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玻和達沓……」初月晚思索。

「托玻和達沓……」初月晚思索。

2022 年 2 月 26 日 未分類 0

不只是這兩個國家,那一世真頌也不讓人省心。他們各在東北西北西南三面搞事情,要是什麼時候狼狽為奸起來也是可能的。

托玻那邊是三皇姐在把控,但托玻一直希望她能要來大皋朝的更多物資。達沓國處在敵對,而真頌國則在之前景郡王一事上被敲打,現在為了彌補「錯誤」,要繳納高額的貢品。

會不會……

等一等……

真的有這麼可怕嗎?

初月晚直覺一般地感覺到其中一定有勾結,但是她沒有證據,甚至連猜測都沒有一個完整的關聯,就是憑著直覺。

之前三皇姐和八皇姐本就有結盟的意思,初月晚撞破后,再也沒看到二人有什麼交集,但是沒有看到,不代表結束了。

初月晚雖然希望自己當時將她們二人都感化,但是這種事情,恐怕不是自己能夠左右的。

或許二皇兄,只是一個被推出來的擋箭牌。

並不是他要謀逆,而是……他,被人,設計了謀逆?

真正的幕後之手,其實是周圍的三大國家,為了能夠蠶食大皋朝的力量,在不斷地施加著陰謀嗎?

初月晚的眉頭皺成了八字。

雲錦書不知道她的小腦袋裡面都在想什麼,但是看錶情就知道有多辛苦了,

「晚晚。」雲錦書揉著她的眉心,想把她的眉頭揉開。

初月晚回過神來。

只是猜測而已,有沒有達沓和托玻勾結,完全是沒有任何證據的揣測。

如果因此懷疑到皇姐們的身上,讓相關的人無辜受到牽連,也是不好的。

初月晚先把想法放起來,準備之後再細細地斟酌查證。

她身子一歪,撒嬌耍賴似的依偎在雲錦書身上。雲錦書正看著她在紙上亂畫的東西分析,忽然被她一靠,有點措手不及,忙把初月晚扶住。

「晚晚別鬧。」雲錦書有點怕了她。

「就要鬧就要鬧。」初月晚故意往他身上蹭著,雲錦書感覺一肚子火竄上來,慌忙往後躲。他越躲初月晚越不明就裡地蹭,雲錦書坐不穩,一下被她頂倒在床上。

。 獵犬的話一點兒都不誇張,野戰部隊的戰士休息時想出去一趟,都得寫假條,還得限制時間。

特戰部隊就更不用說了。

不但保密要求更高,可自由支配的休息時間也更少。

平日裏不出任務就是訓練,還得戰備值班。很多人一年到頭除了出任務時,連營門都很少出。

能有什麼機會見到女人啊。

「那你們那兒……不會就她一個女的吧?」劉毅一臉的懷疑。

「那倒不是。」狸貓接過話頭。

先比量了一下自己的肱二頭肌,然後又示意了下老魏的腰背。

表情誇張的說:「知道啥叫虎背熊腰,臉賽張飛不?跟你說,一個個的,就差長出連毛鬍子了。」

「真的假的!」劉毅被逗笑了。

「真的假的?」獵犬哼了一聲,拍了下劉毅的肩膀說:「有機會你到我們那轉轉就知道了。」

「這我倒挺感興趣的,你們那接受參觀不?」劉毅半開玩笑的問。

「不接受~」狸貓搖頭,然後接着說:「不過,你可以調進我們單位啊?」

「想進你們那有什麼條件?」劉毅試探著問。

「你應該夠格了吧。」獵犬有點兒不太保準的說。

「夠了。」狸貓的語氣非常肯定,:「就憑你那戰績,再加上我們組的哥幾個推薦,肯定沒為題。」

「推薦?」劉毅納悶的問。

「對啊!」狸貓解釋道:「我們那是不會公開招人的,新人全都是領導發掘,或是下面人發現好手後向上面推薦的。」

劉毅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怎麼樣,感興趣不?感興趣的話,這趟回去我們組全員一起推薦你。」獵犬鼓動的問。

