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狼狽的躲閃著,實在躲不過去的時候就硬接一發,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彩色計時器瘋狂的閃爍著。

艾斯狼狽的躲閃著,實在躲不過去的時候就硬接一發,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彩色計時器瘋狂的閃爍著。

2022 年 3 月 28 日 未分類 0

所謂的三分鐘時限早就到了,可是觀眾們才沒有心情去糾結這個問題呢,他們只是緊張的看著這場戰鬥,期待著艾斯翻盤。

「艾斯!艾斯!」

亞波人連投降的機會都沒給艾斯,它是真的恨極了這個奧特曼,屢次破壞自己的好事,還把自己打死過。

艾斯竭力拉開距離,壓低身子躲過了幾發光線。

「沒辦法了。」

他緊緊地皺著眉頭,向天空打了一個奧特簽名。

「想要讓你的哥哥們來救你嗎?」亞波人嗤笑道:「我已經偵測好了,奧特兄弟們正在另一個星系巡邏,等到他們來到地球的時候,你已經變成一具屍體了!」

艾斯沒有搭理它,天空中,四道奧特簽名同時出現。

「准許!」

為了這個畫面,沈城在之前的劇集中也留了一個心眼,艾斯斬殺超獸使用過的最強招式也只是垂直斷頭刀和水平斷頭刀。

而現在,最強的一招就要現世了!

「亞波人,你不斷作惡,破壞孩子們的感情,今日我使用光之國禁術將你斬殺————究極斷頭刀!」

亞波人感受到了一股強悍無匹的巨大能量向他襲來,而它卻被這股能量死死的壓制在原地不能動彈。

艾斯最強招數:禁術·究極斷頭刀。

「艾斯,我說過,我永遠都不會放過你!勝者永遠要背負著敗者的怨念活下去,你將永世不得安寧!!!」

亞波人歇斯底里的聲音響徹,艾斯淡淡的說道:「可那又怎麼樣呢?在宇宙迎來真正的和平之前,我們奧特戰士會一直戰鬥下去。」

亞波人不甘的聲音慢慢消散,艾斯轉過身,看著地面上聚集的孩子們:

「孩子們,熱忱之心不能泯滅,要幫助照顧弱小者。四海之內都是朋友,朋友之間在感情上會有誤解,甚至分歧,但這些都微不足道。聽我說,別放棄友誼,這就是我對你們的最後一次期望了。」

「再見了孩子們,再見了塔克隊,再見了地球!」

艾斯飛向了遙遠的光之國,《艾斯奧特曼》完結!

。 聽香菱這麼一問,一向視規矩比山重的凌月都忍不住氣得爆粗口罵道:「這孫家,舍家皆蠅蚋!田舍奴!!卑鄙無恥!!前日極盡討好之能事,托官媒,下重聘,求娶至清;只兩天不到,就出爾返爾,數落至清的不是,要求咱家退聘禮、退親,全然露了乞索兒嘴臉!!何物等流!!!」

(註:蠅蚋,蛆蟲;田舍奴,鄉巴佬;乞索兒,叫花子;何物等流,什麼東西。)

連凌月都氣得臉色鐵青,罵人話一串一串的往外冒,比她這輩子罵人話都多了,可見孫家有多陰損。

香菱卻無比慶幸道:「姑母,如果孫家不退親,卿玥下早朝後,也會來勸您退親。孫家,雖兩代皆進士入仕為官,但人品太過不端。」

林至剛一臉愧疚道:「都怪我不好,平時看著孫歷挺中規中矩個人,以為娘會喜歡,沒想到他就是個陰險小人!怕咱家留下聘禮不還,竟寫出這麼多至清的不是來,這明晃晃的就是威脅!我找他算賬去!打他個屁滾尿流,看他還敢不敢威脅咱家!!!」

香菱忙制止林至剛道:「先別去,你這樣做只會讓事情越鬧越大,明明有理的一方,經這麼一鬧,反而是無理的一方,還會讓至清的小錯處傳的到處都是,唾沫多了也能淹死人,你讓至清怎麼活?姑父和孫歷同屬翰林一院,雖然不同司,但也有同僚之誼,孫家出爾反爾,一定事出有因,先查清楚,再對症下藥。」

香菱看向哭得死去活來的林至清道:「至清,你哭什麼?你不是一直想得到一心人、白頭到老嗎?孫歷這種小人,和你沒結成親就露出了真面目,這不是一件該慶賀的大喜事嗎?難不成等嫁過去,再被冤枉了休棄?」

林至清的哭聲戛然而止,雖然事態並沒有改觀,但經香菱這麼一說,好像不幸之中還有那麼一幸,最起碼,比嫁過去再被嫌棄「行露足、笑露齒」好得多。

大家一直都勸不住的至清,被香菱這麼一句話就給勸住了,眾人不由得鬆了口氣。

.

香菱安撫好了林家,便回了凌府,看時間下早朝的時間應該到了,等在了門口,很快,凌卿玥回家了。

香菱攔下馬車,直接對凌卿玥說了林家的事,讓他趕緊查一查孫家為什麼退親。

凌卿玥氣得臉色鐵青,沒有說什麼,連府門都沒進,直接坐著馬車就走了。

.

