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建江笑道:「明天見了顧雪我們一起商量商量。」

鄭建江笑道:「明天見了顧雪我們一起商量商量。」

2022 年 3 月 25 日 未分類 0

媽的,果然是大姨子的面子。

「我跟你做生意,跟她商量什麼?」李新年怏怏道。

鄭建江意味深長地盯著李新年說道:「老旦,話可不能這麼說,如果不是你大姨子的話,你和徐胖子能有今天?」

「去你娘的。」李新年有點惱羞成怒,一腳油門竄出了停車場。

鄭建江看著李新年的車消失在車流中,扔掉手裡的煙頭,笑道:「這小子,難道真的姐妹通吃了?」說完,鑽進一輛賓士轎車也離開了停車場。

李新年回到辦公室,剛坐下,就迫不及待的打開電腦,把一個優盤插在上面。

不一會兒,電腦上出現了一長串的信息,採到了顧紅的指紋后,他把顧紅手機上能下載的信息全部複製了一份。

這時,徐世軍突然走了進來,問道:「顧紅走了?」

李新年裝作不經意的緩緩合上筆記本電腦,點上一支煙說道:「剛剛送走。」

徐世軍在李新年對面坐下,笑道:「是不是輕鬆的有種失重感?」

李新年疑惑道:「什麼意思?」

徐世軍擠擠眼睛,一臉神秘地笑道:「起碼一個星期沒人管你了,正好體驗一下單身漢的生活。」

李新年沒好氣地說道:「怎麼?你很懷念單身漢的日子嗎?」

徐世軍諂笑道:「不是懷念單身漢的日子,而是懷念自由。」

李新年哼了一聲道:「既然你這麼崇尚自由,當年何必追小曼呢,過你的無拘無束的日子多好。」

徐世軍笑道:「什麼叫作繭自縛懂嗎?」

李新年擺擺手,說道:「別扯淡了,我問你,最近和泰源集團的鄭總聯繫過嗎?」

徐世軍點點頭說道:「我好幾次請他吃飯,他都推脫了,他是你的同學,壓根就沒把我放在眼裡。」

李新年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泰源集團這次拿下了幾個大項目,光是材料採購這一塊就有十個億。」

徐世軍一臉沮喪道:「那我們還不是乾瞪眼,沒有幾千萬的周轉資金人家都不理睬你,可惜了你和鄭總的同學關係。」

「我們湊個千兒八百萬的資金還是沒問題吧?」李新年問道。

徐世軍遲疑道:「我們賬上現在有七百多萬,充其量也只能滿足手頭幾個單子的周轉,別忘了過幾個月還有一筆二百萬貸款到期呢。」

李新年摸著下巴沒出聲。

徐世軍小聲道:「老旦,如果鄭總那邊真能給我們分點蛋糕的話,你為什麼不讓顧紅幫著弄一筆周轉資金呢?正常的借貸又不違法。」

李新年瞪著徐世軍說道:「這還用得著你說?你讓財務算一下,看看這個月我們能夠回籠多少資金。」

徐世軍點點頭,問道:「鄭總這一次能給我們多少份額?可別像以前那樣總是賺點跑腿的小錢。」

李新年哼了一聲道:「現在生意不好做,競爭又這麼激烈,賺點小錢還要看別人臉色呢,你還抱怨什麼?」

徐世軍點點頭,說道:「俗話說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如果我們能成為泰源集團的供應商的話,那今後就不用賺這點辛苦錢了。」

