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你是來找思靜阿姨的?」楚秦問道。

「那就好。你是來找思靜阿姨的?」楚秦問道。

2022 年 3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嗯!思靜,讓我來教她織毛衣。」魅舞點頭道。

「她就在裏面,你進去吧。我有事,便先走了!」楚秦說着,立刻跑開了。

楚秦,現在急於去找魅舞,無瑕再聊天。

走到一半,楚秦忽然生出了一個迷惑。

以他的反應速度,根本不可能撞倒一個人。

難不成,魅舞是主動撞上來的!

「不可能!」楚秦搖了搖頭,「先找焱媚再說。」

楚秦施展幻神之眼,卻意外地發現,焱媚根本不在她自己的房間,而是,在楚秦的房間外面!

不過,楚秦並沒有立刻去見焱媚,他先是去了一趟小舞她們的魂導器試煉場。

楚秦和玄光魂導器,是自帶感應的,因此很快來到了這裏。

楚秦,隨後才瞬移至了自己的庭院外面。

隨之,楚秦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入了其中。

「大供奉!」一見到楚秦,焱媚,便是走過來,恭敬作揖道。

「不錯,焱媚,你終於穿nei衣了?」楚秦故作一笑道。

「啊……」焱媚沒想到楚秦的開頭第一句話,竟然是這樣的,頓時有些愣在了原地。

「哈哈哈!別誤會!」楚秦回以一笑道,「你可是武魂殿長老,時刻代表着武魂殿的形象。衣着,還是必須要注意的。而且,你將來是會有男人的,沒有哪個男人,希望自己的女人穿的不檢點,因此你更加要注意!」

「是,大供奉!焱媚,謹記大供奉教誨!」焱媚俏臉微紅地回道。

見到焱媚這般,有些嬌羞的模樣,聯想起和秦思靜的對話。

楚秦,瞬間有些確信,焱媚見到自己緊張,很可能就是第二種情況。

焱媚,對自己心有所屬了!

「焱媚,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個男朋友!」楚秦試探性,假意地問道,「保證這個人,讓你心滿意足。」

「誰啊……」焱媚微微一驚道。

「……」楚秦心頭微愣。他沒想到,焱媚還真的渴望男朋友啊!

「那你說說看,在你心中,什麼樣的男朋友,是最完美的!」楚秦話鋒略轉道。

焱媚此刻心中第一想到的,不是別人,正是面前的楚秦。頓了頓,她回道,「不瞞大供奉。對於男人,焱媚心中,一直有一個要求!」

「說說看!」楚秦回道。

「那個人,必須凌駕於我之上!」焱媚回道,「換句話說,他必須有實力征服我!」

「有實力征服你……那你覺得,菊斗羅月關,怎麼樣?」楚秦故意調侃道。

「不行,不行!」焱媚斬釘截鐵地拒絕道,「且不說月關,能不能擊敗我。就他那副模樣……」

楚秦輕然一笑,「原來除了實力要求,還有長相啊。那你覺得,七寶琉璃宗,劍斗羅塵心長老如何?塵心長老的風流英俊,可是斗羅大陸聞名遐邇的。而且,寧宗主是我叔叔,你如果願意,我可以試試!」

「不行!」焱媚搖頭道。

「怎麼又不行?」楚秦表面疑惑,心中竊喜。

「塵心長老,已經年過七十。他的英俊,屬下欣賞不來。而且,塵心長老,與武魂殿乃是世仇,必不可能,接受我一個武魂殿長老!」焱媚回道。

「劍斗羅也不行……那斗羅大陸,比你厲害,又比較英俊的,恐怕只有千道流前輩了!」楚秦接着道。

「萬萬不可!」焱媚立刻搖頭道,「我視千道流大供奉為長輩。大供奉,求你,不要拿千道流大供奉開玩笑!」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楚秦故意道,「焱媚,那你說說看,斗羅大陸或者日月帝國,你看中了誰。無論是誰,哪一個封號斗羅,我都可以儘力撮合你們!」

「回大供奉,焱媚誰也不要!」焱媚搖了搖頭道,「焱媚已經想清楚了!焱媚不需要任何的男人,只要讓焱媚陪伴在大供奉左右即可!」

焱媚此話一出,焱媚自己都是一驚。

她是來幹嘛的?

她是來跟楚秦說明,想要離開楚秦的。結果,楚秦一下子想要將自己「送」出去,她反倒有些害怕與不舍了。

雖然跟楚秦在一起很緊張,但是總比害怕要好。

楚秦,則是心頭更喜。

他知道焱媚來的意圖,沒成想,自己三言兩語,竟然讓焱媚一反常態,選擇跟緊自己。

如果說剛剛,楚秦覺得焱媚對自己心有所屬,不過百分之五十,那此刻,至少百分之九十!

