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這時,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2022 年 3 月 30 日 未分類 0

只見花芯頓時開放,片片花瓣輕輕舒展開,花冠驟然增大,由一個核桃大小、將開未開的半花半苞,一下子展開形成一朵碩大的綻放花朵!

它是嫩粉色的,花芯顯得微黃色,片片花瓣優雅地向外展開,整個花冠直徑約有十五厘米,像一隻農村盛菜的大碗,又像一隻傲人的虎頭王。

從花芯當中,散發出一股奇異的清香,聞着非常令人陶醉。

張凡和春花都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真香!

最令人叫絕的是,牡丹顯得非常神秘,顏色脫俗,好像從天上下凡的仙花,格外清逸絕塵。

「妖精花!」

春花忽然驚叫一聲,臉色大變,後退兩步,彎腰躲在張凡身後。

「小聲點,別被外人聽去!」張凡噓了一聲,警惕地看看大棚門,看到門緊關着,才鬆了一口氣。

「難道是牡丹成精?」春花戰戰兢兢地道。

張凡回過身,伸手拉她到面前,小聲道:「這事兒,千萬要保密,除了你我二人,不能有第三人知道。」

「嗯,嗯,我當然要保密……可是,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都快嚇死了!你搞的是魔術?還是巫術?」

「都不是,是仙術,你別怕,你可以大膽摸它,是真真實實的花。」

春花猶豫兩秒,然後小心冀冀地伸出手指,碰了碰花朵,「是真實的……這麼大的牡丹從來沒見過,應該能賣很多錢吧?」

「嗯,價格不會低。」

「那,你何不把這裏的花都摸成這樣!我們就會賺大錢了。」

「不不,」張凡搖了搖頭,「俗話說,物以稀為貴。石油輸出國組織還控制產量呢,我們這也是一個道理,花太多了,就不值錢了。我打算控制數量,爭取賣個好價錢。」

「可是……」春花忽然想起什麼,「園林花卉局那邊買花,是為了擺在街上,這種好花敢往街上擺嗎?大媽們不會往自家裏搬吧?」

「你說得對。這些花不適合賣給園林花卉局。我想,我們是不是應該在京城花卉市場弄個鋪位,把花高價賣給有錢人。」

「這倒是個好思路。」

「如果創出名氣創出品牌效應,你價格越貴,他們越搶購。」

「是的。咱大華國人是有這個好習慣,不要,你要動作快點,現在正是一年中賣花卉的旺季,過了這個旺季,就得等明年了。」春花道。

「你說得對,我馬上着手辦這件事。不過,」張凡沖春花微笑着,眼光在她身上打量著,想起自己今天來這裏的真正目的,小聲說,「有些事,必須立馬着手辦!」

說着,輕輕挽住她的手,然後回身看了一眼旁邊的休息小屋,那是一個很有故事的的所在。

「不行,人家正忙着呢。」春花扭了扭身子,把他的手從腰上推開,向後退了兩步。

「再忙也不能耽誤大事。」張凡伸手抓住她。

「真不行,人家……」春花羞羞地道,「人家身上忙着呢。」

張凡昨天夜裏美人在側,被阿蘭給折磨得不輕,以為東邊不亮西邊亮,所以就跑過來找春花玩玩,沒想到,碰到了她身體的「特殊時期」。

情緒受到「重創」,當然沮喪,慢慢把手縮回來,正準備回診所坐診,忽然接到了大山的電話:

「張醫生,上午有空沒?」

「噢,還算可以……你有事嗎?」

「今天我們的小店開張營業,你有空的話過來看看吧!」大山聲音里透著興奮。

「開業了?動作挺快呀。」張凡不禁高興地喊了起來,「開業是大事,我得馬上趕過去。」

放下手機,張凡便要趕過去。

春花見張凡待了這麼短時間就要離開,心中有些不高興,問道:「什麼人找你?」

「我剛認識的兩個朋友,剛在西區開了一家腌菜店,要我過去。」

春花冷冷地說:「剛認識的朋友,就走得這麼近?」

張凡無法跟春花講清楚筱雪夫婦幫助救出云云的故事,只好說:「是京城遠郊農村的,一對夫妻倆,人特別善良。」

「路遙知馬力,剛認識就肯定人家特別善良?你的判斷能力也太強了一些吧。」春花把嘴都撇歪了。

「春花……你這裏沒事,我得趕緊過去了。」

「趕緊去吧,趕緊去,晚了顯得你太不善良了。不過,我可提醒你一句:社會上隨便交的朋友,你要小心,別掉進人家的圈套里。」

「不會不會,你放心,我注意著呢。」張凡無心地說着,並沒有意識到以後的危險。

然後,張凡囑咐春花把大牡丹搬到一個外人看不到的地方,自己出了大棚,開車去腌菜店。

到了店門口,停車一看,果然不錯,門前掛着「筱雪腌菜店」的招牌,門面收拾得精緻美觀,雖然簡樸,卻能給人親切的感覺。

因為大山夫婦在京城沒有親朋,所以來祝賀開店的只有張凡一個人。大山買了一掛鞭炮放了,就算開業大吉了。

這裏處於鬧市區,人流不斷,開業之後,馬上就有人陸續進來逛逛。

店裏幾個櫃枱里,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小鹹菜,都是筱雪從村裏收購來的原料做的,腌干蘿蔔條、醬黃瓜、辣白菜……林林種種,約有二十幾樣,顏色搭配,色味俱全,令人看了就想嘗一嘗。

