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被群山包圍,天空看不見太陽。

山村被群山包圍,天空看不見太陽。

2022 年 2 月 26 日 未分類 0

乾枯古樹上,一顆顆黑山羊頭顱被寒風吹動,陡然看上去如同活了一樣,令人毛骨悚然。

「走吧,我們先到村裏隨便逛逛。」

羅森不着急,對於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他總會做好充足準備。

走在泥土路上,零號跟在身後,兩人看上去像是在街頭閑逛。

一路上,大大小小的木屋建築分散在道路兩側,參差不齊。

時不時還能看見各種古怪雕像,以及大片墓碑,矗立在村落不遠處。

什麼都有,唯獨缺少煙火氣息。

如此一大片人類聚居地,荒涼冷寂的令人感到可怕。

慢慢走了大約一二百米,羅森突然停下了腳步側身看向自己左邊。

在那裏,他終於感受到了生物氣息,而且數量似乎還不少。

沒有猶豫,帶着零號直接走上前去。鐵門外上著鎖鏈,羅森輕輕一躍,悄然降落在院內。

比起老人的木屋,眼前這座複式建築明顯考究多了。

吱呀一聲,屋內門鎖被延伸進去的觸鬚切斷,羅森推門而入。

鵝黃色燈光下,是沙發、衣架和儲物櫃,帶着濃厚年代感,讓人彷彿身處民國。

他繼續向內走去,剛走到轉角處,一聲壓低音量的尖叫傳入兩人耳朵。

「快關門上,快!」

低頭瞥去,沙發靠背處蜷縮著幾個人,朝他發出警告的是一名身穿亞麻色長裙的中年女子。

羅森看見對方的同時,他們也看見了來客。緊隨其後,幾人臉上露出了驚訝萬分的表情。

「你是誰,怎麼進來的?」

「不,你不能進來!」

「快趕他出去,他是外人!」

「小點聲,你這樣會引來怪物的。」

嘈雜爭吵聲里,一名帶着皮帽的男子猛地站了起來,惡狠狠的將自己手中獵槍對準了羅森。

「快出去,異鄉人,我們這裏不歡迎你。」

羅森沒有做什麼,在他身後,零號卻早已閃電般出手,將獵槍拽了過去。

「主人,要殺了他嗎?」零號看都沒有看皮帽男子,直接向羅森請示道。

「不,不,請不要殺他。」那名中年女子看到這兒,從沙發角落迅速起身,連忙哀求。

皮帽男子也知道自己小命現在落到了他人手裏,乖乖舉起手,露出求饒表情。

「沒什麼,都是一場誤會而已。」

話是這樣說着,羅森卻不管舉著槍的零號,徑直走向沙發坐了下去。

「我們兩人和團隊失散,現在人生地不熟,有些問題需要向你們了解一下,你們看?」

「好…好,當然可以。」皮帽男惶恐點頭。

「那就好。」

羅森神色不變,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那些狼人是怎麼回事?」

聽到狼人兩個字,幾人瞳孔明顯猛地一縮,臉色慘白。

「你…你見到它們了,那些怪物?」

「算是吧。」羅森點點頭,隨意說道。「我們殺了一些,大概十幾隻。」

「殺了它們?十幾隻!」皮帽男驚叫出聲,神情滿是震撼。

「怎麼可能,它們..可是怪物!」

話到嘴邊,男子也只能用怪物形容對方。

「這不重要,它們的屍體就在外面,你可以一會兒自己去看,現在好好好回答我主人的問題。」零號一甩槍,再次發出警告。

「好,好,我明白!」男子咽了口唾沫。

一個小女孩赤手奪槍,憑藉這一點他已經開始傾向於相信對方殺了一大群狼人。

「如你們所見,那群狼人再一次出現在我們村子裏,弄走了許多牲口,殺死了一些村民,我們迫不得已才躲了起來。」

羅森注意到「再」這個單詞,這證明他之前的猜測是正確的。

「它們從哪裏來?」

「我不知道,沒人知道。」男子搖搖頭,神色黯淡。「上一秒我們還在勤勞、平靜地過日子,下一秒怪物就來襲擊我們了,而且一次又一次,沒完沒了。」

「母神米蘭達一直保佑着我們,可是它們又闖進來了,弄走了許多的牲口,在這樣下去,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過冬,母神米蘭達不管我們了嗎?」

