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戶嘆息一聲,道:「這是我的命吧,誰讓我遇上這樣一個女人,可憐了孩子,希望她投胎的時候,能有個好人家。」

獵戶嘆息一聲,道:「這是我的命吧,誰讓我遇上這樣一個女人,可憐了孩子,希望她投胎的時候,能有個好人家。」

2022 年 4 月 1 日 未分類 0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我的母親,我在國內的身份已經死了,我不敢跟母親聯繫,更不敢去見她。」

「村裡人都把我當成殺人犯,因為我的死,母親可能也會被針對,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獵戶眼神帶著說不出的悲傷。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此吧,明明知道自己最親的人還在,可是卻不能向相見。

陳凌道:「等這次任務結束,我替你去看看她。」

獵戶激動地看著陳凌,道:「真的嗎?」

陳凌點了點頭,道:「你把地址告訴我。」

「謝謝,謝謝。」

獵戶將地址告訴陳凌,隨後,四人繼續穿行在叢林中,兩個小時后,他們來到一處山林。

居高臨下,他們可以看到下面的林子中,有隱蔽的木房子,而在木房子的周圍有許多動物的毛皮,還有象牙,周圍充滿了血腥味。

獵戶給他們一人一把手槍,然後等到天黑,跟他們一起行動。 繼續在冰雪中前行了三天之後,李鑫岩帶着行動組隊員和機械獸混合組成的隊伍沿着狹長的山谷抵達了地圖上標記的生命之谷的坐標。

但是前面看不出有跟「生命」二字相關的樣子。

兩邊的山峰從上到下遍佈着冰雪,山谷裏面是一條結了冰的河,山上光禿禿的樹榦上也掛滿了冰棱,唯有前面越收越緊的山谷活像一道門,才堪堪配得上「之谷」兩個字。

但是很奇怪,遠遠的看去,兩道挺立的山崖下,冰河邊的高地上,卻有一座石質的房屋!

可是這裏並沒有人來過的痕迹。

李鑫岩命令幻刀停下來隊伍,自己騎着胯下的機械狼走了上去,而石屋中也有一個偉岸的身影走了出來。

那人鐵甲銀衣,狼頭紅眼,赫然是一個機械戰士!但是身上的流線卻是怪異的粉紅色。

「頭兒!小心!」幻刀想要阻止李鑫岩靠前。

李鑫岩笑道:「有這麼大一個機械兵團,你怕個鳥?」

李鑫岩爆了句粗口。

眾人皆笑。

李鑫岩也不下狼,只是兩腿夾着狼腹,左右打量著山谷,沿着河邊的山路走向石屋。

那機械戰士也不靠近,走出石屋之後,站在石屋之前的台階上,只是遠遠的看看五十米開外的機械兵團,然後將目光落在漫不經心走過來的李鑫岩身上。

「如果我沒猜錯,你應該是瑞凱文的守衛者?」

李鑫岩有對戰歐諾彌亞時來源不明的一些資料,那裏面對於機械城守衛者的情況進行了一部分描述,守衛者身上流線的顏色表明了他隸屬於某個主神,粉紅色是瑞凱文的標誌,所以李鑫岩直接說出了這個名字。

機械戰士狼嘴一張,問道:「您就是聖子殿下?」

「沒錯!」李鑫岩道。

機械戰士看起來知道李鑫岩是誰,但是他既沒有斯特羅格之恭敬,也沒有西蒙斯的無禮,而是像是一個人類的中年戰士,向著李鑫岩將手放在胸前,微微欠了欠身。

「根據這裏的規矩,來訪的人必須先通過我這一關,戰勝我,才能進入生命之谷。即便是聖子殿下,也必須遵守這個的規矩。」機械戰士雖然看起來有些人類紳士的風度,但是原則卻是機械城的鋼鐵般堅固。

