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這樣曝光項北飛,等於是強行讓項北飛站到聯盟那邊去,讓項北飛被全九州的人監視著,這樣一來,項北飛幾乎就沒有辦法暗中來和聯盟作對,他一舉一動都在聯盟的眼皮底下。

他們這樣曝光項北飛,等於是強行讓項北飛站到聯盟那邊去,讓項北飛被全九州的人監視著,這樣一來,項北飛幾乎就沒有辦法暗中來和聯盟作對,他一舉一動都在聯盟的眼皮底下。

2022 年 3 月 30 日 未分類 0

到後面聯盟怎麼安排,項北飛就得怎麼配合。

在聯盟那邊看來,項北飛會成為一枚反過來牽制駱老的棋子,以一種特殊的方式來孤立駱老,監視駱老,削弱駱老的影響力。

可是慕依晴不會真以為自己會乖乖就範,按照她的想法來行事?

「成為N級覺醒者的標杆,那就意味著主動權在我手上了。」

項北飛

他的名字,是離開枯萎林的辦法?

巧合?

還是……

項北飛感覺很不真實。

他那個失蹤許久素未謀面的父親,給他取名的時候,按理說當時的他還只是個嬰兒,怎麼就這麼確定自己會遇到尤蒙的?

他只是隨口一提就把自己兒子的名字給取好了?

能認真點取名嗎!

這個SSR級的系統覺醒者擁有制定規矩的能力,四周但凡守規矩的人或是事,都會給她增加系統值,而她按照已經制定的規矩辦事,也可以增加系統值。

簡而言之,只要一個地方有規矩,她就能變強。

若是不守規矩的人,在她面前,都無所遁形。

項北飛看著慕依晴的系統日誌,上面羅列了一大堆關於她處理規矩的事情,其中有一條寫著:

【你制定了《九州關於SR人才選用規劃制度》的方案,該方案已獲得聯盟規劃部長官朱毅濟審批,發布成為一項規矩,當前有2546人遵守該規矩,你的規矩值+2546】

九州聯盟的規劃部,是負責制定並修正聯盟各方各面的制度,用來管理整個聯盟的方方面面,規劃九州的發展。

簡單來說,身為UR級的朱毅濟,就是來定規矩的。

項北飛現在才知道朱毅濟在聯盟里的職位。

定規矩的,帶頭破壞規矩,把自己的孫子從監獄里給撈出來,還真是神奇。

如此說來慕依晴也是屬於朱毅濟的人。

就是不知道她是否參與了本該被定死刑的朱心覺改頭換面重生離開監獄的事情。

項北飛很快就看到在九月份的一個系統日誌:

【你修訂了關於SR覺醒者申請保釋條例,該規矩目前僅對一人生效,你的規矩值+1】

「看來基本沒跑了。」

項北飛微微皺起眉頭。

她的系統,但凡是自己修訂的規矩,能夠約束到多少人,基本就會加多少的規矩值。

比如上次她參與修訂了一個關於九州學生錄用制度,這個制度直接對九州五百萬的高考生效,她的系統值,直接加了500萬!

按理說,慕依晴有這個系統,應該遵守各種規矩才對。

可是項北飛很快又想到。

什麼是規矩?

規矩,本來就是人定的而已。既然是人定的,自然也能夠人為修改。

修改後的規矩,仍然是規矩,依舊符合她的系統判定。

所以只要她在聯盟里站得越高,那麼就越容易把規矩都握在自己手裡,那麼【言靈規矩系統】所謂的按規矩辦事就變強,其實等於是隨心所欲行事了。

要不然怎麼說SSR級的系統如此強大呢?

——

「我們兩所學校在枯萎林里互相照應,聯手躲過了危險。」項北飛說著,又看著任江海,道:「我們路上還遇到你們青州大學的一位學生,你儘管問他。」

「是,我們差點就栽了,是項北飛他們救了我,後來我們又連續遇到其他學校團隊,警告他們有危險,但是他們並不信任我們,只有雍州大學的團隊跟了過來。」

唐河把事情的經過詳細地說了出來,包括他們怎麼和兗州大學起衝突,再到如何遇到施人美,如何看見遺貌鬼須,如何被追殺,被梁州團隊救治……

任江海聽完,眉頭也是皺得很深。

但是唐河一站出來,他也只能作罷。

畢竟唐河,乃是他們青州大學的學生,項北飛於情於理都

「你們十一個人,都」

項北飛沒有再出聲詢問,只是若有所思地看著唐河。

唐河是個正常人,這點不會搞錯,因為他身上有系統界面,系統還在飛快地跳動著。他的【破軍眼系統】是一種偵查類的系統,並且還可以迅速地看到對手的弱點,通過弱點來擊潰對手。

目前他的系統日誌里都顯示得很正常,這點瞞不過項北飛的眼睛。

但是,令項北飛感到奇怪的地方在於——

這個傢伙,不知道為什麼身上似有若無地夾雜了一絲遺貌鬼須的氣息!

是因為遭遇遺貌鬼須襲擊,所以殘留了這些氣息嗎?

幾個人一出現,氣氛頓時就不對了。

陳百聞,於洪波,朱心覺!

是兗州大學的團隊!

沒想到他們竟然也出現在這裡!

