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現在了巴頓的身後,隨即就是數拳轟出!

他出現在了巴頓的身後,隨即就是數拳轟出!

2022 年 3 月 26 日 未分類 0

巴頓大驚,但是已經來不及閃躲了,他的後背直接被命中,整個身體直接被轟入地面之中!

王末沒有停手,反而伸出雙掌對著巴頓掉落的位置,隨即密集的魔法衝擊波轟射而出!

一時間,安靜的『詛咒之界』立馬被這響亮的爆炸聲所驚擾!

經過了一分多鐘的掃射,王末才收回了魔法。

他還不敢大意,畢竟,能夠不服別西卜還能活下來的人,實力怎麼可能這麼弱呢?

不一會,他來到了廢墟的上空,看著下方一片狼藉的建築物,竟然沒有發現巴頓的蹤跡。

「人去哪了?」王末緊接著又找了一會,這個時候,有什麼東西動了。

在廢墟中,有一塊牆壁動了。

「還活著嗎。」王末剛要進行最後的攻擊,下方的卻突然出現一個黑影,速度之快,連他也無法捕捉。

嘭的一聲。

王末被擊飛了,他接連撞倒了十幾棟建築才停下來。

此時,巴頓出現了,不過這次他是以一個新的形態。

整個身形比之前還要巨大,再加上『狼王』的威力,他似乎進行了某種升級之類的事情。

王末推開掩埋自己的牆壁,他看到了一旁的一家三口,是菲利茲他們。

「嗨,又見面了。」

「面具先生!你怎麼…」

「敘舊的話以後再說吧,拿著這個,找個地方躲起來。」王末扔了一個手電筒給他們就飛向了前方。

(未完待續…..)onclick=”hui” 夏青陽道:「不過,爹爹也說了,等我們把馬步蹲好了,他就教我們練武。」

男孩子對武功都有一種迷之嚮往,所以,他雖然還小,卻也幻想著有一天能成為武林高手。

宮玉笑了笑,朝夏青月道:「月兒,你也想練武嗎?」

夏青月眨巴眨巴眼睛,認真想了想,「娘親,練武好玩嗎?」

「好玩,但很累。」

夏青月泄氣了兩個呼吸的時間,又打起精神來,「爹爹說了,娘親的武功也是很高的,所以月兒要像娘親一樣厲害。」

宮玉欣慰地揉揉她的頭髮,「那好,你跟弟弟好好練,娘親去做飯。」

晚飯拌了冷盤,燉了骨頭,還炒了兩個小菜。

蔬菜都是後面的院子里種的,宮玉沒想到夏文樺一個大男人,居然會帶娃、會種地不說,還會把家裡規整得妥妥噹噹的。

好暖心,這樣的男人跟他住一輩子,應該會很幸福吧?

