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花瓶連泥帶土,不偏不椅正扣在常大師的臉上。

沉重的花瓶連泥帶土,不偏不椅正扣在常大師的臉上。

2022 年 3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唔!」

常大師受到二次重創,身子一挺,雙腿一蹬,昏了過去。

二女跑出門外,正看到媽媽。

媽媽還傻乎乎地坐在涼亭里等天師給女兒送子呢。見女兒和另一個女人跑出來,忙問:「出了什麼事?」

涵花也來不及說話,拽著媽媽,三個人從後門衝進辦公室,再從前門跑了出去。

瘦如猴此時剛剛把正堂的信眾打發走,迎面遇到這三個女人,他不禁大吃一驚:出事了!

他不禁摸了摸褲角里插著的尖刀,暗道:一不作二不休,把三個女人打死埋掉!

瘦如猴一臉奸笑,迎面走過來,攔住三人的去路,道:「常大師給你送子,這麼快就提上褲子要走?」

涵花「呸」了一口,「光天化日之下,你們囚禁婦女!我要報警!」

說著,便掏出手機。

瘦如猴白了白眼睛,笑了笑,假裝討饒道:「你們三人聽我說,事兒都是我師父做下的,與我無關。這半年來,我師父搜颳了一百多萬,都藏在辦公室牆壁夾層里,只要你們不報案,我把錢分給你們每人一袋子!好不?」

三個女人對他怒目而視。

瘦如猴的如意算盤時,趕緊把三個女人騙進房子里。因為身後就是馬路,在外面殺人,肯定是會被來往司機看見的。

麻地,只要一進屋內,老子馬上下手把你們大卸三八二十四塊!

「閃開!」涵花喊道。

「閃開?」瘦如猴嘿嘿冷笑,「想得容易!趕緊給我回辦公室,咱們好好商量,你們盡可以提條件。想跑的話,老子一個個捅你們三個血窟窿!」

說著,從褲角里掏出一把一尺半長的尖刀,在空中挽了個花,邁步逼了過來。

涵花看著那白閃閃的刀光,慢慢向後退了半步。

而媽媽卻是面帶微笑,輕輕道:「小子,你回頭看看!」

瘦如猴猛然回頭。

只見公路上一輛路虎一個急轉彎,向這邊衝來。

路虎驟然在瘦如猴面前停下來,車門打開,張凡如同飛行員跳傘一樣,從裡面彈射出來,穩穩落地。

「小凡!」

涵花尖聲哭道。

原來,張凡和爸爸在家裡把玉米棒子收拾完之後,便打電話給涵花,卻發現涵花手機關機。

關機?

一種不祥的預感一下子襲上心頭:

涵花可是從來不關機的。

張打媽媽的手機追問涵花在哪?媽媽不想跟張凡說常大師的事,便在電話里吱吱唔唔,「沒,沒什麼事,就是……」

媽媽的口氣遮遮掩掩,張凡斷定出了大事,厲聲問:「媽,究竟出了什麼事?涵花怎麼了?我要馬上跟她見面!」

媽媽第一次聽見女婿這麼狂吼,她心中發虛,突然擔心瞞著女婿給涵花求子這事會影響小兩口的感情。

看來,瞞是瞞不住了,只好「交待」:「我……領涵花來燒炷香!」

「燒香?燒香乾什麼?」

「求……求子。」

「求子?什麼廟宇?在哪裡……」

張凡心中一緊:八成是江湖騙子吧!

「鎮里……不不,鎮邊上的牲畜場。」

「你讓涵花接電話!」

「她……她在讀經,不能打擾。」涵花媽媽也是孤注一擲了,想給涵花爭取最後一點時間。

「好,我馬上趕過去!」

張凡中斷通話,便帶著涵花爸爸,開車直奔這裡而來。

沒想到,剛剛到達,就遇到了這一幕。

瘦如猴見張凡眼裡殺機騰騰,不由得向後退了兩步。

「你什麼人?膽敢持刀行兇?」張凡輕聲問道。

瘦如猴心急如焚,若是耽誤時間久了,警察趕來,一切都完了,現在,必須心快搞定。

他裝腔作勢地道:「本人是常大仙關門弟子常大師的關門弟子不邪!你個世家俗人,冒犯仙家,還不跪下來求饒!不然的話,我師父降靈你家,叫你家裡遭火,路上遭劫,老小遭大病,床頭馬上風……」

