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口氣說出了七八個菜,我忙找出一支筆一一記下。

她一口氣說出了七八個菜,我忙找出一支筆一一記下。

2022 年 2 月 24 日 未分類 0

「買菜的錢你先給我,我沒錢!」記完后我對她說,她點了這麼多菜食材少說也要三四百塊,我可不能自己掏錢。

沐惜春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從包里拿出五百塊交給我說:「錢我出沒問題,但先說好了,你要是做的不合我口味我可是要扣工資的!」

「放心吧,只要錢到位,沒有什麼是我不能做的!」說完接過錢轉身離去。

我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鐘了,既然答應了沐惜春也只好犧牲一下睡覺的時間。於是打車去菜市場採購記在紙條上食材。

逛了一個多小時的菜市場終於把晚上所需的東西全部採購完畢,手裏還剩一百多塊錢,不由心情大悅,不用說這一百多塊我自是不會還給沐惜春。

再次回到沐惜春家已經接近四點了,也沒跟沐惜春多說什麼話,便到廚房忙活起來。

其實我說沒有什麼菜能難住我倒也不是吹牛,這自是跟我從小的生活經歷有關,俗話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

雖然比起專業的廚師肯定是有所不怠,但絕對也能拿得出手。

正當我忙的不亦樂乎,沐惜春突然一瘸一拐的蹦噠到廚房門口,斜倚著門框饒有興緻的看着我收拾着手裏的魚。 陸凡也被捲入這場大戰之,雪娘和葉凌煙需要分心護着他。

與此同時,天象開始驟變,無數狂流奔涌,雷霆滾滾,似有天道哀鳴。

「此子有亂天之象,乃禍之起源,你們保不住他的。」

鴻淵藉機將罪名扣在陸凡的頭上,攜無上神威殺向二位女帝。

葉凌煙當機立斷,琴帝之威乍現,隨手一撥就是滅世宏光!

鴻淵大帝臉色大變!

這股力量,已經遠超葉凌煙原有的實力,得普通大帝能擋。

琉璃大帝擁有逆天的控場能力,在琴音飛出的一剎那,來助鴻淵一臂之力。

「好可怕的氣息,大帝之間的戰鬥,百年不遇,不知如何收場?」

至尊們紛紛嘆息,如果這樣的威能發生在地面上,百里內必將生靈塗炭。

混元大帝也沒閑着,繞開琴帝葉凌煙,想要單挑無極大帝。

雪娘眼裏滿是不屑,混元在她面前完全沒有威懾力,抬手即可退之。

「雪霜寒,冰封萬里!」

一句法令下,虛空的溫度降至冰點,冰花瀰漫了整片天穹。

「不好!」

混元大帝剛要發難,傾瀉而出的真氣竟寸寸冰封,隨後停滯了下來。

真氣被冰封,連他的道法也被封鎖,甚至連他的棋盤法相也有冰封的跡象。

「雪族萬年不遇的雪王體,果然厲害,天音,速來助我一臂之力!」

混元大帝知難而退,才一個照面就領略到了無極大帝的厲害。

「叫人?你還真好意思!」

無極大帝乘勝追擊,隨手拈來一塊冰川,將混元大帝鎮壓其。

「轟!」

混元大帝也不是蓋的,法相一震,爆發了恐怖的威勢。

一拳,將冰川轟碎!

