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他!

怪他!

2022 年 3 月 25 日 未分類 0

他把劉舸的水平想的太高了。

「那不就五子棋么,要不然我帶你來這做什麼?」劉舸一臉坦然道。

「老爺子,你知道這是圍棋棋盤么?」趙信無奈道,「你要是真想秀,你用圍棋來解釋啊。」

「我哪兒會那玩意!」

劉舸甩了甩手,將棋子從重新放回到原來位置。

「我要跟你說的就是,現在有個機會放在你的面前,如果你不爭取審判處是一定會摻和進去的,到那個時候整個洛城可能就都要他們說的算了。」

「那我的加入能影響到什麼?」趙信皺眉。

「你的加入意義非凡。」劉舸鄭重道,「如果你加入,那麼你是以民的身份加入。道盟、俠盟、江湖,多少都沾一些那些,你明白吧。審判處做為上級下派,有資格對他們發布一些命令,而且他們無法回絕。」

「我明白,但民營也是需要響應國家號召的吧。」

「是這樣沒錯,但你不需要響應審判處的號召啊!」

霎時間,趙信就拍了下手。

「我明白了!」

趙信現在是徹徹底底的悟了!

劉舸其實想要表達的很簡單,審判處現在是在拿著雞毛當令箭。他們這些體系內的人,雖然明知道這些也無法不去聽從。但如果趙信民營就沒關係了,他只需要響應上方的相應政策,不需要理睬審判處的高位壓迫。

「不對呀,那如果審判處他用不合理的要求強制命令我……」

「投訴啊,舉報啊!」劉舸蹙眉道,「你怕什麼呀,你這不是還認識我么,雖然我被停職了,可是我人脈還是有的啊。我們……有無法向上級反映的苦衷,可是你們老百姓不一樣啊,如果你真舉報上去,審判處他也害怕,所以他不敢對你們做的太過火。」

「老劉,你最後確認一個事情。」

「說。」

「你這應該不屬於政治鬥爭吧,就是他們把你停職了你心有不忿,拉我下水,成為你的衝鋒小弟。」

劉舸垂眸看了趙信良久,深深的吐了口氣甩手道。

「算了,不做算了!」

「你這老頭怎麼脾氣這麼大,別走啊。」趙信眼看著劉舸就離開,趕忙將他拽住,「我就是隨口問問,多了解一下還不行了。」

「我還能害你么?!」劉舸瞪眼看了趙信半晌道。

「那你倒是說說,咱們怎麼個運營模式?」

「其實很簡單,就是成立一個跟道盟、俠盟類似的組織。」劉舸話音剛落,就剛忙抬手道,「你聽清楚啊,類似,並非是完全一樣。」

「我聽清楚了,你繼續!」

「世界的變化你也看在眼中,未來凶獸的誕生會更為繁多。假如,我是說假如,不幸地窟之門開啟,那時候人族面臨的將是生存區域收縮,必然要讓出一定區域留給凶獸來生活,你認可么?」

「認可!」

「城區中的凶獸誕生也無法避免,這時候咱們……不,你需要成立的,就是一個拿錢辦事兒,像是酒館類似的地方。」劉舸低語道,「任何人都可以到你這裡來發布任務,任何人都可以來接收任務,你抽取一部門做為傭金。」

「啊……」

「還有,你不要小覷那些凶獸,凶獸渾身是寶。他的毛皮、骨骼、利爪、尖牙都能夠鍛造成很不錯的武器和裝備。血液、骨髓能夠用來做藥引煉藥。再有,靈氣湧入后,諸多藥草也會復甦。」

「啊……」

「你還啊什麼啊,難道你還不明白么?」劉舸眉頭一沉,道,「這產業鏈不就誕生了么,凶獸的屍體你可以回收購買,或者是發布任務獲取珍惜草藥。收購的這些,你可以用以出售武器裝備,可以煉製丹藥。你不是想買那個打包出售的門派么,你買來不得用么?他們沒有材料怎麼鍛器,怎麼煉藥……」