筱雪穿一件紫紅色小衫,緊緊小衫收得細細的,低頭幹活時,看得見腰上扎著的小花圍裙,圍裙的寬頻子在腰后系成一隻很好玩的大蝴蝶結,那蝴蝶結隨着她的擺動而一下一下動着,像是一隻大蝴蝶在空中飛舞,很好玩也很好看。。

她手上戴着薄膠手套,袖子挽到肘部,露出小臂,由於常年幹活的原因,再加上腌菜鹽的漬浸,小臂上微微地泛紅,而膠手套很寬大,她的手套在裏面,像是一隻大螃蟹的爪子,看上去特別有意思。

放完了鞭炮,大山便蹬著三輪車去菜市場了,張凡站在一邊看筱雪忙碌應答顧客。

看了一會功夫,就發出了一個特點。

男顧客的眼光大都粘粘地在筱雪的胳膊和衣襟縫兒上溜,而女顧客則看着男顧客,不斷地皺皺眉。而她們看向筱雪的眼神特別地「惡」,好像在罵筱雪:真不是個物!賣肉還是賣菜?

張凡暗自點點頭,這店的生意不會差,就憑筱雪這喜人的長相,粉絲男顧客們會經常過來照顧生意的。

。 「我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模糊的占卜,所以我思考了一整晚,最後得出了一個連我自己都無法相信的結果。」伊諾眯着眼,湊在小默的耳邊,「你見過它,或者是它的倒影,這是我唯一能夠想到的答案。」

「如果我說你猜錯了呢?」

「你認為我會輕易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嗎?」伊諾挽起自己的長發,翠綠色的髮絲隨着微風浮動着,宛若樹梢的嫩葉,「你太小看一個頂級占卜師的自信了,既然我選擇相信我所看到的,那我自然會相信自己的答案,無論是誰否定都不會打破我的選擇。」

「看樣子我說服不了你,那也就只能變相承認了。」小默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這算不算是還你人情了,畢竟你可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人。」

「當然不算,這可是我憑本事看到的。」伊諾調皮的揚起嘴角,「接下來的占卜場所不在這裏,那些植物承受不了這樣的占卜。」

只是最簡單的轉移魔法,但是能夠在眨眼間跨越這樣距離的施法者,很顯然伊諾對所有人都隱藏了自己的實力。

小默曾經來過這裏,被精靈族譽為聖地之所。

生命古樹身前的廣場,在伊諾接受了種族之冠之後,這裏便成了禁地的存在,除了她之外任何精靈族的族人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都被禁止進入。