。 強大純粹的魔氣直衝天雷,似乎要與天雷對抗。

那天雷似乎有所畏懼一般,第七道天雷雖然威力沒有減弱,卻是顫顫巍巍的劈到勾玉的身上。

勾玉身體紋絲不動,只是俊臉臉色更加不好看。

一共九道天雷,勾玉硬生生幫浮光扛了四道,最後一道天雷勾玉不能幫浮光去扛,不然即便她不死,也會築基失敗。

勾玉起身,他放了一個法器在浮光身上,然後退開些許。

他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壓制住渾身暴動的魔氣。

第九道天雷似乎察覺到讓它畏懼的東西還在,於是也沒敢加大威力,還是之前那個樣子,顫顫巍巍的劈到浮光身上。

可即便是顫顫巍巍的,那天雷對浮光來說也堪比致命的。

第九道天雷之後,細碎的金光從天而降,降落在浮光的身上。

她身上的衣服都被天雷盡數摧毀,現在從一個焦黑的人蛻變,皮膚比之前更加白皙,毛孔更加細緻。

勾玉從空間中拿出一件法衣,等浮光把金光吸收完之後才給她穿上。

身體得到重塑,再加上神魂清晰,浮光已經能睜開眼睛了。

天雷已經散去,周圍一片焦土。

「謝謝。」千言萬語浮光只能匯聚成一句話,那就是感謝。

勾玉又變成了那個才一米五幾的小姑娘,他抱住了浮光,聲音都帶着哭腔,「師姐沒事就好,我好怕好怕師姐出事。」

007:【……】如果不是親眼看見,它真的無法想像眼前這個哭唧唧的包子臉小姑娘就是剛才那個吊炸天的魔君。

007:你很會啊。還有,仙帝和魔王都是什麼惡趣味?為什麼要安排這樣的劇本?太……逗比了。

浮光揉揉她腦袋,說道:「沒事,我沒事了,如果不是勾玉才真的會出事呢。」

勾玉眼圈紅紅的,氣色很難看,即便他壓制住魔氣臉色也依舊不好。

半空中還有些細碎的金光,那是浮光不能吸收的,是反饋給大地的,這些金光落在地上,原本一片焦土的地方重新開始長出嫩芽,速度很快,不到片刻的時間就又變成綠草如茵了。

「鬧鬧!爹的女兒。」薛沉吟御劍飛過來,他抱住浮光,老淚橫縱,「還好沒事,還好沒事,可擔心死我了。」

薛沉吟鮮少如此失態,可剛才他差點就失去這唯一的女兒了,難免心情激動以至於失態。

「父親,我沒事,而且境界穩固,這多虧了小師妹呢。」浮光知道薛沉吟等人肯定看到勾玉沖了進來,估計是沒想到會有人衝進去,所以沒攔住。

薛沉吟拍拍浮光的後背,然後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行為很是不妥,於是鬆開了浮光。

他看向勾玉的目光很是複雜,小徒弟救了自己女兒,可他的做法也是不對的,怎麼能衝進天雷區呢?

「雖然你救了你師姐,可為師還是要說以後不能再這樣了……」說到這裏,薛沉吟說不下去了,如果小徒弟沒進去,自己女兒是不是就沒了?

可這的確是不能學習的事情。

他重重的嘆了口氣,選擇把教育的這個問題拋給宗主,他不管了。

勾玉知道薛沉吟的想法,他說:「師父,徒兒知道了,我只是太擔心師姐,以後除了師姐,徒兒不會這麼做了。」要不是小丫頭,他才不會衝進去,旁人……呵,他恨不得幫忙捅一刀。

薛沉吟給勾玉一些丹藥,然後帶浮光回了陣峰,至於勾玉又被宗主口頭上教育了一通,然後就放他離開了。

其他師弟師妹都在給浮光祝賀,囚舒卻臉色難看的看着勾玉。

勾玉對囚舒可沒什麼好臉色,他說:「有事就說,沒事就滾。」

此刻的勾玉雖然吃了丹藥,可天雷留下的傷不會那麼快癒合,所以心情不好的勾玉根本不想和囚舒多說什麼。

「你知道你闖進去會帶來什麼後果嗎?別人本王管不著,但是薛浮光的安危就不行。」囚舒沉聲說。

勾玉冷嗤一聲,旋即和他錯身離開,根本不想和囚舒解釋什麼。

浮光這邊和師兄師弟們道了謝,然後就回到自己的小屋子,她對着鏡子扯開衣領,這就看到了鎖骨上的魔紋。

這魔紋……

浮光皺緊了眉頭。

這魔紋怎麼會在她身上?

