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天空的神像蕩漾出陣陣漣漪,引得虛空震蕩不已,無窮血煞自那神像內蔓延而出,遮掩天空。

就在這時,天空的神像蕩漾出陣陣漣漪,引得虛空震蕩不已,無窮血煞自那神像內蔓延而出,遮掩天空。

2022 年 4 月 2 日 未分類 0

「波旬血獄!」

那血袍祭祀自語,眼眸開闔間如一尊邪神降世,橫行世間。

「轟隆隆——」

血海轟鳴,一座座血色囚籠顯化而出,神魔虛影在其中怒吼,卻被一道絢爛的血芒破滅,貫霄而下,衝破一切。

「來戰!」郭綏踏碎虛空,手持黑金蛟槍,裹挾一片古戰場橫擊而出。

金聖嘆也顯化出一根拂塵,拂塵很是樸素。

但其揮灑間,卻噴薄無量金光,澎湃十方,彷彿單憑此物,便可破山河,沉日月,崩星宇。

「道祖拂塵,道宮真是捨得,連這等聖物都給你。」

看到此物,郭綏信心十足。

道祖浮塵是道宮無上聖物之一,傳言是道宮道祖遺留世間的古老物件,有大偉力。

中州曾有大能流傳出一句話——手拿拂塵不是凡人。

說的便是此物!

「什麼道祖,還能比肩神靈不成?」

看到這些,血袍祭祀臉上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然則下一刻,臉上笑容頓時僵住。

郭綏見狀,眼有異光,看向金聖嘆。

這東西這麼厲害嗎?

金聖嘆也驚住了,他也聽說過道祖拂塵有大威能。

但他現在還沒用啊!

「你的神靈恐怕不想看到你口中那位道祖,畢竟他也怕死。」

只聽,高天之上,忽然傳來一聲輕語,好似自九頭而來,煌煌作響。

「是誰?」

血袍祭祀循聲望去,見到了他這一生都難以忘懷的一幕。

一個身著烽火金紋袞服的少年屹立在神像頭頂,一柄極為神異的刀立在他的腳邊,宛如一尊古老的帝者自歲月中踏出。

君臨天下!

好似要將諸天神魔都踩在腳下。

不敢仗劍登城頭,唯恐驚擾月上仙!

在那少年的身後,有數尊身披戰甲的身影,各自背負氣運,綻放著渾厚神力,還有那爆發出幾乎能夠衝天而起,震動宙宇的無數銳士大軍。

「嗡——」

神像好似有靈,感受到了褻瀆神靈的罪人正站在他的頭頂,渾身都在發光,倘若要自石像中復甦,跨越無窮空間,前來鎮殺他。

「轟隆隆——」

茫茫血煞蒸騰,無量星輝相隨,凝聚為一道道細密恢宏的鎮世神能,欲鎮殺那個少年。

「神靈?一尊石像罷了。」

顧川冷喝一聲,自他的眸中射出兩道黑白神芒,洞天貫地,光焰滔天,破滅一切。

「殺!殺!殺!」

在他的身後,無數九州將士在咆哮,在怒喝。

恐怖的血煞伴隨著人族氣運在沸騰,在盪塵這污穢的界域,掃清一切!

「神靈震怒了…..」

荒漠上,無數人族在驚恐。

他們看不見天上發生的一切,卻能看到搖曳不已的天穹,還有那自天上傳來宛如神靈怒喝的殺聲。

在恐懼,在跪地,在乞求…….

「殿下!」

郭綏奮聲大呼,手中黑金蛟龍顫鳴,在呼應那震天的殺聲,向神靈宣戰。

「辱人者,當殺!」

「祭神者,當斬!」

「奴役人族,血祭人族,供奉邪神者,屠其族裔,滅其族運,斷其傳承!」

下一刻,天穹響起了道道宏音。

「不可能,天軍已經覆滅,天軍已經覆滅了,我親自驗證過,天器都歸寂了,你們為什麼還在,為什麼還在……」

一聲驚叫傳來,血袍祭祀滿臉震驚的看著神像的那尊少年,還有其身後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大軍。

他的先祖效力過天軍,更是在天軍覆滅之時,齊齊化道相隨而去。

他認得眼前的這支大軍。

他的先輩自太清祖地蘇醒后,曾找到過先祖留下的天器,連天器神祇都歸寂了。

他也曾數次確認過。

天軍已經完了!

連那等威勢無雙的天軍都戰敗覆滅了,他們這些天軍後裔能如何?

他們本就是信仰神靈的後裔,現在重新回歸神靈的榮光之下,有何不可?

他的先祖用他們的生命證明了他們對天軍的忠誠!

但他們不是先祖,他們根本沒有感受過天軍的任何恩惠。

他們享受到的是無盡的恐懼,恐懼覆滅天軍的敵人,找到他們這群天軍後裔,恐懼無窮無盡,隨時而來的覆滅之手。

所以,他們選擇重回神靈的榮光下!

可笑,還有一些蠢人在堅持天軍的榮光。

天軍都已經覆滅了,哪還有什麼榮光可言,他們是失敗者的後裔。

想要活命,只能另尋他路。

這有錯嗎?