「這些跟我正常收購沒什麼區別吧。」趙信攤手道。

「趙信,你多少也有點一根筋啊。」劉舸蹙眉,「他們在你這接任務,然後東西賣給別人,他們好意思么?下回他們還有臉來接任務么?而且,你也可以設置積分,比如他們把什麼賣給你,能夠得到多少積分。積分可以在你這裡兌換一些必要的商品,如此運營下去,在未來你的號召力將會極高,雖然他們不是你門派的人,卻也勝似你門派的人,明白么?」

直到此時,趙信用力的拍了下手,瞪眼看著劉舸點頭道。

「我明白了!」

悟了!

趙信這回徹徹底底的悟了。

這一回他是真的悟了,而不是剛才那種虛假的悟,現在他已經全都明白了。

說白了這不就有點像是自由傭兵的性質么?!

他就是為這些自由人提供了一個互相交易的場所,而他可以憑藉這個場所去衍生出各種產業鏈。

「老劉,真有你的!」趙信情不自禁的豎起大拇指。

「是不是,要不是看在你之前為了我們緝妖大隊出生入死,我可不跟你說這些。」劉舸撇嘴道。

「不錯不錯,看來我之前沒白給你賣命。」

「必然的!」劉舸噙著笑容低語道,「我老劉從入伍到現在幾十年,一直都是個實在人。誰真心對咱老劉,我老劉也絕對不讓他吃虧。怎麼了,你準備前期投入多少。」

「呃……」趙信臉色一僵,「我做不了主,你得給我姐說。」

「啊?!」

劉舸的臉頓變臉,拍著桌子就站了起來。

「你都拿不了主意,我在這跟你浪費什麼時間呢。你姐電話多少,我給她打電話跟她商量去。」

趙信默默的將柳言的手機號報了一遍,劉舸當即就撥通了號碼瞪了他一眼。

「浪費我時間,啥也不是!」

惡狠狠的抬手指了趙信半晌,看他那樣子可能是還想說點什麼的,就是估計電話已經接聽,他就趕忙一臉笑容道。

「你好,趙信的姐姐柳言是么……」

「我是緝妖大隊江南區總負責人劉舸,有個事兒想跟你當面商量一下,不知有沒有時間咱們見面詳談?!」 火焰在空中閃爍,綻放出明暗交替的火星,那人驚呼一聲,本能地揮手遮擋住自己的臉,我趁機飛縱了兩米,將五指暴扣,抓向這人的肩膀。

指甲即將臨體,這人感應到了氣息壓迫,本能地將身體一矮,貼著地磚滾出半米,身形一竄,迅速朝後門衝過去。這人身手十分敏捷,我一把抓空,頓時將腳尖一點,正要飛躥向那人身後,可腳尖躍離地板不到半尺,地板上卻有冷風吹過,一隻冰涼的手死死握住了我的腳踝,竟然將我懸空的身體強行扯落了回去。

「滾!」我爆吼一聲,兩枚打鬼錢陸續射出,翻滾的銅錢暴涌赤色光點,一左一右,分別撞擊在地板下的兩隻森白胳膊上。

滋滋!

鬼魂發出凄厲的吼叫,我足尖落地,立刻朝地板一跺,袖口中劃出一枚桃木釘,被我揚手一擲,筆直地插向地板,桃木釘深入地板兩寸,炸裂的地板紋路中爆發出凄厲的狂喊,隨著一股暗黑色的血水濺射,在地上匯聚出一灘觸目驚心的血紅!

