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網址et

記住網址et

2022 年 3 月 25 日 未分類 0

褚臨沉對她的疏離習以為常,倒也沒再說什麼。

車子七拐八繞,最後駛入一個地下停車室。

「下車。」褚臨沉率先拉開車門,邁著長腿走下去。

秦舒跟上,快速掃了眼昏暗的地下停車場,注意力被不遠處的響動吸引了過去。

遠處有幾道身影,領頭的人眼熟得很,秦舒虛眯着眼睛仔細看了看,辨認出是衛何。

還有一個趴在地上的人影,那陣陣悶哼和慘叫聲,正是他嘴裏傳出來的。

秦舒眉頭微皺,下意識地捂住腹部,跟在褚臨沉身後。

走近后,藉著微弱的光線,勉強看清楚地上躺着的正是跟蹤她的男人。

「問得怎麼樣了?」褚臨沉低沉的嗓音響起。

衛何走上前,肅聲說道:「褚少,他確實是韓夢派來跟蹤秦小姐的。」

這點褚臨沉早已知曉,所以並不意外。

「目的呢?」

衛何遲疑了下,抬起眼皮快速看了秦舒一眼,「跟我們猜測的相反,韓夢的目的不是對付秦小姐,而是想拉攏她。」

褚臨沉眼底暗芒一閃,「有趣。不愧是韓笑的親妹妹,行事風格倒真有幾分相似。」

「但他上次差點用摩托車撞到我。」秦舒脫口而出地說道。

地上的男人連忙抽著氣說道:「秦小姐……那次,是我不小心、我沒想害你……我因為這件事還被二小姐責罰過。」

他一邊說着,朝秦舒爬過來。

秦舒微怔,下意識地往後退開。

就在那隻伸出的手臂即將觸碰到她的褲腿時,褚臨沉面色一厲,毫不猶豫地一腳將他手腕踩到了地上。

「可笑!韓夢拉攏她?她能有什麼價值?」褚臨沉目光如炬,陰森攝人。

地上的男人抖如篩糠,「這、二小姐的心思,我真的不知道……該說的我都說了。」

褚臨沉哼笑一聲,將他踹開,「衛何,再問。」

衛何點頭,聲冷如鐵:「繼續打。」

男人再次發出慘厲的通呼。

秦舒眉頭越擰越緊,移開目光,對身旁的褚臨沉說道:「或許他並沒有說謊,韓夢確實是想拉攏我。」。之所以提到立場,是因為《熔爐》的宣傳也是從立場入手的。

這部電影拍攝的目的從一開始就不是商業方面的,宣傳上朱子仁當然也是玩出了花兒。

他用不同人的視角描述了對同一件事的看法以此來增加人們的代入感,這種代入感現在沒什麼用,但看完電影之後就很有用了,因為CJ這邊還準備了後續宣傳

《半島之俠》第二百六十七章你們這樣會變成乞丐的! 一直到明年金球獎正式揭曉之前,造勢都會持續一段時間,不過這對多特蒙德和齊策似乎沒有太大的影響。

就算有,也是正面的,金球獎是世界足壇最具影響力的獎項評選,光是這麼一想,齊策就覺得動力十足。

但現在齊策心裏還是有點沒底。

雖然從榮譽簿上來看,這個獎頒給齊策是毫無疑問的,但話不能說滿,畢竟今年的梅西同樣表現炸裂,單論數據來看,其實梅西比齊策更強。

2010-11整個賽季,梅西的各項賽事出場次數,進球數,助攻數都比齊策要多,梅西的數據是55場53球23助攻,而c羅則是54場54球15助攻。

單論數據,齊策和這兩人比並沒有絕對優勢——甚至他的進球數是三人中最少的,51球。

不過這和齊策出場次數比較少也有關係,上賽季齊策遭遇了傷病打擊和亞洲杯賽事的缺席,加上德甲聯賽本身賽制的情況比西甲要少四場比賽,德國杯相比國王杯也少兩場,這個數據其實並不太成問題。

因傷+亞洲杯,齊策缺席八場比賽,加上賽制少六場比賽,全部打滿的話就是54,和梅羅二人差不多。

但在金球獎評選,可能就會成為問題,畢竟金球獎還有一點就是看名氣的。

去年的斯內德就是吃了這個虧,同樣是三冠王核心,外加世界盃亞軍這種比亞洲杯冠軍不知高到哪去的榮譽都沒能在梅西的統治下拿到金球獎。

不少西班牙媒體也就此分析齊策雖然榮譽足夠,但他可能在投票環節和數據方面不如梅西或者c羅,有可能只能獲得第二名。

金球獎與世界足球先生合併之後,原本的金球獎投票制度就根據世界足球先生原本的制度了,金球獎原本的制度是全部交給媒體,擁有選票權的是全世界各國的專業足球媒體人,2007年開始就已經有歐洲以外的專業媒體加入到龐大的評審團隊,到今天,擁有金球獎投票權的媒體人已經達到一百多人的規模。