既然你們堅持天軍的榮光,那就隨天軍一起去吧。

他的先輩殺光了一切堅持者,用他們的血刻畫了神陣,重得了神的榮光,並將他們的後裔都貶為了血食。

他們坐在先輩的屍骨上,高唱著神歌,讚揚著神的偉大,這不好嗎?

失敗者就要付出代價,失敗了還在堅持的蠢貨更該付出代價!

更何況是失敗兩次的失敗者!

但現在,天軍來了!

那群失敗者回來了,那群可笑的失敗者回來了,他們高唱著曾經威傳星海的誅神戰歌,回來了……

「轟隆隆——」

此時,頭頂上傳來一股壓迫感,讓血袍祭祀回過神來,只見,一口黑金戰刀當頭斬下,散發著無窮神力。

血袍祭祀雙眼充血,蒸騰神力,這是真正的神力,是他血祭那群可笑的蠢貨獲得的偉力,抬手轟鳴陣陣殺伐之力而去。

「斬!」

伴隨著一道宛如天帝憲口的冷漠之音響起,黑金戰刀震顫,散發著一股股黑色幽芒,絕倫的神芒直接將他貫穿。

「你們也重回了神靈的懷抱,哈哈…….」

血袍祭祀看著纏繞在體表周遭,瓦解他肉身的黑色幽芒,好似感受不到疼痛,在大笑。

他自那幽芒中感受到了「神」的偉力,那是獨屬於神的偉力!

比起被他視為恥辱的天軍來說,他更喜歡神靈的信徒,更喜歡死在神之信徒的手中。

這證明他的先輩並沒有選錯,他也沒有選錯。

他…..只是技不如人罷了!

「殺!」

郭綏,金聖嘆兩人對視一眼,雙雙爆喝。

一人手持黑金蛟槍揮斬而去,一人手持道祖拂塵朝著虛空的血袍人族殺去。 10噸TNT,用量可不小啊!

這特么拳頭砸跳蚤!

「王局長,我有個疑問。如果他們真用這種手段,那麼多的炸藥,他們埋在什麼地方才能把我炸死?」

「當然不會埋在馬路下!最好是埋在你家的地下室,在你睡覺的時候把你送上天!」

「啊?」

張凡一驚,心中顫抖,不禁聯想到自己家和雲梨家之間的那個通道!

細思極恐!

列夫正好在這個時候和雲梨來往,而且來到了雲梨家裡,這難道是一個巧合?

如果不是巧合,他們真要從雲梨家下手,把炸藥弄到我家地下室?

這……絕對是一個又好又餿的主意!

可以想象,黔驢計窮的由鵬舉用了多少心思才設計出來的!

看來,由老同學事先一定是做足了工作,了解到了我家和雲梨家之間的這個地下通道的存在!

從兩家地下室的結構和那個通道的修建情況看,當時這個通道應該是建房時就已經修建的,應該是在圖紙上有所體現。

由鵬舉一定是通過某種關係,查閱了這個房屋檔案圖紙之後,才產生了這個奇思妙想的!

「王局長,我有一個發現!」

「快說。」

「據我所知,在我家和雲梨家之間有一個地下秘密通道,這個通道看來是不正常的,當初修建這個通道的原因我並不清楚。」

這回,輪到王局長驚詫了,「小,小凡,你說什麼?在你家和雲梨家之間有一個地下秘密通道?」

「正是。」

王局長愣了半天,才說:「小凡,這太不可思議了。」

「所以,我有一個想法,是不是由鵬舉查知了這個通道,才會產生用TNT炸死我的想法?」

「完全有這個可能!有這個地下通道的存在,我們所偵查到的前因和後果就緊密的聯繫起來了,事情就有一個解釋的理由!」

「所以我想,為了確定我們的這個設想,我們首先要知道對方是怎麼知道這個地下通道的存在的,即使是雲梨,她現在都未必知道這個地下通道,我也是在一個極其偶然情況下發現的!」

「張凡,你的意思是,我們從源頭上找?」

「對,你們警察局可以去這個小區的圖紙檔案管理處問問,最近一段時期,有誰來查閱過小區的圖紙!誰查過,那誰就是有嫌疑!」

王局長一聽哈哈的笑了起來,不斷的誇讚道,「小凡,你的思維非常有邏輯,非常準確,非常清晰,我簡直佩服到家了!」

張凡輕輕地笑了一聲,「王局長,適當的佩服是應該的,我接受一定程度的崇拜啊!」

「小凡,別開玩笑,我問你,你感覺這事是誰做的?」

「當然是由鵬舉。」

「難道就不能是列夫?」

「列夫,他在大華國沒有這個底層人脈。」

「也是。由鵬舉是可以辦到的。」

「如果確認了此事,我反而不擔心了。」張凡笑道。

「為什麼?」

「因為他們要把數噸TNT運過來,這無法遮人耳目的。所以,近期你的偵察員只要好好守候著,注意有沒有貨車運大量貨物到雲梨家就成!」張凡道。

王局長想了一會兒,「我不太贊同你的觀點。」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