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兵和呂濤、護士位,欣慰了。

周文兵和呂濤、護士位,欣慰了。

2022 年 2 月 26 日 未分類 0

韓發明看著,簡直眼熱,心忌妒啊!

爹啊,越老越糊塗了,怎麼這麼喜歡這小子?

想想,他就內心跪了。

誰叫這小子這麼優秀呢?

特涼的,也太優秀了。

不管怎麼樣,韓發明只得屁顛顛的跟在後面。

順便,也想打聽一下韓老先前去哪裡了。

正好,周文兵也自然陪著宋三喜。

宋三喜不見司機,問了句:「文兵,救護車司機呢?」

周文兵心裡有些沉痛,嘆了口氣,才把事情講了一遍。

韓發明啞口無言,緩了一下才道:「這兩個殺人犯,也太他媽不是人了吧?爹,你們居然也沒追著嗎?」

韓老深吸一口氣,回到了營房外面,茶桌邊坐下來。

「沒追著,這兩個殺人犯,很狡猾,難追。現在,大批的5武警、警察都在搜山,連金盾野營基地也搜過了,還在深·入搜索。老子怕你們擔心,也就回來了。結果,你個混蛋,辦的什麼事?」

韓發明紅著臉,難堪,不知道說什麼。

宋三喜想說什麼,但韓老卻叫他進營房睡覺,就睡韓老的舒適的行軍床。 在吃完愛心夜宵后,江來也跟著張伯回家休息了。

臉上的傷口不過是些划痕,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明天就能結痂,就是左手還有些疼,但想了想,遭受打擊,疼痛也是正常。

洗漱后,躺在床上,因著過於睏倦,很快也就睡著了。

只是,各界並不平靜,晚上在大上海歌舞廳發生的事情,很快就到了某些新聞人耳中……

同仁醫院,特需病房1床。

做完手術的男子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他沒有想到自己運氣不錯,居然被人救了,聽護士說,救他的人是做了世界第一例斷指再植術的江來醫生,華夏醫生。

後來他還見到了租界巡捕房的某個華人探長,曾經的黃埔優等畢業生,江繼開,他不知道這人可不可信,但如今自己被人看著,想要走很困難。

微微的嘆口氣,在床上躺了一天,那叫一個腰酸背痛,加上傷口也疼,所以根本睡不著。

突然,窗帘一閃,一道黑影穩穩的落在了房間內。

男子借著走廊傳來的昏暗燈光,看清來人,鬆口氣,「你怎麼來了?」

「我去聯絡點找你,沒找到,後來打聽了一下,才知道發生了事故,有人被送到同仁醫院,我只是來確認一下。」來人聲音悶悶的,似乎經過處理,「到底發生了什麼?」

……

次日,陰。

江來一覺睡醒,已經是快9點了,長長的伸了個懶腰,覺得總算是睡回來了,睜開眼睛,呼出一口氣,迅速的拿起衣服,直接在床上套了起來。

南方的冬天,沒有法術防禦,很難熬,這個年代,更甚。

洗漱好,先去了飯廳,果然,還留著自己的早餐。

黃澄澄的小米粥,加上三兩生煎,一杯鮮奶,還有幾片吐司,頗有些中西結合的意思。

「少爺,您起啦?」張伯的聲音傳來。

「嗯,張伯,我爹呢?」江來坐下,喝了一口小米粥,便開口問著。

「老爺出門了,說您要是醒了,今兒就在家裡好好養傷,別往外跑了,這世道啊,亂!」

江來贊同的點點頭,「是亂,我發現但凡是個稍稍有點錢的人,都有槍!」

張伯噗嗤一笑,隨即從自己的腰間掏出一把,放在掌心,「您是說這個?」

江來:所以就我沒有?

「您一直在上學,也用不著。」

江來想了想,「也是。」

夾了個生煎,隨即往醋里一蘸,便開始認認真真的吃了起來,先咬了個口子,安安心心的嘬了會兒湯,湯汁鮮美,倒是比他後世吃的那些味道好的多了。

皮焦肉嫩,上邊兒的熟芝麻也別有風味。

「還是家裡的生煎做得好。」江來誇了一句。

「嘿嘿,你張嬸啊,也就做些吃的拿得出手。」張伯笑著。

「怎麼還有牛奶跟麵包?」

「怕您剛回來,吃不慣家裡的。」

「以後每天早上可以給我準備一杯咖啡,牛奶麵包就不必了,多準備幾個雞蛋就行,水煮蛋也好,茶葉蛋也好,水蒸蛋也行。」江來隨即交代了一下,從蛋白質的吸收來說,雞蛋最佳,牛奶海鮮等次之。

「知道了。」張伯應下,心裡還挺高興。這說明啊,他們小少爺沒有染上太多的洋習慣。咖啡他知道,聽說喝了能精神一天……心裡又不免心疼,怕是自家小少爺以前沒少熬夜。

「我哥是上班去了吧?」吃完一個生煎,江來又想起自家便宜哥哥來。

「是的,大少爺一早就去巡捕房了。」

江來於是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兒,搖搖頭,混亂的世道,也不知道氣胸那個人救過來沒。