「不,母神不會拋棄我們。」中年女子突然橫插進來,打斷了男子。

「我們現在應該更加誠心祈禱,母神聽到后,她一定會拯救村莊和我們大家的。」

「對,為了村莊,為了大家。」

沙發角落旁,聽到祈禱后,幾人都馬上站了起來,湊在一起。

一時間,恐懼從他們臉上消失不見。

幾人表情如同最忠誠的信徒那樣,滿是崇敬。瞳孔中閃動着信仰,似乎只要禱告,就能瞬間擺脫狼人威脅。

「你們要來嗎?」

面對禱告,皮帽男子似乎忘記了對準自己腦袋的獵槍,盛情邀請羅森兩人。

「不,不了,你們隨意。」

羅森冷峻拒絕,面對這一突如其來的展開,他也有發楞。

他們是忘了自己現在現在處境嗎?

前有狼,後有他。

這種環境下,居然還有心情做禱告。

雖然羅森沒有加入,但是他也沒有阻止,而是逐漸饒有興趣的聽着禱告詞。

「偉大神靈,我們心存敬畏,同聲祈禱,懇請垂聽。

我們自無盡黑暗中,召喚出命運之掌控。

午夜之月展翼,高升天穹之際。」

男女禱告聲越來越大,幾人神情也發激昂,彷彿從中得到了勇氣和力量。

「我們供奉祭品,靜候最後之光。

於生於死,榮耀歸於,母神米蘭達。」

伴隨着最後一聲高呼,眾人深呼一口氣,母神米蘭達之名再次回蕩在這間小屋內。

與此同時,聽着屋外由遠及近,再次傳來的野獸嘶吼聲,羅森不由皺起了眉頭。

「淦,這就是母神米蘭達降下的救贖,你是邪神嗎?」

….. 還沒到李教授住的房子那裏,就聽到裏面傳來喧擾聲。

只聽見一個人高聲說:「這麼久不回來,肯定出事了。」

「對對,趕緊叫全村人一起找吧?」

李教授瞪了他一眼,說道:「大半夜的,怎麼好勞師動眾?」

正好這時,李惜一腳踏進了門。

原來李教授和全部學生都聚集在他屋裏。

李惜納悶他們怎麼這麼晚了還要上課討論嗎?

李教授已經衝到她跟前,着急地問道:「阿惜啊,你到底去哪了?急死爸爸了!」

眼鏡男也着急地擠過來。

這時楊志也踏進門來,剛要打招呼,卻發現大家一臉疑惑的表情。

李惜說道:「楊志病了,我去看看啊。人家為了救我們,才泡水的,不然也不會生病。去看看不應該嗎?」

眼鏡男生氣地說:「我們找了你一晚上呢,還以為你出事了。」

李惜沒理眼鏡男,奇怪地看向李教授,問道:「我不是告訴老村醫了嗎?」

「啊?他沒和我說啊。」

李教授一臉困惑。他本來也很擔心女兒的,不過現在看到她回來了,他的神經也放鬆了,又回到了老學究的狀態中。

這時一個學生匆忙跑到外面去,不一會就又回來了。

只見他拿來一張紙條,說道:「我傍晚的時候在門口地上撿到一張紙條。好像是在貼在門上,然後掉到了地上,被人踩來踩去,都看不清字跡了。」

大家圍着一看,那張紙確實踩得爛了,只能隱隱約約看到上面寫着:「……西……去……楊……」

什麼意思啊?

李惜仔細看了看,說道:「我知道了,老村醫寫的肯定是『阿西去找楊志。』因為我就是這麼和他說的。」

「不會吧?那為什麼會是這個西呢?」眼鏡男湊過來問道。

李教授也說道:「對,這張紙條就剩這三個字,惜字又寫錯,所以即使我看到了,我也猜不出「西去楊」是什麼意思。」

「如果是惜去楊,那就算只有三個字,我也能猜出來。」

「我估計,」李惜好像神探化身一樣,繞着李教授走了一圈,爽朗地笑說道:「肯定是老村醫不認識字!哈哈。」

「胡說,怎麼可能?」李教授被她也逗得樂了起來。

李惜本來看自己的父親為自己着急,心裏過意不去。

雖然看到他已經放鬆下來了,但是實際上心裏還是受到驚嚇的,所以就想逗逗她爸爸,讓他開心一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