「用這個來報答你的答案,應該夠了吧。」伊諾撫摸著粗糙的樹榦,對她而言,生命古樹更像是一位老者,教會了她一切,「我帶了位朋友來見您,希望您能喜歡他。」

古樹的枝葉輕輕作響,似乎在表達着自己的歡迎。

小默也沒有想到,伊恩竟然會將這裏作為她的占卜之所,曾經老頭就與他說過,如果這個世界上還留存着什麼可以與神明比肩的存在,那它就一定是生命古樹。

這顆不知道已經存在了多久的怪物,它所擁有的力量恐怕才是精靈族真正的底蘊。

「當然足夠了,這麼多年我應該是第一個站在古樹前的外族人吧。」小默對着古樹默默行禮,這是見到一個長者時基本的敬意。

「所以我才會說,這個問題的價錢,你可能付不起。」伊恩笑了笑,輕輕拍打着古樹的枝幹。

淡綠色的光幕落下,此刻這裏已經變成了一座完全與世隔絕的存在。

精緻的木桌上,擺滿了各色的寶石,以及讓人看不懂的物品,而在兩人的腳下,巨大的陣法閃爍著淡藍色的光芒。

「你已經準備好了?」

剛剛他還認為伊恩帶他來這裏,只是臨時的決定,不過看着眼前已經佈置好的一切,這應該也是她深思熟慮的結果。

「當然,畢竟這樣的占卜,沒有人敢大意。」伊恩拿起桌子上的物品,將它們擺放在完全不同的位置上,「拜託您了,而且我相信您也會找到您想要看到的東西。」

淡綠色的光幕閃爍了一下,做出了應答。

「開始吧。」伊恩的表情開始嚴肅起來,這樣的一次占卜哪怕是半點失誤,恐怕兩個人的生命都會被留在這裏。

小默點了點頭,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赤瞳,將它交給了伊恩。

「這上面應該有它留存的痕迹,這樣找到答案的可能性應該會更高一些。」

伊恩握住深紅色的赤瞳,閉上了雙眼,此時腳下龐大的陣法凝聚著浩瀚的力量不斷地注入到後者體內。

「你的問題是什麼?」

「留存於未知的眠者,它們是否是『神』這個字義的創造者。」

天空之城裏的每一位精靈,他們的目光都看向生命古樹,那顆已經不知已經存在了多久的古樹,這一刻竟然開始微微顫抖。

小默不敢出聲打擾,他只能緊張的看着後者,祈禱著後者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伊恩的雙眸突然睜開,裏面是一片血紅,她輕輕地抽搐著,甚至是掙扎,小默不明白後者究竟看到了什麼,竟然會迎來如此強烈的反噬。

古樹落下的光幕已經變成濃厚的墨綠,龐大的力量此刻正在不斷地侵蝕着它。

「我…」伊恩顫抖的張開嘴,聲音變得異常沙啞。

「神…是什麼…」

只是短短兩句話,伊恩便已經承受不住,一頭栽倒下去。

隨着伊恩暈倒,陣法中所蘊含的強大力量一時間竟然無處發泄,而生命古樹落下的屏障上只是瞬間便出現了無數裂痕。

小默不敢遲疑,急忙拿起跌落的赤瞳,以及陣法中心那顆天藍色的寶石。

這是他一定要弄清楚的一個答案,作為未知的探索者,如果他連這樣一個最基本的答案都無法弄清,那他永遠就只能在未知的邊緣徘徊至死亡。

這或許也是精靈族占卜師唯一的好處,如果換其他種族的占卜師,或許他永遠都等不到這個答案,但是精靈族的占卜一旦開始,哪怕占卜師死亡,這個占卜仍舊會繼續下去。

巨大的力量如同找到了宣洩口一般,瘋狂的湧入小默的身體。

「神…是什麼…」

小默的眼前一片漆黑,尖銳、沉悶、沙啞、嘶吼…無數種聲音混雜着,不斷衝擊着他的神經。

「我等存在意為神…螻蟻…作何…」

他又看到了那個星盤,整齊的排列著,上面無數身影輕輕躍動,卻都留存於暗影之下。

這一次,他睜大了眼,拚命的往前跑,想要看清那些影子,但他們之間的距離似乎永遠都無法縮短。

「窺視…死…」

濃郁的鮮血順着他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流出,生命古樹的枝芽從地面抽出,拚命的搶奪着他手裏的赤瞳,但後者卻如同黏在他手上一般,無法掙脫。

小默感受到了死亡,這是窺視未知的懲罰。

但他沒有後悔,因為他看到了自己想看的答案,這一刻他居然笑了,而且笑得很開心,或許對他而言死亡並不是什麼無法接受的選項。

但就在這一刻,時間彷彿突然靜止。

不,那不是靜止…更像是每一個「現在」的瞬間被人看到。

光幕落下,映出了光的影子,讓人無法理解的一切在這一刻,出現在了小默的面前。

。 秦舒瞳孔縮了一下,很快便冷靜下來。

她面色如常,毫不避諱地大步走向守在門口的兩人。

還沒走近,在對方詢問之前率先開口,嚴肅的語氣如同審問一般:「你們一直在這裡守著,有沒有什麼異常情況?」

她表現得太自然,兩名下屬的目光不禁落在她一身青灰色袍子上。

在這所地下研究室,眾人各司其職,平日里很少打照面,所以真不一定記得住對方的臉。

但也因此形成了一個默契——認臉先認衣服。

秦舒身上穿的這件,是研究專員的青灰色袍子。而且口罩,也是那些研究專員日常的標配之一。

研究員是這所研究室的核心,就連燕大少都很看重他們。

對於只能負責基礎安保和看守的保鏢來說,他們的身份算是很高了。

兩人聽到秦舒的話,幾乎沒有多想,恭敬地彎了彎腰,說道:「沒什麼異常啊,那女人一直安安靜靜的。請問是出什麼事了嗎?」

秦舒心裡一動:看來李紅霜果然在裡面!

忍下心頭的激動,她看向兩人,加重了語氣:「哼,大少那邊遇到了緊急情況,懷疑是她搞的鬼!你們把她帶出來,大少要當面審她!」

「這怎麼可能?我們兄弟倆一直在門口看著,我保證她沒有機會離開半步……」

秦舒不耐煩地強調:「這是大少的吩咐,開門!」

「好……」對方訕然地點頭,轉身按下房門密碼。

秦舒正要進去,對方的同伴卻突然伸手攔住,「不對,大少要見她,怎麼會讓研究專員過來帶人?而且,還只讓你一個人來?」

疑問一拋出來,開門的保鏢也頓時察覺到了不對勁兒。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