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到大街上遊街示眾,你這貴公子的臉可就不好擱了。」

「拉到大街上遊街示眾,你這貴公子的臉可就不好擱了。」

2022 年 3 月 15 日 未分類 0

說完,她便想要拉上窗子。

秦雲連忙喊道:「別!」

「咱們就這樣聊聊?」

「我不進去,你放心。」

蘇煙聞言一笑,格外風韻。

「男人,進不進去這事還能自控?」

秦雲愣了一下,而後反應過來,這是葷段子,露出大白牙忍不住發笑。

她繼續道;「我知道你。」

「不久前在前院的樓里豪擲千金,拿黃金當白紙花的貴公子就是你吧?」

「我這裏,還真不是你來的地方,夜深了,趕緊走吧。」

說話間,非常友善,也很接地氣,絲毫沒有故意耍媚,或是冷漠高傲。

正是她接地氣的這一點,讓秦雲心生好感。

「我很好奇,你身在風花雪月之地,為何對黃金都不感興趣?」

「莫非真如那些傳言一般,你背後有個很厲害的恩客?」

聞言,蘇煙又鬆開窗子,雙手抱懷,擠出了傲人的弧線。

耐著性子道:「實不相瞞,我可不是對黃金沒興趣,而是對你這小屁孩沒興趣。」

秦雲無語,自己二十三歲,已經是壯年,怎麼叫做小屁孩?

而且被一個成熟女人喊做小屁孩,恐怕任何一個男人都接受不了。

「蘇姨跟我都沒有近距離接觸過,怎知我是一個小屁孩?」

「你看我這渾身上下,那裏小了?」

「不如讓我上樓,咱們探討探討?」

蘇煙翻了一個白眼,甚至都懶得露出媚態,但依舊很勾人。

她依靠窗戶,後方是秦雲看不到的圓滾翹臀。

「你還知道叫聲姨,我這年紀都能做你娘了,小小年紀不學好!」

「現在看也看夠了,趕緊回去吧,免得你家裏人來我這扔臭雞蛋,說帶壞了你這小屁孩。」《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106章喬欣兒的方案是喬瑜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蘇念回,你什麼意思?我是那種貪圖這點財物的人嗎?」蘇婧洛冷若冰霜的問。

「你不想要?那行,我讓人送走。」蘇念回皺著眉頭看著蘇婧洛。

「給我放下?雖然我不是貪圖財物的人,但你和蘇姊歸才多大手裡就放這麼多財物?合適嗎?」蘇婧洛連忙攔住了蘇念回這群手下。指了指後院說:「都給我放到後院倉庫去,我來保管。」

蘇婧洛表面那是義憤填膺還有些你在用錢侮辱我的感覺,但內心狂喜不已啊,這倆孩子真有錢,而且好喜歡這種被人用……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四百二十章:我喜歡你用錢侮辱我的樣子 離開姜家村后不久,車子便駛進了蘇家村,沒幾分鐘,便到了家。

「辛苦你了,你把車子開回公司后,便回家過年吧。」蘇白道。

「謝謝老闆。」高山道。

作為蘇白的司機,高山算是很舒服的了,因為蘇白經常在學校的緣故,他一個月大部分時間都在閑着。

但即便如此,他的工資也是照發的。

像今天這般,公司還有幾天才會放年假呢,但是他現在就放假了,比別人不知道舒服了多少。

高山幫蘇白把行禮從車上拿下來,然後便回到了車上。

「老闆,那我先走了。」高山道。

蘇白點了點頭,道:「路上注意安全。」

路虎響起轟鳴聲,家裏的大門便被人打開了,緊接着蘇白的奶奶從屋裏走了出來,看到蘇白后欣喜地道:「昨天你打完電話后,我就心想着現在該回來了。」

「奶奶,這是我給你買的衣服和鞋子,你拿去試試看合不合身。」蘇白從一堆行李中找出了幾個袋子出來。

昨晚放學后,蘇白便去商場給奶奶買了幾身合適的衣裳。

「買什麼衣服啊,又花冤枉錢,我又不是沒有錢,衣服早買過了。」奶奶道。

「你買的是你買的,我買的是我買的,好了奶奶,買都買了,你就收下吧。」蘇白道。

將衣服遞給奶奶后,蘇白便拿着自己的行禮上了二樓。

蘇白帶的東西不多,因為租了房子的原因,蘇白被褥什麼的不用拿回來,因此就只拿了幾件衣服還有一個筆記本電腦。

筆記本電腦是兩周前買的,畢竟有的時候需要看一些文件,手上沒有一台電腦隨身帶着是不行的。

蘇白在房間里收拾會了房間,便聽到奶奶在樓下喊自己的名字。

「什麼事奶奶?」蘇白走到樓下問道。

「你父親來電話了,他讓你過來接電話。」奶奶道。

「哦。」蘇白走過去,從奶奶手中接過了電話。

「喂?」蘇白問道。

「是夢成嗎?你怎麼搞的?我怎麼聽老師說,你這次連期末考試都沒有考,不只是考試沒考,還缺了兩周的課?你知不知道考上一中有多難,你現在都高二了,再過沒多久就要高考了,怎麼還能逃課?你要是以後再敢逃課,以後就休想從我這裏再要一分錢。」蘇白的父親道。

「爸,從去年開始,我好像就沒有再問你要過一分錢吧?」蘇白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他這學期的期末考試確實沒有考,因為考試是在一周前進行的,蘇白那時候還在公司。