這魔紋不該是在女主身上的嗎?不對,這魔紋只會出現在後期女主身上。

難不成男主是個花心大蘿蔔?先標記了她?就因為她不走劇情線?就有那啥癥狀?

不是吧不是吧?

浮光用手摸了一下那魔紋,魔紋立即躥出魔氣,一縷一縷的繞上浮光的手指,和她勾勾纏。

門外不遠處的勾玉忽然停住腳步,他有些嬰兒肥的臉上露出笑容。

他能感受到她的觸摸,也能感受到自己魔氣放肆的纏着她。

魔氣與他是一體的,他能感受到魔氣對她放肆的喜歡,以及手指上的觸感。

這就是為什麼勾玉會選擇把魔紋放在浮光鎖骨上的原因。

浮光擰眉,她現在不知道魔君在哪,完全沒辦法把魔紋給去了。

原著中女主也沒能去了魔紋。

難不成她要頂着魔紋一輩子?

靠!

浮光就是因為在天雷中感受到鎖骨上的不對勁才過來對着鏡子看的,沒想到,萬萬沒想到本該在女主身上的東西跑到她身上來了。

她天雷的不同尋常該不會就是因為這個魔紋吧?

她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浮光拉上衣服,臉色陰沉得來回踱步,她想着原劇情,魔君在近期是不會出現的,只有在一年後的東大陸大比中會出現,這還要一年的時間,她還要等一年!!!

她感覺自己裂開了。

門外傳來敲門聲,這聲音打斷了浮光的思緒,她走過去把門打開,門外站着的姑娘氣色不好,不過眼眸十分靈動。

「小師妹?你還好吧?」浮光把勾玉拉了進來,她可一直注意到勾玉神色蒼白的。

「我沒事,師姐不用擔心。」勾玉乖巧的順從著浮光。

他見浮光臉色不太好看,於是問道:「師姐是有什麼憂心的事情嗎?」

築基成功之後會有一個築基宴,是一個小宴會,慶祝一下修士成功築基的,難不成是因為這件事? 三人就在這樓梯間里簡單聊著,朱邪又抽了根煙之後,母親打來了電話,他這才回到病房。

樓梯間里,王廣發和付德山對視了一眼,紛紛點頭。

「德山啊,看來這一次,是咱們倆看走眼了,朱先生不僅僅不是騙子,還有真本事啊,你是不知道,他雙手就這麼一弄,隔空居然出現了一層水霧,那些水霧落在你的疤痕上,疤痕就消失了一大片,這已經不是醫術的範疇了,而是神跡啊!」

付德山本就不知道朱邪是怎麼弄的,聽王廣發這麼說也是吃驚不已,若非是兩人親眼所見,這事情說出去誰會信?

「那,王老,您的病有救了啊!」付德山急忙說道。

王廣發雙眸也閃爍起了精光,點頭說道:「是啊,朱先生說他有一種丹藥,可以治療我。」

「王老,我怕不安全。」付德山說。

「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安全不安全的呢,如果不試試,我隨時都可能會喪命,德山啊,你明天安排一下,一早我就出院,中午我們宴請朱先生。」

「是!」付德山點頭說著,下意識還摸了摸自己的腰子。

朱邪回到病房之後,想讓母親回家裡好好休息,但母親執意要陪著父親,反而讓朱邪回去。

不得不說,父母對兒子的愛就是這樣,左梅心疼自己的兒子,不想兒子熬夜。

朱邪說服不了母親,便在病房裡陪到了晚上十一點多,隨後便離開了。

出了醫院之後,朱邪開著麵包車直奔護城河,時間差不多了,可以收那個水妖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