「呃……提拉特彌斯進去也需要跟你打一架?」

李鑫岩問。他倒不是有些意見,李鑫岩不怕打架,自從醒過來之後還沒好好跟人打上一架呢,他是對於這麼堅守原則的人會怎麼對待一個他們眼中的「神」比較好奇。

「偉大的提拉特彌斯是飛進去的,我攔不住。」機械戰士淡然回答。

李鑫岩微微笑了,跳下狼背,道:「嗯,看起來你是個聰明人。」

機械戰士也笑道:「再怎麼聰明也不及殿下你。」

機械戰士的語音雖帶着電子音,但是語氣很像是一個人類智者,真誠和坦誠溢滿其間。

「好吧,來練練,我已經很久沒活動活動了,也真是該活動活動了。」李鑫岩叫道,然後慢步走了上來。

「怎麼?他們要幹上一架?」李鑫岩身後的眾人紛紛不明所以然,特別是行動組的,更是覺得不可思議,有的人甚至想要衝上前去幫李鑫岩打贏這一架。

「別動!」梁龍吼道。

「如果你們不想死,就乖乖別動!頭兒要增加個部下,總得先知道部下的身手怎麼樣吧?他們之間現在的戰鬥,不是我們普通人能夠插手的!」

眾人這才止住了衝動,帶着疑惑和擔心看着李鑫岩。

「小心了!」李鑫岩動了,左右腳呈四十五度滑步,欺身向前,三步踱到石階之下,右掌直立,斜斜劈向機械戰士的左肩。石階不高,也只有兩級,他微微縱起,手勢不變目標卻變成了機械戰士的脖子。

機械戰士也已有準備,左手前伸,直接去抓他的手!

李鑫岩卻未等招式變老,以掌變拳,直接迎面擊向機械戰士面門。

機械戰士也毫不猶豫,左手依舊前伸,右手抬起迎向李鑫岩的拳頭。

李鑫岩卻以拳變指,直挺挺戳向機械戰士的掌心!

88套軍體拳演變出來的連招由於完全是動作,這在李鑫岩的大腦中的存儲位置位於下部位置,也就是人類大腦小腦之上的位置,所以儘管李鑫岩原來的金屬大腦損壞嚴重,但這一部分卻未受損傷,所以88套軍體拳演變出來的連招他還記得。

這一連招是林子聰特地為他更改的。

普通人力氣有限,不可能身在空中有這麼長時間變招,李鑫岩是機械生命體,身體是金屬的,他的動作就可以比人類要快上很多,所以就在這須臾間,李鑫岩的招式變了四回,而他的身體此時才到了機械戰士的面前。

機械戰士也不含糊,見到李鑫岩拳變指,右手變柔和,趨勢較緩迎向李鑫岩的手指,想要握住它,但是左手卻是極速向著李鑫岩的胸膛拍來。

這一招,他的左手才是實招。

李鑫岩在點中他的手掌之前,他的胸膛勢必自己送到機械戰士的手上!

可是,突然間他覺得有些不對。

李鑫岩的指尖亮起一道令人不安的藍芒!

幾乎是瞬間,一道耀眼的亮光自李鑫岩的指尖亮起,三五道手指般粗細的電火爭先恐後地自他的指尖爆出,擊穿了空氣,直接「點燃」了機械戰士的手指!

行動組的隊員們還沒見過這樣的招式,一時看傻了。

機械戰士也是微微驚訝,他大概以為李鑫岩只是普通的招式,卻沒想到李鑫岩的指尖能以能量形式向他進行攻擊!

但是機械戰士卻並沒有變招,依舊左實右虛,左掌擊向李鑫岩的胸膛。

電能!機械戰士什麼時候需要躲避?

但是望向李鑫岩,他的嘴角卻在微微彎曲!

好像哪裏不太對勁!

說時慢,那時快,李鑫岩的電火點燃了機械戰士的手,能量透體而入,機械戰士感覺到的卻並不是能量沖入帶來的實在感,而是一種麻酥酥、微微作癢的感覺!

李鑫岩往能量裏面加了點「佐料」!

提拉特彌斯的機械戰士在製作的時候,為了保持他們神經的感覺機制接近人類,提拉特彌斯對他們進行了改進,在感知和命令的雙向處理上,進行了混合!

準確來說,一般的機械人的感知和動作命令下發是兩條路徑,這樣有利於命令的準確執行。

但是守衛者需要完成更為強大的戰鬥任務,雙路徑的神經在處理信息時,信息要完全到達大腦,大腦經過運算在下髮指令指揮肢體動作,從路徑上多用了一段距離,時間比不上局部神經直接植物性反應來的快。

顯然,將神經統一成一個,在局部神經將信息送往大腦之前依靠局部神經的慣性記憶直接反映,路程少了很多,反應速度則要快得多!

人類能通過一根神經來完成動作的固話,提拉特彌斯則在機械戰士的神經上做了手腳,讓他們能夠通過局部神經的控制來完成遠超過人類的反應速度!

但是!這個處理也是有缺點的!

如果用能量衝擊帶着一些攻擊信息攻擊這些局部神經節點,那麼他們將會一個個受損!

