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

「那就好。」

2022 年 3 月 31 日 未分類 0

「但是,他很生氣。」

奚淺微頓:「……然後呢?他去哪了?」

「好像……那裡!」封瑾修抬手一指,順著他的手臂,奚淺看到了靈虛峰。

「…………」

此時的靈虛峰。

宗主雲天一臉菜色的看著夜鴻,「夜師叔,我錯了。」

夜鴻沉沉的睨著他:「你是不是故意的?」

。 小銀依靠死氣和靈力的雙重作用走了捷徑,而小黑和小灰則只能依靠蘇輕的注靈走堂皇大道。

「不管是走什麼路,最終逍遙『得道』,就必須精炁神三寶齊備。」

蘇輕依照這條思路,開始思索小黑和小灰未來的進化道路。

「自己的靈力是炁,給小黑它們注靈,它們吸收靈力,身體素質得到增強,是吸收我的『炁』來增強了自己的『精』,但是受限於這個過程里,它們沒有產生屬於自己『炁』,所以它們吸收自己的靈力是有限的,對身體素質的強化也是有限的,所以問題的關鍵在於……想辦法讓它們產生自己的炁!」

「如果,它們吸收自己的注靈,不是直接拿去強化肉身,而是先轉化為屬於自己的『炁』,再用它們自己的『炁』去強化身體,那效果肯定就不一樣了。」

「小銀就是在吸收了自己的靈力之後,先去孕育自己的『神』……」

蘇輕忽然眼前一亮,只覺得驟然開朗!

是了,自己以前只給動物們注靈,任由它們自己去吸收,那是最緩慢的散養之法,如果能想辦法讓它們在體內先誕生「精炁神」三寶中的一寶,尤其是「炁」和「神」,那就是邁入了超凡,掌握了「得道」的鑰匙!

小銀其實就是先在體內誕生了三寶之一的「神」。

而人類納氣入體,修鍊出了靈力,就是現在體內誕生了三寶之一的「炁」。

不管是動物還是人類,其實進化和超脫之路都是要最終「三寶齊聚」。

所謂大道殊途同歸,就是此理。

以前,蘇輕對自己如何注靈誕生極品之上,靈物級生物一頭霧水,沒有思路,到此刻,前路一下子明朗了。

「小黑和小灰已經是極品級,想要晉陞為靈物級,或者說超凡,那就是想辦法讓它們體內誕生屬於它們的『炁』。」

「而如果是極品植物想要晉陞為靈物級植物的話,那就只有在植物體內誕生屬於這種植物的『炁』,『神和精』對植物來說,不在考慮選項里……而植物要想誕生『炁』要比動物難很多很多,動物畢竟有血肉之軀作為孕育『炁』的場所……」

從精炁神誕生的難易程度去考量,蘇輕發現,自己以前想錯了。

以前他認為植物作物要比動物更容易晉陞為靈物級。

現在看來這個觀念是錯誤的。

「植物先放一邊,動物可以在人身上借鑒經驗。」

蘇輕一份思考,忽然發現,人類果然得天獨厚。

擁有智慧,便有孕育出「神」的巨大潛力。

擁有經脈丹田,便有納氣藏「炁」之所。

人身仿若創世古神「盤」的形態,天然的蓄「精」之體。

蘇輕不由感嘆:「這方宇宙太偏愛人類了,天生的宇宙主角。」

收回散漫的思緒,繼續思考如何培育靈物級動物。

「如果從人的身上借鑒經驗,那麼就得先在動物體內找到『經脈』和『丹田』。」蘇輕想起自己曾經閱讀過的關於人類修行史的內容,心中有了計較。

尋找動物的「經脈」和「丹田」沒有取巧之法,唯有不斷用靈氣去試驗——當初人類的先民,也是那樣試驗出來的。

當然,可以在人類修行史上找到一些有價值的參考。

比如說人類的藏炁之所與精關相鄰,那麼也可以一開始現在動物的精關附近尋找。

蘇輕把自己整理出來的東西記錄下來,露出笑容。

心想,有時候失敗一次其實也不錯,失敗不代表沒有收穫,有時候失敗的收穫比成功還要大呢。

插一句,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竟然安卓蘋果手機都支持!

