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當然,」蓮娜微笑,「我相信埃羅爾能夠做得很好,如果你們能提供一件被藏著的物品那就更好了。」

「當然,當然,」蓮娜微笑,「我相信埃羅爾能夠做得很好,如果你們能提供一件被藏著的物品那就更好了。」

2022 年 2 月 26 日 未分類 0

班森拿出一個發卡遞給蓮娜,「符合挑戰規則,預祝你能夠成功。」

「謝謝,」蓮娜將髮夾遞給了埃羅爾。

老埃羅爾仔細地看了看發卡,銀色,鑲鑽,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我很貴’的氣息。

爪子抓起髮夾,埃羅爾張開翅膀,緩慢向著一輛白色小轎車飛去。

「噢!那隻可憐的老貓頭鷹找錯車了!」小房間里有圍觀群眾在驚呼,「千萬不要!我很看好勞倫斯女士的!」

埃羅爾停在了白色小車的車蓋上。

「是這輛嗎?」班森盯著蓮娜的眼睛,「你確定?」

「我不確定,」蓮娜摸了摸腦袋,看著埃羅爾煩惱的樣子。

埃羅爾歪了歪頭,似乎終於確認了什麼,很快再次飛起,但這次它並沒有在二十二輛車周圍盤旋。

而是直接飛向了後邊擠著圍觀群眾的小木屋。

班森和蓮娜趕緊跟了過去。

「咕咕!」埃羅爾站在一個捲髮女人的肩膀上。

「看來這隻老貓頭鷹確實找到了人,只不過沒藏進車裡而已,」捲髮女人的男朋友笑著想要將埃羅爾爪子里的髮夾拿下來。

「咕咕,」埃羅爾跳著躲開了。

「這是什麼情況?」主持人班森詢問蓮娜,但可惜的是,蓮娜也不清楚。

「埃羅爾會帶我們找到髮夾的主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捲髮女人成功取下了貓頭鷹爪子里的髮夾,「嗯…」她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特別是在打開發夾,看到裡邊的刻字時——

她安靜下來。

「很可惜,」班森準備判斷蓮娜並沒有找到藏在汽車裡的人,「勞倫斯女士…」

「請稍等,」捲髮女人將髮夾舉起,「這確實是我的髮夾,」她的語氣很平常,「勞倫斯女士的貓頭鷹是正確的。」

「親愛的,」捲髮女人望向自己的男朋友,那個男人已經面色發白,看起來呼吸都要停止了。

「為什麼我上個星期不見的髮夾,會成了那個女人的東西?」 鄭麻桿目光兇狠的看着面前的李雨,沒想到這個廢物的腦袋似乎有些不好使。

不過他不在意。

「沒錯!打壞了東西老子賠!」鄭麻桿怒喝着。

李雨微微一笑:「那就行。」

鄭土豆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對方什麼意思。

片刻之後,鄭土豆臉上瞬間浮現怒火:「卧槽!你特么看不起老子是吧!給我上!弄死他!」

旁邊的保鏢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就等著鄭土豆一聲令下。

聽到命令,這些人毫不猶豫的從後面掏出一個橡膠輥,直接朝着李雨砸來。

於茹看到,驚訝一聲:「啊!李雨小心!」

可是,下一秒,眾人皆驚!

只見李雨的身子不退反進,在棍子就要落下的時候,他直接衝到了那個保鏢身邊,一個貼身靠,直接將其撞到!

緊接着右手握拳,一拳朝着面前保鏢錘去。

這保鏢柔軟的腹部頓時遭受重擊,整個人都砸在了地邊上。

大理石的地板瞬間被砸出裂痕!

可見李雨這一拳再加上保鏢倒地的勢頭,力氣有多麼大。

「卧槽!好牛比!」

不遠處正在看熱鬧的店老闆不由自主的喊出了這個口號!