李鑫岩的能量並不是連貫的,而是震蕩中的!

在震蕩中,李鑫岩特意加入了一些攻擊性的信息!

機械戰士臉色突變,顧不上再去攻擊李鑫岩,身上流線粉紅色的光芒迅速流轉,能量在向著右臂彙集,試圖去抵抗李鑫岩的多重攻擊!

對於李鑫岩的攻擊,最好的方式只能是回擊,如果現在後退,能量速度遠比機械展示所能做出的動作要得多,他很可能還沒回退一步便會被李鑫岩給定在當地!

即便在五十米開外就可以看見他身上的在迅速向著右臂彙集。

「轟」的一聲脆響,李鑫岩和機械戰士中間閃過一道雷光!

無數細細的電流帶着紫色、青色的光芒自兩人交手處蜿蜒而出。

隨着電流竄出的,還有無數細小的火花!火花四散,李鑫岩和機械戰士同時被這爆炸向後推去。對戰的兩人一個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落在地面上,踉踉蹌蹌後退了兩三步才站穩,另一個直接穿透了石屋的牆,落在了石屋之內。

「頭兒!」幻刀縱步上前,一把扶住李鑫岩。「頭兒!怎麼樣?」其他人圍了上來急切問道。

「哈哈!有點意思。」李鑫岩臉上、身上帶着爆炸的灰塵,手臂上的衣服也是破爛不堪,臉上還有一道擦傷。

他拍拍眾人,示意自己沒有什麼事。

抬頭望去,石屋之內的機械戰士也是大笑着從石屋內走了出來,他的樣子也很狼狽,身上的流線有一部分已經失去了顏色,明顯是受傷了。只是機械戰士也如同李鑫岩一樣大笑着,剝開石頭走了出來。

他的一條手臂不見了。

。 「少在這裏給我拉關係,趕緊把你剛得到的東西拿過來。」

冬姐沒有耐心跟他嬉皮笑臉,既然是他殺死周叔。

又在這個時間出現,那肯定是知道什麼事情。

憑藉剛剛她們搜遍工業區,都沒有找到那神秘的手冊。

他的身上有着巨大的嫌疑。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到底是要我交什麼給你?」

庄塵一口否認她們的說法,故作疑惑的撓了撓他的後腦勺,滿臉的無辜表情。

「少在這裏給我裝蒜。」

「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都還多,你小子不要想着在我面前耍滑頭。」

「……」

她們兩個同時向前走了一步,瞪大的瞳孔質問著庄塵。

庄塵臉上的表情僵在了原地,似笑非笑的打着哈哈道:

「你們倒不如說說想要我交出什麼東西?」

「你拿到的東西就是我們想要的東西。」

冬姐混跡江湖多年,豈會不知道庄塵是想要套她們的話。

「你們不說說看這東西有什麼用?是幹嘛的?那我怎麼知道你想要啥?」

「把周叔的記錄賬務的本子交出來。」

聽到蔣紅的話語,庄塵恍然大悟的反應過來。

裏面應該就是他跟對方交易的鋰電池記錄。

「你這個小賤蹄子是沒有長腦子嗎?不知道她是在故意套我們的話嗎?」

冬姐本來想要阻止蔣紅說話,卻不料她嘴巴比腦子還快。

氣得她想要把蔣紅的嘴巴都撕下來。

蔣紅後知後覺得捂住她的嘴巴,猛縮著瞳孔看着庄塵奸詐的小表情。

「就算你知道裏面記錄的是什麼東西?那又怎樣?

你今天不給我交出來,哪裏都別想去?」

蔣紅直接命令着她身後的人,對庄塵進行抓捕。

冬姐不甘落後的也吩咐著。

她們兩個人緊繃着神經,看着他們來回打鬥的一舉一動。

生怕庄塵在她們的眼皮子底下逃脫。

庄塵索性也不再跟他們繼續裝下去,雙手凝聚出兩把火勢兇猛的火刃揮舞在人群中。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冬姐跟蔣紅的人,都是有兩把刷子的。

他爆發着身上的力量。

庄塵把兩把火刃收了下去,他整個人都被大火籠罩在其中。

動作靈敏的黑衣人打鬥在一起,凡是挨着他的火勢的人。

都被他身上的火勢給烘烤的滿臉滾燙,身上都有着被灼燒的感覺。

面對他們的攻擊,庄塵遊刃有餘地穿梭在他們的身邊。

他揮舞著自己的拳頭,正要打在面前黑衣人的臉頰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