他在網上搜了幾本《狗的生理結構》、《狸獸的生理結構》、《牛的生理結構》,加入自己的書架后,心滿意足地上床睡覺了。

大年初一,按照懷山市一帶的風俗,吃完早餐后,鄰里街坊就要串門拜年。

這是蘇輕移民過來的第一個新年,也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個新年,格外享受這種熱鬧的習俗,他喊上表哥表姐們,抱着小外甥楊小力,吃了早餐,就來到街上,也不管自己老闆不老闆的,先去了郭樹偉家,給他和他夫人拜了年,喝了杯茶,說了會話,吃些糖果,然後把郭可兒也帶上,一起去了郭達樹家。

郭達樹單身一個,蘇輕拖着他一起,在鎮上轉悠起來。

去了幾戶有年長老人的家庭,最後來到徐娘子家。

蘇輕的表哥表姐是第一次見到徐娘子的大女兒和二女兒,都吃驚兩女的顏值和氣質。

大表姐趙飄雲悄悄對蘇輕道:「小弟,這兩位的人才,能配得上你了,就看這容貌,娶回家看着心裏也高興啊。」

蘇輕低聲道:「大姐,你別亂說,背後說人家不好。」

趙飄雲白了一眼,又在他身上拍了一下,道:「反正大姑跟我說了,讓我催你早點找對象,他們怕你越來越優秀之後,找對象也越來越難,你自己上點心吧。」

蘇輕笑道:「我不着急,家裏我最小,上面還有哥哥姐姐沒結婚呢。」

轉了一圈回到農場,沒過多久,鎮上也有人來家裏拜年了。

其實這也是蘇輕早點去鎮上拜年的原因,他是新來的人,第一年,自己先去給別人拜年,這樣,那些不是太熟的鄰里街坊也就好來他這裏拜年。

過年了,就圖一人多熱鬧。

蘇輕倒茶招待大人,大表姐趙飄雲把準備好的糖果零食拿出來招待小孩。

拿出來招待人的吃食裏面,自然不會有平時自己使用的極品食材,而是蘇輕特意準備的,特級食材。

倒不是他不捨得,而是那樣太扎眼了,沒必要。

蘇輕一早轉那一趟很有效果,來家裏拜年的人越來越多,到最後,中午邊,來連徐娘子也帶着自家的三個女兒上門來了。

此時,家裏剩下的客人還有一直沒走的郭達樹和農場的員工們,正好都是蘇輕到北漓鎮后關係最好的人。

「已經到飯點了,都留下來吃午飯再說。」蘇輕自然要開口留飯。

因為家裏還有客人上門,郭樹偉一家和郭達樹沒留下來吃午飯,讓蘇輕稍稍有點意外的是,按道理家裏客人應該更多的徐娘子一家,居然留了下來。 唐寧見他忽然出手,心中一驚,想要反擊,可方才已被撞得真氣岔亂,還未恢復,動作難免遲緩。