朱心覺一眼就看見了人群里的項北飛,心忽然漏跳了一拍,隨後眼底露出了怨恨的神色,但他很快又把這絲怨恨收斂起來。

因為目前他們和青州大學的聯手已經破裂,沒有辦法聯手對付項北飛。

於洪波和陳百聞兩人看見項北飛的時候,也是微微吃了一驚!兩人忍不住對視了一眼!

因為就在昨天,他們還想著和青州大學聯手去對付項北飛,結果後面項北飛沒有找到,反而是青州大學的侯成武給死了。

他們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在這個地方遇見項北飛。

「莫慌!他應該不知道昨天的事情!」

陳百聞朝於洪波等人使了個眼色,不用開口交流,彼此都會意了。

於洪波定了定神,開口說道:「項北飛,久仰大名,在下於洪波,兗州大學團隊的隊長。」

陳百聞也微微點頭,但是沒有說話。

項北飛若有所思地看著兗州大學的人,目光在這些人身上掃過,又看了眼朱心覺,半晌說道:「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們進這片枯萎林之後,發現事情不太對,後面就跑到了這座山上來了,外面的情況很糟糕,你們剛才是不是也遇到了那些詭異的樹人了?」於洪波問道。

「是這樣。」項北飛不動聲色地說道。

「你們沒事吧?」於洪波問道。

「不算太糟糕。」項北飛看了眼身後的唐河,唐河乃是青州大學的,他們的團隊處境現在看來很不妙。

唐河看見於洪波等人的時候,也是露出了驚駭的神色,他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遇到兗州大學的人,要知道他們青州大學的侯成武,就是死在「朱鵬飛」手上!

只不過他現在不敢多說什麼,自己只是一個御氣後期的SR級覺醒者,身邊又沒有其他隊友在,壓根不是兗州大學這些人的對手。

「你們進入這片枯萎林多久了?」項北飛問道。

「昨天晚上就進來了!」於洪波說道。

「昨天晚上?你們在這裡待了快一天了?」項北飛有些意外。

「是,我們昨天晚上就來這裡!」

於洪波現在已經沒有了要對付項北飛的想法,相反還有了一絲想要和項北飛一起行動的意味。

因為他們團隊目前也處在非常窘迫的地步。

這個地方實在太詭異,他們也被困住了,找不到出去的辦法,在看到項北飛的時候,於洪波心裡還是升起了一股希望。

項北飛很強,也許他有什麼辦法!

「那你們沒事?」項北飛問道。

「我們有一個人出事了。」於洪波語氣凝重地說道。

目前他們的團隊里只剩下了四個人。。 半空中的那道人影緩緩的落在了地上,胡天才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

這個人穿着一件淡紫色的長袍,臉上竟然還戴着紗巾,看不清他的面容。

胡天淡淡的說道:「你就是清水幫的幫主?」

對面的這個人並沒有說話,而是盯着胡天看了足足好幾秒。

就在胡天忍不住想繼續說話的時候,這個人說話了。

「竟,竟然是你!」這個人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這個時候,聽到這個清脆的聲音,胡天才發現,這個人竟然是一個女人。

暈了,清水幫的幫主,怎麼是一個女人呀?

「你認識我啊?」胡天感覺有些莫名其妙的問道。

只見這個女人緩緩的摘下了臉上的紗巾,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胡天仔細一看,頓時有點印象了。

這個女人竟然是當初山南武林大會的時候,半路上出現的那個女高手。

好像叫什麼吳蘭芝,身手挺厲害的。

當時她過來為她弟弟出頭,被蒼雲幫的太上長老給打傷了,然後倉皇逃跑了。

胡天也記起來了。

個女人好像有個無良弟弟,她弟弟的名字好像叫什麼吳德。

說實話,這件事都過去一年多了。

要不是今天碰到她,胡天都不一定會記得了。

只是令胡天沒有想到的是。

這個女人的武學水平,竟然有了質的轉變,竟然達到了超級隱世高手的行列。

經過這段時間的了解,胡天也明白了。

像在武學界,武學水平分為六大境界。

一是武學剛入門的,這樣的人稱之為初學者,比一般的人要厲害,一個能隨隨便便打十幾個彪形大漢。

二是那種在武學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這樣的人稱之為武學高手;

一個人隨便打上百個普通人不是問題的,而且這樣的人無論走到哪裏,都會被奉為座上賓。

三是那種在武學上的造詣到了一個比較高深的境界,這樣的人稱之為超級武學高手;

這樣的人非常厲害,用普通人去對付他們是沒用的;

而且任何一個家族或者勢力,都不敢輕易得罪這樣的高手的;

因為就算他們把你給宰了,他們也沒有多大事的;

畢竟每一位超級武學高手,都是各大家族和勢力極力討好的對象;

因為這個世界上的超級武學高手實在是太少了,能達到這個級別,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四是那種把武學已經修鍊到了臻境的武學宗師;

這樣的高手稱之為超級隱世高手,像蒼雲幫的太上長老張泰山,就是這樣的級別;

說實話,一旦達到這個級別,無論走到哪裏都會引起轟動的;

因為這個級別的高手。足夠開山立派了。無論走到哪裏,都能享受極高的待遇和無上的榮耀。

五是那種自己在武學上走出了自己的一條路的高手。

這樣的高手,就算是吹一口氣都能殺人的;

而且舉手投足間,就能引起非常大的震動;

像這樣的高手,算是老妖怪了,他們要是打鬥起來,估計連山都會被打平;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