而世界足球先生的評選機制在和金球獎合併之前,是根據各個國家隊隊長和主教練的投票以及國際職業球員工會投票,和金球獎合併之後,全新的規則變為:媒體,國家隊主教練,隊長,球迷各佔25%。

也就是說國家隊主教練和隊長的佔比將達到50%以上,這種投票方式其實並不公平,這些從業人員必然有人情和熟悉票在裏面,而不是真正看球員的表現和榮譽。

作為齊策的經紀人,周峰也明白這其中的門道。

他也趕緊通知了公司的相關部門,告訴他們該幹活了。

在媒體專業評審中,齊策毫無疑問能夠壓過所有人,去年第一屆合併的獎項中,按照原本媒體投票,荷蘭中場核心斯內德就將成為金球先生,這說明媒體票還是比較信得過的。

那麼接下來就是球迷票!

是時候展現中國球迷的人數優勢了!

沒錯,既然國家隊隊長+主教練們的票佔據50%,可別忘了,媒體+球迷的票也是50%!

球迷投票通道在國際足聯官網,十月份三十人大名單出來之後已經開啟了投票,由周峰聯繫足協相關人員,吳家文和林曉佳在網上帶節奏,一時間掀起了一陣全民投票的狂潮!

中國足協當然也是不遺餘力的為齊策拉票,官方微博更是每天更新投票情況,各大論壇,貼吧和群聊充斥着讓我看看還有誰沒投票!的氛圍。

在齊策個人貼吧,三條置頂帖全部都是有關投票的。

這不是齊策一個人在戰鬥!

我們都能看到齊策為中國足球做的,但我們呢?能為他做到什麼?

那就是現在了!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戰爭!

這是你,是我,是每一個人見證歷史見證者,也是參與者!

讓世界看看,中國球迷加入戰場!

諸如此類的標題讓人也是熱血沸騰,即使吃瓜群眾也忍不住要去投兩票,更何況齊策在國內的已經是人盡皆知的大明星。

在全國的大規模宣傳之下,齊策在國際足聯官網的排名猛然竄到了第一位,即使梅西和c羅在全世界各地有大量粉絲,那又如何?

網絡投票這種事,說到底其實還是看運作,而事實上就是,沒有人比認真起來的中國人在人多力量大這種事情上更強!

搞定了球迷,另外一方面還是得在國家隊主教練和隊長身上下功夫。

至少能爭一票是一票。

中國這邊,包括中華台北足協,中國香港足協,中國澳門足協這幾個不用擔心,自然會有壓力讓他們在第一順位必須要投給齊策,中國隊主教練高紅波沒辦法投自家球員,不過隊長可以,杜巍的票第一順位也肯定是齊策。

接下來就是看足協甚至更高層的協調能力了,一些亞洲的兄弟國家包括中國一直對口援助非洲老弟們也在非正規場合表示會將第一順位的票投給齊策。

這些新聞很多,不過周峰告訴林曉佳,這些事情盡量不要告訴齊策,畢竟這些東西難免會影響到齊策,在這種關口,其實有些票也會看投票時期候選人的狀態,投票時期狀態好的球員,肯定多多少少都會有一點優勢。

在這個時候保持良好狀態,對最後的結果肯定是不太一樣的。

不過好在,齊策並沒有受影響太多。

十月中旬,多特蒙德坐鎮主場迎來了希臘的奧林匹亞科斯,齊策在比賽中打入一球,幫助球隊再度拿下一個3:0的大獲全勝,三輪歐冠小組賽過後,多特蒙德以三戰全勝進9球一球不失的戰績排名榜首。

在接下來的三場聯賽和一場德國杯比賽,多特蒙德繼續一路高奏凱歌,主場5:0屠殺科隆,客場2:1絕殺斯圖加特,面對前德甲冠軍沃爾夫斯堡,多特蒙德再度殺出了一個4:1的大比分獲勝,在德國杯第二輪,多特蒙德淘汰了德乙的溫特哈興,齊策得到了輪休機會,歐冠第四輪則遭到了滑鐵盧,被譽為北境之王的齊策第二次造訪聖彼得堡,雖然表現依舊搶眼,但多特蒙德和對手踢了個1:1,齊策沒能進球。