只一瞬,碩名陽雙指已經按在他手腕命脈之上。

唐寧見他真氣只是微微探入體內,並無傷害之意,心中這才微微放鬆。

碩名陽也感受到唐寧真氣紊亂,雙指綠芒微盛,真氣略微放強,順著他經絡遊走,一邊替他梳理真氣、一邊探明他經絡分佈。

唐寧見碩名陽眉頭越蹙越狠,心中又是苦澀又是平靜。

這種表情他見多了,以前孟軻幾番替自己調理經脈,每每不得要害時便是這樣,後來的仙女師姐、君御、君山以及其他幾人,感受到自己經絡如此異常,也大抵都是如此表情。

終於,那股霸烈真氣湧入腳底,圍著他腳底經絡遊走半晌,碩名陽這才「咦」了一聲,駭然道:「經絡亂七八糟也就罷了,竟……竟沒有氣海?!」

唐寧知曉他所說的氣海並非前世知曉的氣海,而是指腳下定襄大穴。

他苦笑一聲,道:「前輩可將真氣逼入我胸腹肚臍下三寸、肌膚下兩寸處的穴位。」

碩名陽微微一愕,照他所說推動真氣繼續遊走,過得半晌,終於抵達丹田氣海之處,果然,真氣所及陡然一空,所有真氣有如泥牛入海,登時消散無蹤。

碩名陽卻又是一愕,皺眉道:「古怪……古怪。」

唐寧道:「前輩無需驚訝,我周身經脈與常人不同,之前也苦尋無法,後來終於在一卷古籍上尋到這特殊修行之法,嘗試在此處開闢丹田氣海,幸而成功。」

碩名陽搖了搖頭,沉默半晌,才道:「尋常人都是以腳下定襄大穴為根基氣海,若是氣海有損、亦或者修行特殊邪功,也有以額頭天明穴、胸口盪海穴、脊椎尾部沖虛穴為儲氣之地,只是畢竟效果不如定襄。可……如你這種,在這虛無之地開闢氣海的,倒是前古未有、聞所未聞。」

他又是沉默半晌,才皺眉道:「更古怪的是,你開闢的這氣海與尋常氣海大有不同。」

這說法倒是從未聽過,唐寧微微一愣,道:「有何不同?」

碩名陽皺眉道:「尋常人的定襄氣海乃是如同湖泊,若是強者,便如大海,真氣匯入,終歸可以感知得到。可……我的真氣方才探入你那氣海,卻只覺空無一片,猶如浩瀚星空,無邊無際。

若說寬廣,只怕普天之下無人能及……不,別說普天之下,便是古往今來,只怕也絕無如此寬廣無垠的氣海,這不合常理,不合常理……」

他頓了頓,又道:「只是如此氣海,調動真氣已經屬實為難,何況真氣難以凝形,所發真氣功力必然渙散。」

他又頓了頓,遲疑道:「不過方才與你交手,你真氣雖弱,卻分明頗為凝練,古怪至極,古怪至極……可這樣的龐大的氣海,足以將人體整個兒的都包囊進去,又如能在體內開闢出來呢……古怪至極,古怪至極……」

