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

「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

2022 年 3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兩人目光相對,一種奇妙的感覺無聲蔓延,彼此相視一笑。

辛寶娥把這一幕看在眼裡,想到兩人的母女關係,竟罕見地生出了一絲嫉妒的情緒。

她一定不能讓秦舒幫安若晴治療!

給安若晴治療的事情暫時沒有定論,秦舒跟宋瑾容先行告辭。

回去的路上,巍巍窩在秦舒的懷裡面,疑惑地仰起頭來看著她,說道:「媽咪,那個辛阿姨跟你關係不是很好嗎?她為什麼要阻止你給若晴奶奶治病?」

秦舒神情一愕,「巍巍,這種話不能亂說。」

「辛夫人是她的母親,這件事關係到她母親的健康,她肯定會多一些顧慮,也是人之常情。」

她解釋著,卻不由得想起剛才辛寶娥的表現,心裡掠過一絲狐疑。 。。。。。。

桌面已經雕刻完畢,剩下的就是圍繞青石湖的山峰雕刻了。

山峰的雕刻比桌面的雕刻要更加的細緻一些,所需要花費的時間要更加的多。

等李方雕刻完畢已經到下午了,中間就連吃午飯的時候都在直播,豐盛的菜肴引直播間的觀眾大呼羨慕。

到了下午3點多,直播間的觀眾已經換了2-3批了,觀看人數一直維持在20萬左右。

隨着最後一塊砂紙從李方手中放下,這個根雕茶几基本上接近完成了。

「像這樣的根雕茶几還有最後一步要完成,那就是要打蠟或者刷上清漆,這樣不僅能保持根雕的本色,還能讓根雕看起來更漂亮。我在城裏只買到了清漆,所以等我把這清漆刷上去以後,這茶几就算是完成了!」

李方拿着刷子把清漆均勻的塗抹在茶几上,任何角落都不放過。

等他塗抹完以後,整個茶几呈現出一種光亮的色彩,看起來很好看,比市面上那種用來賣的根雕藝術品也不遑多讓。

「好了,現在第一遍清漆已經刷完了,不過這不是最後一步。一般根雕起碼要刷三遍漆,等前面刷的漆干透了以後用細砂紙把色粉粗糙的部分打磨光,這一遍很關鍵,一定要把表面打光。再刷一遍漆,干透后打細砂紙磨光,刷一遍漆,即一遍漆后加一遍細砂紙打光,如此類推。不過最後一邊漆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先用濕布把木器表面抹濕,然後用砂紙濕水后打磨表面,俗稱水磨。等水磨以後,再上最後一邊漆,這樣一個根雕才算是完成。」

「不過現在天氣有些冷,這漆一時半會幹不了,所以今天的直播到這裏也就結束了。後續的我會拍下來,然後交給我們的後期剪輯以後發到抖音上,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看一下。」

「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裏了,大家再見。」

在李方的揮手告別中,郭吉吉1分鐘后關閉了攝像頭。

「李總,那後續的視頻是你自己拍攝然後直接發回公司嗎?」程希年一邊幫着郭吉吉收拾器材一邊朝李方問道。

「恩,到時候我回自己拍攝下來的,你回頭叫他們剪輯以後直接發上去吧。」

「那好,我和吉吉就先回去了。」

「別急啊,吃完晚飯再回去吧。」

「不用了,公司那邊今天晚上還有例會呢,我們要趕回去開例會。」

「對哦,今天是星期五,晚上要開例會。那行,我就不留你們了,路上開車注意安全。」

「知道了,那我們先走了,李總。」

「恩,88。」

。。。。。。

接下去的大半個月,一直到抖音年會開始之前,李方帶着諾諾回到了杭城,一邊處理公司的事情,一邊繼續的拍攝廣告,為了任務的完成,早日生產出解酒丸努力的賺錢。

集團旗下的第三家自營餐廳,也在魔都正式的紮根了下來。

他的擴張速度,讓楚樂這個本身就是餐飲界的一員都驚嘆不已。

麥琪琪和諾諾去逛商場了,李方坐在楚樂的辦公室,倆人喝着茶聊著天。

「你這擴張速度有點快啊,杭城兩家也就算了,現在連魔都店都在裝修了。要不是我看着你一點點起來的,我也不敢相信啊。」

「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還有其他人的功勞在裏面,如果光靠我一個人,怎麼可能撐的起這麼大的場子!」

「那你也夠厲害的了,不說別的,你現在這些都快趕上我了!」

「這不是還沒趕上嗎!我連老大都沒趕上,更別說你了。等叔叔把你們酒店集團的股份都交給你了,你在我們這四個人裏面還不是最有錢的那個!」

「對了,老四現在怎麼樣了!」

「挺好的,現在也算是有事可做,比在民宿那要強多了。只是他這人比較重感情,這時不時的回來看看小雯。要是一直這樣下去,民宿賺到的錢分給他的那一部分,估計就只夠他來回機票了。」

「說道民宿我正想和你說呢,我和老大商量過了,準備退股,把民宿的股份都轉給你。當然,不是白給你的,當初投入多少錢,你就得給我們倆多少。還有樓上那一套房間還是要給我們留着,我們指不定去住呢!」