凌卿玥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此時的香菱擔心著林家的事,也一直沒有睡,一直在等凌卿玥的消息。

凌卿玥在炭盆旁烤著火,邊烤火邊對香菱道:「打聽到了,前天,孫歷從翰林院下差后,被一幫小混混給打了,孫家小廝反擊,結果錯手,一個小混混鼻口竄血死了。趙誠以辦案為由,把孫歷和小廝帶回刑部調查。孫家去接人,出來時,孫歷沒怎麼樣,小廝卻被用過十多種刑具,孫歷嚇得都尿褲子了。回來后第二天,孫家就退親了。」

香菱氣惱道:「膽小如鼠!簡直不是男人!!!」

凌卿玥深以為是點頭道:「趙誠就抓住了孫家的弱點,知道只嚇一嚇,孫家就會退縮。這個孫家,還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刑部和大理寺的職責並不相同。

大理寺負責審判罪犯,刑部負責複核案件,趙誠直接把孫歷帶到刑部司獄,對孫家小廝直接用刑,這本身就壞了規矩,孫家完全可以抓住這一點進行反擊,反而被嚇破了膽子退親。

孫家怕了趙家,難道就不怕他凌卿玥?這是明晃晃的欺軟怕硬啊!!

香菱問道:「你準備怎麼對付孫家?」

凌卿玥道:「孫家膽小如鼠,隨便一嚇就成。」

凌卿玥說的輕巧,毫無壓力,說明他早就成竹在胸,握住孫家的命門,也有可能,早就在醉仙樓打探到了,剛好派上用場,香菱猜想,可能與當年的那場文字獄冤案有關。

第二天,凌卿玥就讓林至誠大張旗鼓的去孫府退親,比孫府上林府下聘禮還熱鬧。

聘禮原封不動的拿回來了,林至誠帶著兒子林至剛、攜媒婆親自上門,就在孫府門口退親。

流程和下聘時一樣,由小廝唱喝一遍聘禮,媒婆看著,一樣一樣清點回去,大至銀票田地,小到針頭線腦,一樣都不落下。

唱喝完畢,林父對孫父一臉「誠摯」道:「孫大人,兒女自有兒孫福,結不成親家,同袍情意尚在,待令郎身子好一些,說不定還能結成親家。」

林父讓小廝拿上來不少藥材,拿出其中一盒上等人蔘道:「這是淑妃娘娘賞賜給褚村主的人蔘,我舍著臉討來,連帶著這些藥材,一併贈與令郎,只求令郎他……他……」

幾句話說的情深意切,讓圍觀的人看了都不由得掬一把心酸淚。

一個經常走街串巷的貨郎狐疑道:「兩家大人關係這麼好,咱還結不成親家了呢?」

身旁的接話道:「你看了半天還沒看明白?林家不想退親,但孫家的兒子病了,不得矣退親。」

先前的百姓搭茬兒道:「咋病了?他家兒子在翰林院當差,天天上差,風雨不誤,哪裡就病了?」

一個抻著脖子發酸的漢子瞟了無知的三人一眼,指著裝藥材的擔子道:「你們幾個眼睛是擺設嗎?看林家送回來的藥材,除了百年人蔘,還有人蔘籽、虎鞭、羊蛋子,這孫家的兒子怕是葫蘆頭掉井—-不成啊,林家總不能讓女兒嫁進孫家當尼姑吧?」

眾人皆瞭然,但另一個問題又湧上來了,一個漢子問道:「這麼隱秘的事兒,林家是咋知道的?」

一個消息靈通的漢子答道:「這事我知道,是從青樓里傳出來的,這種事,那種地方門清著呢。」

圍觀的人登時驚得張大了眼睛,吃了一個撐破了肚子的大瓜特瓜。

趙氏父子臉色鐵青的看著林家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卻是敢怒不敢言。。 姜澤神色冷峻,踏著大地,通體發光,周圍的電弧元素隆隆轟鳴,讓維拉臉色一變,電弧的元素更加狂暴了!

漫天的雷霆垂落,恐怖無比,宛若末世降臨,姜澤出手,依舊強勢而霸道!

這一刻真的猶如天神下凡一般,舉手抬足間,引動浩瀚偉力,無盡雷霆強勢鎮壓而下!

「啊….」

維拉在狂暴的雷霆中慘叫,而溢出的電弧力量,沿著地面而行,不斷炸裂出道道深淵,景象十分絢爛!

這個景象相當駭人,令飛珂動容,他開口道:「他真的很不錯,加以時日,他將橫壓當世!」

胡璐芝盯著被雷霆環繞的姜澤,眼中目光閃動。

解決掉維拉后,姜澤把目光放到了飛珂身上。

「你怎會落得如此下場?」姜澤淡淡道,看得出來,飛珂如今已經廢了,不過為了避免他臨正反撲,姜澤渾身的電芒並未散去!

畢竟飛珂可不是善茬!