這幾天啊,事情還是很玄幻。

江來這邊在感嘆著事情玄幻,外頭已經因為近期的事情風起雲湧。

「賣報!賣報!大上海國際歌舞廳昨夜發生槍案!市局領導家小公子生命垂危!」

「賣報!賣報!世界首例斷肢再植術由我華夏醫生完成!」

「賣報賣報!世界首例斷肢再植術完成者江來醫生見義勇為,搶救了市局領導家的小公子!」

「賣報啦!世界首例斷肢再植術完成者江來醫生專訪!」

「賣報賣報!我華夏大醫-江來醫生專訪!」

上海灘大大小小的街上,清晨起,賣報聲就不絕於耳,而其中,被提到的頻率最高的兩個字,便是江來。

「這個江來醫生這麼厲害啊!噢喲,不僅做了世界上第一例的斷指再植術,就是把人家斷掉的手指接回去,昨天晚上也剛剛好在大上海國際歌舞廳,也受傷了,然後那個市局領導家的小公子當時胸口上全是血哦,他還是給這個人做了急救處理,不然的話,據說是撐不到醫院的!」

「是真的很厲害啊!」

「而且看照片啊,看照片!人很帥氣的啊!小夥子長得老精神了!」

「奧喲,也不知道誰家小姑娘有福氣了。」

「可惜我沒有女兒……不然我現在就去同仁醫院了!」

街上老百姓的討論,那叫一個熱鬧,因著這兩天,報紙的主角全是他們自己的華夏人!

連米國人的報紙,全都說的是江來的事,對老百姓來說,太提氣了!有這樣的年輕人,華夏才有希望!

「作為醫生,思考這樣的事兒,很奇怪嗎?這樣一句話,竟是從我華夏醫生嘴裡說出來,哈哈哈哈!痛快!大醫!」

「斷指再接回去有條件的哦!要把自己的手指也帶去啊……那我小舅舅的手指斷了好幾年,那是不是沒有辦法接回去了……」

「也是,這樣的醫術,肯定是有條件的!」

「有條件才是真的!我昨天不太信,現在信了!」

「好事兒啊!」

……

某軍司令部。

「斷指,再植,這技術……若是推廣于軍中,何愁將士不用命!」某一名中年將軍看著報紙感嘆,隨即又看向某位老友,「雲廷,我若是派軍醫去學這技術,有何條件?」

「文白,良於家國之策,我何曾吝嗇過?」江雲廷笑笑,而後嘆氣,冷了臉,「只是,小兒昨夜受了驚嚇,左手差點兒被打斷,臉都差點兒被毀容了!」

「這……發生了什麼?」中年將軍驚訝,「等一下……今天的報紙還有江來見義勇為的消息,是大上海國際歌舞廳的爭端?」

「嗯。」江雲廷點點頭,「文白,幫派之事,如今尾大不掉,上邊兒真的不打算處理嗎?」

「雲廷,你也知道其中錯綜複雜……」張文白搖搖頭,嘆了一口氣,「上頭便是有心,但此時內憂外患之下,也是無力。」

「既然如此,若是幫派間的爭鬥,上頭應該不會管太多吧?」

「嘶……雲廷,你想做什麼?」

「他青幫之人,想要我兒子的命,我總不能幹坐著啊。」江雲廷笑了笑,神色冰冷。

「你的意思是……」

「開槍的人,是他杜某人的妻侄,目標,是我兒子,江來!」

作為一軍司令,民府高層,張文白很清楚,人與人之間,唯有怨仇最難調節,只是,他同樣也清楚,斷指再植術的價值,其實根本不用選,「行,我應下,上邊兒不會管太多,除非他直接找到更上頭。」

「好,那你可以儘快組織一批醫生,應該元旦之後就能來學習。」

「行。」

……

「真是斷指再植術!照片不會作假,咱們帝國的記者們也不會!嘶……這樣的技術,必須掌握在咱們帝國手裡才行!」

「上邊已經在討論了!」

……

當然,江來不知道外頭起的這些波瀾,吃完早餐,他在家裡待得總有些無聊。

忙碌的人一旦空閑下來,反而不適應這樣的生活。

想了想,他決定去看看謝爾……畢竟謝爾是為了他受的傷,於是找張伯備了些禮品,便出門了。

謝爾作為高年資的一名外科大夫,除了在醫院有宿舍之外,在上海也是買了一套小公寓的,畢竟還有個妹妹。

只不過江來並不清楚謝爾的住址,所以先去了同仁醫院一趟,伯恩教授總是清楚的。

而既然來了醫院,總得看看自己做手術的病人。

穿上白大褂的時候,江來不禁感嘆,這實在是可怕的習慣。

「江醫生,您怎麼來醫院了?」夏瑜緊張的四處看看,「今兒一早,全是來找你的記者,還有患者!幸虧現在快中午了……不然你肯定被圍住了!」

江來笑笑,「我來問謝爾家的地址,順道來看看病人。」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