都是根刺,這遊戲沒有改變外觀的設定,若是早有這樣一隻面具,白天的事情根本不會發生。

拿起面具往臉上一按,頓時蕭越清秀的臉頰被一張獰惡的修羅面具取代,以後只要他不主動爆露,現實中再不會有人認出他。

裝備好面具,他開始回味起剛才那一瞬間的戰鬥。

「玩家到了聚氣境,實力提升太大了,高階玩家單挑同階怪物將不再是難事,不過除非擁有我這樣的戰鬥意識,否則絕不會像我這樣輕鬆。」

蕭越滿意的笑了笑,相比之前面對聚氣境的驚險,眼下面對同樣的怪物卻有些波瀾不驚的味道。

「我去,好像忘了件事情啊。」

突然,他一拍腦袋,手中出現了一隻半尺來長的捲軸。

名稱:震山吼

品階:黃階武能(以真氣凝聚無形音波攻擊,發出一聲狂暴震吼,修為越強威力與範圍越大,傳聞絕世強者曾以此功能一吼震碎山嶽)。

要求:聚氣一重。

一撕捲軸,身上頓時多了一個震山吼技能。

這還沒完,周圍沒有怪物,蕭越乾脆盤坐在地上,武道之心直接對震山吼發動了吞噬。

轟。

熟悉的感覺出現了,一道道關於震山吼的信息巨細無遺的出現在腦海中,由單純的系統技能,化成蕭越完全理解並能掌握的強大武技。

呼。

重新睜開雙眼,他臉上劃過一絲笑容。

姓名:為戰而生。

職業:武者。

境界:聚氣一重。

裝備:修羅面具,黑色西裝,牛仔褲,落葉鞋,水紋吊墜。

技能:閃雷拳(圓滿)風之靈動(圓滿)虎嘯拳(圓滿)護身罡氣(圓滿)震山吼(圓滿)

功法:諸天星辰體殘篇。

寵物:無。

天賦:真武道之心(武之大道本源所化的戰心,介於虛幻與真實之間,目前狀態殘缺,可吞噬武技與修鍊功法進行修復,目前可吞噬技能數:0)。

天賦特效一:戰鬥意識(賦予擁有着與生俱來的戰鬥天賦)。

天賦物效二:封印中。

天賦特效三:封印中。

天賦特效四:封印中。

天賦特效五:封印中。

金錢:20金幣13銀行92銅幣。

果然,被武道之心吞噬后,岳山吼同樣節省了提升熟練度的環節,輕易達到了圓滿等級,武道之心本身單看字面信息沒有變化,蕭越卻感受到比起之前又有了一些不同。

震山吼做為新學的武技,蕭越對它的理解彷彿浸淫了無數年,但眼下他想親眼見識一下震山吼的威力。

迷宮般的幽暗礦洞內,蕭越繼續深入。

然則此次一連轉悠了十幾分鐘,居然沒有遇上一頭怪物,就在他疑惑之際……吼,漆黑的前方傳來一聲聲此起彼伏的咆哮聲。

「怪物,聽起來數量應該不少。」

蕭越瞳孔一縮,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拐進了一條岔道,頓時眼前一陣開闊,入眼的不再是狹窄逼仄的礦道,而是一處巨大的開闊地,並有近百隻怪物聚集在那。

修為最低的都是凡胎十重的怪物且只佔少數,大多數全是聚氣一重的礦洞屍將,在那處開闊地的盡頭是一道足有五米高的石門。

「那是什麼東西?」看到緊閉的石門,蕭越目光閃爍間透出一絲好奇。

礦洞屍將擁有禁錮技能,要是冒然衝去一旦被連續禁錮在原地,哪怕再逆天都難逃一死,替死傀儡用在這種地方太不值當了。那群怪物明顯是在守護著石門,就這麼離開他又有些不甘心。

「沒什麼好猶豫的,震山吼是群體武技,而且被修鍊到了圓滿境界,說不定能帶來驚喜。」不過眼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就算真的不顧一切和怪群拼上一把,結束后至少要到凌晨了。

