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劇毒,神仙下凡根本沒用,大多會五臟六腑出問題,不過,從趙南貞的口氣來判斷,江蔓琪中毒時間不長,這也是葉卿楊確定她能活的基礎,其他的,真不好說。

這種劇毒,神仙下凡根本沒用,大多會五臟六腑出問題,不過,從趙南貞的口氣來判斷,江蔓琪中毒時間不長,這也是葉卿楊確定她能活的基礎,其他的,真不好說。

2022 年 3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可趙南貞太欺負人了,哪裡有人這麼對待醫生的?

看來,那些夜夜笙歌的床上關係在真愛面前屁他媽的都不是。

葉卿楊忽然「嗤」的一聲笑了,笑到最後,眼淚順著臉頰下來了,滾燙的眼淚砸在了趙南貞的手上。

男人似乎被灼燙到了,這才收了手。

葉卿楊轉身去了洗手間,血液檢測結果出來了。

水銀中毒。

葉卿楊合上眼,抹掉臉上的眼淚,再次睜開眼,看著鏡子里的這張臉,這是一張和她上一輩子完全不同的臉,上輩子的自己也不差啊!

有顏值有才學的醫學界精英美女,感情一塌糊塗,最後,死在了最愛的人手裡。

原主和她一樣的死法。

那麼,現在的她到底算是誰?

就算她鞠躬盡瘁為了葉家軍一萬多冤魂,為了趙南貞的良心得到安放,而死而後已,可那又能怎樣?!

趙南貞敲了敲門,「葉卿楊?」

葉卿楊合眼,深呼吸,對著鏡子擠出了一個笑臉,拿著結果出來了。

「水銀中毒,就算治好,以後得肺癌的幾率也很大。」葉卿楊道。

「她的手指剛動了下。」趙南貞道。

葉卿楊過去檢查了一番,「效果不錯,就先按照這個方法來,明天再加幾樣葯就差不多了。」

趙南貞,「今天不能加藥了嗎?」

葉卿楊搖頭,「不能再加了。」多餘的一個字,她都不想跟他說了。

累了!

趙南貞擰著眉心盯著葉卿楊看了會兒后,道:「水銀,在人多的環境下能做到只讓一個人中毒嗎?」

葉卿楊一愣,而後還是看了那狗男人一眼,道:「她是在什麼地方的中的毒?一起的還有其他人嗎?」

趙南貞使勁兒揉了下酸脹的眉角,「今早發現她休克在了自己房間。但是……」

說到此,趙南貞看著葉卿楊閉嘴不說了。

葉卿楊蹙眉,「但是,怎麼了?」 ……

車裡。

實在想不到誰會跟蹤自己,加上也沒有確切證據,秦舒索性不再多想。

褚洲看她全程淡然地看著窗外的風景,突然打趣道:「就不想知道,我們剛才投票的結果?」

秦舒愣了下,轉頭看著他,認真地想了想,問道:「這種事情不是應該保密么?要等官方通告吧。」

見她一本正經的說這句話,褚洲哈哈大笑。

隨即,意識到自己失態,他以拳抵唇,輕咳了咳。

「這個嘛,如果是還有爭議的事,我肯定不會告訴你。」

秦舒心裡一動,說不在意結果肯定是假的,這段時間整個團隊累死累活的做實驗,不就是為了等一個結果么。

她緊緊地看著褚洲,「那……」

褚洲好整以暇說道:「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你們那個項目,穩了。」

首發網址et

得到這樣確切的答案,饒是秦舒一貫淡定,也不由激動地雙手交握,脫口而出:「真是太好了!」

褚洲目光落在她臉上,能明顯感覺到她此時高興得笑了。

雖然口罩遮住了她大半張臉,可她露在外面的一雙秀眉和明眸。

此時眉眼彎彎,眸光閃耀如星辰。

褚洲有些恍然,不由想著,若是摘掉這礙事的口罩,她的笑容一定很賞心悅目。

他唇角也不禁微微彎起。

「我聽說臨沉打算接任之後,就正式跟你離婚。你放心,到時候我不會讓褚家為難你。」

「謝謝!褚二爺,您真的是一個好人。」

秦舒也沒想過褚臨沉會為難自己,畢竟倆人之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但褚洲的話,還是讓她感到了善意。

褚洲眸光暗了下,好人,他么?

