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厲海霖不可思議的指著厲銘威,驚訝道:「爸的呼吸好像平穩了很多。」

「快看——」厲海霖不可思議的指著厲銘威,驚訝道:「爸的呼吸好像平穩了很多。」

2022 年 4 月 2 日 未分類 0

厲墨司聞言,快速檢查了一下厲銘威的氣息。

不僅是呼吸更順暢了,就連眼睛和鼻腔流著的血絲也彷彿止住了。

竟有這麼神奇?

厲墨司擰眉,幽幽地打量雲琉璃。

他認識霍老中醫,卻從不知他針灸術也如此高超,還有剛才那藥丸……

別人離得遠,也許沒有聞到,他卻聞到了一股很淡很淡的雪蓮花藥香。

十來分鐘后,醫生和救護車一同趕來。

雲琉璃取下了銀針,後頸的風池穴留下了一朵雪花形的紅色雪點,這套針法也因此而名雪花針。

醫生為厲銘威現場做了檢查,確定各項指標都正常。

厲銘威緩慢轉醒,其實剛才他雖然是昏迷狀態,但好像能聽到外界發生的事,就是睜不開眼。

厲墨司扶起厲銘威,遞給他一杯溫水,優雅的動作矜貴十足。

厲銘威捧著水杯,喝了幾大口。

「爺爺,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厲墨司關切地盯著老爺子。

「……有點頭暈。」厲銘威昏迷過一次,再醒來,雖然還有怒火,卻沒有爆發了。

厲墨司安慰了厲銘威幾句,扭頭吩咐:「福伯,把輪椅推來,送老爺子去醫院。」

「把醫生留下,讓救護車回去吧。」厲銘威聽到要去醫院,不樂意地蹙眉。

他要是去了醫院,中途被狗仔拍到,沒準會影響厲氏集團的股價。

厲墨司顯然也考慮到了這一點,沉穩的嗓音低醇磁性,充滿了力量:「我會安排好一切的,你安心去醫院。」

「這……好吧。」

厲銘威當下安心了不少。

厲墨司親自送厲銘威去醫院。

厲非凡原本也想跟著一起,卻被厲海霖制止了。

「你去幹什麼?再把你爺爺氣暈過去?我警告你,不管你花多大的代價,也不管你把花瓶賣給了誰,總之,在你爺爺出院之前,你不把花瓶找回來,你就給我滾出厲家!」

厲非凡被吼得身體顫抖了下,忙和沈姿月商量對策,如何把花瓶找回來。

厲煒宸小朋友看到曾爺爺轉危為安,擔憂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

偷看了眼雲琉璃,跟著頭也不回地朝大門外跑去。

「宸寶,你去哪?」厲瑤瑤一把將他拽了回來,目露凶光。

宸寶抿了抿粉嫩的唇瓣:「曾爺爺看到我肯定心情會好點,心情好了,恢復起來就更快了。」

「你是不是想偷偷告訴你爸比,花瓶是被我們倆設計才碎的?」厲瑤瑤這個時候智商上線了。

從老爺子醒來,她就一直盯著這個小霸王侄兒。

他臉上的懊惱和愧疚,怎麼能瞞過她「銳利」的視線?

宸寶唇抿得更緊,幾乎成了一條直線。

他的確是有這個打算。

「你找死可別拖我下水啊!」厲瑤瑤見他默認,一蹦三尺高,氣鼓鼓的說:「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那個花瓶是假的,爺爺也沒追究了,你這個時候跳出來說她是被我們倆設計的,你爸比不得弄死我們?」

「你不就是想撇清干係么?」宸寶生氣的瞪著她。

鬧事就推他出來,善後就屁顛屁顛躲開……

姑姑太無恥了!

「是又怎麼樣?反正現在爺爺沒事了,你還去刺激他,他要是知道心愛的小孫子算計他最愛的花瓶,萬一再氣暈過去怎麼辦?」

「老師說了,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

「略略略,那你去試試,你爸比知道你這麼壞以後還會不會喜歡你?呵呵,我就等著看,那個狐狸精什麼時候把你攆出淺水灣……」

厲瑤瑤知道小霸王最擔心什麼,就往他心窩戳。

宸寶臉色微微發白。

他不想被爸比討厭,更不想被攆出家!