「下雪了?」

「都說無極大帝是雪族王體,今日一見,真是大開眼界。」

陸凡被雪娘的冰蓮托著,不會掉,普通的攻擊也傷不到他。

但是他的心一刻也沒能放鬆,時刻盯着戰局,隨時準備好滿級體驗卡。

「再等等,如果雪娘她們佔了下風,就該我登場了。」陸凡呢喃道。

滿級體驗卡是他最大的殺器,只有一個時辰的裝逼時刻,若非生死關頭,他是捨不得用的。

葉凌煙這邊,在忘仙古琴增幅下以一敵二,應付得遊刃有餘。

但是下一秒,天空瞬間變了顏色,青芒染紅了大半邊天。

隨後亮起了七顆青色的星辰,七星連珠,引發天地嗡鳴。

「是天音大帝,我很小的時候就見過他,這股氣息一點沒變。」

「天音閣徒眾,恭迎帝尊!」

天音大帝的法相是北斗七星,待斗轉星移時,日月必將失輝。

天空一暗一明之後,七星法相縱橫交錯,匯成了一道修長的身影。

「混元兄,我只是過來看看,可沒說要幫你。」天音眯笑着道。

他屬於顏值黨,和百葉大帝的顏值有些神似,二者不相上下。

葉凌煙看向來人,一記琴音逼退了琉璃、鴻淵兩人,漠視一切。

「天音,沒想到你也會來湊熱鬧,那其他人一定也來了。」

「既然都來了,何不現身說法?」雪娘冷喝,從雲層里抽出一把仙光銀劍,朝遠際輕輕一揮。

同一時間,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明光瞬間炸裂,預示著大帝降世。

「蓮花座法相,果不其然,太玄天百葉劍帝也來了!」

「還有觀星大帝,同樣來自太玄天,據說那顆金眸有洞悉萬象之能。」

「我的天吶,那是大衍王朝的天衍大帝,鳳棲聖壇的天鳳大帝……」

恐怖如斯!這樣千年難得一遇的陣容,就連至尊也為之失聲。

「一共十位大帝,就差魔都的大帝了,不對,還有他的老婆,最應該來的人怎麼沒來?」

人群開始騷亂,秒變大型追星現場,這些大帝可是所有修行者畢生追逐的存在吧,稱之為偶像也不為過。

「天鳳大帝太美了,和傳說的一樣,傳承了遠古真鳳的好貴氣質。」

這話傳到了天鳳的耳邊,不禁看了那人一眼,那人就昏死了過去。

她的魅力一點也不誇張,渾身鎏金彩裳,面容精緻秀麗,尤其是身材……

如果說無極大帝是一種冰清玉潔的美,那天鳳就如女皇般無上尊貴。

陸凡心動了,如果能夠征服這種高貴的女帝,豈不是人生巔峰?

鳳棲聖壇陣營,青凰眸光閃爍,陸凡在的帝殤谷的時候沒有對她下手,她希望帝尊她不要和陸凡為敵。

但是看着架勢,帝尊她肯定要和其他大帝站在同一陣營了。

天鳳大帝眯了眯眼,對着陸凡笑道:「玉面桃眼,容貌確實驚人,怪不得狐狸會讓你當她的男人。」

無極大帝不樂意了,作為女人,她當然明白天鳳的心思。

「怎麼樣?連高高在上的聖壇主也心動了?可惜他已經是別人的人了。」

雪娘的話意思很明顯,陸凡已經失身給冷月狐,勸她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陸凡欲言又止,如果可以的話,他不介意和這個天鳳女帝沾點關係。

「壇主,你要知道當下的局勢,可別被一副花花皮囊給惑住了,聯手拿下他吧。」混元大帝催促道。

他們這邊有八名大帝,且不說關係怎樣,但是在這件事上,他們的目的必定是一致的。

帝殤谷機緣沒有想像的簡單,就算沒有陸凡這事,他們也會親自前來。

正巧所有的寶貝都在這小子身上,那要是得到了他,豈不是等於坐擁帝殤谷所有的遺跡了?

陸凡渾然不知道那些搶過來的納戒里都有啥?所以沒太在意。

殊不知自己這一波操作,直接一夜暴富,甚至比某些帝庭千百年來的底蘊還要富裕。

但是對陸凡來說,這次最大的收穫除了修出第二道真氣以及系統幣之外,就是那兩尊仙人殘魂了。

琴仙美若天仙,若是能夠逆命重生,豈不是多了個仙女做伴?

還有劍仙,只要他不坑我,興許還能助我成為新一代無敵劍仙。

但是這些事情都太過遙遠,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解決這些大帝再說。

這時,陸凡站了出來。

「爾等來勢洶洶,卻又沒有想過,殺不死我的後果是什麼?」 從爆炸和狙擊中緩過神的騎士和信徒不由分說,從腰間抽出了樣式平凡的匕首割破了左手手腕,鮮血如泉水從刀口滋滋噴涌而出,紅色的液體迅速染紅了地表,形成了一灘濕潤。

「以鮮血為引,人之罪將被寬恕,吾等將成為正義的忠誠衛士。」

六個人莊嚴神聖的聲音在相同的時間發出,重疊到一起,彷彿有魔力的吸引人去耐下心來把它聽完。奇怪的祈禱詞被念完后,騎士和信徒手腕上的口子不再流血,已經流到地面的血液反常規的從他們的靴子上流回了身上。

在祈禱詞的力量下活過來的血液滲入了騎士的盔甲和信徒的長袍中,在物體上形成了酷似血管的紋路,真田純一看著他們,有那些東西因為他們的血液活起來的錯覺。

實在詭異至極!

這是哪門子的魔法?居然還有用血液當施法媒介的嗎?

初次見到術式施法過程的食腐鳥也對騎士和信徒的行為感到驚訝,但良好的戰術素養和心理素質讓他暫時不去好奇這些東西,而是對一名重新拔起騎士劍的騎士扣下扳機射出一發7.62mm子彈。

如果情況正常,這發子彈會輕鬆突破他的盔甲,鑽入他的肌肉,打斷他的骨骼,攪爛他的內臟,食腐鳥也確實往最能致命的位置下的手。

然而偏偏有意外,吸食了騎士血液的盔甲比起之前一觸即破的盔甲防禦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狙擊槍的子彈打在上面擦著炫目的火星,偏移到了另一邊。

子彈打不進去了?

食腐鳥被騎士突增的防禦力驚到的同時,四名騎士持劍突進,向真田純一圍去。

目標是我嗎?真田純一也全程目睹了子彈被騎士盔甲彈開的全過程,心知剛才對方一定是施展術式強化了盔甲的防禦力,看來依靠熱武器的食腐鳥和冬狼的作用在此戰會被削弱到最小的部分了。

早知道情況這麼棘手,就把絹旗最愛也叫出來了。

科學側的單兵,還是能力者對魔法側有威脅。

「你們對付其他人,我和歌莉婭小姐單獨聊聊。」

「頭兒你還真會挑好事做。」

「閉嘴!」

暗紅色羽翼全開,利刃般的翼尖瞄準了歌莉婭的位置。

女騎士則緊握住了三頭連枷,沉默著向真田純一邁開腳步加速衝鋒。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