宮玉兀自想著,臉頰都有一些羞澀的紅。

恰好這時,夏文樺回來了。

宮玉趕緊收斂心神,去問他外面的情況。

夏文樺把他的所見所聞說出來,眉眼間都有些散不開的愁緒。

宮玉道:「且不說不是瘟疫,就算當真是瘟疫,把這麼多人燒了,那也不行啊!他們不嫌殘忍嗎?」

「我叮囑縣令了,倘若他還那麼干,那他就活到頭了。」

宮玉拍拍他的手背安撫他,「不生氣,咱們明天去看看,會找到解決之法的。」

「嗯。」夏文樺深吸一口氣,把府衙貼的告示拿出來。

宮玉一看那告示上說的獎勵一萬兩銀子之事,便笑道:「這麼大的疫情,解決了才獎勵一萬兩銀子,這徐州縣城應該挺窮吧?」

「大概吧!」夏文樺對上面的獎勵沒多大的興趣。

宮玉清澈明亮的眼眸觀察觀察他,興趣濃濃地問道:「咱家還有多少錢?」

「錢?」夏文樺不解她問錢的意思,「還有二三十兩吧!不過你放心,為夫一定不會讓你和孩子餓著。」

事實是他還有一大堆銀票,當初離開京都,為了方便,他攜帶的都是銀票。

後來發現他拿銀票在某個地方兌換,他和宮玉的行蹤就會暴露,所以他後來學聰明了,都不再拿銀票去兌換銀子。

宮玉道:「這裡的物價不高,平時吃菜也都是自己家種的,二三十兩銀子也還能用很久呢!不過,縣令若是給一萬兩銀子的賞金,那我也不嫌少。」

蹲馬步的時間到,兩個小包子差點累癱。

宮玉說夏文樺對孩子太嚴厲了。

夏文樺的觀點卻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兩個小包子洗乾淨了來吃飯,眼睛一亮,立馬誇讚起來。

「娘親,你做的飯真是太好吃了,我能多吃一碗呢!」

「娘親,我要每頓都吃你做的飯,好吃,真的好好吃。」

這兩個馬屁精,拍得宮玉心花怒放的。

宮玉調侃道:「那爹爹做的飯不好吃嗎?」

夏青月咬著筷子,眼珠子一轉,狡黠地道:「爹爹做的也好吃。」

這聰明的回答成功地把宮玉和夏文樺都逗樂了。

次日一早,宮玉把兩個小包子送到蘭草家,便和夏文樺出門。

走時,宮玉特意地把昨天熬制的葯都帶上。

李縣令在鎮上等著,看見夏文樺,便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生怕夏文樺昨天是來忽悠他的。