在他糾結的時候,救護車傳來引擎啟動跟著離開的聲音……

好吧,這下他連糾結都不必了。

厲瑤瑤神氣的做了個鬼臉,長舒一口氣:「算你識相。」

宸寶在厲瑤瑤走後,一直訥訥地站在原地,跟個雕塑一樣,一動不動的。

雲琉璃在門口目送救護車離開后,一進客廳就迎面看到筆直站立的宸寶。

那小模樣,垂頭喪氣的,彷彿遭遇了什麼重大的打擊。

「宸寶,你站在這裡當木樁么?」

「……」看吧,后媽就是惡毒,竟然貶他是木樁!

宸寶大大的眼裡有小火焰層層燃燒著,不等他爆發,雲琉璃走過來,拍了拍他的小肩膀,安慰道:「好啦,我知道你是擔心曾爺爺,不過他已經沒什麼大礙了,醫生會治好他的,快去吃早餐。」。 哎,這個sn,怎麼就那麼不知死活呢。

sn那邊在厲司宴一直沒有回復的情況下,也沒了動靜,像是發完最後一句話就離開了。

徐文傑去請他的老師,也需要一段時間。

厲司宴坐在電腦面前,目光盯着某處,書房一片靜默,直到被急促的電話鈴聲打破。

「宴哥,這個探測儀之前就已經損壞了,所以才會廢棄,昨天突然發出的信號,應該只是出現故障了而已,至少我們的儀器並沒有探測到什麼相似的信號,所以,經過多次核驗,最後的結論是,這探測儀出現了紊亂,我們追查的東西,並沒有發出任何信號。」

手機里的聲音消失,厲司宴久久沒有說話,對面也沒有開口。

良久之後,厲司宴的聲音像是機器一樣沒有感情,乾脆利落,「知道了,繼續監測,明天我會過去一趟。」

「好。」手機那邊的聲音帶着幾分猶豫:「留在那邊的人要撤回來嗎?實在是查不到什麼線索了,那信號突然出現,然後就石沉大海,範圍太廣,我們像無頭蒼蠅一樣去找,沒用的。」

「那就撤回來吧」厲司宴掛斷了電話,輕輕呼出一口氣。

信號出現的時候他親自去了,無功而返。

後面又派出去一波人,依舊沒有用,回來時,不死心的留了一半,現在,是該死心了,畢竟他早就做好要花費許多時間的準備。

結實有力的手臂搭在桌子上,手指輕輕有節律的敲擊著桌子,厲司宴目光深沉,盯着電腦屏幕,上面是剛才sn一系列狂妄的話語。

就在sn潛入他書房的那一晚上,他丟棄在雜物間的探測器突然探測到了信號,不過因為那探測器是原本就損壞的,所以,他不確定這兩者之間到底有沒有關係,是巧合,還是意外呢?

而且,那sn行蹤詭秘,他半分都追查不到,很是神秘……

不過說起巧合,當初蘇念被接回蘇家的時候,正好是他們準確探測到信號的時候,蘇念從z市五華鎮被接回來,而信號的範圍就在z市五華鎮和周邊兩個鎮子。

而且,他前段時間還老是莫名其妙的想起蘇念的樣子,這兩天倒是很少出現了。

這比sn還要有嫌疑。

厲司宴回想起上一次見到蘇念時她奇怪的能力,覺得前路愈發迷霧重重。

……

蘇念心情非常好,坐在座位上看着前面的鐘林宇笑。

鍾林宇臉上的痕迹還很深,像是一個花貓一樣,她還以為鍾林宇要完全好了之後才會來,畢竟這個年紀的小朋友都非常在意自己的臉,沒想到才休息兩天,鍾林宇就屁顛屁顛跑來上課了。