「別啊,現在民宿開始賺錢了,你們倆卻要退股,這算是什麼事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眼紅那些個分紅,把你們倆擠兌出去了。」

「怎麼會,你腦子聰明,難道還不知道我和老大的想法嗎。」

「我知道你們倆個看不上這點錢,可是這真不合適。當初說好民宿是四個人的時候,我和老四就已經佔了大便宜了。現在民宿開始賺錢了你們倆卻要退了,這真不合適。我不同意,老四也不會同意的。」

「行吧,這事等老四回來了再說,有時間我們四個聚聚。現在一個在首都,一個在村裏,也就你還能見上幾面,見他倆太難了!」

「那是你太忙了,這麼大一家集團公司要你管着,你就是想偷懶都不行。等過年吧,過年了帶上叔叔阿姨還有琪琪他們去村裏,我給整上兩桌子的菜,我們大家好好喝一頓。告訴你,我釀的酒等過年的時候就能喝了,現在酒窖里那酒味,我自己聞了都忍不住想喝!」

「真的假的,還能比爺爺他們釀的還好!」

「那我還能騙你嗎,等過年了你去了嘗嘗不就知道了。」

「行,這可是你說的。要是不好喝你就得把爺爺釀的三年份的給我一罈子,我拿去孝敬琪琪她爺爺和她爸!」

「嚯,還沒過門就已經知道孝敬琪琪家裏人了,你這女婿做的不錯啊。」

「別貧了,說的好像你當初不是怎麼乾的一樣,我這還不是學你的嗎。我可記得當初你去諾諾家,喝成什麼樣子!」

「這不帶揭人短啊,小心我也把你那點黑料給琪琪抖出來!」

李方這話剛說完,門就被推開,麥琪琪拉着諾諾的手走了進來,對着李方說道:「你快說,楚樂有什麼黑料你們要瞞着我!」

。。。。。。。 來到地下的暗室以後,三個人同樣是一無所獲,非但如此,那獸靈竟然也消失不見了。

三個人環視了一周,發現這石室雖然很大,但是也可以一眼望去,也能全部看了個遍,那獸靈掉了下來,怎麼可能憑空消失了呢,如果說他能遁地的話,那為什麼地上一點痕迹都沒有呢。

而就在三個人都納悶的是,宮尚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陣破風聲,這個聲音並不是從哪裡處傳來的,而像是突然出現在耳邊一樣。

宮尚立刻扭頭向後看去,但是卻發現身後空無一物。

「啪……」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塊石子突然憑空的就出現在了眼前,然後直接打在了宮尚的左眼上。

「哎呦我擦!」宮尚立刻就喊了起來,皮糙肉厚的他,倒不是因為疼痛,而是被嚇了一跳。

吟鳳和齊角聽到以後,也立刻看了過來。

在看到宮尚的眼睛之後,兩個人都是一愣,立刻站在宮尚身邊向四周看去,可是目及所處依然是空空如也。

宮尚憤憤不平的揉了揉眼睛,道:「咱們三個是不是闖進鬼屋裡面來了!」

吟鳳笑了笑道:「這世上哪有鬼啊!」

「難道這是一個陣法?」齊角突然疑惑道。

「陣法?」一聽這話,吟鳳彷彿如夢初醒一般。

其實齊角所說的陣法包含多種,結界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一定是如此!」

片刻之後,齊角堅定回答道:「一定是有人在此布置了陣法,咱們在陣法外面所以什麼都看不到,只有布置這個陣法的人,或者被困在陣法中的人,才能見到這裡面的一切!」

「那還等什麼,趕緊破陣吧,白師弟一定被困在裡面受苦呢!」

一聽吟鳳和齊角已經知道這其中的端倪了,宮尚就再也淡定不下來了,立刻迫不及待的大聲喊道。

齊角聽完之後,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也著急,但是要破解這陣法,最基本的是找到陣眼,可是這哪有那麼容易啊。

一看齊角不為所動,宮尚立刻又看向了吟鳳。

吟鳳下意識的一攤手,示意她也無能為力。

這一下可把宮尚急壞了,他立刻攥起拳頭在地上『砰砰砰……』砸了起來。

「師弟,我的好師弟,你不能死啊……」

宮尚一邊砸,一邊嚎啕大哭起來。

宮尚不但體壯如牛,嗓門也不差,這一哭,那破鑼嗓子震得整個石室都跟著搖晃了起來。

「啪……」

然而宮尚剛開始哭,突然一塊石頭扔了過來,正好打在宮尚的另外一隻眼睛上。

「哎呀!」宮尚突然站起來,窮極敗壞的對著周圍大罵道:「小崽子,你給我出來,有種和我單挑!」

可是那曾想,宮尚的話音剛落,突然又有一個東西扔了過來。

這回宮尚可算是找對了方向,他雖然看不到砸自己的石頭從哪裡來,但是他能感覺到對方要打自己哪裡。

所以他聽到風聲后猛的一伸手,立刻就擋在了自己的眼前,一把就將投過來的石頭攥在了手裡。

「嘿嘿,被我接住了!」

宮尚一看對方沒得逞,而且投過來的東西竟然被自己接住了,心裡頭一高興竟然帶著滿臉的淚花笑了起來。

接著宮尚一攤手,他發現自己的手裡正攥著一個核桃大小菱角分明且散發著藍色光暈的石頭。

「這是什麼,還挺好的看的呢!」宮尚擺弄了一下手裡的石頭,驚訝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周圍的一切彷彿都在這瞬間變了一個模樣。