這段時間,他找了幾十個大夫,但每一個大夫都對瘟疫束手無策,所以哪怕宮玉是一個女大夫,他也不管了,只要能解決疫情就行。

宮玉要求先看人,遂與李縣令等人先去尚家莊。

衙役把尚家莊圍著,裡面的人都出不來。

宮玉才走進去,就聽到裡面哭哭啼啼的聲音。

「救救我們,大人,救救我們……」

李縣令穿著官服,尚家莊的百姓看見他,全都奔出來跪著磕頭。

李縣令語重心長地道:「本官不會輕易放棄你們的,這次又給你們請來了一個大夫。」

「大夫?」

大夫是大家的希望,眾人頓時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想看哪個比較像大夫。

宮玉道:「這裡是不是有許多病情比較嚴重的?請把他們都集中起來。」

有人一驚,警覺地問:「集中起來做什麼?」

先前就聽說了衙役要把他們燒了,所以他還以為宮玉想把他們集中起來燒了。

宮玉道:「集中起來好診治,病情嚴重的先治,病情不嚴重的可以先拖一兩天。」

「你是誰?」那人狐疑地看著她。

宮玉直言不諱道:「我正是此番來給你們看病的大夫。」

「大夫,女的?」

沒見過女人做大夫,霎時,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難以置信。

所幸有李縣令,說把病情嚴重的人集中起來,一刻鐘后,他就讓人將這事情處理妥當了。

尚家莊的尚員外有好些閑置的房屋,病情嚴重的人集中過去,宮玉就去給人把脈。

病得久了,躺在乾草上的病人都是一副憔悴的面容。

宮玉面色慎重,把脈的老頭拿渾濁的眼睛看著她道:「姑娘,你真能治好這瘟疫嗎?」

「嗯。」宮玉肯定地點頭,「你們放心吧!我能治。」

「能治?」那老頭面上都是驚訝。

宮玉道:「能治。但這不是瘟疫,是中毒。」

不管是不是中毒,他們現在都是半死不活的。

那老頭愣了愣,便向大家宣傳:「你們聽到了嗎?這個女大夫能治,能治啊!大家都不用死了。」

眾人冒出了希冀之色,在怔忪了兩個呼吸之後,全都艱難地翻身跪在地上。

那場景有些攝人,宮玉一時愕然地看著,不知作何反應。

夏文樺在她的旁邊握住她的手,以眼神鼓勵。

宮玉回過神來,忙道:「你們都別磕頭了,留點力氣養身體吧!」

這裡的病人都嚴重,有幾個在磕過頭后,直接就暈倒了。

以為倒下去的人死了,其他人俱都面色一緊。

宮玉趕緊過去查看。

情況確實挺危急的,給那些人把了脈,她就拿出昨天研製的葯,一人口中塞進一顆。

那葯入口即化,可以不用吞,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味道有點苦。

只是,瞧見了她手中的葯,還在地上跪著的人便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凶光。

。 第547章這家店不衛生

「你這個人就是不知道普通人的苦,有點油怎麼了?我看這裏就挺乾淨的。」李橋數落着林嘉茵,還不忘繼續給林嘉茵洗腦,「你跟着我也沒什麼好處,吃過午飯我就送你回家,省得你尷尬我也尷尬。」

林嘉茵眼神一凝,她盯着落在桌面上的筷子,似乎是下定了決心,然後一把將筷子抓起。

「有什麼了不起,你能吃的我也能吃!想趕本姑娘走,門都沒有!」林嘉茵賭氣道。

李橋笑着的臉都僵住了,下巴甚至有些酸疼。他怎麼都沒想到心機女林嘉茵居然肯做到這一步,怕不是真的情根深種了。

「那就……好。」李橋尷尬著點了點頭,看來想打發走林嘉茵恐怕沒那麼容易了。

林嘉茵皺着眉頭,她知道李橋想趕她走,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不服氣、很委屈。

過了五分鐘不到,李橋點的兩份油潑面到了。

李橋接過碗就大口吃了起來,林嘉茵卻看着油潑面如臨大敵,臉上的冷汗都憋出來了。

她從小到大家庭條件都比較好,父母很愛她,吃的食物也精緻,真的不想吃這種東西。

但想着剛才說過的大話,她覺得有些下不來台了,要是不吃肯定會被李橋瞧不起,堅定了一下內心,林嘉茵下了筷子。

像這種路邊攤李橋也是經常來,在他的印象中衛生問題不大,但今天運氣確實不好,剛扒拉了兩口,李橋就吃出來一隻蒼蠅。

瞬間,李橋的心情就不好了,他突然覺得胃裏有些翻湧,肚子還有點疼。

看到林嘉茵準備吃,李橋下意識抓住了林嘉茵的手,然後向林嘉茵搖了搖頭。

林嘉茵疑惑地看着李橋,問道,「什麼意思?」

李橋把嘴裏那口面吐了出來,才說道,「這家店衛生不太好,別吃。」

林嘉茵看着李橋一副要嘔吐的樣子,不由得害怕了,本來她就沒勇氣吃這種看起來髒兮兮的東西,現在就更沒有勇氣了。

「老闆,你這兒面不衛生啊。」李橋不由得找到了老闆娘,說道。

也不知道是他太倒霉,還是12年的衛生狀況確實和20年沒法比。

「什麼不衛生?別人吃了都沒事,怎麼就你說我們這兒不衛生?」面對李橋的質疑,老闆娘絲毫不慫。

李橋皺了皺眉頭,不滿道:「我知道你們是做小本生意的,大家都不容易,今天把錢賠我這事就算結束了,否則我把今天的事嚷嚷的人盡皆知。」

本來他是沒打算做什麼的,但別人不尊重他,他也就不打算尊重對方了。

「不就是想賴賬嗎?我還是第一次遇見你這樣的客人。」老闆娘拿出16塊錢給了李橋,一邊給還一邊不忘數落李橋。

李橋接到錢也就走了,他實在不願意和這樣的人浪費時間,當然,更重要的是他現在肚子疼。

喊上林嘉茵,李橋趕忙問道:「有衛生紙嗎?」

「有!」林嘉茵趕忙從包里拿出來一包抽紙給了李橋。

李橋將車停在公廁前,隨即就去了衛生間,接近十分鐘后才從衛生間出來。

洗了洗手,李橋不由得喘了幾口氣,他這種毒抗都被禍害成這樣,林嘉茵今天要真吃了,恐怕要因為食物中毒去洗胃。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