李新年擺擺手說道:「我再想想辦法吧。」

徐世軍出去之後,李新年打開筆記本電腦,仔細查看起來。

先看的,就是老婆手機里的通訊錄。

李新年沒想到老婆的通信錄里竟然有這麼多的聯繫人,居然多達數百個,其中只有少數幾個名字熟悉,其他的基本上都是陌生人。

讓李新年感到溫暖的是通訊錄的第一個名字就是他,並且被標註為「老公」。

當然,他自己的通訊錄里第一個名字也是老婆,被標註為「水蜜桃」。

李新年真正感興趣只是上個星期天顧紅手機打出打進的電話,並且集中在上午十一點鐘到中午一點鐘左右。

這段時間總共有五個電話,三個打進,兩個打出。

那天李新年吃過午飯之後一直在看球賽,倒是偶然聽見顧紅在打電話,但並不清楚究竟打了幾個電話或者接了幾個電話。

老婆是大忙人,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打進打出的電話,他可沒工夫糾結這種事。

顧紅打出的兩個電話的機主分別是大姨子顧雪和一個名字叫信貸部王的人,想必應該是顧紅銀行的同事。

不過,李新年的目標是在十一點到十三點左右打進的三個電話,這三個電話的機主都是陌生人。

按照電話打進的順序,這三個人在顧紅的通訊錄里分別叫做「鄧總」、「杜老師」、「王濤」。

李新年把這三個名字和對應的手機號碼寫在了一張紙上,然後點上一根煙,盯著三個名字獃獃發愣。

憑第一感覺,這個「杜老師」好像嫌疑最小,以顧紅眼下的身份,恐怕還不至於跟一個老師發生苟且之事。

嫌疑最大的是「鄧總」和「王濤」。

那天顧紅說這個同學是外地來寧安市出差的,那就意味著不是本地人,查查手機號碼應該能把這兩個嫌疑人定位。

李新年把半截煙架在煙灰缸上,首先通過移動網站查鄧總的手機號碼。

結果顯示這個鄧總的手機屬地沒有出省,屬於省會W市,嚴格說來倒也算是外地,因為W市距離寧安市還有兩百來公里。

王濤的手機是電信的號碼,這也難不倒李新年,可讓他意外的是,這個王濤持有的手機卻是本市的號碼。

一時有點疑惑,既然是本市的,那基本上可以排除嫌疑。

雖然他一開始就把杜老師排除了嫌疑,不過還是在網上查了一下他的手機號碼。

結果顯示這部手機也屬於省城W市。嚴格說來也屬於外地。

不過,李新年隨即意識到,這個杜老師很有可能是他們母校的教師,因為他和顧紅就讀的財經學院就在省城。

這麼看來,最大的嫌疑犯應該就是這個鄧總了。

只有姓,沒有名字,這意味著線索到這裡基本上斷了,顧紅認識的帶「總」的男人比牛毛都多,誰知道這個鄧總是幹嘛的。

不過,也並不是無從查起,只要顧紅的研究生同學里有一個姓鄧的,那肯定就是這個混蛋。

媽的,既然是老總,那肯定很有錢,並且比自己的錢不知道多多少,否則顧紅怎麼會看上他呢?

李新年拿起半截煙叼在嘴上,手裡滾動著滑鼠漫不經心地把當天顧紅打進打出的電話號碼瀏覽了一遍。

忽然,他發現這個杜老師竟然在晚上十點多鐘又給顧紅打了一個電話。

心中一動,腦子裡頓時想起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顧紅突然接到的那個電話。

難道和論文有關?

。 聽到這兩個字。

溫惜一顫。

陸卿寒也感受到了。

她忽然笑了一下。

忽然笑聲越來越大。

男人看着她臉上的笑容,此刻她就像是玻璃櫥窗下,在清冷的月華中,美麗復古的油畫,笑容燦爛迷離,卻如同帶着罌粟之毒一般,吸引着他瘋狂的靠近,毒緩緩入骨,他才發覺。

他無法相信,他真的看錯了人。

他無法說服自己,會對這樣的女人,有興趣。

即使她親口承認了,可是他還是,還是被她單純的外表所欺騙。

男人轉身,大步往前走。

忽然,背後一道驚呼聲,「啊——」

陸卿寒轉身,就見一道淺藍色的衣袖翻飛,女人的身體,直直的越過後面的欄桿倒下去,陸卿寒幾乎是想也沒有想,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兩步做一步跑過去,抓住了她手的同時,卻被墜落的力量,一道拉入了海水中——

「噗通」一聲。

兩人墜入海水。

……

「溫惜,溫惜!!」

「睜開眼睛,溫惜!!」

「溫惜!!」

難受,真的好難受……

溫惜只覺得一陣窒息的痛苦。

誰?

誰在喊著自己。

胸口,彷彿被巨石壓住了一般。

她想要衝破桎梏,她想要喘口氣。

忽然,唇瓣上一涼。

一抹柔軟冰涼帶着淡淡煙草味的東西壓在了她的唇瓣上。

似乎,新鮮的空氣度了過來。

女人猛地咳嗽了幾聲,睜開了眼睛。

視線,從迷離到昏暗。

陸卿寒見她睜開了眼睛,心底忽然鬆開了一口氣。

剛剛,把她從海里撈出來游到了岸邊的時候,他的心臟,都在繃緊。

這個女人的臉色蒼白。

只有臉頰上帶着兩抹被酒精燒灼下留下的緋紅。

似乎添加了一抹艷麗的顏色,讓她的整張臉,都亮起來。

「你,你是誰?」

她這是怎麼了?

溫惜大口喘息著,直覺眼前昏暗。

剛剛的一切都天旋地轉,大腦都是空白的。

她只是下意識的問出了這麼一句話。

誰知道,男人聽到之後卻炸毛了一般,「我是誰??溫惜,你真有種!」

溫惜搖了搖頭,渾身濕漉漉的,衣服黏在身上感到難受,她緩和過來就聽到一陣冷嘲熱諷的男性嗓音,「玩自殺這種手段卑劣的手段,溫惜,你我還真的低估你了!」

原來是陸卿寒啊。

她笑了一下,「自殺?」呵呵,她怎麼會呢?

「我才不會自殺,我是喝多了,靠在欄桿上,不小心翻了下去。」

「哼。」陸卿寒拎着手裏的西裝,此刻衣服已經灌滿了水,男人的身上的衣服也是,黑色短髮都是水珠沿着利郎英俊的臉頰滾落。

溫惜唇瓣蒼白,海風吹來,她顫抖了一下,想要站起身,卻發現自己渾身沒有力氣。

整個人,都在顫抖。

她本來穿着一件藍色的長裙,此刻,沾了水,全部都黏在肌膚上,勾勒出完美的身形曲線,胸口本來就是V領的設計,此刻也因為在海水中的掙扎,散落開,露出小半片白皙如玉的肌膚來,陸卿寒的喉結猛地滾動了一下,看着女人惹火的身材,他將原本拎在手中濕漉漉的時裝丟在了女人的身上。

下一秒,溫惜只覺得自己被橫抱起來。

男人一腳踹開了浴室的門,將懷中的女人丟進浴缸裏面。

「看看你自己這副樣子,把自己洗乾淨!」

溫惜被溫熱的水流一激,整個顫抖了一下。

「砰」的關門聲,讓她抬起眸。

看着面前,陌生的地方。

她的雙眼呈現出迷茫來,這裏好像,不是自己的房間啊。 數道身影出現在小世界之內。

濃郁的靈氣,幾乎液化了一般,幾乎將李默的視線,遮樣而住。

「好濃郁的靈氣!這小世界可不是一般的好地方啊!」石崇妖王眉開眼笑,大口的呼吸著。

「沒有想到,師兄居然還有這麼一出小世界。」就連李默,也忍不住動容。

這小世界之內,濃郁靈氣程度,比起之前的蓬萊島也絲毫不差。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