這個石室內再也不是剛才光禿禿的一片,而是變成了一個布置精密,燈火通明的暗室。

石壁的兩側畫滿了壁畫和圖案,石室的中央還有一堆篝火,周圍有數不盡的修鍊資源。

而更加奇怪的是,在石室的正前面,端坐著一個老者,此人身穿道袍,雙目緊閉,面色清瘦,幾捋長須胸前飄灑,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而在何百川面前的一出供台上,上面有一盞燈台,而此時那隻獸靈正趴在上面手裡還拿著一塊石頭,正一臉不知所措的看著面前的三個人。

「何百川?」吟鳳第一眼就認出了那老者的身份,立刻驚訝的喊道。

雖然他沒有見過何百川本人,但是在內門到處都掛著何百川的壁畫,而面前的這個人和壁畫上的樣子簡直一模一樣。

「弟子拜見宗主!」看到這裡吟鳳立刻跪了下來。

這一下,可把那獸靈嚇了一跳,他從供台上一跳老高,『哧溜』一下就從供台上跳了下來,然後就像一邊跑去。

何百川的突然出現也把齊角嚇了一跳,私闖他人修鍊道場這可是對武者最大的不敬,更何況還是何百川的道場,想到這裡齊角立刻就要下跪。

此時在何百川面前,他們哪裡還敢去在乎獸靈啊,自然要先在何百川面前謝罪,否則一旦何百川歸罪下來,誰都承擔不起。齊角敢和那幾名長老叫板,但是面對何百川,他還不敢太過造次。

「獸靈都跑了,你們為什麼要拜一個死人啊?」看到吟鳳和齊角的樣子,宮尚在一旁不解道。

聽到宮尚的話,齊角和吟鳳兩個人這才瞬間驚醒。兩個人立馬抬頭看去,只見此時何百川仍然一肅穆的坐在原地,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吟鳳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輕輕的來到何百川面前,用手輕輕的試了一下他的鼻息,然後『嗖』的一下又撤了回來,然後回過頭對著齊角點了點頭,示意他還活著。

齊角也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慢慢的來到何百川面前,然後輕輕的用自己的靈識感知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他還活著,但是身上一點氣息都沒有,他的靈識很可能不在這裡!」

吟鳳聽完驚訝道:「可是,如果宗主的道場在這裡的話,那麼內門石窟裡面的那個是誰?」

「哎?」就在吟鳳驚訝的時候,宮尚突然看著何百川撓頭道:「我在哭風嶺察覺到的那種感覺怎麼和他身上的一模一樣!」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他們聽到頭上的是室內一陣騷動,緊接著有兩道人影,就順著他們下來的那個洞口跳了下來。

三個人一聽,頓時大吃一驚! 上官顏從A國回來的第二天,接到老爺子的電話,她爺爺,「喂,爺爺~」開開心心的甜甜的叫了一聲,電話裏頭不知道說了什麼,上官顏雀躍的表情瞬間垮掉。

「可是···爺爺···喂···喂?」將手機從耳邊移開,電話已斷線。

一臉泄氣,看向坐在一旁沙發的上官絕,她走撅著嘴走了過去,「哥哥,我能不能不要去上學啊?」

剛才在電話里,上官老爺子說,讓她立刻馬上去學校上學。

離開華國這三年,她整天跟着她小叔亂跑,別說上學了,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

她知道回國肯定逃不了上學的厄運,但沒料到,才回來不到兩天就通知她要上學!

悲催啊!

上官絕有些無奈,「這個我也沒有辦法,爺爺已經下了死命令,讓你一回國就到學校去,入學手續都幫你辦好可。」上官絕有些頭疼,正色看着她,繼續道,「高三,你一會就去報到,爺爺可能會派人盯着你有沒有按時到學校報到!」

聽完上官絕的話,上官顏激動道,「什麼啊?入學手續都已經辦好了?」

見上官絕點點頭,她閉了閉眼,「我想爺爺一定是瘋了,我這都沒有什麼上學的經驗,充其量也就是初中文憑,我甚至連高中都沒有考上,讓我直接去上高中,那還不如讓我直接回爐深造呢?」氣嘟嘟的站在上官絕跟前,小嘴吧啦吧啦的說了一通。

口水差點噴了他哥一臉!

上官絕被她說的一愣愣的,尤其是她那句『回爐深造』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建議。

「這些你都放心,你的學業···我會給你請家教老師,每天來家裏辦你輔佐功課。」

「我不要!」上官顏抬手,做了一個交叉拒絕的手勢!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