於茹震驚的看着面前倒地的保鏢,兩隻眼睛瞪得像銅鈴。

「李雨!你!好厲害!」於茹下意識的說道。

旁邊的鄭土豆和鄭麻桿都看呆了。

「卧槽!什麼情況!」

「這……這特么跟拍武打片似的!」

二人說着。

還在站在李雨旁邊的保鏢一個個看着地上那個不停張著嘴哀嚎,但是卻完全發不出聲來的同伴,恐懼瞬間蔓延至他們全身。

在他們的心中,只有一個問題。

「這特么得多疼才會是這個樣子啊!」

鄭土豆反應了過來,怒吼一身:「去踏馬的,肯定是湊巧了,一塊給老子上!弄他!」

旁邊還站着的保鏢一個個看着,也是點頭。

一個人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上!」

「弄他!」

保鏢們互相打氣,一個個再次朝着李雨衝來。

但是,李雨的速度看着很慢,可面前的這幾個彪形大漢就是碰不着他。

然後,李雨毫不留情的,一拳朝着面前的大漢腹部攻去。

一拳一個彪形大漢。

這戰鬥力,兩百斤的外國大力士都不是對手。

李雨拉着一個壯漢,直接一個過肩摔朝着旁邊的桌子上面砸去。

有一個大漢身子直接砸在了吧枱之上,上面大量的物品被摔在地上。

旁邊的老闆興奮的拿着計算機。

666+666……

「發了發了!」店老闆顯得非常興奮,但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鄭土豆臉色面如死灰,鄭麻桿面如豬肝……

二人站在那裏,戰戰兢兢的看着面前風輕雲淡的李雨。

李雨緩緩來到二人的身邊,手掌輕輕地拍了拍鄭麻桿的肩膀:「你說的,東西砸壞了你賠啊。」

鄭麻桿身形一怔,連連說道:「是是是!我賠我賠!」

於茹站在後面,小嘴長得老大,不可思議的看着旁邊凌亂的意式牛排店和地上哀嚎的保鏢們。

接着,李雨的身形站在鄭土豆的面前,看着一米六的鄭土豆微微皺眉。

就這身高,就這長相,人家你還想跟人家完成娃娃親?

鄭土豆仰著頭看着李雨,牙齒都在不停地打顫。

李雨微微說道:「你剛才說什麼?廢了我?」

「你!你別過來!我後面可是有大哥的!」鄭土豆驚恐的說着。

於茹眉頭緊皺,他知道鄭土豆後面的什麼大哥,不是什麼好人,聽說是個狠角色。

李雨可絲毫不管,一巴掌直接扇在了鄭土豆肥碩的臉上:「大哥!你還有大哥!」

「你!你別打我,我大哥可是張……」

「你還有大哥!」

李雨又是一巴掌。

鄭土豆被打怕了,這傢伙不按套路出牌,話都不讓人說!

「沒沒沒!沒有大哥!沒有大哥!」鄭土豆連連說着。

李雨繼續問道:「怎麼,剛才不說廢了我?」

聽到李雨的話,鄭土豆整個身子都猛然一顫,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戰略性認慫還是可以的!

事後再讓大哥收拾他!

「沒沒沒!我怎麼敢說這話呢!都……都是一家人!一家人都是……」

鄭土豆此時都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

李雨反倒是平靜的問道:「一家人,我跟你,剛才你不是說我是廢物嗎?怎麼現在反倒是成為一家人了呢?」

鄭土豆臉色煞白:「沒沒有!我是廢物,我是廢物!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於茹看着鄭土豆這個慫樣,倒是覺得好笑。

粘著自己這麼長時間,打不走罵不走,反倒是李雨一頓收拾讓他瞬間老實了。

這倒是讓於茹感覺到意外。

果然還是自己太仁慈了……

李雨拍了拍鄭土豆的肩膀,說:「或許你不信,我們於茹只是朋友。」

鄭土豆聽到這話,連連點頭:「信信信!您說什麼我都信!」

李雨無奈搖頭,也不和他糾纏什麼,和於茹轉身離開了。

此時,鄭土豆後背都已經濕透了,而站在他旁邊的鄭麻桿站都有些站不穩。

鄭麻桿結結巴巴的說:「哥……哥哥……現在,怎麼辦,看着……嫂子被……搶走嗎?」

鄭土豆低聲嘶吼:「我鄭渠土的女人,誰……誰也別想搶走!更……更可況是一個廢物!」

鄭麻桿詢問:「那……那哥你剛才怎麼慫了……」

鄭土豆瞬間憤怒了,怒吼:「慫!我鄭渠土會慫!我那叫好漢不吃眼前虧!給我打電話,搖人!我要將我的女人搶回來!」

鄭麻桿也瞬間興奮起來:「這次一定要找回場子!讓那個廢物跪在老子的腳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