秦舒沒有察覺到他的異樣,只是在距離別墅還有一段距離時,讓司機停了車。

「我在這裡下就行,褚少他之前說過,不希望我跟您有太多接觸。」

褚洲瞭然,沒有多說什麼。

秦舒再次跟他道了謝,下車,不急不緩地朝別墅走去。

看著秦舒的身影漸漸遠去,司機,同時也是褚洲的助理,說道:「二爺,您和秦小姐相處倒是挺融洽,剛才看您笑了好多次,或許你們能夠成為朋友啊?」

聞言,褚洲臉上的表情卻冷了下來,變得疏離而冷漠。

收回目光,將車窗升起來,他語氣有些嘲弄:「我從不相信朋友這種東西。」

沒有人能夠成為他的朋友。

也沒有人知道,他看似待人和善的表象之下,是一顆萬年凍土般冰冷的心,誰也融化不了。

褚洲收起思緒,恢復了往日的沉穩,「莫坤,你跟史密斯那邊說一聲,我替他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

「您說的,難道是秦小姐?」莫坤大膽猜測道。

但見褚洲並沒有多說的意思,他也不敢再問,默默撥出國際通話。

別墅大廳里。

秦舒一走進去,突然感受到一道幽冷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她抬眸,見褚臨沉長腿交疊坐在沙發里,渾身自然地散發讓人無法忽視的強大氣場。

不等她開口,他低冷的嗓音響起:「你去了韓墨陽的公司?」

秦舒點點頭,「嗯,之前參加的比賽進入終審,需要競演,老師就臨時把我喊了過去。」

「就這樣?」褚臨沉語氣里多了些意味。 太古真龍確實沒有動。

站着讓葉青打。

他自己說出來的話,自己就要做到。

不然的話,那豈不是更加沒有面子?

在葉青的凌厲攻勢之下,太古真龍的神色.狼狽不堪。

葉青連續轟擊了一個時辰。

還沒有停手。

仙魔法印和神聖雷霆,好像不要錢一樣,瘋狂輸出。

過程之中,葉青服下了許多恢復真元的丹藥。

反正葉青向來就不缺少丹藥的。

各種丹藥懟下去。

葉青就跟永動機差不多。

體內的真元在連續放了一個時辰的大招之後,還沒有枯竭的跡象。

太古真龍發出了一道無比憤怒的咆哮聲,徹底沉不住氣了。

已經不準備再繼續挨打!

「人類,我要把你吃了!」

太古真龍發出了一道驚人的龍吟之聲,而後化作一道漆黑的光束,沖了過來,龍威浩蕩,鎮壓天地。

「大大王威武!」

「大大王無敵!」

「大大王橫掃一切!」

萬象洞府之中的許多妖獸們,開始在太古真龍吶喊助威了。

其中,以小黃鱔最賣力。

打架的時候,小黃鱔可能不太行。

但是吶喊助威,他最在行了。

太古真龍狂怒之下,直接釋放出了大招,有着恐怖的威能,虛空之中凝聚出了一道漆黑的龍爪,猛地轟擊過來。

「毀滅龍爪!」

太古真龍的大招,確實厲害,比黃金聖麒麟的神通還要強大。

什麼神聖雷霆,在面對太古真龍的毀滅龍爪的時候,根本就不夠看。

葉青眼睛一亮。

心說,自己前來找太古真龍,果然沒有弄錯。

太古真龍的殺招,確實有點東西。

一道毀滅龍爪轟擊而來,攜帶着強大的毀滅氣息。

太古真龍在狂怒之下動手,其威力,不可思議。

葉青沒有試圖去防禦。

貌似沒有什麼必要了。

或許,還能在太古真龍的身上,刷一些防禦點過來。

要知道,太古真龍的戰力,確實在黃金聖麒麟之上。

黃金聖麒麟無法攻破葉青的防禦,不代表太古真龍也不行。

至少,按照葉青的判斷,太古真龍的戰力,是有可能傷害到葉青的。

放開了一切防禦的葉青,面對太古真龍的殺招,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遲疑。

在葉青的臉上,還浮現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好像很期待太古真龍的殺招一樣。

萬象洞府當中的那許多妖獸,還在為他們的王太古真龍吶喊。

顯然,在他們看來,太古真龍的殺招,足以把葉青擊殺無數次了。

葉青放棄了防禦,這種行為,在那些妖獸的眼裏,恐怕就是嚇傻了。

諸多妖獸之中,只有黃金聖麒麟還是比較冷靜的。

他很清楚葉青防禦的可能。

昨日跟葉青一戰,黃金聖麒麟的印象太深刻了。

葉青幾乎就是打不死的戰神一樣。

其實,黃金聖麒麟現在完全可以跟他的大哥聯手去對付葉青。

不過,黃金聖麒麟重視諾言。

作為瑞獸,他很要面子的。

既然已經答應了臣服於葉青,就不會反叛。

當初,黃金聖麒麟答應臣服,內心就已經徹底服氣了,不然的話,他也不會跟隨葉青。

現在黃金聖麒麟的情緒倒是很複雜,他當然不希望大哥受傷,也不想看到葉青被虐。

畢竟,葉青可是黃金聖麒麟的主人,代表了黃金聖麒麟的臉面。

「轟隆!」

頃刻間,一道巨大的黑色龍爪,毫無花哨,攜帶着無盡的神威,狠狠轟擊在了葉青的身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