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叫出完整的名字,便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不能開口。

還未叫出完整的名字,便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不能開口。

2022 年 3 月 27 日 未分類 0

只見顧雲墨隨意一甩手,將隕石甩飛出去,正巧與從另一個方向疾馳而來的隕石相撞。

「砰!」

火光四射,刺眼卻也迷人。

宇文護都趕忙閉上眼。

再睜眼,雙手猛地向前抓去,「顧雲墨。」

抓了個空。

待看清眼前的場景,再度驚訝。

灰色調的現代裝飾,淡淡的蘭花清香氣息。

他真地回到現代了?

「醒了?」熟悉的懶散少女的聲音傳來。

宇文護都雙手緊緊抓住顧雲墨,不停搖晃。「顧雲墨,你他媽的想要幹什麼?為什麼要把我帶回來?」

顧雲墨思索著,「我以為你會很高興的。」

「我他媽的一點都不高興。」

就在這個時候,管家打開房門,笑道:「老爺,你醒了?大小姐剛剛大病初癒,不能搖晃過度。」

大小姐?

宇文護都驚呆了。

他什麼時候結的婚?什麼時候有孩子了?這孩子還是顧雲墨?

逗他的吧。

見宇文護都一臉被雷劈的模樣,再想到醫生說的話,管家暗嘆一口氣,不得不開口解釋。

「老爺,你還記得其他的少爺們嗎?」

少爺——們?

宇文護都疑惑地看了一眼顧雲墨,見後者點頭,十分有演技地點點頭。

「我腦子受了點傷,一時忘記,現在想起來了。你先下去,我和『寶貝女兒』好好聊聊。」

管家欣慰,鞠了一躬,懂禮地退了下去。

「顧雲墨,究竟怎麼回事?」宇文護都綳不住了,趕忙問出:「究竟是怎麼回事?」

顧雲墨叼著狗尾巴草,坐到一邊的椅子上。

「抱歉,沒把握好力道,穿梭的時間點錯了。」

時間點?宇文護都直覺不好。「什麼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宇文護都仿若雷劈。

手忙腳亂地從床上爬起來,跑到諾大的落地窗邊,用力拉開窗帘。

。 「但奇怪的是,那個照片的女人,我根本查不到世上有這樣一個人,但她和陳晚霞的房內都有這個人的照片,那明顯是有這麼一個人存在的。」唐南綰說道。

她們也絕對不可能去PS一個與自己相似的人,把照片放在家。

「查不到,就證明不存在,會不會根本就沒這個人?她們就是想要誤導你?」秦佳低聲問道。

唐南綰搖了搖頭,她胸口有點悶得慌。

「這個人肯定是存在,宮家那個書房裡,同樣有這個女人的照片,但我卻查不到她的存在。」

「這證明她的背後有一個強大的勢力,甚至這個女人的身份是特殊,一般人是無法拿到她的資料。」

「但是燕景霆看到我,卻沒有對我的臉有所吃驚,那就只能證明一點,連燕家都沒辦法知道她的存在。」

「如果她還活著,不管她的身份還是地位,甚至是勢力都是在我們之上,甚至能掌控一切,否則一個人不管是死了還是活著,都應該能被查到,可惜她是不曾有過。」唐南綰分析著。

越是這樣,越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居然這麼厲害。」秦佳也嚇了一跳。

她至今為止,都沒有說誰查不到。

哪怕她們都是神秘的黑客,別人查不到她真實的資料,但存在的痕迹,都是有的。

但一個人,連痕迹都沒有,除非她根本就不存在。

可惜,這個人卻是真實存在,連照片都留了下來,卻查不到半點。

「所以宮媚秋怕你,是因為你和那個查不到的女人太像了,深怕你和她有血緣關係。」

秦佳繼續猜著,越說越慌。

感覺一張無形的網,朝她們襲來,隨時都能讓唐南綰消失一樣。

「看來這件事,陳晚霞或許比誰都清楚,或許她藏得很深。」唐南綰說道。

陳晚霞是一個比較弱勢的人,她在唐家沒什麼地位,甚至也一直被人欺負,但如果她知道這些秘密。

那麼自己當年被拋棄,不是沒有道理的。

所以陳晚霞在怕?怕就意味著自己根本不是她生的,那自己從哪裡來的?是屬於誰家裡的?

