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宮中已經是深夜,咸陽城中紛亂局面漸漸停了下來。

回到宮中已經是深夜,咸陽城中紛亂局面漸漸停了下來。

2022 年 2 月 26 日 未分類 0

武者之間的戰爭很可怕,光華閃現,真氣吞吐,一拳可轟碎一座房屋,拼力一拳,更是打得地面震顫。

城內多處建築被摧毀,打得粉碎。數條繁華街道已經被連根拔起,百姓死傷不少。想要恢復先前的景象,還需要一點時間。

聚散流沙撤退了,在嬴政回到宮中的時候,刺客傳來情報,咸陽城中的流沙成員已經被衛庄帶離。

「驚鯢,前去監視聚散流沙,三天一情報。」

「是!」

驚鯢退去,他乃是羅網刺客,隸屬越王八劍,位列天級一等,實力強得可怕。

羅網刺客盡數退下,嬴政又說道:「章邯何在!」

話音落下,門外走來一人,身著黑色皮盔甲,背著長劍,掛著短劍。

「陛下!」

「人可帶來了?」

「帶來了!」章邯說道,隨即一人從外面走來。這人英俊瀟洒,又冷漠至極,可不就是白鳳凰。

「此人並未反抗,主動回到大牢。」

此話讓嬴政有些意外,竟然真的不反抗,主動回到大牢裡面。果真是讓人意外,若是他隨衛庄離開,那也不會有人說什麼。但他沒有離開,不得不讓人佩服。

又是一個傲骨嶙嶙的男人,心高氣傲。

「韓非已死,聚散流沙撤退。你留在大牢,若有本事,自行從大牢中離開,但秦軍必然追擊。能夠逃過追擊,朕自然當做從未見過你。」

白鳳凰心中一動,秦王竟然不對他用刑?此番韓非宣戰,聚散流沙聲東擊西,將他從牢中救了出來,給咸陽城帶來不小損失。但這秦王竟然不追究他的責任,不殺他泄憤,還說出此話,真是讓人捉摸不透。

帝王的心思,真就那麼難以捉摸?

不,並不難。在以往接觸過的帝王,只要他觀察仔細,就能夠發現對方的心思。可如今觀察這秦王,便覺他不同深淵般看不透,又如黑洞一般,稍不小心便會陷入其中。

「等我能夠自行離開大牢,自然就會離去。在離開之前,必殺你!」

「帶回牢中,傳李相入宮覲見。」

嬴政頭也不抬,研究著桌案上擺放整齊的戰略圖。

很詳盡的一張圖,裡面有各國的邊界,各國的都城,各國的河流,細分到小河的程度。

白鳳凰多看了幾眼便被章邯帶回了大牢中,李斯則來到了宮中覲見。

PS:每天四章更新,只為多求得一點收藏。兄弟們,能否幫幫忙?能否多多支持?(>﹏<) 大公主聽到寧辰,說出了這句話,倒是讓大公主的星眸當中,閃過了一道流光。

「你如何知道本宮要用白仁遠的?」大公主對寧辰,終於是來了一點興趣。

如果說寧辰能猜到,他破壞了自己的謀划,這算是小聰明的話。

能猜到自己要用白仁遠,足以證明寧辰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

寧辰的智商本來就是非常在線的,現在還有外掛,提前知道了答案,再反推就更加的容易了。

大公主,給自己提供了這麼多【佞】點,寧辰還能不明白大公主原本的意思是什麼。

知道了結果,再反推過程,就容易多了。

「因為今日朝會,沒有人再提反對立儲的事情了。」寧辰開口答道。

大公主微微額首,示意寧辰繼續說。

寧辰第一次發覺,原來下巴不用太尖,也有可能戳到凶。

當然這些都是寧辰心中自我吐槽,可絕對不會影響,寧辰回答大公主的問題。

「既然今日沒有人再反對立儲的事情。

那群臣必然是在這個問題上達成了一致。

支持公主您的自不必說,也不用安撫。

但是那些御史清流,他們卻是需要安撫。

而任用白仁遠,就算是對那些御史清流的一步妥協。」

「你當真覺得,用一個小小商人,就算是本宮對他們的妥協了。」武昭對寧辰問道。

寧辰點點頭認真的說道:「算!這事看起來不大,可是意義卻是非凡。

至少表明了,公主您,願意聽他們發聲,可以接受他們的意見。」

待寧辰說完,武昭身上的氣息陡然轉冷,同時聲音也陡然轉冷了下來:「既然你都知道,那為何還要壞本官的事。」

看着武昭突然給自己表演變臉,再加上身上的氣息,陡然的轉變。

寧辰當真覺得,武昭更像皇帝。

寧辰整理了一下情緒,態度堅定,語氣堅決的說道:「因為臣覺得,沒必要。」

「那你告訴本宮,什麼是有必要的!」武昭的態度,依然冰冷。

「公主將來是要繼承大統的,現在就與這些人妥協,他們非但不會感念公主恩賜,反而只會蹬鼻子上臉。

臣也曾屬於他們當中的一員,所以臣知道,他們是一個什麼德行。」

武昭看着寧辰的眼中,迸發出了一絲絲的殺氣:「你是在教本宮做事?