學習那麼積極,不過那成績好像沒什麼起色,蘇念看着鍾林宇桌子上平時課堂檢測的卷子,上面的20非常的顯眼。

臉上不太好看,不過鍾林宇那雙亮晶晶的眼睛依舊很吸引人,眉眼一彎,白牙一露,好似所有的憂愁都沒有了一樣。

鍾林宇,真的是個非常單純且幸福快樂的小帥哥。。 於是她手一松,啊!的一聲,那女人又掉到了地上。

徐霜臉色發白,剛剛她摔疼了,現在更疼了,眼淚在眼眶打轉,我見猶憐。

李安安頭也不回走了「你說錯了,我就是故意的!」

這種女人,之前的李心怡就是這種貨色,討厭死了!沒想到來玩也能遇到,真是影響心情!

石雲想把李安安抓回來道歉。

「算了,石大哥,司少還在等我呢?我們回去吧!」徐霜把眼淚咽回去,故作堅強。

「不行,司少讓我好好保護你,我不會讓別人欺負你!「

說完石雲去追李安安。

李安安已經爬到了山頂,回頭看到那個男人追過來了,啊,果然小白花功力深厚啊,讓男人出頭這麼積極!

「你跟著我做什麼?」

李安安問,戴著黃色護目鏡的她,還真有幾分高傲,像個驕縱大小姐!

「我要你道歉!」

石雲堅持,徐小姐那麼善良的女人,怎麼有人忍心傷害。

「呵呵,你剛才沒聽到嗎?我是故意的,你覺得我會道歉嗎?我又不是吃飽了撐著。」

石雲厭惡,這女人仗著自己漂亮,就這麼驕縱,今天要好好的教訓她。

他伸手去抓人,結果還沒碰到,耳邊就響起高分貝的尖叫。

「啊,非禮啊,你做什麼,不要過來!放開我!」李安安渾身顫抖,激情演繹!

石雲一愣,這女人!「不,我沒有!」

他急忙向周圍人解釋,他人品很好,怎麼會做這種事呢?

但他根本沒有好好說清楚的機會,突然衝過來幾個男人對他拳打腳踢,招式狠辣,他被打得陷進雪裡,半天爬不起來!

李安安看到對方被收拾的慘樣,高興極了。

「李安安,你沒事吧!」

李程眉頭緊皺,她可真是能惹事!

「沒事,算了,他應該不是有意的,可能我太漂亮了,他忍不住,放過他吧!我是很善良的女人!」

李安安昂起下巴,驕傲的走了。

等人離開了,石雲才慢慢從雪裡爬起來。

好,原來是華國人,對方叫李安安,他記住了!下次別讓他遇到!不然等著!

褚逸辰在山下等,看到李安安心情不錯的走來,拉開車門讓她先坐進去。

「被欺負了還這麼高興?」

他似笑非笑的問,他留下那麼多的保鏢,還有她狡猾的樣子,她整別人還差不多。

李安安點頭「還好啊,以牙還牙!反正被一個女人騙是騙,被兩個女人騙也是騙!沒區別!」

李安安說那個姓石的人,呵呵,眼真瞎!不過這種人和她沒關係,只要別被遇到就好!

他喜歡愛護小白花就愛護好了!

滑雪場換衣間,司文鄲已經換好西裝,穿上了風衣。

「司少,徐小姐被人撞傷了,我去找那個女人理論,還被反咬一口,打傷!」

石雲捂著胳膊,感覺脫臼了,那幫人真狠!

司文鄲轉過身,眉目如畫,清冷臉上閃過不快,擔憂的目光看著徐霜。

徐霜眼裡泛淚。

「我說算了的,但石大哥硬要去,都怪我不好,不過這件事就算了好不好,先送石大哥去醫院最重要!」

。零點中文網] 兄弟既然可以。

代表他也能行!

今晚。

他是不是很有為人族爭光的希望?

不能在戰場上戰勝獅族。

那換到另一處『更加重要』戰場上獲得勝利,也算是扳回一局吧?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