「那好吧!」楚秦裝作若無其事,「焱媚,你放心吧,既然你不着急找男朋友,那就一直跟着我吧。當然,倘若你心若所屬,或許愛上了誰,隨時跟我說即可!」

「焱媚,一心只想跟着大供奉!鞍前馬後,死而後已!」焱媚搖了搖頭,美眸堅毅道。

「嗯!」楚秦點了點頭,接着故意一笑道,「對了,焱媚,你找我來所謂何事?」

手機閱讀『小♂說÷吧→』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唐柒柒本想製造點響動,用腳踢踢門,讓外面人注意到自己。

可她沒想到,對方彷彿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修長有力的長腿不費吹灰之力的壓住了她不安分的小腿。

她不明白對方要幹什麼,害怕的心臟都懸到了嗓子眼裏。

「別怕,我不會害你。」

黑暗中傳來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

張口的那一瞬間,炙熱的呼吸噴薄在她的臉頰上。

她愣了一下,覺得這個聲音似乎很熟悉,彷彿以前聽過,但……一時間也想不起來。

她不知道對方是誰,被一個男人這樣壓着堵住嘴巴,實在有些曖昧羞恥。

也許,對方是登徒浪子。

可是,聽到剛剛那幾個字,她竟然意外心靜了下來,覺得他不是壞人,也許遇到了什麼難事。

外面的人漸漸遠去,男人也鬆了一口氣,本想鬆開她的身子。

但,大腦那根弦鬆懈下來,別的情緒猛地湧上來。

他的身子漸漸發熱,額頭沁出汗珠子。

呼吸不平,胸口也急劇起伏。

兩人靠的那麼近,即便隔着衣服唐柒柒也能感受到對方炙熱的體溫,灼熱滾燙的嚇人。

她怔怔發獃好一會兒,才意識到什麼。

他可能……被下了那什麼葯了!

她的心立刻慌了,畢竟男女力量懸殊在這兒,自己不能出聲,被擒得死死的,萬一他忍不住把自己……

完了完了……

她嚇得渾身顫抖,這一抖,男人顯得格外難熬。

如果不是知道她害怕,他甚至覺得這丫頭是故意挑逗自己。

他深吸了一口氣,壓住心頭的浮躁。

鼻息之間,是淡淡的梔子花香,是她身上的氣味,讓人覺得熟悉安心,彷彿是多年故人一般。

他強迫自己冷靜,不準有非分舉動。

他緩緩鬆開了她的嘴巴,後退一步。

他快速開燈,眼前的小人兒出現在光亮里。

她穿着淺藍色的禮服裙,襯得她膚若凝脂。

身子骨較弱,彷彿一陣風就能吹倒。

她戴着面具,封晏看不清她的臉,只是看着她的身形愣住了。

「你……」

唐柒柒驚呆了,萬萬沒想到前夫封晏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時隔四年,竟然以這樣的方式見面。

封晏來不及細細分辨她的聲音,當下要解決自己一身的浴火。

「先別出去。」

他聲音雖淺淡,但卻透著不容置喙的命令。

他快速鑽入浴室,打開花灑,冷水嘩啦啦的流下來。

唐柒柒在外面好半天回過神來,按理說,她和封晏也算離得清楚,再見也坦坦蕩蕩。

可不知道為什麼,心上就像是壓着一塊巨石一般,讓她氣血不暢。

她哪裏敢繼續待着啊,此刻只想着逃跑。

她慌亂的打開門,一溜煙的離開了。

封晏洗了個冷水澡,終於壓下了藥性。

再出來的時候,哪裏還有那小妮子的身影,他也並沒有放在心上。

他開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便看到了一臉急切地路遙。

路遙看到他渾身濕透,大概也猜到了什麼。

「先生,是我疏忽了。」

「知道就好,要是還有下次,你去應付那個女人!」

封晏不悅的說道,話語冷沉犀利。

。 吸血殭屍被除,酒泉鎮也再次迎來了安寧,教堂再次重開,人們彷彿遺忘了這次世間事由教堂重開引起的。

每天一大早,都能看到一排長長的隊伍排在教堂門口,只是為了那一點的小恩小惠。

富紳們依舊喜歡去教堂祈禱。

九叔他們也感覺這個地方不再適合他們生存,雖然手裏有錢了,但錢是死的,人是活的,幾個大活人每天都要花錢。

再加上他們都兼修武學,吃食上的開銷也很大。

最後九叔說出了自己要搬到任家鎮的想法。

秋生當然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畢竟他姑媽就在任家鎮開店,去了之後也離得近。

文才是個孤兒,隨遇而安,師傅去哪他去哪。

胡小飛則是無所謂,每天只想着提升修為,被九叔選擇性無視。

最後三人全票通過。

道觀是公家的,九叔他們搬家並不需要帶上太多行李,也就是衣服,抓鬼的傢伙和一些喪葬用品。

九叔他們離開的那天,只有安妮,和吳神父來送行。

這讓九叔的心裏涼嗖嗖的,自己作為一個道士,在酒泉鎮待了好幾年,除魔降妖不在少數,也算是造福一方。

今日他要離開,不說是夾道相送十里,起碼也應該熱熱鬧鬧的吧。

相比九叔此刻的悲涼,文才和秋生就表現的有點沒心沒肺了,倆人一直打打鬧鬧,就沒停下來過。

胡小飛這邊被安妮攔著。

「你去了任家鎮我們很久都不能見到了,不過還好,我家在任家鎮那邊也有鋪子,到時候我讓爸爸安排我去那邊管理鋪子。」

安妮隱澀的說出想和胡小飛在一起的想法。

說完之後,她就直勾勾的盯着胡小飛。

胡小飛也聽了出來,既然人家姑娘說了,他就不能裝作不懂。

「安妮,我知道你對我有好感,但是我的志向是成為天師,沒有時間談戀愛,更別提成家了。」

安妮聽到這裏,急忙回道。

「談戀愛和成家跟修道又不衝突,我很獨立的,平時不會佔用你太多的時間。」

胡小飛再次組織了一下語言,說到。

「安妮,你知道我們修道之人的壽命嗎?人師壽極150載,地師具記載有人壽213年,我現在是人師修為,這肯定不是我的終點,要是我突破地師,你想想,到時候你60歲的時候已經成了老奶奶,我還是現在這個模樣,你感覺我們真的合適嗎?」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