對於熬夜修仙,蕭越一向是沒有任何的興趣的,石門一直就在那放着跑不掉,最後乾脆選擇了原地下線,至於《震山吼》到底威力如何只能等明天再見識了。

取下遊戲設備,蕭越聽着房間外面靜悄悄的,兩女顯然已經睡下了。

輕手輕腳的走到衛生間洗漱了一下,回到房間蕭越沒有躺下休息,而是脫的光溜溜的盤腿坐在了床上,他可不想修鍊后再換一身衣服。

紫府丹田。

真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滿了,契竅與肉身達到了極致的契合。體內真氣再沒有一絲虛浮的感覺,反倒像是一條自天際砸落的瀑布,時刻都在澎湃震蕩著。

這股真氣的強度,比起遊戲中的聚氣境遠遠不如,但這是真正屬於他的力量。

明明只有凡胎一重的修為,身上那股強大感覺卻在告訴蕭越,就算遊戲里凡胎三重的他都未必是現在的對手。【後唐建立1傳國玉璽】

乾化四年(914)正月,李存勖擒斬劉仁恭、劉守光,威震河北。王鎔的幕僚提醒道:「大王您擁有『尚書令』的頭銜,那可是後梁政權冊封的,如今大王追隨河東李存勖而與後梁為敵,就不該再保留後梁的官銜。況且自太宗李世民以來,就沒人敢接受『尚書令』。現在李存勖在河北扛把子

《五代十國往事》第269章後唐建立1傳國玉璽 「什麼?!」

弘源晴鬥口中招魂幡三個字一出,台下的安海櫻,居然不能維持身為大神官之女慣例的優雅,直接拍案而起!

招魂幡!

即便是東瀛的陰陽師,一個與陰陽兩界溝通的行當,招魂幡,也是陰陽師的禁忌!

招魂幡實在是太陰毒了!

在安海家族及其門下的徒弟當中,自然也是三申五令,絕對不允許觸碰的禁制!

安海櫻不敢相信,自己每日朝夕相處的師兄,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煉製了招魂幡!

招魂幡,顧名思義!

能召百里亡魂,以敵人鮮血為祭,為持幡者所用!

而不光如此,方圓百里的亡魂,無論好的壞的,都會在招魂幡的驅使下心生惡念,吞噬活人血肉,犯下大罪。

即便是招魂幡被收回之後,亡魂也無法離開,會被收入幡中,更是無法超生!

這,算是缺了大德了。

所以,在安海家族當中,安海晴明多次三令五申,嚴令禁止任何人接觸招魂幡,也不允許弟子煉製招魂幡。

此刻的弘源晴斗,召喚出招魂幡來,屬實是給安海櫻的觀念,來了個很大的衝擊。

安海櫻看着台上的秦風,有些焦急。

秦風是一個很值得尊敬的對手。

弘源晴斗偷偷煉製招魂幡,安海家族是定然不能容他了。

而秦風,如果被弘源晴斗召喚的那些亡魂擊敗,甚至擊殺……

實在是太可惜了!

可即便如此,安海櫻也知道,無論自己有多麼憂心秦風,此刻,也不能表露出來。

……

台上。

幾乎是招魂幡剛剛一被弘源晴斗召喚出來,秦風就感受到了一股陰邪至極的氣息,朝着自己撲面而來。

乃至偌大個場館,也因為這個詭異的招魂幡,給弄得驟降了幾分溫度。

秦風的眉頭一皺。

緊接着,方圓百里,乃至整個東瀛,都被密佈的烏雲所籠罩着!

空氣當中,突然響起了一陣又一陣的哀嚎,一開始,大家還以為是狂風的聲音。

可是大家很快就發現,這周圍,哪有什麼狂風?

那哀嚎,明顯是一聲聲嚎哭罷了!

秦風第一次在台上,感到焦慮!

敵人的這一招,十分危險!

但秦風完全看不懂敵人的路數!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