唐寧見他滿臉糾結之色,不停說著「古怪至極」,心下不由又是悲嘆又是好笑,苦笑道:「前輩……」

一句話還沒說完,碩名陽忽然轉頭問道:「你方才叫那地方什麼?」

唐寧一愣,道:「丹田。」

他前世和許多人一樣,酷愛武俠,對經絡分佈的見識雖然不甚了了,可這些重要穴位、主要經絡卻都是大抵知曉的。

當初他也正是憑著這三腳貓的認知,加上自己運行真氣不斷探索,這才尋到這丹田乃至周身主要經脈的具體位置,他自然也沒那閑工夫去改名字。

「丹田……丹田……」碩名陽吶吶半晌,皺眉道:「這『丹田』二字,可有什麼講究?」

唐寧不知他為何有此一問,不過這並沒什麼不可說的,便道:「據那些古籍記載,此處可凝氣成丹,故而謂之氣海丹田。」

想了想,關於人體共有上、中、下三處丹田、另有奇經八脈、無數支脈的說法終究沒有說出口。

碩名陽卻已是愕然難言:「凝氣成丹?凝氣成丹?這是何種修法?如此寬廣氣海,能凝成水已是難能,何以能凝成丹?古怪至極,古怪至極……」

唐寧本就沒打算與這等危險人物深交,他自己陷入困頓思索,唐寧自也不願多說。

甬道之中不時響起「乒乓砰砰」的金鐵交鳴、大石碎裂的聲響,而後混雜許多人言雜語,水聲涌動,顯然方禹仍在救人。

地下宮殿不時的震顫、破裂都引得唐寧心頭震蕩,唯恐下一秒就是塌陷之時。

碩名陽沉默良久,終於抬頭,看向唐寧道:「大荒之中原來還有如此神鬼莫測、可以改善天棄之身的古籍……只是你小子修為淺淺,方曲河那老東西又向來吝嗇得緊,如此詭譎神通,你卻是如何得來的?」

唐寧微微一怔,這就涉及他很多前世見識了,自然不能提到,他對佘谷教又並不很熟,讓他一時編織出來個理由,倒還真有些困難。

不及唐寧說話,碩名陽見他滿臉踟躕,已是輕嘆一聲,擺手道:「罷了罷了,雖然出奇,卻終究只對天棄之身有用,只怕這法門還大有限制。何況如此神鬼莫測的典籍,自是佘谷教無上寶物,能讓你修行已是難得,方曲河那老東西豈能准許你輕易告知於我?」

唐寧見他如此理解,自己免了一番解釋,心中倒是微微一松,苦笑道:「正是,這功法能解決修行,卻因經絡問題,無法使用高階神通、功法、秘術、印決等等。」

碩名陽修為頗高,對這些東西自然一點即透,頗為遺憾的拍了拍唐寧肩頭:「天命不可違,上蒼雖給了你這天棄之身,卻又讓你遇到這特殊古籍,絕處逢生,已是極為幸運,以後慢慢想辦法就是。」

唐寧見他語出真誠,心下倒有些感激,抱拳道:「多謝前輩教誨。」

碩名陽又拍了拍他肩頭,咧嘴笑道:「我這人嘛,最喜歡的就是天下出奇出格的事情,以後跟著師父我,師父必然替你找出辦法來,南疆沒有就找遍東夷,東夷沒有就去中州,中州沒有就去瀚州,總之大荒之大,功法神通何止億萬,即便五州都沒有法子,還有東海、南海、西海、北海、無窮荒原。」

「……」

唐寧尷尬道:「前輩,我已經……有師父了……」

碩名陽怒目一瞪,正要說話,卻只聽「轟隆」一聲巨響。

大殿陡然大震,牆體崩摧、土石俱下。

唐寧只覺頭頂一片陰影籠罩而來,抬頭望去,心中大駭。

。 「我選擇在現實世界拋骰子的玩法,還有沒有什麼的其他規則要求?」

這一次宇恆的問題並沒有什麼難度,所以系統也沒有思考太久。

「將三個骰子隨機扔在碗里后,如果三個骰子號碼不同,則骰子號所代表的區域為宿主的任務要求。」

…………

任務1對擺攤的時間有明確的要求,宇恆不敢耽誤,連忙跑到鄰居家借了一套麻將。

「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

宇恆其實從看到任務的第一刻就已經有了目標,在之前的擺攤過程中,地鐵站、天橋下和超市外他都有去過。

如果拋骰子能夠選中這三個地方,宇恆將會有絕對的把握來完成任務。

「1、2、6,出來吧!」

宇恆邊喊著邊朝著碗里扔出手中的骰子。

第一個停下來的骰子幾乎沒有什麼旋轉,只是在碗里左右彈了兩下便落了下來。

第一個落下的數字是1,這讓宇恆瞬間感覺到了希望。

又過了兩三秒

第二個骰子也停了下來!

這粒骰子也沒有辜負宇恆的期望,雖然旋轉的時間有點長,但最終還是停留在6點。

就剩最後一個骰子了,宇恆的心已經提到嗓子眼上,他多希望這一次能出個2。

又過了一秒多

骰子終於失去了旋轉的動力,伴隨著清脆的碰撞聲,穩穩落在碗內。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