「小綰,陳晚霞如果一直在裝,那唐宗財豈不是?」秦佳感覺有點害怕。

身邊的人都看不透,但卻又總在身邊不斷的徘徊。

「就怕唐宗財不知道她的底細,別忘了當年她是給唐宗財下藥,才成功上位的。」唐南綰說道。

她的手腳變得冰涼,整個人彷彿陷在了一種迷茫的狀態。

看不清方向,也看不清很多事實。

「那些事,我們搞不清就算了,現在宮媚秋要真的跳樓…….靠,真跳樓了,還有照片。」秦佳說著。

手機彈出新聞,她下意識點進去。

看到宮媚秋跳樓,摔在地上渾身是血的照片,現在已經全網都在報導了。

記者不斷在跟進這件事,還拍到燕景霆現身在醫院,很多人就把苗頭轉到唐南綰的身上。

「這些都是什麼人啊?都說昨天她去找我們,今天就跳樓,肯定是和你有脫不掉的關係。」秦佳氣得肺都炸了。

她越刷新聞,就越生氣。

唐南綰替她倒了杯水遞來,一邊開導她說:「別生氣,別人的評論我們也左右不了,就由他們。」

「那也不能胡說八道啊。」秦佳抱打不平。

在她看來,唐南綰的為人這麼好,怎麼能被別人黑成這樣。

再說因為她的電影爆了,這一次又這麼快進組,資源好得讓人眼紅,所以有些明星也來踩一腳。

事情發酵得越來越大,感覺一發不可收拾似的。

「鈴」這時,門鈴響起。

秦佳打開門,看到外面有警察站在那,她有點慌了,問道:「警察叔叔,有什麼事嗎?」

她隱約,感覺這些人走錯門了。

「唐南綰在嗎?」警察問道。

秦佳愣了下,下意識想擋住他們的視線,而唐南綰卻走了出來,她禮貌的說:「您好,我是唐南綰。」

「藝人宮媚秋跳樓自殺,在她的手機通訊記錄中,查到她死之前給你打了通電話,能不能具體告訴我們,她為什麼給你打電話?」警察問道。

明顯把苗頭轉向她,甚至有點懷疑。

「她確實給我打了通電話,但她的死與我毫無關係。」唐南綰說道。

她說著,做了個手勢,說:「你們先進來喝杯水。」

警察進來后,秦佳連忙去倒水,她有點慌亂,盡量剋制著自己的脾氣,房間內北北和晚晚兩人偷偷探頭。

「哥哥,為什麼會有警察叔叔來?是要抓媽咪嗎?」晚晚輕聲問道。

都說警察沒事都不會上門的,現在不僅上門,還和唐南綰聊天,弄得她都緊張了起來。

「不會。」北北低聲說道。

他們都在房間里,也不知出了什麼事了。

晚晚想出去,被北北伸手抓了回來,唐南綰朝他使了個眼神,北北連忙抱著晚晚,一邊把門關上。

「我查查。」北北說道。

現在如果出事,網上必定會爆出新聞。

不為別的,正因為唐南綰是明星了,所有的風吹草動,都會被媒體不斷放大。

他不上網還好,一上網就看到了宮媚秋跳樓的新聞。

「宮媚秋跳樓了。」北北低聲說道。

這個新聞,他都挺意外。

畢竟宮媚秋這種人,最惜命了,她怎麼可能會跳樓自殺?

「那她死了嗎?」晚晚好奇的問。

她的關注點在於,宮媚秋死了沒有,想到宮媚秋,她現在還有點害怕,那次掐著她的脖子提起來。

「不知道,但她從二樓跳下去,估計是沒有想要死,要是有意外的話,也許會死。」北北低聲說道。

晚晚撇撇嘴,她趴在電腦前,低聲說:「她死了,警察叔叔為什麼來找媽咪?是懷疑媽咪殺她嗎?「

「不知道。」北北很是不安。

現在似乎只要與宮媚秋有關的事情,都會扯上唐南綰,她就好象陰魂不散似的。

北北沉默了,他盯著新聞,將宮媚秋跳樓的照片放大,盯著倒在血泊中的她。

。 這一夜

Archer御主遠坂時臣死亡,聖堂教會、聖杯戰爭監督者言峰璃正死亡。

無一例外,在二人的身上都有着明顯的傷痕。

經過判斷,那是類似於匕首和短劍一樣的東西。

「所以,還是死了嗎?」

看着趴在小識懷裏哭泣的小櫻以及相擁而泣的遠坂凜和遠坂葵,凌淵皺起了眉頭。

他這嘴是開了光嗎?

昨天剛說,今天遠坂時臣就死了。

並且在這棟宅子裏,金閃閃和言峰綺禮蹤跡也已經消失。

估計是已經轉移了駐地。

「知道留在這裏也是必死,所以跑了嗎?」凌淵輕聲呢喃道。

看了一眼遠方,凌淵邁步,緩緩朝着小櫻走去。

「哥哥……」

看到走來的凌淵,小櫻抬起頭,眼角紅潤的看着前者。

凌淵蹲下來,輕輕揉了揉小櫻的腦袋,輕聲到:「別哭,堅強點。」

緊接着,凌淵繼續道:「小櫻,之後和我回去吧。」

「回去?」

小櫻一呆。

「獨自留你一個人在這我不放心。」凌淵看了一眼四周,道。

「可是,媽媽和姐姐……」

小櫻有些猶豫。

「沒事,你也可以喊她們一起,如果願意的話。」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