「出來!」我將腳尖一勾,踢開桃木釘的同時,地板下一股陰冷的氣流立刻拔高,在空中形成一張空洞麻木的鬼臉,長發如水草般舞動,好似毒蟒纏身,試圖勒緊我的脖子。

我並沒有給這鬼魂機會,當即一口舌尖血噴在她臉上,趁女鬼凄厲轉身之際,將夾在手中的黃符朝天上一拋,符文中爆出一束湛藍色的電光,「咻」一聲釘穿了女鬼的後背。

啊……

女鬼身體炸裂之際,我腳下絲毫不停,腳尖在地板上猛踏,一個轉身飛速躥向後院。

可等我跑出後院的時候,夜幕中卻只剩一抹清冷的月光,牆頭上有被人踩踏過的痕迹,那人卻早已消失無蹤了。

「該死!」我跺腳爆了聲粗口,回頭凝視著黑壓壓的房間,無奈,只好翻越牆頭回到了馬路上,打車返回浩子家中。

凌晨不方便打車,我在路邊徘徊了大半個小時,好不容易攔下—輛出租。

回程路上,我靠在車窗上皺眉細想,滿腦子都是疑問。

銀簪不止一個,這些人滿世界搜集它,究竟是為了幹什麼,還有牢中的趙坤,他究竟在守護什麼秘密,為什麼眼睜睜看著同一批入獄的人接連慘死,卻能無動於衷。

他如此自信,莫非真有什麼倚仗不成?

回去的路上,我接到一個電話,電話是孫倩打來的。

我按下接聽按鈕,皺眉道,「你怎麼現在給我打電話?」

孫倩問我睡了沒有,我說還沒,正在外面做事,又反問她深夜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

孫倩的語氣略帶一點小驚恐,說警方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跟羅大勇的屍體有關,問我能不能現在趕回警局?

我說天太晩了,要不等明天早上吧。可孫倩卻很堅持,非要我現在就過去,我無可奈何,只好掛斷手機對司機說道,「大哥,麻煩調頭一下,去市廳警局!」

司機大哥沒有說話,雙手抓緊方向盤,將車速提起來。

我感覺車身有些抖動,一看儀錶盤,這人居然把車速提升到了超過一百碼,心中頓覺不對,猛抬頭,卻看見一張覆蓋在墨鏡下的臉,麻木、空洞,甚至聽不見呼吸的聲音。

大半夜開車,怎麼可能戴墨鏡?

除非他想遮住什麼!

我臉色大變,立刻厲聲喊道,「停車,讓我下去!」

司機還是沒有反應,將脊梁骨挺得筆直,我心中一動,立刻從後座站起來,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這一探,我愣住了,完全沒有呼吸。

這輛計程車居然是一具屍體在開!

糟糕!

意識到情況不妙,我整個心都抖起來了,本能去搶奪方向盤,此時車速已經狂飆到了將近120碼,扭動的車頭在馬路上走著S曲線,已經駛向了一座鐵橋。

我扣緊方向盤,正要抬腳去踩剎車,那屍體卻驟然動了一下,墨鏡下的眼睛瀰漫出一股暗紅色的凶光,邪邪一笑,猛踏油門,將汽車對準橋頭一座石敏撞過去!

厚厚的茶色墨鏡片下,一雙血亮的眼睛正在跟我対視。

那種目光,刺得人心裡直發毛。

握草!

我本能地爆了聲粗口,意外來的太快,幾乎讓我沒有絲毫的反應時間,眼看著失控的汽車正以超過一百碼的速度瘋狂地沖向石柱子,心中頓時一緊,趕緊撞開車門,飛撲而下。

轟咔!

不到一秒鐘的時間,那汽車便迎面撞擊在了石柱子上,巨大的衝擊力作用在上面,整個發動機箱都癟了,而我則在一股慣性的攜帶下瘋狂地往前一滾,眼看著就要沿著柵欄中的縫隙,直接掉落到江水中去。

這鐵橋橫跨兩岸,與水面上的落差超過五十米,我要是直接滾落下去,跟摔在鐵板上的區別不大,就算不死,也得蛻層皮。

被人暗算了?