你是在告訴本宮,本宮為了皇位的妥協,是一種軟弱和下作手段嗎?」

【事件選擇】

【一,你主動向武昭承認錯誤,獲得【忠】1點,其後獲得所有與事件相關評價,將會自動轉為對應聲望點。】

【二,你直斥武昭錯誤,獲得【佞】500點,其後獲得所有與事件相關評價,將會自動轉為對應聲望點】

看着眼前的選擇,寧辰覺得這特么就是一道送命題,這系統就特么是在鬧么蛾子。

不過為了自己活下來,寧辰就要一路【佞】到底。

寧辰絲毫不避諱武昭的眼睛,而是選擇繼續直視:「是的,臣覺得公主的選擇是一種軟弱。」

武昭聽到寧辰竟然當面頂自己,眼眸中的殺機也幾乎迸發出來。

在武昭決定殺自己之前,同時系統也完成結算之後,寧辰連忙說道:「

臣是覺得公主殿下的選擇很軟弱。

但是臣甚至非常贊同,公主為了大統,為了黎民,所做的這些事情。

哪怕是向那些清流的妥協,哪怕是手段再下作,臣都覺得沒錯。

如果小惡可以救天下,那臣就不覺得他是惡。」

接着寧辰的話鋒又是一轉:「不過既然臣知道,那些退讓沒有意義,而公主又不方便出面的情況下,臣就應該替公主分憂。」

寧辰的一番話下來,武昭那邊的氣息,明顯的弱了下來。

看着寧辰的眼睛當中,也多了許多的欣賞和認同。

院子裏面的空氣,流動的都歡快了許多。

寧辰也偷偷的在心裏鬆了口氣,這位自己一力,力挺的大公主,自己還真的摸不准她的脈。

「我與狀元郎是第一次見面吧?」武昭看向寧辰問道。

寧辰點點頭:「是。」

「那你告訴我,你為何願意支持我,願意相信我?」

話音未落,武昭又冷冰冰的補充了一句:「本宮要聽實話。」

寧辰故作深沉的沉吟了一會,而後抬頭,用自己能夠想像出,最深邃的眼神說道:「臣從來不以為,從來如此的事情,它就一定是對的。

這天下已經千瘡百孔,臣覺得就算換上那些皇子,也不過如此。

公主既然能夠說服陛下,臣覺得公主必然雄才大略。

所以臣想給自己,也給這天下一個機會。」

寧辰說完之後,看向了武昭。

在武昭的眼中,寧辰終於是看到了那麼一絲被觸動之後柔軟。

只是這一絲柔軟,轉瞬即逝。

「雖然你說的話,本宮一個字都不相信,但是你說的話,本宮很願意聽。

本宮願意給你,也給這天下一個機會。」

果然能當女帝的人都不是那麼好騙的……寧辰拱手:「多謝公主厚愛。」

對於寧辰這種敢在自己面前說這種漂亮假話的人,武昭不知道為何並不反感。

或許真的是,寧辰的假話,說的實在太漂亮一點了,她又實在太願意聽了一點。

「這一次本宮的立儲大典就全權交給你來主理,本宮會讓戶部、工部、禮部全力配合你。

就按照你說的去做,恢弘盛大,盛況空前。

要讓四海萬民,都能看到我大武朝的富饒。」

寧辰立刻拱手應道:「謹遵殿下之命。」

「如果這次差事辦的好的話,下一次本宮的登基大典,也交給你辦理。」武昭輕飄飄的說道,彷彿說了一件完全不重要的事情。

「多謝殿下賞識,臣一定把差事辦好。」你武昭不怵,我一個佞臣賊子,怎麼可能怵。

再者說了,還有什麼事情,比改朝換代更佞的事情了嗎。

「除了立儲大典的事情,你還要幫本宮,監察百官,看看百官當中,誰可為本宮所用。」武昭又把一個任務交給了寧辰。

寧辰聽到武昭這個話,倒是愣住了:「殿下有右相,有御史,有工部、戶部、禮部的支持。

還需要我來替,殿下物色可用的人嗎?」

武昭喝了一口清茶,對寧辰說道:「你當真以為,右相和那些御史,是本宮的人嗎?」

「難道不是?」寧辰反問。

武昭輕笑一聲:「你也知道,他們是一群視名聲和清高如命的一群人。

他們連父皇都不會放在眼中,又怎麼會把本宮放在眼中呢。

本宮只是許諾了一些,他們最想要的東西,他們才勉強站在本宮這邊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