國家隊比賽日,齊策率領的中國隊和伊拉克0:0戰平,這場比賽,齊策拿球的機會很少,伊拉克防守成功的前提是幾乎放棄了進攻,一直專註於破壞比賽。

不過隨後面對客場面對新加坡則是贏得了一場大勝,齊策首發出場完成帽子戲法,中國隊5:0屠殺了新加坡。

隨後,聯賽重新開打。

此時的國際足聯官方網站公佈了一條消息,2011年金球獎的所有投票通道關閉,投票工作全部結束,接下來就是計票環節。

其實這是扯淡。

以現在的計算機技術,可以說在投票截止的那一瞬間就能計算出最終的得獎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畢竟……有些機構就是為了吊人胃口而存在的。

當然,他們並不是啥工作都沒有做。

11月下旬,國際足聯在官方網站和社交媒體公佈了入圍2011年金球獎最終的五人名單。

他們分別是:

里奧內爾·梅西(阿根廷/巴塞羅那)

克里斯蒂亞諾·羅納爾多(葡萄牙/皇家馬德里)

哈維·埃爾南德茲·克雷烏斯(西班牙/巴塞羅那)

韋恩·魯尼(英格蘭/曼徹斯特聯)

齊策(中國/多特蒙德)

7017k 「是的,我聽言言說起過你,還要感謝你替我照顧他們母子三個。」陸知衍表現的非常有禮貌。

「孩子們既然叫我一聲舅舅,那我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在陸知衍打量謝思輝的時候,謝思輝也在打量他。

不得不說,陸知衍真的是他在有生之年見到的最優秀的男人,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配得上喻言。

「別站在門口,進去吧。」陸知衍道。

「好。」謝思輝愣了一下,大概也沒想到陸知衍竟然說話會這麼平易近人,過了好一會之後,他才反應過來,跟着走了進去。

「麻麻!」

一走進大門,喻小靈便掙扎著要下來。

被陸知衍放下后,她便一路小跑着向裏屋衝去。

喻言正在打掃房子,見小丫頭衝進來,立即半蹲下來迎接她。

「麻麻,舅舅來了。」喻小靈指著門口。

舅舅?

喻言愣了一下,像門口看去,發現謝思輝竟然跟陸知衍一起肩並肩走了進來,眼中立時露出一抹驚恐。

外面的人都在誤會她跟謝思輝的關係,陸知衍竟然還能跟他和平相處。

「言言,你還好嗎?」

其實在得知陸知衍身份的那一刻,謝思輝就將心中的擔心全部都放下了,有這樣的男人在喻言身邊,還有誰能找她的麻煩。

「我挺好的啊。」喻言有些好奇,為什麼謝思輝要這樣問。

「那就好。」謝思輝點點頭,看他們一家四口和諧的樣子,覺得自己太過多餘,想要離開了。

他正打算往門口走,手上卻多了一雙軟軟的小手。

「舅舅,你可以陪窩玩嗎?」喻小靈抓着他的手,眼巴巴地看着他。

「小靈,舅舅……」謝思輝正想說自己打算離開了,那邊陸知衍卻走了過來。

「留下來一起吃個飯吧。」

謝思輝詫異地看着陸知衍。

「是啊,謝大哥,我們一家人一起吃個飯。」喻言也笑着看了過來。

一家人?

不知何時家這個字眼對謝思輝來說,已經變得無比陌生了。

再次聽到這個字,他的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不等謝思輝反應過來,喻小靈就拉着他去自己的房間了。

別墅的氣氛別提有多麼的和諧溫馨了。

相比較而言,謝家現在就是地獄。

謝多恩坐在家族企業的辦公室里,臭著一張臉,好像是一個引線暴露在外面的炮仗,但凡是有一點火星都會立刻爆炸。

辦公室內的所有人噤若寒蟬,好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樣,縮著頭只希望自己不要被點名。

助理推門走了進來,打破了這令人窒息的氣氛。

「謝總,都已經查清楚了。」助理將一份文件放到桌子上,手快速的縮回來,走到那群人的旁邊,跟他們排排站。

這時在場的人更加緊張了,恨不得將頭縮到低下去。

謝多恩不動聲色,拿過資料來緩緩翻看。

「好,好啊!」

他拍了拍桌子,表情一言難盡。

當看完全部之後,直接將文件丟到了那群人地頭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