電光火石的一剎那,我腦海中劃過一道閃電,憑藉著本能將手伸出來,抓在了鐵橋的防護欄上,巨大的慣性作用在我身上,幾乎讓我整個人都飄了起來。

我只能咬緊牙關,將所有的力氣都集中在那條胳膊上,這才沒能直接從橋面上摔下去。

隨後,我強行借力,撐著鐵橋上的柵欄翻越回橋面,然而下一瞬間,眼前卻有一道黑色影子閃過,猶如暗夜裡的流星,動作飛快,正是剛才那個戴墨鏡的司機。

該死!

我小腹驟然感覺一涼,低頭往下看去,這屍體手中居然抓著一柄匕首,飛快朝我小腹刺過來。

這屍體骨節僵硬,整張臉都綳成了一塊石頭,卻麻木地發出了沙啞的吼聲,「多管閑事的人,從來都是這個下場,去死吧!」

這聲音,冷得猶如冰塊!

我立刻閃身回退,這一刀並沒有刺中我的要害,因為在屍體撲向我一瞬間,我便已借力跳起來,用膝蓋狠狠抵在了他的下巴上。「咔嚓」一聲響后,屍體的下顎骨碎裂,而我卻就勢扣住了他的手腕,另一隻手盤住屍體的腰腹,發力一提,將屍體高舉過頭頂,狠狠砸在了冰涼的橋面上。

砰!

屍體後背重重落地,我立刻摸出一張黃符,迅速朝屍體額頭上貼過去,伴隨著「滋滋」的濃煙擴散,屍體掙扎不動了,額頭上卻躥出一股灰濛濛的氣霧,咆哮著躥向夜空。喜歡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請大家收藏:()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更新速度最快。蘇禹心裏盤算,找個機會收集到比較好的奇珍異寶再贈予那位大師兄,定當將這個人情還了去。

既然已經確定了這是何容異火,蘇禹決定不如就趁此機會將它吸收,也好在煉化之後儘快的為他所用。

於是蘇禹起手展開了一層結界準備現在就吸收異火。

蘇禹又佈置了一個……

《丹道至聖》第四百二十四章吸收異火 矮子興說的時候,渾身都在發抖,可除了他,我跟玲玲都看不見那個所謂的黑衣女人,這讓我感到很是奇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管是鬼還是妖,開了天眼后,應該都可以看見,可那個黑衣女人就跟空氣一樣。

「你到底是誰?快出來!」我大喝一聲,立刻朝着矮子興指著的方向,然後打出了一擊五雷掌,可也沒有用,就好像打在了空氣一樣,並且一直沒有什麼東西說話。

「興叔,你是不是耍我?哪有什麼黑衣女人?」我朝矮子興說道。

「真的有,就站在玲玲身後,她在笑。」矮子興說着,立刻在地上倒退著,好像很恐怖,這也把玲玲嚇著了,尖叫了起來,然後到處亂竄,可玲玲始終什麼都看不見,倒沒有矮子興那麼驚恐。

這就怪了,矮子興不像是在說謊,而且如果沒有什麼別的東西,那矮子興怎麼會被水淹,肯定是有東西在作祟,並且矮子興的情形,跟剛才那男鬼說的一模一樣。

「媽了個巴子的,你是什麼東西,趕緊給老子滾出來。」我大吼一聲,又打出了十幾張黃符,可黃符直接落到了地面上,無動於衷,好像什麼都沒有。

這我就沒有辦法了,術法完全無用,而且又看不見她,這女人到底是誰?為什麼有這般神通。

過了一會後,矮子興突然看向了我,眼神更加驚恐了。

「小老闆,你,她……」

「什麼你我她,到底怎麼了?」我沒好氣的說道,這矮子興膽子也太小了吧?

「她,在你後面。」矮子興立刻說道。

矮子興的話把我嚇了一大跳,可我依然什麼都不見,後面空蕩蕩的,而且術法也不管用。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