蘇白深呼了口氣,他不想每次跟自己父母打電話都這樣,但每次打電話都會生氣。

一聽到對方的聲音,腦海里就會出現無數次自己小時候因為自己父親而受的苦。

蘇白覺得自己是個大度的人,跟父母的關係不應該這樣。

但前世再怎麼想着去改,都依舊很難改善這段關係。

以前每次去他們那裏時,也都是坐了沒幾分鐘,便忍不住離開。

第二天,當小姑跟大姑知道蘇白回來后,都趕過來想要接蘇白跟奶奶到他們家住去。

「小夢,你去年去了你小姑姑家,今天怎麼說也得去我們家過幾天了吧?」蘇白的大姑姑蘇萍道。

「對啊,今天怎麼說也得去我們家過幾天。」蘇白的大姑父道:「而且蘇白今年過了年就十八歲了吧?也該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了,我跟你說,我們村有不少漂亮的女孩兒,到我們村,讓你老姑父我給你說次親怎麼樣?」

「二姐,我跟你們說吧,不論你們再怎麼說的天花亂墜,小夢都不會去你們家的。」蘇薔笑道。

「確實。」一直沉默的小姑父此時也笑着說道。

「你們葫蘆里賣什麼葯呢?怎麼就不會去我們家了?蘇薔,你今天得把這話給我說明白了!」蘇萍道。

「你問小夢吧,你看小夢願不願意去你們家。」蘇薔笑道。

蘇萍還沒說話,蘇白先開口了,他倒也沒隱藏,直接說道:「大姑,我這次確實不能去你們家,因為小姑姑那裏有個我喜歡的女孩兒,我現在還正在追。」

「蘇薔,小夢有喜歡的女孩兒你怎麼不早說?叫什麼名字?哪家的孩子,我認識不認識?」蘇萍聞言,急忙問道。

「姐,小夢這事說起來還真有些難,小夢喜歡的這個女孩兒名叫姜寒酥,家裏有些特俗。」蘇薔說着,把姜寒酥的家庭情況給她說了遍。

聽完蘇薔說的后,蘇萍道:「這確實有些難,如果我是你說的那個林珍,我也不可能讓自己的女兒在這個時間點去談戀愛,這要是因為談戀愛下滑了成績,那可就真的追悔莫及了。」

「是啊,誰說不是呢?但咱們家小夢的性子,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那真是不撞南牆不回頭。」蘇薔道。

「過不了林珍那關,即便是小夢追到了寒酥也沒用,我了解我那林姐姐的性子,也倔的很。」蘇薔道。

「小夢,要不算了?我們村還有許多長的漂亮的好女孩,趕明兒讓你大姑父去給你重新介紹一下。」蘇萍道。

蘇白道:「好了,大姑小姑,你們就不要管我的事情了,我的事情我自己能解決,也有分寸。」

「而且,這世上也沒有什麼真的辦不成的事情,正所謂事在人為,只要努力,我相信再難的事情都會成功。」蘇白笑道。

中午的時候,兩位姑姑在做飯,兩位姑父在幫忙,蘇白連燒鍋的份都沒有,只能抱着小橙橙在院子裏玩起了手機。

大姑姑家有兩個孩子,一男一女,都比蘇白要大許多,大的已經上完大學工作去了,小的女兒也已經輟學去外面打工去了,都到現在還沒回來呢。

大的也已經結過婚了,蘇白他們這裏結婚都很早,蘇白這個哥哥剛上大一,就在家裏的介紹下與人結婚了。

小一點的那個姐姐倒是還沒結婚,不過在蘇白的記憶中也快了,好像是13年的結婚,因此蘇白13年在外沒回家的緣故,倒是錯過了這個婚禮。

因為打職業,蘇白錯過的婚禮還真不少,那幾年家裏的一些堂兄差不多都到了結婚的年齡,蘇白都沒有回來,因此後來沒少被這群兄弟說道。

臨到飯點時,蘇白的大伯以及大伯家的幾個孩子也都來了。

在奶奶的四個孩子中,就缺蘇白的父親還沒回來,不過蘇白也都習慣了,不到26,27號,他們都很難回來。

因為一家人難得一聚的原因,蘇白這次沒少喝酒,等下午坐車去王莊的時候,蘇白的腦袋一直都是暈乎乎的,胃裏一陣難受。

奶奶這次倒是沒有去小姑家,而是去了大姑家。

兩位姑姑說好的,每隔一年各帶奶奶去他們那裏過幾天。

如此,便不會被人說什麼,基本上村裏有兩個女兒的人,都是如此。

到了王莊后,蘇白揉了揉腦袋,頭還是很暈,連走路都是一踉蹌一踉蹌的。

進屋跟爺爺奶奶打了聲招呼后,蘇薔跟小姑父便帶着他到了房間,然後給他鋪好杯子讓他睡了下來。

蘇白在床上躺下后給姜寒酥發了個消息。

「我到王莊了,你家裏有人嗎?」蘇白問道。

「沒有。」姜寒酥回道。

「那我給你打電話吧。」蘇白道。

「嗯。」姜寒酥回道。

蘇白看到姜寒酥回的消息后,打通了姜寒酥的電話。

「你現在在哪呢?」蘇白問道。

「在家裏寫作業呢。」姜寒酥道。

「你要來嗎?正好家裏沒人,可以給你補補課。」姜寒酥道。

「我去不了,頭疼。」蘇白道。

「怎麼又頭疼了,生病了嗎?」姜寒酥問道。

「沒有,想你想的頭疼。」蘇白回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