「算了~」劉毅出乎意料的搖了搖頭,看着不明所以的兩個人。

解釋說:「我這面剛接手一組,隊伍還沒帶出來呢,不能一走了之。

再說了,我覺得我的軍事技能和各方面的經驗……恐怕在你們那,墊底的可能性非常大。」

「哪有那麼誇張,真當我們那一個個的都三頭六臂啊!」狸貓攬住了劉毅的肩膀。

壓低聲音后又補了一句:「別怪我沒告訴你啊!我們那兒,你可有好幾位有實力的競爭對手呢!」

「就是!」獵犬也神神秘秘的湊到劉毅耳朵邊上,小聲說:「你不跟緊了看着,小心煮熟的鴨子再給飛了!」

劉毅笑着撓了撓後腦勺。

同樣壓低了聲音說:「那我就更得練好了本事再去了,要不成天被人敲悶棍,連個還手的能耐都沒有,那不壞菜了!」

「熟了,吃不吃?」高梅手裏拎着兩串烤好的野豬肉,大大方方的轉頭問劉毅。

「吃!」劉毅秒應聲。

起身走過去接過烤肉,然後一屁股坐在高梅的側后,大嚼起來。

獵犬看着劉毅的背影,學着劉毅的動作撓了撓後腦勺。

不太確定的問狸貓:「咱倆這算不算完成了老闆的任務?」

「算,怎麼不算!」狸貓肯定的回答。

瞅著劉毅的背影,伸出一根手指說:「你看,試探了吧?」

獵犬點頭。

狸貓再伸出一根手指:「人家表示對咱們那感興趣吧?」

獵犬再次點頭。

「所以嘛~」狸貓晃了晃兩根手指:「咱們的任務完成了。只是人家覺得現在能力還不夠,等練好了本事再投奔咱。」

「嗯!」獵犬摸著下巴上的胡茬,第三次點頭……

其實狸貓和獵犬倆人,很大程度上算是被忽悠了。

劉毅之所以沒有接受招攬,第一個原因就像他說的,確實放不下一組。

覺得鄭海提拔了他,結果他一點兒成績都沒出,拍拍屁股就走,實在是太不仗義了一些。

至於第二個原因,根本就不是覺得自己的實力不夠。

而是因為摸不準高梅所在的部隊,允不允許內部人員戀愛,或者是夫妻檔。

如果自己貿貿然的就去了,然後人家再不允許,那時候可是想走都走不了嘍。

————

一頓烤肉吃完,風雨停了,天也慢慢黑了下去。

高梅最終還是同意了劉毅的意見,試探性的接近情報中的叢林狼北亞分部。

不過,鑒於新的情況,原有所有計劃被推翻。兩人對着衛星地圖,商量起更加穩妥的穿插線路和偵查計劃。

情況不明,各種預案肯定是做的越詳細越好。

這點決不能因為着急,就草草了事。

所以,在計劃最終完善前,兩組人打算一直在這處相對隱秘的山洞中休整。

之所以說相對安全,一個是狐狼應該想不到,兩組人脫離戰鬥后根本就沒走遠。

再一個,山洞這種地方目標太明顯。

逆向思維之下,狐狼也不會認為他們會躲在這裏。

另外,還有外面那隻應該已經開始覓食的夜貓。

那隻小傢伙被發現后,會更加具有迷惑性。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外面的警戒哨增加至三人,警戒範圍也拓展到了一公里。

第二波換崗的人剛派出去,下崗的回來沒十分鐘,山貓就一身血腥氣的跑了回來。

剛進洞口,就喊了一聲:「有狼!」

一句話,讓洞裏的人全都緊張了起來。

山貓就算本事再不濟,也不會因為一隻獨狼,緊張成這幅模樣。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遇到狼群了。

果然,山貓接下來的話,印證了大家的猜測。

「我剛接崗的時候就三隻,被我幹掉了兩隻,剩下的那個跑了,沒一會兒召過來了一群!」

「速戰速決,盡量不要用槍。」高梅說話間已經抽出了匕首。

其他人也一樣,相繼抽出匕首,一起衝出洞外。

剛出到外面,大家就看到了林子裏,遠近不一,一對一對鬼火似的綠色熒光。

粗略的一看,狼群的數量少說能有三十頭。

大家手持匕首,散成扇形向林子裏突進的時候,劉毅並沒有動。

他在尋找狼王,只要幹掉狼王,狼群自然就會散去。

狼這種東西智商非常高,而且善於配合。尤其是狼王,可以說集狡猾與兇狠於一身。

自己這幫人數量不少,而且看樣子就不好欺負。

按照劉毅的經驗,這時候狼王肯定不會靠前。而是會躲再相對遠一些的地方,先讓自己一幫「小弟」試探一下獵物的實力。

再根據試探結果,通過叫聲指引攻擊,或改變戰術。

劉毅搜尋無果的時候,兩組人已經和林子裏的狼交上了手。

此刻人想儘快解決掉狼群,而群狼可能是因為餓極了,反常的沒有試探和躲閃。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