「姜澤,之前是他一路庇護我到現在,不然我早已隕落!」胡璐芝頓時開口道。

【姜澤,他身上漆黑的紋路,是邪魔族的轉化輪,他是背叛的魔皇的意志,才落得如今下場!】天啟的聲音傳來。

【你意思是,他因庇護璐芝落得現在這般田地?】姜澤一愣。

【是這樣的!】天啟回應道。

原來如此,姜澤不由深深看了飛珂一眼,隨即拱手道。

「且不問你為何如此,但是,我姜澤依然感謝閣下的相助!」

飛珂看了看姜澤,又看了看胡璐芝,恍惚間,他好像看到了過去的自己和她!

「咳咳….姜澤,你雖然很強大,但終究是沒突破入B-,根本不會是魔皇威斯塔的對手!」

飛珂咳出一口綠血,反噬紋路已經遍布全身,他即將死去。

「維度之門根本無法正面關閉,只能跨越維度之門到達邪魔維度,才能關閉!」

「可那邊的門戶,有無盡邪魔鎮守,是根本不可能關閉得了的!一個人在厲害都不可能做到,更何況還有更強大的威斯塔魔皇!」

「威斯塔他騙了我,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實力幫我,只是看中了我的天賦!從而一直奴役著我,如果不是處於亞空間,干擾了一切,我的心依舊是冰冷的!」

「這是我的凌寒刺,B階異域武器,還沒來得及催化,但依然非常強大,它可以感知其餘魔王的位置,你唯一的機會,就是殺了所有魔王,才有一絲生機!」

飛珂斷斷續續將自己知道的一切道出,頓時反噬更加嚴重了。

說完一切,他如釋重負,釋然無比!

一切都只是為了心中那份執念!

「我言盡於此!」飛珂緩緩閉上了雙眼,不再動彈。

看著已無生機的飛珂屍體,胡璐芝難受極了。

忽然…

一道光柱出現,籠罩在飛珂的屍體上。

緊接著一道光能身軀從光柱中走出。

「???」飛珂一臉懵逼看著自己如今的模樣。

下一刻。

一陣聲優男聲回蕩在耳旁。

「尊敬的光能戰士,歡迎您踏上征戰星域的啟程。」

「叮,請塑造自己的外在形象!」

「叮,你獲得NPC特殊許可權!」

「叮,由於你曾經為B階初期強者,擁有相關高級知識以及經歷,在突破至B階初期之前,你將沒有瓶頸!只需大量光能即可!」

發生了什麼?飛珂腦瓜子嗡嗡的。

「叮!你獲得了來自姜澤領主贈送的17E升階光能晶塊!」

「叮,17E升階光能晶塊消耗完畢,您已突破至B階初期!進入B階中期將需要6E光能,以及【點擊展開】等高級知識!」

飛珂低頭看向雙手,發現自己的實力居然都回來了,不過不再是邪能,而是光能,還有他曾經為超能者的冰影元素!

同時邪魔轉化輪的力量徹底消失,他不再被它奴役,束縛!

「這…..」飛珂的聲音開始顫抖,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急忙朝著姜澤看去。

「你做了最正確的選擇,這是我賦予你的第三次人生,雖然你還是受限於我,但我並不會強求你做任何事情,換而言之,你自由了,宇宙之大,你皆可去往!」姜澤看著他開口道。

「!」飛珂震撼了解著一切,突破的條件居然清晰可見,而且,自己如果有足夠的光能晶塊,還可無限復活,單單這方面,比邪魔族都更加強大!

「我還有問題要問你,璐芝有什麼地方值得你這樣拚死庇護,告訴我!」姜澤開口道,他讓天啟掃描了胡璐芝,並未發現任何奇異的地方。

「姜澤!」胡璐芝急了,她並不想告知姜澤這一切。

「冰影!歸來!」飛珂感知著一切,過往的回憶全部湧現,家族的傳承一一浮現,只是剎那,方圓萬里就變成了冰天雪地,寒霜數尺,他再度走上了那條冰之極的大道之路。

咔咔咔

冰晶爆碎,一切回歸自然,飛珂緩緩睜開眼,看向姜澤。

「那我便詳細告訴你吧!」

「她被烙印了神紋!」

飛珂指著胡璐芝開口道。

「神紋?」姜澤一愣,前世似乎在哪聽聞過!但前世的女帝版胡璐芝並未告訴過自己。

自己當初也沒資格知曉那些東西。

而且能與神掛鉤的,無不是超A級別的存在。

姜澤臉色凝重。

【是某位封號「神靈」的超A巔峰強者烙印,難怪我無法探知,這超A巔峰路上走很遠的強者,還能封號的,其實力已經超越了本宇宙,走在超神的路上,我也無法隨意探查,必須你到了這個階段,才能使我去分析!】天啟的聲音傳來。

「!」姜澤聞言心中一沉,卻又聽飛珂開口道。

「這種神紋,是某位無可匹敵的存在,為了更進一層,而設下的一種特殊方式!」

「這種存在,我的形容,只能用瞬息橫跨宇宙,輕而易舉擊穿各種維度位面,還能遊走在無盡虛空亂流中!舉手抬足間毀滅一方星系!」飛珂的神色逐漸驚恐。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